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78 報紙 03
侏儒族的全體識字,人族的約有一半識字,這部分人接到報紙就知道怎麼看.一看之下便不由自主的被它吸引,趁這個時間喝些水,休息一下,津津有味的往下讀.

獸族的拿著報紙卻不知道怎麼看,呆楞楞的把它轉來轉去,大多數的連哪頭是上哪頭是下都分不清.有機靈的已經去找侏儒小老師,請他們幫著讀.呆頭呆腦的仍然在擺弄它,試圖搞懂這個印滿了密密麻麻的字,看上去很高深的東西.

徐錚遠遠的喊:"喂,翻過來,看另一面.從左上往右下開始看."

獸族們將信將疑的翻過來,一看之下就樂開了.原來這叫做報紙的東西是兩面都有內容的,一面字多圖少,供識字的人閱讀.另一面圖多字少,全篇沒有幾個字,幾乎全是圖案,用簡潔生動的手法,繪著一連串的圖畫,只要按著左上右下的順序看下去,就是一個完整的可以表達一個故事的內容.

這一面里,有精靈的花紋,繪了些精靈們月亮井邊祭祀的場面.有奧森莊園的一些場景的繪畫.還有玲美美惡搞的看圖識字的內容,第一次教了三個短語,分別繪上徐錚的大頭像,花朵,飛機,底下用斗大的字母文字標著它們的寫法,只要不是白癡,看過這個以後就學會了徐錚的名字,花朵,飛機的文字表達方法.

為這個,徐錚狠誇了玲美美半天,她在無師自通的情況下掌握了用幼兒園級看圖識字的方法,娛教結合的通過它讓獸族識字.想法非常高杆,很好,很強大;很有才,很暴力,很彪悍!侏儒的腦袋不得不讓人佩服.還真不是白長的,徐錚滿肚子知識,偏偏就沒想到這個.

最精彩的部份就是最後一連串的圖案,完整地表達了獸族,人族從其它地方遷往奧森莊園的過程.最後的一幅畫面是一群人圍在火邊舞蹈,許多人坐在旁邊的空地上,舉著酒杯歡笑的著觀看.無論舞還是觀都是種族混合的群體,人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歡樂的表情,就像所有人心底其待的那樣.

最後的一幅畫面像是預言,又像是期待,占了大大的一個幅面.凡是看到地無不輕輕微笑,毫不懷疑這一天在大家的努力下終將到來.

如此的表達方式,誰都懂的.獸族及不識字地人族都下意識的明白,這樣的表達方式是專門為自己量身打造.心里很難不為這個舉措感到開心和被關懷.而且報紙這東西又是說不出的生動有趣,便紛紛停下工作,沒拿到報紙的圍在有報紙的身邊,不識字的圍在識字地人身形,興致盎然的聽著閱讀和解釋,或是笑嘻嘻的看那些圖畫.

更讓人開心的是,獸族及人族里不識字的.見到他人識字,特別是識字之人更加充分享受到報紙帶來的樂趣後不免眼紅,便瞅著玲美美搞出來的看圖識字,當真折了小棒或是拾著石塊在地上學著劃.當許多成年獸人認認真真在那里學寫字時,這個場面不僅壯觀而且震憾,看到的人無法不被打動.獸族確實笨,但卻是個努力勤奮的種族,拋開本質的缺陷,他們無法讓人不喜愛.

奧森莊園里,工作不帶強迫性質.只要不是偷懶,人人都可以在累地時候休息.當然,大家站在同一個出點上辛勤工作,若是你不累也要休息,那麼你將會被所有人鄙視.維護這個監督機制的不是強權和武力,而是一種良好的氣氛和道德感,無需鎮壓卻比鎮壓更有效,更激勵人.

在平時,休息可以坐坐,喝水.交談幾句.而在現在,又多了一種更有趣讓人更放松的內容:你可以自己閱讀,或是聽聽別人閱讀,了解各種動態信息,更或是看看那些有趣生動的圖畫,甚至學寫字都行.這就為平淡的生活更增了幾分色彩,一如在在奧森莊園才開始的生活.永遠都不會沉悶無趣.只會一天比一天更有趣.

吉米看著,美人臉笑得格外燦爛.口中道:"看著別人喜歡自己的勞力成果,就是要比當個見鬼的男爵來得有意思.媽地,這次別讓小錚子搶了先,回到帝都以後,我就去搞帝都的報紙業.大家不是喜歡貴婦們的花邊嗎?我就讓他們看個夠!"

安格爾立馬附和:"行.算我一個,以我盜賊的手段去采集這些花邊新聞一定無往不利!"

