卷八 振翅! 17 當內部矛盾遭遇外部矛盾 01
奧森莊園次的安全危機徐錚並沒注意到,或許他也注意到了,只不過就是沒有入心里去,完全沒把它當一回事.該章節由網友上傳,網特此申明其它的人也懶得跟他說,凡是了解徐錚的人都知道他壓根兒就不擅長應對此類的事.當初在帝都的時候,布魯斯,雷克斯和戴恩照樣為徐錚的安全問題傷透了腦筋,結果這人照樣逍遙自在,跟他提起有什麼用?他只會用那雙無辜的眼睛看著你,好像你在說一個不太好笑的冷笑話一樣.不得不說……這讓人很泄氣.

近段時間徐錚實在閑得慌,一肚子想要加快建設奧森莊園的建設計劃沒一個用得上.霍克的基礎建設沒有完成不說,與所有計劃相聯系的硬件設施全都跟不上,好像除了按照亞里斯大陸的方式展以後,自己實在幫不上什麼忙.這讓徐錚非常郁悶.

特別是這幾天,幾個長輩一律不允許徐自己去西好望角,說那邊現在不安全.徐錚得不行,又不想違背長輩們的意願,只好悄悄去找奧森,指望自己那半路殺出來的親爹能幫自己兩句好話,別在老在莊園里關禁閉.

奧森一向疼兒子疼得無規矩無原則,當即去找卡洛和修斯求情.結果兩人只把徐錚惡劣事跡小述了一扁,最後問:"還有什麼比他的安全更重要?"

一句話問得奧森毛骨悚然,這兒子可是丟了足足十七年才找到,他可承受不起再出什麼差錯.根本不用兩人再說第二句,奧森立即叛變加入到兩人的守護隊伍,盯徐錚盯著死緊,徐錚徹底的郁悶了,只好老老實實的在莊園里呆著.

這還沒完,緊接著第二天,阿佳西的四騎士小隊笑嘻嘻的找到徐錚,要求玩麻將.玩就玩吧,一玩就是一整天.更恐怖的是下午的時候那支精靈保護小隊也出現了.大家一起搓麻將.

事情到這地步,還不明白生了什麼事,那就是徹頭徹尾的蠢華.徐錚一臉黑線的暗忖:得,現在自己是被重兵把守著,拉屎撤尿後面都有人跟著……

不是不明白親友朋友地好意,也沒忘記自己在帝都所干那些烏龍事.但是.這樣讓人很郁悶啊……無論走到哪里都有十個吊靴鬼在後頭跟著,這像話嗎?

第三天,徐錚終于受不了的暴走,許久不用的暗黑天幕扔了出去,自己借機閃人.

弗瑞斯特正在捧著法師手冊研究跨洋遠距離傳送魔法陣,徐錚嗖的一聲竄進門來,掩好了門,自己鑽到桌子底下.

弗瑞斯特大奇,看向這個得意門生.忍不住好笑的問道:"你干嘛?"

徐錚一臉討好地笑道:"老師.讓我躲躲.阿佳西和阿爾方索正在四處抓捕我."

"你又做什麼惹到他們了?是不是搓麻將輸了耍賴?"

"哪能呢!他們玩不過我是因為他們蠢.不會記牌.一百三十六張麻將.我差不多能記住其中地一大半洗好了牌後所疊放地位置.這樣真是想輸都難."

這還不叫耍賴?弗瑞斯特失笑.道:"他們沒這樣小氣."

"我知道.問題是他們想以這個為借口逮住我."

"你做了什麼讓他們這麼恨你?"

徐錚怒道:"我什麼都沒有做!阿佳西的騎士隊和阿爾方索的精靈衛士小隊是專門監守我的,我就想躲開他們安靜會兒!我出門需要前呼後擁的嗎?活活膩味死人!老雷克斯和戴恩叔叔天天這樣,沒瘋真是奇跡!"

弗瑞斯特一怔,就聽外面叫道:"徐錚,徐錚吶,躲哪里去了?乖乖的,快出來."

聲音是阿佳西,嗓門粗壯雄厚.但那腔調卻活像村里的老大媽喚孫子回家吃飯或是正在尋找丟失的小貓.腔調之詭異.聽得人背心冷.

弗瑞斯特渾身雞皮疙瘩全竄了出來,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一臉同情地看著徐錚.

徐錚鑽在桌下,一邊打著哆嗦,一邊用幽怨的眼神看著弗瑞斯特,用口形說:"現在你明白了吧……"

老導師好一陣可憐徐錚,悄聲道:"我來救你."

徐錚笑得兩眼彎起,就差沒立即掏出顆八階魔核去孝敬弗瑞斯特.

弗瑞斯特出門,喀了一聲:"找徐錚?"

"啊?老導師好.瞧見他了沒?"

"瞧見了,好像往侏儒車間那邊去了."

"哦,走!"四個騎士六個精靈轟輕烈烈的開走.

