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59 管家與鐵礦 01
第二日,徐錚馬不停蹄的就開始進行第一支自衛隊的選拔工作.本想搞得正式一些,貼點告示什麼的,紙張已經生產出來,正好用做此用.隨即想到獸人們可怕的識字水平,絕大部份獸人還停留在幼兒園小娃娃學習如人,口,手這樣的基礎識字水平上,而且莊園里的人族成員會識字的也不多,最後只得悻悻的作罷,一臉沮喪的想,要等到看到莊園里的人茶余飯後都拿著一張報紙讀的情景,還不知道得等多久.

最後仍是只得用口頭傳達的方式把這件事情傳遞下去.沒有想到的是,回應熱情無比,莊園里的年青人,無論是獸族還是人族,居然就沒有一個沒來報名的.由于虎族三長老負責報名的事,便使得三位長老居住的吊腳樓很有被眾人踩塌的危險.于是徐錚很不道德的想,這或許與諾丁的大力宣傳有關,因為他聽到諾丁與前天才到達的豹族青年巴格達一起,拼命鼓吹徐錚即將出爐的新式制服有多帥,做了這工作以後,會多麼多麼的受女孩子青睞.當時吹得那個天花亂墜,聽得徐錚自己都心動了,似乎這個工作簡直就是一份倍受榮譽,待遇上上乘的最佳選擇,且還不要說附加的粉紅效應.誰說獸人里沒有好口才?巴格達與諾丁,一虎一豹狼狽為奸的搞在一起,活脫脫兩個托面對這樣的情況,三位長老被搞得徹底頭大,獸族還好一點,人族就麻煩了.因為他們像人族辨識獸族的長相有困難一樣,辨識人類的臉寵問題也不小.所以只得請來格溫,讓這位知書識字的大小姐來做記錄.

格溫本來就事多,再加上這個任務,更加忙得焦頭爛額.這一日見了徐錚.小宇宙終于不受控制的暴,拎著徐錚的衣領大嚷:"你知道嗎?我已經有兩個月沒有見到奇嘉士,從大陸橋那邊的送來的信件半個月才到一次.半月一次!我每次都恨,為什麼送信地不是奇嘉士.非得讓喬大叔慢吞吞的走.更讓人生氣的是,因為不識字,他連信都得找藍絲代寫,什麼甜蜜的話都不敢在信上說!我想念我地愛人,我要和他一起吃飯,睡覺,說心里的事,而不是這樣成天拿著你那個該死的表格跑來跑去!你再不找一個真正的管家,或是放我的假去見奇嘉士,我就……我就……"想了半天,氣不打一處來.便惡狠狠的瞪著徐錚:"我就不干啦!反正我有奇嘉士養著,成天什麼事都不做,給他生一堆小娃娃,就是我的理想!"

額……理想和母豬一樣高尚的女士.徐錚怕怕的看著她,干笑:"我也想要管家啊.但是,天上無論哪個大神似乎都不管這種對他們來說是雞毛蒜皮地小事.不可能想要一個管家,她或是他就送你一個現成的.格溫姐姐,息怒,息怒,來,喝口水,休息一下.嘖嘖.瞧這可憐的小腿,都被折騰成麻杆了.瞧這小腰,越來越纖細,簡直不堪一握般似乎迎風就會折.奇嘉士大哥不知道會有多喜歡."

格溫被他氣笑了,忍不住就拿著手里的表單扇徐錚的腦袋,嚷道:"那是讓你累的,餓地!再說了,你奇嘉士大哥喜歡我肥一點好."

"呃?莫非奇嘉士大哥喜歡母豬型的美女?格溫姐姐你變成母豬可不好看,嗯,雖然我也知道有時候奇嘉士會控制不住的變身,用四肢走路.但你也不必養肥了來配合他.象這樣多好.小鳥一般輕盈,特招男人疼."

瞧這話說得.活像她故意弄成這樣,好去招蜂引蝶一般.格溫又好氣又好笑,拿這貧嘴的少年無可奈何.伸手在徐錚臉上擰了一下,笑道:"我不管,總之你得找人給我幫忙.要不然我就去奇嘉士那里告狀,等他回來收拾你."

"痛!痛痛痛!快放手!我曉得了!"徐錚尖叫,引來路過人的側目.這家伙永遠改不掉身上這股子不正經的調調,看著搞笑得很.

看著徐錚臉上被自己擰紅的那一塊,清俊地臉上留著這個標記很是顯眼.格溫滿意的笑笑,小宇宙平靜下來,樂呵呵繼續做手里的工作.

徐錚怕再遭格溫的毒手,正打算開溜,去莊園外圍看看怎麼布置陣法比較合適,巴利爾喘著氣奔過來,道:"徐錚哥哥!"

