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67 重逢 01
徐錚跟著巴利爾出來,外面的人群已經散盡,各自忙各自的去了.莊園里人一天比一天人多,都在努力的建設著自己的家園,使得盡管整個莊園看上去髒,雜,亂,卻就是有著一股積極向上的朝氣,就像剛剛躍出地平線的太陽,人人都明白它現在出的光亮還不足夠亮得可以照亮山川湖海,心里面卻深深明白:它終究會擺脫地面的束縛,出萬丈的光.而這個時候,僅僅需要耐心的等待,還有更多,更多的努力.

徐錚領著巴利爾一路行去,漢克和阿倫半路跑了出去來,也在後頭跟著.整個莊園里沒人不識得這個笑起來陽光燦爛的少年,徐錚便一路展著這種真實的笑容,往傳送站行去.

傳送站站著一個人族青年,叫做依森.依森少年時候曾經當過魔法學徒,雖然只學了兩個月就因為家中貧窮被返送了回來,但對魔法元素的運用了解卻要比其它人知道得更多一些.徐錚便派了他來守這個傳送小站.

見到徐錚領著巴利爾過來,依森趕緊站直身體,道:"小莊主,莊園這邊的傳送站收到信號,大陸橋那邊的傳送點已經開啟了.我們這邊要開啟麼?"

徐錚笑道:"依森,我早說過了.既然是你看守這個傳送點,一切都由你拿主意,不必專門叫我過來."

依森微帶興奮的道:"我可以?"

"當然."徐錚道:"以後你就自主開啟它罷.只要確保那邊先傳來這邊可以安全開啟的信號就行."

"好!"依森摩拳擦掌的,顯得很是興奮.在這之前,因為家里貧窮,在當魔法學徒地時候.一直被人排擠.很難有機會碰觸什麼魔法器材.眼前這個小莊主,年紀小小,本事卻不小.不僅弄出來複雜地傳送站,更是信任自己,不僅讓自己來守這個傳送站,更是全權交由自己來安排,這讓依森很是有一種被器重的開心.

"那我開了."

"開吧."徐錚笑道:"提醒你站遠一點,我上次吐了一地,濺得亞伯滿褲角都是.這次不知道還會生什麼."

"我知道了."依森笑道.當真站開了幾步.見徐錚轉身要走,又問道:"你不看著?"

"不了."徐錚搖頭,道:"我去那邊把大陸橋那邊需要的建材請人搬過來傳送過去,總不能天天依靠陸行鳥運送.然後我想去再繞著莊園轉一圈.現在莊園里居住地人口越來越多,很多以前忽視的問題都冒了出來,已經達到了不容忽視的地步.我得好好看看,好好想想以後怎麼規劃."依森點點頭,道:"好的.請注意安全."

"謝謝."徐錚點頭,抬腳就走.

徐錚與巴利爾往走行.耳邊聽到依森操縱傳送站開啟時輕微的咔嚓聲.

依森的操作明顯不太熟練,這種代表魔法陣被逐步開啟的聲音響得斷斷續續,徐錚失笑地搖搖頭,腳步不停的往前走.

就在此時,代表正常傳送的白光開始閃動.

或許冥冥之中,有些重要的人在重要的時間重要的情景下就是不會錯過.更或許冥冥之中.就是有著能力無限的大神在做著指引.也或許冥冥之中,有些人注定就是要在一起,永遠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扶持,陪伴著渡過人生的旅程.就像水和沙,和到一起是泥,分開了就只能水和沙.

徐錚心里砰砰亂跳,一陣莫明的心悸.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生.整個人像是有什麼無形地東西在指引一樣,突地停下了腳步.緩緩的轉回頭來.

白光里,五個形體正在像崩散的分子群體合聚一樣成形,逐漸形成完整的五個整體.

這個過程,從腳下開始,一直往上面聚合.徐錚像著了魔一樣的看著,直到五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在眼前合成.

五個人,徐錚熟得不能再熟.

在台階地圓台上成形的五個人,中間是卡洛.班得端,往左看,是安格爾和露琪.往右看,是大班和小班.整體畫面,卡洛形成了中間的台柱,其余四人,則是延伸出去的美景.

一時間,徐錚腦里一片空白,就如中雷擊一般,只會呆呆的看著,直到淚水開始不由自主的奔流出來,糊花了眼.

卡洛,還是那個卡洛.寬厚,善良,有著厚實的肩膀與粗大地手掌,永遠給人地感覺都是那麼可靠,可以被完全信任的依賴.寬寬地眉毛與的大眼與英俊有著不小的距離,但無論怎麼看,這張臉上的笑容都是那樣沉穩與寬容,怎麼看都看不膩.每每看到他,總想倒退到只有三歲的模樣,縮到他膝下躲著,世上的一切風風雨雨都可以被這具偉岸的身軀抵擋在外面,不再是什麼問題.

