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崛起!奧森莊園 35 精靈族的禍害王子 01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徐錚喜不自禁的道.能不高興嗎?有人送上門來找抽,不揮一下簡直是自己對不起自己!

星芭黛沉吟著,道:"前一段時間父親老是催,而你又總是忙這忙那沒有時間.唔,這樣吧,我讓精靈衛士回去通報一聲,明天你就可以上路."

"咦?你不陪我去?"

星芭黛摸摸小巧可愛的鼻子,干笑:"父親已經傳來了好幾次精靈王王諭,要我回泰克里諾.我就是不想回去嘛……那里呆了一百多年了,膩得很.還是奧森莊園比較有趣,哪里都有有趣的事情."

嘴里說著,雙手合到胸前行著對艾露蒽女神才會行的敬禮,小聲哀求道:"我不陪你回去行不行?一回去很有可能出不來,精靈王城里太無聊了,成天閑得無聊只能呆……好不好嘛,小錚子

頭一次見到精靈公主也會撒嬌嗲.老實說,清麗如她,做著這些個動作,出這種像蜜蜂見了糖一般的甜得膩人的聲音非常之不適合她.徐錚被雷得不輕,毛骨悚然的看著小手臂上雞皮疙瘩一陣狂舞.

"汗……不要來這套.好好說話!"徐錚受不了的道.

星芭黛一怔:"咦,不會吧?這套每次對父親都很管用啊."

徐錚注意到兩件事,星芭黛從來不管精靈王稱父王,只叫父親.樹羽做為一個精靈衛士隊長,也少有對星芭黛露出對公主那種上位的敬畏,更多時候就像是平輩的朋友.由此可見,精靈之間的等級差異確實相當的小.這點讓徐錚大生好感.當下便笑道:"你瞧我長得像你爹嗎?"

星芭黛惱了,嗔道:"你占我便宜!"

汗……這話讓人聽著怎麼感覺這麼有岐義?

"不敢,不敢!"徐錚忙道:"這便宜你讓父親去占,我就省了.就這樣吧,我明天就出.額……也不用你陪,你只要通知一聲說我會去就行.我記得精靈和人族的關系並不好.到時候可不要把我射成馬蜂窩.我更不想當剌猬.帶著一身的箭回來……"

"不會."星芭黛樂不可吱的道:"精靈族和奧森莊園交好,這全族都知道.再說了,你黑黑眼的相貌那麼好認.誰不知道你是奧森莊園大名鼎鼎的徐錚?"

這馬屁拍得徐錚很爽.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前世地老頭子徐錚肯定能做到榮辱不驚,生死不懼,今世地少年徐錚可不行.當即便樂開了花,精靈王城一行好像變得更有趣了.至少名聲遠播,在精靈族里好歹也算個名人!

這厮已經在開始yy,問道:"會不會有夾道歡迎?"一想到會看到撲天蓋的美女帥哥.控制不住的就興奮.

"呃……這個,估計不太可能."

"有沒有八人大轎接送?"

"什麼是八人大轎?"

"得……當我沒說."徐錚郁悶了,轉身就走.

"等等."星芭黛道.

"還有啥事?"

精靈公主咬著下唇,道:"我想,我得提醒你.小心我哥.蘭洛特-夜歌."

"你哥?蘭洛特-夜歌,精靈王子殿下?我為什麼要小心他,難不成……你哥就是個徹頭徹尾地種族義,成天叫囂著要打倒人類,讓精靈族稱霸亞里斯大陸?"

"不是."星芭黛搖頭道:"精靈對地位,聲望什麼的虛名不敢興趣.絕大多數精靈又愛好和平,沒有什麼種族獨霸,稱雄亞里斯這一說."

"那我干嘛要小心他?

"這個……"星芭黛小心翼翼地想著合適的措詞,最後才道:"你知道的.每個族群都會出那麼一兩個另類.比如你.就是人族里面的妖怪."

另類,還有妖怪一詞都是出自徐錚的嘴.精靈公主地學習能力相當的不賴,已經真正把握到了它們比較現代的用法,用得那是相當的精僻.只是徐錚聽了難免一頭黑線,我怎麼就另類,妖怪了?他自己也不想想,就他重生到亞里斯大陸後所干的這些事,除了他以外,別人根本就沒法做得到.以前徐錚自己看過一本叫做《三國演義》地古書的時候,上面評論書里一位智諸葛亮時就形容:多智而近妖.他頂著個人機合並後的腦袋來到異世,一腦子稀奇古怪的主意,不是多智而近妖是什麼?活脫脫就是一妖怪!

