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90 藥草茶 01
這幫小家伙送水也不分哪個族,看誰汗出得最多就優先給誰.徐錚看到有個小丫頭片子跑到一個豹族中年面前,踮著腳,努力舉高手里的碗,道:"豹叔叔,喝水."

豹族中年垂頭看她,這人大約剛來莊園不久,還不能適應和人族這麼親密.垂頭瞧了她半天,猶豫著接是不接.最後終究是被她臉上的執著的神情和甜糯糯的聲音打敗,接過碗一仰頭喝光.

湖水甘甜,清涼而沁人心脾,豹族中年喝完後痛快的喘了口氣,臉色情不自禁的柔和下來,小心翼翼的縮回爪子,輕輕在小丫頭頭頂上撫了兩下,看來沒法對這小丫頭片子不愛.

小丫頭開心了,問道:"還渴不渴?我又去."

那人大約是心疼她大熱天跑來跑去的,這才搖了一下頭,但看著那張仰起的天真小臉,拒絕的話就是說不出來,只得把搖頭變成點頭.這小丫頭才樂顛顛的又跑了,加入到其它小孩取水的隊伍里.

徐錚遠遠的瞧著,心里暖得如同春風過境,忍不住眯著眼淺淺笑開.

只是,人人都在努力,自己閑在這里老覺得心里過不去.轉頭看到人們揮汗如雨,好些人在烈日下口干舌燥,嚴重的嘴唇上都起了干皮,心中一動間,突然想到了個好主意,忙跳起來去找布魯斯與吉米.

這兩人都像自己這般,是不事生產的主兒,這事找他們一起干正合適.

布魯斯與吉米正在訓練自己的獅鷲,看到徐錚帶著嚕嚕過來,便問道:"什麼事?"

"兩位貴族老爺,在帝都是還會幫人種麥,怎麼到這里就不干活了?那邊干得風風火火,你們就不心動?"

布魯斯一臉郁悶的道:"我倒是想.被人趕出來了."頓了頓,又補充道:"他們說我是王子,不適合干這個."

吉米道:"同上,他們是我說男爵."隨即換上一副驚惶的表情:"天啊,你這樣的,能經得住曬麼?快快快.去旁邊休息!"再換一副恨恨的表情道:"媽的,人人都對我這麼說,當我是女人?老子若不是知道他們一番好意,真想找人決斗!這幫人太實在了,想火都不出來……"

"哈!"徐錚大笑:"跟我一樣.被人嫌棄了."

吉米悻悻地道:"我們只好來這里訓練自己的寶貝魔獸."

"這樣啊……走,跟我上山去采草."徐錚笑眯眯的道.

"采草?你又哪股神經接錯了?"吉米沒好氣的道.

徐錚翻翻眼,道:"怎麼著,怕曬黑你的美人兒臉?"

吉米當即惱了,道:"去就去,誰怕誰?"

布魯斯在後面呵呵笑,這表弟只有離開塞繆斯的貴族圈後不與人勾心斗角時心情放松下來才會露出真情真性,小心眼得半點也受不得激將.只要是身邊真正地朋友出招,再小再弱智的圈套,只要一激.他就會自動往里鑽.特別是拿他最痛恨的美人臉來做文章,這家伙百激百見效.徐錚現在也學惡劣了,和露琪一樣,專拿他的臉來做文章,偏生這家伙次次也會上當.布魯斯瞧得呵呵直笑,心情大爽.

當下三人各自騎著自己的魔獸伙伴,遙遙往山上飛去.

上得山,正是夏初草木旺盛地時候,滿眼都是高齊膝蓋的野草.有些已經開始綻放小花,入眼一片絢麗的彩色.

"怎麼采?"吉米道,掏出劍來就打算一劍放倒一片.

徐錚道:"等等."

他有些擔心這個異界有沒有茅草根這個東西,等走了兩步現一窩和自己記憶里長得差不多的後忙挖起一株,小心的拆了一點白嫩的草根放到嘴里一嚼.只覺味道微澀中更帶甘甜,汁多而脆,微嚼以後有一股回甜生津的感覺在嘴里泛開.再用天道之術細辨,隱隱看著草株微微泛著一股青綠的螢光,微不可查的清涼意味在草莖中流動.正是下火解暑的藥性.嘿,還當真是它!

徐錚大樂:"照著這種采!"

"采多少?"布魯斯問.

"越多越好."

"拿來干嘛?"吉米也問.

"嘿,到時候你就知道."

又來了……徐錚最讓人痛恨地就是這種賣關子的臭德性.不過,他每賣關子一次之後總是有好東西會出世,兩人也只能郁悶著,掏出劍開挖.