安格爾,還是那個安格爾,機警,油滑,臉上帶著一絲壞笑,卻總是會在被需要的時候勇敢的挺身出來.徐錚甚至毫不懷疑第一次在小邦加屋外分的那些金幣此刻還揣在他懷里.這人貪錢好財,卻總是舍不得花這個錢.總說讓它貼身放在那里可以溫暖自己的心.殊不知道,每每聽到這話,溫暖的卻是徐錚的心.

露琪,也還是那個露琪,英氣勃勃又生得明眸皓齒,毒嘴毒牙下藏著一顆最善良熱情的心.永遠也忘不了她的毒嘴毒語,就像忘記不了嚕嚕自天空撲下來的那一刹那時,這少女拼命的護住自己,舍了她的劍盾也要護得徐自己安全.徐錚明知道嚕嚕不會對自己做什麼,卻就是忘不了露琪纖細的背影護在自己身前的樣子.像男子一樣勇敢的女子,回想起來總是讓人感動到莫名的想哭.

大班,還是那個大班,笑得靦腆畏縮,卻從不吝于給人關懷,像是一懷溫開水,平時覺得喝著沒有什麼滋味,只有在真正口渴需要的時候才知道,它不僅可以潤喉,更是可以滋潤人心.小班,還是那個小班,奔放,活潑,喜歡一個人和討厭一個人都絕無保留,真情真性.此刻,他還是那般眉眼飛揚,一如以前那樣,總是堅定的站在大班或是自己身邊,像屏風的周邊的木架支撐,少了它,再美的屏風也只是一堆撐不起來的廢紙.

五人肩並肩站著,一如徐錚記憶里從魔獸森林里分枝撥葉走出來時第一次看到這五人時那個永不褪色的那下畫面.

淚水在眼里不由控制的奔流,依稀又回到一天,自己裹著一身獸皮從樹林跳出來,頭一眼見到的就是這五人.

那時,卡洛左手拎錘,右臂已經廢了,本該是右臂的位置只是軟軟下垂的衣袖.露琪右劍左盾,緊張戒備的看著自己,下唇緊緊的抿著,越顯得小嘴殷紅.安格爾被大小班護在中間,下意識橫持匕檔在大班胸前.大班一臉青白的瞪著自己,左手握著的空空的弓弦不住的顫抖.而小班,明明和大班一樣害怕,卻強作鎮定,澀氣未退的臉寵一片故作的安然.

現在,卡洛背上負錘,左手撫在安格爾肩上,右手卷在嘴邊,形成一個筒狀,作勢欲喊.真好,卡洛叔叔很健康!身板強壯,右手臂也完全愈全了!露琪背負的是徐錚贈送的劍與盾,交叉放在背上,怒瞪一雙明眸四處搜尋.真好,露琪姐姐一點都沒有變!還是那樣的巾幗不讓須眉般的英姿勃;也還是那樣子性烈如火,只是還來不及露出她的毒嘴毒牙.安格爾又長高了,男人陽剛已經自眉間展現了出來.自己送的雙匕插在他腰間,不知道他有沒有忘記往上面淬毒?真好,安格爾也是好好的,更帥氣了!小班還是站在大班的身側,大班也還是那樣,有些不安的四處打量,尋找著什麼.真好,這對像連體嬰一樣的兄弟還是那樣,平平安安,快活健康!

真好!帝都的親人都是健健康康的!過得幸福平安!

沒有人忘記自己,這不是麼?他們找來了!

記憶中的畫面和眼前的畫面疊在一起,徐錚感動得直想哭.

有什麼東西在淚里肆無忌憚的奔流.更有什麼堵住了徐錚的喉嚨,讓他想大喊的聲音始終沒有叫得出來.

他們當真找來了,更找到了自己.就像當初在魔獸森林找到了自己.

還是這五人的組合,一點都沒有變.再一次找到了自己!

自己怎麼可以就這麼的幸福?可以一而再的被人所現,所記憶,所想念?

流浪到陌生的時空被他們找到.流浪到西大陸,也可以不遠萬水千山的把自己找到.這五個人,怎麼可以就這麼強大,這麼讓人喜歡得心尖都甜蜜得痛?

徐錚怔怔的瞧著,流淚又流淚,張嘴又張嘴,終究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滿心的歡喜在心里膨脹著似乎馬上都會暴炸,腦里被幸福和溫暖灌滿,堵得徐錚快要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