徐錚現在就郁悶的看著星芭黛,道:"說說吧,你哥是什麼個另類法,又妖成什麼樣子?"

通常會形容一個男人妖的話……瞬時間,素未見面的精靈王子在徐錚的想像里搖身一變成了一只孔雀,正站在那里展現著自己華麗的尾羽,藏著自己後面光禿禿地**在那里搔頭弄姿.唔……怎麼像形容百合花男爵吉米那個美人臉?

徐錚心里毛毛地:"你哥很變態?"

"胡說八道!你才是變態!你全家都是變態!"星芭黛瞪眼道.

得……下次不要隨便說別人哥哥的壞話.也不要隨便再在人前說前世地用語.瞧這小姑娘學得多順溜……另外,得讓露琪和精靈公主保持距離.丫忒能帶壞人了!連你全家都是變態這種話也能教得堂堂精靈公主說出口來…"好吧,好吧."徐錚舉手投降:"我在聽你說."

星芭黛順了口氣,道:"每個族群都有那麼個另……"

看到徐錚不懷好意的眼光看來,星芭黛連忙改口道:"例外.我哥就是.他比我大五十歲."

我的媽……大五十歲,按人族的觀念,已經該叫爺爺了……突然想起,星芭黛好像有上百歲吧?汗,好老的老的姑娘……還長著一張少女的臉,真是水仙不開花——裝蒜!

徐錚心里腹誹著,明智不敢開口表謬論,聽星芭黛繼續道:"他小時候剛生下來的時候,跟我一樣,由于是人族與精靈族的混血,體質相對要弱一些.他跟我不一樣的是,我是親魔法體質,出生就可以練習自然魔法強化體質.他卻是親戰技型的,沒有辦法一出生就開始練精靈的箭術."

"聽父親說,那時候他體弱得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搞得全族都頭痛不已,生怕這個精靈族的王子就這樣夭折了."

這樣啊,聽上去挺讓人同情的.徐錚自己在病床上呆的歲月就悠長得可怕,最是同情這種多病體弱的人.

星芭黛繼續道:"後來,父親想到一個辦法,讓哥哥去修習人類的斗氣.因為這個技能和歲數沒有關系,再小都可以練.斗氣還有這個好處?奧森可沒有說.徐錚突然想,這是不是就叫做從娃娃抓起?從出生就開始練,難怪什麼什麼武聖,又是什麼什麼武神人族里出得最多.靠!武聖也好,武神也好,有什麼了不起的?按徐錚的理論,讓他們從小就累死累活的練這些東西,剝奪了他們精彩的童年,當誅!

心里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聽星芭黛道:"這樣練著練著,身體倒是好了.但毛病也練出來了."

啥?走火入魔?還是練成神經病了?

"你知道的.精靈的箭術在整個亞里斯大陸都獨居一格,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自大,但精靈的箭術確實能非上亞里斯大陸第一.偏偏族里出了個怪胎,一練人族的斗氣就練上了癮,完全無視的精靈世代傳承的箭術,非要學習斗氣與劍術."

徐錚怔了一下,道:"這也沒有什麼不好吧.人各有志,也不一定非要精靈族就必須學精靈族的箭術.你哥哥有自己的愛好,那也是好事.要是因為這樣而反對他,我只能說你們的目光還是太狹隘了一些.尤其是你父親,在這個時候更應該支持自己的孩子."

星芭黛歎氣:"沒有不支持啊.精靈族比較自由散漫,無論愛好什麼,只是不影響到別人,沒人管你自由散漫……嗯,徐錚暗自點頭,非常有自知之名,一幫懶骨頭!

"麻煩就出在這里.以人族與精靈族的混血體質,練斗氣劍術不是不行.只是精靈的血統占了大半,就注定了我哥的體質力量不足,敏捷有余.如果勤練箭術,肯定會成為一名好的弓手.但練斗氣與劍術……就像人類學箭術,先天不足,總是會差一些.雖然不能說百分之百的都這樣,但絕大部份情況都是.我哥就是絕大部份中的一員."

"偏偏他又志氣得很,總是不服氣.練斗氣劍術練得非常努力,這就是最麻煩的地方."

徐錚怔然:"勤奮努力是好事啊.有個這樣的精靈王子,應該是全族的驕傲.你煩惱什麼?"

星芭黛搖頭:"他勤奮努力得見人就找架打,成天拿著劍蹲在精靈王城大門口守著,見人就眼里冒綠光,強拖著別人比斗.而且這樣一干就是一百多年,成了攔路一霸,是人都受不了啊……"

一百多年!狂汗……這確實讓人受不了.這精靈王子蘭洛特-夜歌真是造孽哦,真練成神經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