兩個王子加一個男爵,帶著一只風系翼翅虎和兩只獅鷲在山上挖草……足可以登載進下一期的報紙.

挖了一陣.徐錚很快就現一個問題.異草的草他識得的不少,記憶的配方里的都不缺.問題是還有更多的不認得.想了想,向兩人丟下一句:"我去問問老師."騎上嚕嚕迅飛遠,留下布魯斯與吉米大眼瞪小眼.

吉米好笑的道:"這人怎麼還跟在帝都時一個德性?"

布魯斯也笑:"變了就不是徐錚了."

吉米想想,這倒也是,當下呵呵笑起來,又道:"我說表哥,咱們在山上干這個,傳了出去是不是有點丟人?"

布魯斯黑下臉,道:"別廢話,快挖!"

徐錚匆匆找到弗瑞斯特,嚷道:"老師,你那里有沒有草藥手冊什麼地?"

弗瑞斯特不解的看他,道:"有.不過記載不是很詳細,還不如藥劑師手里的記載得齊備.你應該去問問精靈族,他們是這方面的行家里手."

對了,自己怎麼這犯傻?當下將弗瑞斯特的草藥手冊搶了一份,又騎著嚕嚕去找星芭黛.

星芭黛沒找著,這人帶著露琪去精靈族的邊界避禍去了,凡是女的,好像都有潔癖.不過樹羽在,徐錚便嘻皮笑臉的問他要.

樹羽納悶的道:"你要來做什麼?誰會把這個隨身帶著?"

"老師就帶著."徐錚理直氣壯地道.

樹羽笑道:"他是煉金師,這個做為查手冊肯定會帶著.我們平時又用不到.這樣罷,反正精靈王已經傳下手喻,打算請你去族里見一見,到時候你問族里的醫師要.他們的記載得很齊全."

"精靈王要見我?"徐錚一怔:"他見我做什麼?"

樹羽搖頭:"我也不知道,只聽說他會再派精靈衛士過來,幫你加強莊園的守衛."

"他這麼好?"徐錚大喜,道:"貌似精靈王人很不錯啊.他長啥樣?多少歲了?我什麼時候去,帶點什麼禮物好?"

連珠炮的問題問得樹羽不知道回答哪一個好,便道:"有一千六百一十一歲了."

"靠!我的媽,那不是白胡子垂到腳?精靈的歲數真是悠長."想了想,又笑:"沒事,我最會討好老頭子,他一定會給我許多好處."

老頭子?樹羽一怔,忍笑道:"他最近事多,閑了就請你過去一趟.我們不讓他亂跑……"忽覺失言,忙住嘴不說.

徐錚這個馬大哈哪里聽出破綻?忙不迭點頭,道:"沒事沒事,哪能讓他一個老人家四處亂跑?老身子骨都累壞了.到時候請通知我,我去見他.騎嚕嚕去可以吧?聽說泰克里諾城很遙遠."

樹羽微笑看他,不得不承認,這少年就是很討人喜歡.臉上笑笑,又道:"到時候我陪你去,免得找不到路."

"好啊."徐錚樂不可吱地沖樹羽揚揚手:"我去山上采草了."

采草?采草做什麼?樹羽大感奇怪,卻見這急驚風一般地少年跳到嚕嚕背上,一陣風飛遠.行事當真就像足了他的個性,說做就做,完全就是一陣心血來潮.樹羽有些失笑,轉頭一想這樣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好,還沒多少人能活得像徐錚這樣率性而為,真情真性地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就如同精靈一般,頂著高貴典雅的光環,實際行事風格畏頭畏尾顧這顧那的,遠不如徐錚這個人族少年來得灑脫.

凡事想得太多,反而失去了體驗人生的樂趣,深思熟慮確實為行事處世的上策,但凡事深思熟慮以後還剩下多少樂趣?樹羽看著徐錚迅變成小黑點兒的背影,突然大為羨慕這少年起來.自己才一百多歲,在精靈里算是相當年輕的,卻遠不如這人行事灑脫不凡.精靈族啊,尤其是少年一代,真應該學學徐錚的風格,一個個老氣巴秋的,像頂著少年臉的老頭兒.歲數太過悠長,有時候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活得太久,就越失去了去體驗生活樂趣的心境.看來,在奧森莊園生活確實是個好主意,這才呆了短短幾月,來這里的兩百精靈族已經活潑不少,像帶著小樹苗往湖里跳的這種事,以前誰敢干?只怕得見一棵就拿一棵到神龕里供起來,現在這樣做才有點真正的年青的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