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50 偷獵者的可怕遭遇 01
無序大陸-奧森莊園

接下來的時間里,陸陸續續又有獸人來到,虎族剩下的兩位長老在相隔三天的時間里到齊.看到莊園破舊卻煥著容光的樣子,卡蘭長老喜極而泣,第一真正感覺到虎族有了棲息之地,從此再是漂泊的浮萍.

除了獸人,其間還夾雜著一些人類也來到了莊園.短短的時間里,莊園里人數已千人.其中構**類一百二十四名,精靈二百零一個,樹人族七十三個,其余的全是獸人.

整個莊園就形成了很奇特的現像,精靈們散居在莊園附近的森林里,圍繞著樹族而居,平時少有出現.獸人族聚集在新建的吊腳樓那里,新來的和原來的混合在一起,共同建屋,學習造紙技術.而人族,明顯的顯得有些排外和懼怕其它兩個顯得強勢一些的種族,雖然也像獸人族一樣,在徐錚的安排下建屋,但平時與兩族沒有過多的交流.

徐錚及身邊那些人是例外,他們無論和哪一族都能很好的相處.只是這並不代表全部,而事實的情況是,莊園里幾族之間關系不融洽的情況一如徐錚預想的那樣,不可避免的出現了.

這樣的情況,徐錚有些頭疼,雖然情況不至于說不團結,但幾族之間的氣氛也說不上團結.有些不冷不淡的,像是長久的隔閡之後,大家都在觀望,確定是否該踏出這一步,打破隔閡去和對方交往.

徐錚不樂于見到這樣的情形.他之所以會在這個奧森莊園上投入這麼大精力,就是為了心里那個願望:所有種族和平快活的生活在一起.

現在,貌似和平了,關系卻相敬如冰,有些不合諧的波濤像暗流一樣在平靜的表面下湧動,如果找不到良好的方法疏解,未來的前景必然不會像徐錚理想的那樣.

但是.面對千多人構成的複雜群體構成,以及將會有更多人來到地更複雜的群體構成,徐錚也想不到什麼更好的辦法可以憑自己的一已之力改善這種狀況.

眼下徐錚就只能執著的相信人之初,性本善的理念,執著地去相信這種關系的改善並不是不可能,它只是缺少一個合適的契機和一點點動力.

其它方面則是美好的.除了精靈們很悠閑以外,其它種族都在為建設都好的生活環境而努力著.這就更增添了徐錚的信心,有著共同的目標,大家最終總是能走到一起來.

在霍克埋頭奮筆作戰計劃書的同時,徐錚也在寫著自己的建設計劃書,沒人能幫他做,他只能自己構想.

莊園地一切才起步,有太多的計劃需要實現,有太多的東西需要建設.有太多的物資需要得到,更有太多的錢需要掙到,用于換來各種建材.

徐錚拿了一大堆紙在那里寫,炭筆消耗掉許多.隨著堆疊得越來越高的寫著建設計劃的紙張,徐錚自己都生出一種焦頭爛額的感覺.每每翻看自己的計劃書,且不要說別人跟本無法看懂,就連他自己都覺得紛亂無比,所有的內容總是想到什麼就隨手記下什麼,無計劃,無組織.結構散亂,毫無規矩,像個管理不得法地雜貨鋪一樣.


整整一大疊計劃書,與其說是計劃書,其實只是一堆紛亂的點子.徐錚擅于創造,天馬行空的妙現構想.卻不擅于有計劃的組織這些東西.所以,那一堆東西疊在那里.徐錚自己看到時都害怕得很.

每每這時,徐錚總是仰天慘呼:"天上無論哪個大神,求您賜給我一個亞里斯大陸最強悍的管家!"

格溫聽見了,總是皮笑肉不笑的接道:"不好意思,你要求我辦地事,我辦不了.我沒有三頭六臂,你得多找些能管事的來幫我."

主意不壞.但是精靈們沒一個適合這個.他們太閑散.獸人,更不必說.他們學技能都學得很痛苦,徐錚不忍再讓他們來做這個對于他們來說是不可能完成地任務.而人族,現存的全是些平民,種植,建房,生產不是問題,管事對于他們來說,還是難度太大.

每每徐錚晚上向奧森哭述自己的難處.游俠大人總是閑閑的道:"你自找的!誰叫你不願意跟著我去天下闖蕩?走,嚕嚕,咱們去飯後散步,消耗一下你大**上的肥厚脂肪."

然後帶著大塊頭的馬克與因為日子過得太好,**日漸肥大地嚕嚕施施然走了,留下徐錚欲哭無淚.

馬克其實不太想去,因為他無論哪一個動作都得消耗魔晶地能量.在他的理念里,做一個不會節約能量地馭法使是很對不起自己的主人的.但主人的父親有令要他跟著,他也只能抱歉的看向徐錚,跟著一起去進行在他看來很不理智的能量消耗行為.

這個散步隊伍的整容是很寵大的.

奧森這個大眾教父兼孩子控,出門時還只帶著嚕嚕與馬克.但只要出門,馬上會擁上一堆小虎跟著,他們早在那里候著了.路過人族那邊,又再增加一些人類的小孩,目前有十來個,也喜歡跟在奧森後頭鬧騰.再路過樹人的田地里,又有一些不安份的小樹苗會跟在後面.大人們之間因為種族差異有隔閡,孩子們卻永遠不會,哪族跟哪族的小娃娃都能很容易的混耍在一起.由此形成的多種族大部隊會氣勢洶洶的繞莊園一周才回來,有時候走得更遠,每次差不多耗時兩個多小時才起駕回程.

然後某一天,大眾教父突然憶起自己好像已經有許多天沒有練過劍,大驚之下,忙推了當天的散步大計,火燒**一般提著自己的大劍,一絲不苟的在莊園的田間空地里練他的劍.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西大陸最強的魔劍游俠良心現自己最近有點太安于現狀了,有些對不住西大陸最強的魔俠游俠這個名頭,便好一陣子瘋般的練劍,散步一事就此擱下.

他不去散步,樹人和小老虎卻是被他養刁了,一天不出去走走就混身不自在.這些天奧森沒出去,小老虎們覺得森林挺安全,自己倒去了.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巧合,就像某個人每天沿著固定的上班路線走去上班,二十年安然無事.某一天因事沒去上班,在他行進的路線上,樓上的花盆掉下來本應該必然砸到他頭上,他卻因此安然避過一劫.

而對于小虎們來說,突然被打亂的生活節奏在這天的散步時卻出了意外.

下午時分,徐錚仍然在與計劃書奮戰,朵麗送紙來的時候,心神不定的望了一會兒屋外的天空,有些不安的對徐錚道:"孩子們今天還沒有回來,是不是生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