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振翅! 16 奧森莊園的實力
其實,在布魯斯覺察到各地的偵查系職業開始往莊園滲透時,他們早已經在暗中行動了.該章節由網提供在線閱讀商人們的到來並不僅僅只是單純的商隊,隨同而行的護衛隊里早就滲雜著各類偵查系職業,往西好望彙集,暗中集結待動.

當商人們用利益和好處都不能打動西好望角的人時,這類人士采取了第一步的行動:暗中調查.

但結果證明,西好望角的人對自己想要了解的東西知道得並不多.所有的盜賊也好,冒險團隊也罷,擺出笑臉扮得像個具有濃重好奇心的普通護衛四處打探的結果,除了大量而豐富的關于對火車的印象和感想,其它有用的東西一點也沒有探到.

是,火車很好,它當然很好.不好的話,千辛萬苦來到這里,對每個人笑臉笑迎是圖個什麼?但它再好也讓人受不了把對它的贊美與歌誦聽個無數遍,這其中的區別僅僅只是版本的略有不同而已.

折騰了一段時間後,所有人都意識到在西好望角挖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沒有人是傻瓜,便把目標一致性的轉移到奧森莊園.它就像一個神秘而強大的秘密存在,所有的新奇好東西全來自這里.

然後,所有人都見識到了什麼叫做鐵桶,什麼叫做牢不可破.

本以為奧森莊園會有重兵把守,但實際上除了入口出的守衛,它看上去就像一座不設防的城.徐錚的守護陣法在不動的時候,完全就像不存在,可以透過它看以里面的人的一舉一動.奧森莊園里所表現出來的是一片悠然甯靜,各人該干什麼干什麼,小獸人,人類小孩,小矮人和小侏儒照舊滿園子撤歡.它也表現出來的,看上去像一個世外桃源,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好像不知道將要到來的危險.

事反常理,必然有妖.沒人傻得會先從看上去沒有防備地其它地方潛行進去.而是都明智的選擇了看能不能通過入口混進去.

不過,所有人又現了不妙的情況,入口那里居然只有少量的幾個守衛,其它的竟然全是資深的盜賊!偵查與反偵查,滲透與滲透,潛行與潛行遭遇到一起地時候.後果就是很糟糕.更別提那里全是資深的具有豐富經驗的盜賊.

別懷疑,是個有個眼色的盜賊在這方面都有著一種本能,可以輕易的判斷出雙方實力的差距.

更糟糕地是守衛地盜賊群中還站著一個雙眼精光爍地中年人.只看他雙手習慣性地籠在袖中.全身向外散著微不可查地反潛行力場.明智地人都知道他惹不得.

雙手習慣性籠在袖中.證明這人經過多年地盜賊生涯後已經完全把盜賊地技能當成了一種本能.隨時都在執行它.而且雙匕從不離手.全身上下都處于一種隨時動反擊和應對突然到來地突襲地狀態.而能讓人感覺到他身上反潛行力場地存在.則證明這人絕對是個老賊.千萬別拈他地虎須.

門口入侵失敗.只好去試試看上去不太妙地其它地部位.這總比去挑戰那個名字叫做里維斯-布瓦地老賊好.因為盜賊與盜賊之間地暗斗.一般都是一方地死亡而告終.只看他表現出來地能力.會掛掉地那個多半都是自己.

來到奧森莊園無人看守地地方.左看右看似乎都很安全.但.可能嗎?


挑戰里維斯與在這里試著潛入二選一.所有人都選了後.

可是.只往奧森莊園地地界踏進一步.所有人就都知道這里為什麼不設防了.

因為它根本完全沒有必要!

一腳踏進去.鋪天蓋地的幻覺直襲而來,直實得就像它完全就是真實的.

好斗份子的無盡戰斗開始了,而謹慎地人則開始繞無盡的圈子,走著永遠也走不完的路.運氣好的,在脫力以前安全退回到莊園守護范圍外,驚恐的現自己全身汗水濕透,像是穿著衣服沖了個澡一般,體力更已經是強弓未弩,這時候鑽個孩子出來給自己來上一刀都沒有反抗的力氣.運氣不那麼好的.幸運的在暈倒以前可以看到有圓桶樣的怪東西大叫大嚷著朝自己奔來,而不幸則直接和並不存在地敵人戰斗到口味白沫,這樣就算不死也得大病一場.