不去搞暗殺,探聽,破壞,離間,而去采集花邊新聞的盜賊,那不就是傳說的**賊?靠,真是侮辱了傳給他的忍術.忽地轉頭又想,若是那個牛頭沖天地小島國上不可一世地忍們知道了他們的第一秘術被安格爾拿來這樣用,只怕在墳墓里睡得也不安甯,倒也是種報應.想到這里,徐錚突地就樂了,大有大力技持安格爾這種**行徑地意思.

正在那里竅笑,幾個侏儒手里捏著奧森莊園的第一份報紙走了過來.徐錚和這幾個小不點他們不熟,只知道是玲美美從侏儒島擄來的侏儒小老師中的幾個.

"下午好,徐錚."

"下午好."徐錚道:"有什麼事?"

其中一個侏儒站出來,揚了揚手里的報紙,道:"這個東西是才創造出來的吧?"

創造這個詞讓徐錚很是汗顏,只得點頭.侏儒又道:"不知道可不可以讓我們來弄這個報紙."

"說辦報紙會比較合適一點."徐錚問:"怎麼突然想到弄這個?"

那侏儒道:"我想你可能不太了解,雖然不能否認所有的侏儒都長了顆好腦袋,但並不是所有的侏儒都擅長設計和制造.比如我們幾個,擅于學習積累知識,卻不知道怎麼應用它才好."

"在侏儒族里,由于長時間的生活習慣,養成侏儒特別的標准,不擅長設計制造的似乎都是差勁的侏儒,要矮人一等."

徐錚詫道:"侏儒族里也有這種歧視?"

侏儒搖搖頭:"倒是沒有.但是被別人用惋惜的目光看著,自己也覺得不能為族里出更多的力,心里感覺非常的窩囊."

開心的笑笑,又道:"幸好玲美美來找我們,說是有適合我們的工作,來這里當老師.然後我們現,這工作確實很適合我們,做著它感覺很高興,很久沒有這麼舒暢過,覺得自己更有用處了.呵呵,我們都通報了族長,打算在這里定居.雖然從來沒想到過離開侏儒島生活,總覺得外面的世界很危險很可怕,但在這里生活著當真不錯,窮是窮了點兒,可就是快活.我覺得,活得相當有意思."

再次揚揚手里的報紙,興奮的道:"今天又看了這個.我突然就想,對我們這一類型的侏儒來說,又多了一個非常有趣的選擇,弄——嗯,辦報紙."

徐錚笑問:"你們喜歡做這個?"

那侏儒點頭笑:"非常喜歡!每個侏儒從小就開始學習,個個識字.同樣由于這個原因,侏儒也擅畫,從小就從工程圖入手,畫這畫那,最差的都不會差到哪里去.所以這個工作簡直就是為我們量身打造的,新鮮有趣,更能給人帶來歡樂.報紙的閱讀對象也很廣泛,並不僅僅只面向侏儒族,感覺辦這個,要比設計制造還要有成就一些.而且我覺得在把內容做出來的過程中同樣也是一種設計和制造."

把報紙交給侏儒辦?好像是個非常不錯的遠擇,侏儒聰明機靈,和善有趣,不僅識字擅畫,擺弄排版與印刷這些工藝更不在話下.往更遠處想,侏儒還有自己的飛行器,指不定像玲美美這類怪胎還有著陸地的交通工具,非常適合來個遠距離采訪或是收集素材什麼的.想像著那著遠景,這幫小不點就像是辛勤的小蜜蜂,成天嗡嗡的四處亂奔,報紙交由他們來做再合適不過了.

想到這里,便笑道:"好啊.你們喜歡就來做吧."

那侏儒大喜,道:"我叫龐貝貝,我這就去召集更多的人手!我想,會有更多的侏儒喜歡到這里來定居.奧森莊園就是很與眾不同."

龐貝貝……這名字真有愛……

徐錚抽了抽嘴角,道:"去吧,叫玲美美送你,來回莊園和侏儒島都方便.不過我話可說在前頭,報紙業是個有巨大利潤的行業.在奧森莊園里是不允許壟斷獨裁的存在,這就意味著,你們做報紙,就算報紙本身掙得再多,你們的收入也只能按照公民等級制度和貢獻領取報酬.其它多余的賺的錢,會被拿來用做建設,投資,最後按照分配原則分到每一個人頭上,這樣你也願意嗎?"

龐貝貝滿不在乎的揮揮手,道:"誰在乎在這個?能揮自己的所長我就覺得很快活了,侏儒在乎的就是這個."

其它侏儒都點頭龐貝貝的說法.

對這樣的種族,徐錚沒法不喜歡,當即道:"全交給你了!"

"是!請相信我,我會把它做得很好."龐貝貝興高采烈的領著侏儒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