徐錚灰頭土臉地從桌下爬出來,笑道:"謝謝老師救命之恩."

弗瑞斯特有些哭笑不得:"你啊,當真要不是在帝都盡闖禍,誰會這麼盯著你?知不知道,你被傳到法師之城,戴恩陛下一看到我,那表情就像是想活剝了我.我被你害得夠慘!"

徐錚干笑:"意外.意外!老師你累不累?我來給你捶背!"

拖到登子下弗瑞斯特坐下.輕輕在弗瑞斯特背上錘擊.

弗瑞斯特笑眯了眼,渾身舒坦之極.老實說.當初看上徐錚,是因為他出眾的天賦和古怪的體質.但到後頭,他與加西亞都不那麼在乎那個了,因為徐錚知道關懷人,那種真誠的關懷能讓暖到心底去.所以就算他是白癡,弗瑞斯特和加西亞也覺得這輩最有成就的事情就是收了這個家伙做徒弟.弗瑞斯特有些好笑的想,自打認識他以後,自己和加西亞做哪一件事情不是圍著他打轉?就算是他遠在西大陸,自己兩人也巴巴的跟著跑來.這跟養了個活寶當孫子完全沒有差別.不過,自己和加西亞過得很快活,兩個孤寡老頭兒本以為到最後只會一無所有,沒想到竟弄了個古怪少年回來.人生如此,還有什麼其它的要求?這就夠了.

徐錚的力道恰到好下,弗瑞斯特舒服地歎氣,眯著眼道:"幫我捏下脖子,酸痛得很."

"好啊."徐錚笑呵呵的,用鳳尾手法捏弗瑞斯特的頸椎.

兩人正其樂融融的說著閑話,阿佳西的聲音又在外面響起:"徐錚!出事了!"

這厮這麼強?!竟然知道殺回馬槍!徐錚大驚,嗖的一聲竄回桌下.

弗瑞斯特的舒爽被人打斷,不悅的站起來,道:"出什麼事了?都說了,徐錚不在這里."

阿佳西道:"半路碰見斯倫倫,說徐錚不在車間那邊.老師別再騙我了,我找他有急事.斯倫倫告訴我說莊園出事了,人族和獸族打了起來,現在地上躺了好幾個!霍克殿下和布魯斯殿下都在急著找徐錚."

"什麼?"徐錚吃了一驚,從桌下爬出來,道:"打起來了?誰和誰?"

瞧見徐錚,阿佳西松了一口氣,道:"當真打起來了.霍克帶來的士兵和莊園地獸人正在干架!"

徐錚頭皮一麻:"搞什麼鬼?!現在什麼情況?"

阿佳西道:"我也不知道,半路聽斯倫倫說的,現在大家都在往那邊跑."

"打傷了人沒?"

"不太清楚."

"走,去看看!"

徐錚與阿佳西等人到達的時候,干架的地方已經圍得里三層外三層,一大圈子人,看來好事為數不少.大人們倒沒什麼,反倒是一幫小娃娃在大人的腿下鑽來鑽去,高聲叫嚷道:"誰被打倒了?又倒了哪一個?"

徐錚的臉色沉了下來,卻不急著進去,先是制止這幫唯恐天下不亂的小家伙,後是打聽情況,了解是怎麼回事.而在戰圈的中間,霍克與布魯斯也拉長著臉站在中間,紛亂已經被平息下來,霍克身前跪著十幾個人族士兵,面前有躺著向個人族士兵.諾西與小初臉色更不好看,身前也跪著十來個一臉不安的獸人.當然,地上躺著地獸人也有.

大致問了一下,不是親身參與誰都不知道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最初是一個人族和一個獸族開始干架,人族那邊看打不過,便邀了朋友來找回顏面.獸族地吃了虧自然要打回來,參戰人數就越來越多,最後展成二十幾人對二十幾人的群架.這不,人族有被放倒地,獸族也有,只人數稍微少點兒.

這還是奧森莊園第一次的群架,而且矛盾出現在兩個不同的種族中間.徐錚一直知道人類和獸人之間有著矛盾,雖然莊園的和平氛圍從來沒有激化過化它,但並不意味著它不會暴出來.現在它就明明白白的擺在眼前,人族的和獸族的干起來了.

徐錚有些頭痛,他知道,人族與獸族的矛盾長期存在,這是兩族多年的摩擦引起的.同時徐錚也知道,如果這個矛盾解決不好,它就將一直深化下去,最終影響到所有人,奧森莊園的和平快活氣氛將保留不住.

心里有些不安,也有些怒氣.外面的摩擦為什麼要帶莊園里來?和平共處就很難嗎?

克制住怒意,又仔細觀察了一陣,現兩邊的沖突還不至于想自己想像的那麼激烈,人族的沒有動用到武器,獸族的也沒有變身成戰斗姿態,大家干起來的時候更沒有往死里弄,只是揮舞著拳頭大干了一場,不像有什麼深仇大恨的樣子.

暗地里松了一口氣,徐錚排開人群擠進去.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