"嗯?"

"擄走小虎地壞蛋又來了,在莊園外等著,說要見你."

風寨那幾個?徐錚一怔,又聽巴利爾道:"這次又是來捉人?奧森爸爸說上次殺得他們屁滾尿流,還敢來?"

"屁滾尿流這詞誰教你的?"

"奧森.他的原話是老子殺得他們屁滾尿流,只恨少生了兩條腿,一個個夾著卵蛋不要命的逃.徐錚哥哥."

"啥?"

"屁滾尿流我懂,上次侏儒老師教過.但,什麼是卵

"呃……天哪!這問題去問你的奧森爸爸."

"問過了.他不肯說,叫我來問你."

徐錚痛苦的狠撓頭皮,對這個不良父親火大得很.真是的,在小孩子面前胡說八道什麼……難道不知道小娃娃都是好奇寶寶?

"都有誰聽到這詞了?"

"我,很多小虎,人族地,還有小樹苗,藏樹林里地精靈也聽見了."

靠,影響面還不小……徐錚好一陣郁悶.

"那個,到底什麼是卵——

"停!我不想再聽到這個詞."

"可是……"

"漢克和阿倫在哪里?"徐錚試圖轉移話題.

"在小樹林里藏著放哨呢,一直死盯著那三個人.到底什麼是……"巴利爾鍥而不舍的問.

"啊!突然想起還有點事.對!我去瞧瞧那三個人來做什麼.你就在這里呆著.不對,去通知人族那邊,讓倫勃調查一下有哪些會一手好地針線活."徐錚窘迫的道,忙不迭閃人.都說小孩子有時候是惡魔,現在巴利爾這小鬼就是.

徐錚轉身就走,眼角的余光瞧見巴利爾四足並用的奔去了格溫那里,仰臉問道:"格溫,什麼是……"

剩下的徐錚都不敢聽,只瞧見格溫霍地抬起頭,小宇宙又一次被點燃,殺人般的眼光飛射過來.徐錚駭得亡魂盡冒,當下鞋底抹油,飛一般的逃了.整體動作很像奧森形容的屁滾尿流,且還夾著那個得打著馬賽克,也就是巴利爾一直詢問的那個東東不要命的逃.

頭一次覺得,小孩子問出來的話也可以很驚悚,活活折磨大人的神經.徐錚神魂不定的來到莊園邊上,見到風寨那三位正拘束的站在邊上,就那麼老老實實的的站著,沒有四處張望,也沒有一臉不耐,連衣衫都穿得中規中矩,一臉低氣壓似的表情,瞧上去倒有幾份可憐.

徐錚抬腳走過去,漢克從樹林里露出頭來,不敢出聲,只對徐錚揮動著毛絨絨小爪子,對著空氣招啊招.這動作實在太可愛,徐錚忍不住想笑.這兩小家伙多半又是用那種背靠背的動作,像土拔鼠一樣站在一起,執行著自己認為很神聖的工作.

忍笑對著兩只小虎揮揮手,漢克的小腦袋迅藏進樹叢里,徐錚這才迎上前.

這三位站在路邊,維克站中間,丑臉上表情很嚴肅.接近兩米的體格,再加上那張很抽象的臉,整體形象無論怎麼看,都像山賊.亞當站左邊,顯得瘦弱得很,垂著的手上能看得到長年接觸劣制煉金藥劑被腐蝕過後的痕跡.這人大約有些近視眼,正眯著眼睛,想要努力的看清徐錚.魯瑟站在右邊,看到徐錚過來,點頭哈腰的諂笑,試圖努力討好徐錚.

徐錚注意到,這人這樣用這樣放低身段的笑容來迎合別人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本能,臉上笑意盎然,實際笑意絲毫都沒有傳達到眼底.有著一股微不可察的混和著自卑與奉承,以及一些複雜的算計心思,權衡著對方的態度與自己手里的本錢所能換取的價值,這些統統藏在魯瑟的眼底深處.

徐錚平時是馬大哈,全一但遇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時,無論這人偽裝得有多成功,他心里叫做善良的小馬達就會全力啟動,覺察到這些幾乎微不可察的東西.

說老實話,由于這三人擄了小虎,不可避免的會對小虎帶來不好的影響.徐錚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有有點不痛快.但看著他們三個在微寒的晨風里規矩的站著,不知道徐錚會怎麼對待自己三人,整顆心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一臉等待宣判的表情,這終究還是打動了徐錚.

徐錚在心里歎了口氣,溫和的笑,道:"三位好."

關于自衛隊的名字,老實說我還真想不到什麼好的.當時寫的時候就根據建立它的目的就這樣起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