有機靈地,在沒真正暈倒以前就開始裝暈,但結果那種古怪的圓桶會一直守在身邊叫嚷個不休,提醒地上這個是裝暈.跳起來打壞它——很好,接下來你就不得不參與無盡地戰斗,直到從假暈變成真暈.

所有嘗試不從門口入侵的人員,無一例旬的現自己清醒過來的時候總是呆在火車.被人看守護著押向西好望角.再扔下去,死狗一樣丟到站台上.

長點腦子的都知道奧森莊園的人已經手下留了情.因為他們完全可以殺掉自己,這就是盜賊任務失敗的普遍下場.但他們沒有,而是仁厚的送自己離開——還幸運的乘坐了一次火車,現它就如所有人描述的好樣,很好,很強大!

有良心的,道過謝後悄然離開.任務失敗,留下也沒有意義.反正已經見識到了奧森莊園的鐵桶式防禦,再努力下去也不能把它奈得何.也許可以警告一下其它的盜賊,別接任務,免得交任務失敗的罰款,還得口味白沫的狂暈一場,自信心被打擊得半點都不剩.除非——在奧森莊園不搭乘非莊園成員的前提下,你想乘坐火車,那你就去吧.他們會用不太舒服的貨物車廂把你的身體運回來.

而沒有什麼良心的則繼續留下,選擇可能的突破口.比如,擄個人以換取資或許是個好主意,這也是不擇手段的盜賊們的手段之一.

所以,一部分盜賊離開了,一部份盜賊留下,新來的盜賊則在繼續以上折磨式的經曆.直到最後所有的人重新把目標定在西好望角上.

但所有人都現,西好望角地氣氛變了.當盜賊們把主意打到弱小的人群身上時,西好望角已經成了一片渾身長剌的荊棘叢.

保衛們大量出現在西好望角,總是一個人類和一個獸人搭配構成一個巡邏單位.人類的狡猾多詐和獸人的機警敏銳完美的結合到一起.兩人地小單位結構根本無法偷襲,只有來硬的.

不是沒有人試過,但奧森莊園的保衛們使用了奇怪的戰技,人族用一種誰也沒有見過的劍技戰斗,它明顯很精妙,甚至連斗氣都不必一定要用.而獸族的戰技變得更精湛.更系統,已經脫離了只憑著身體的強悍和本能戰斗的方式,升級到一個更新更高的層次.更不要說他們地衣服,它好像叫做保衛套裝,不僅能夠給自己療傷,更暗藏藥物可以給同伴療傷,它甚至還奢侈的繪有魔法陣,防護能力相當了不起,著實讓人頭疼之極!


不能偷襲.正面作戰短時間又對付不了,結果就是會有更多的保衛來支援,直到攻擊束手就.不過奧森莊園這點好.只要你不過份,沒有人會上來就殺人.但你要強來,他們也不會客氣!

三番五次試探性進攻後,所有人又了解了一個信息,想要對付保衛們,不太可能.這就讓人次意識到奧森莊園地強大.它並不像大家所認為的那樣沒有什麼反擊能力,相反,它的實力就像藏在海面下的冰山,只露出小小的一角.具體有多大,你得撞上去後吃了虧才能知道.

緊接著,近二萬名的正式裝備的衛兵出現在西好望角,一臉冷硬表情的士兵大大強化了這里的守衛.再接著,西大陸有著最強地魔劍游俠之稱的奧森-崔維斯出現在西好望角,成天提著大劍四處游蕩.他那雙寒光四射的棕眼無論瞧到誰,誰都止不住汗毛倒豎.當實力強到奧森-崔維斯那種極別時,什麼下流手段都不管用.他就像一台活動的鎮壓機器,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安靜.

再接著,天空上出現了盤旋的魔獸,總是警戒的盯著下方的動靜.侏儒的飛行器隨之也出現了,干著和魔獸一樣的監視任務.他們輪班休息,以保證天空中總是有十架次地飛行器在上面懸著,一但有什麼不對,他們立即會出警告.

更糟的事情接著出現,獸族的保衛開始能准確的分辯出每一位外來,機警的眼光在你還沒有出現在他視線范圍里時.他就已經注意到你了.西好望角外部不遠處的密林也變得不再安靜.如果夠細心,你會看到有偶然露出的精靈衣角正在悄悄的縮回去.整片密林又重新變得寂靜無聲,像是潛藏著不可知的危險地叢林.

西好望角形成嚴密地保護網,再一次展現了奧森莊園的實力.

當然,百密一疏,完全沒有機會那是不可能地.

有個女子單獨一人的時候被人抓到了機會——她叫格蕾絲,是星光歌舞團的重要成員.盜賊將她賭在巷道里,興奮的看著她.這是一個重要的人物,可以換到珍貴的資料.

得到機會的盜賊叫比爾,盜賊比爾,出道已經八年,絕對不是初出茅廬那一級的人物.

"嗨!"比爾向她逼近,道:"請不要亂來.奧森莊園對我手下留了情,沒讓我死在莊園里,這讓我很感激.如果你好好合作,我不會傷害你.拿到我想要的東西,我就會放你離開.所以乖乖的,好嗎?"

接著他現,格蕾絲雖然害怕,卻並不慌亂,鎮定的看著自己.頭一次遇上這種情形,在暗巷里堵住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對方竟不慌亂,比爾也覺得有點荒謬.

"你別過來!"格蕾絲顫聲道,抓起一塊森木板護住自己.

比爾輕笑,收起了匕著,他還真沒打算傷害她.上前一步,伸手一拳打掉了木板,再變向對著格蕾絲抓去.

格蕾絲尖叫,回身就跑,比爾疾步追去.

下一刻,變生肘腋,格蕾絲前奔的動作驟停,比爾措不及防,又對一個不會任何戰技的女子沒有准備措施,格蕾絲整個背都撞進比爾懷里.


"踩腳!"格蕾絲大叫,用腳跟力,猛力跺向比爾的腳背.

比爾腳尖一陣劇痛.

"倒肘錘!"

這一次是肋骨,近距離尖銳的頂撞,痛得人渾身僵硬,像是肋骨都斷了.

接下來,格蕾絲抓住比爾的手臂惡狠狠咬了一口,在比爾的慘叫中轉回身,一膝蓋准確的頂在是男人都受不了的那個部位上.

比爾這次出了真正的慘叫,音量足可以用石破天驚來形容.可還沒完,格蕾絲繼續怒叫,聲音里竟還帶著點興奮:"雙風灌耳!"

唔,兩邊太陽**同時挨了狠狠的一記,比爾開始頭暈眼花.

"六連招最後一式,撩陰腿!踢——暴!"

這一招是必殺!

女子的纖細美腿極其惡毒的用一種不快不慢但很難招架的動作第二次攻擊那個已經受到重傷的脆弱部位.

比爾被踢得呼吸停窒住,痛得已經無法呻吟,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古怪的表情捂著下襠慢慢軟倒.

在格蕾絲的最後一腳踩到比爾臉上時,他看到那個女子正彎下腰在看自己,臉上有得意的笑容,耳邊聽得她道:"你不知道嗎?奧森莊園里不是戰斗人員的人都是民兵,民兵的意思就是沒戰斗就是民,有戰斗就是兵,必然情況下全民皆兵!另外,奧森莊園的所有非戰斗人員都學過必要的防身術,包括女人和小孩.我的幸運就是你的不幸,我在學女子防狼術的時候,徐錚給我評定的成績是a+!現在,你那下面是不是很痛?痛就對了!痛你才能知道奧森莊園的實力!沒事別惹我們的人!你的,了解?"

隨後她扯開喉嚨大吼:"喂,保衛們都在哪里?我這里逮住了一個!哈!"

比爾所剩的最後一絲意識里,他意識到兩個問題,其一,奧森莊園的實力真的很可怕,完全不是大家所輕視的那樣,像枚軟蛋一樣可以任人搓軟搓扁.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沒有有機會向別人述說什麼叫做民兵和全民皆兵.其二,奧森莊園里無論是誰,包括女人和小孩都不好惹的,他們全學過一種古怪的防身術——至少,它對付自己很有效.有著八年經曆的盜賊比爾被一個只會唱歌跳舞的女人放倒了,而且還被放倒得很難看.以後自己的二弟還硬得起來嗎?比爾完全昏迷以前,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