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49 霍克的堅持 03
"徐錚在西大陸?!現在?"霍克又驚又喜的問.

趁霍克片刻的失神,牛頭趕緊救回自己的尾巴,道:"是.不過具體不知道在哪里."

"他怎麼來的?怎麼都不到我這里來.額……現在這樣的情形,他還是不來的好."突地咬牙切齒的道:"該死的家伙,至少也應該通知我一聲.他怎麼來的?"

牛頭把尾巴在皮裙下藏好,道:"這人研究傳送魔法陣,誤打誤撞的激活了一個傳送門,稀里糊塗的就被傳到了西大陸,但不知道被傳到了哪里,大家都在找他."

霍克張大了嘴,就這樣呆了許久才放聲狂笑:"活該!哇哈哈!這種烏龍事也只有他才干得出來!哈哈哈,笑死我了!果然是徐錚的作風."大笑著擦眼淚,揉著酸痛的肚子,道:"這是今天聽到的最好的消息.嗯,我不是指他在西大陸這件事,我指他是怎麼來的這件事.哎喲喂呀,他怎麼就這麼能整事呢?這人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專干這種搞笑事情.我估計塞維斯一家和班得瑞一家都被他搞得頭大無比."

"可不是."牛郎也笑:"布魯斯王子組織了一個冒險隊,所有經費由塞繆斯皇家資助.由卡洛帶領著,正在西大陸到處找他."

"哈哈哈!我敢打賭,等找到了,有他好受的!"霍克眯著眼睛笑:"想到徐錚被一幫親人狂揍的場景,我就開心無比!"

牛頭不滿的道:"霍霍,你在落井下石."

"不錯,不錯,落井下石也會說了.有長進,哇哈哈哈!至于落井下石嘛,哈哈哈,你還真形容對了.我現在就是高興得很!你說,還有什麼事是能比知道徐錚吃癟更讓人開心的?"

牛瞅著這個不良主子,一臉黑線的無語.有那麼一刹那,他覺得霍克這個笑容和徐錚笑起來像得很,很有點素行不良地味道.完全不像個王子.

霍克笑了許久,憶起徐錚的點點滴滴.心里就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像是迎面的微風,吹散去許多心底的陰暗.

"牛牛."

牛郎額頭好一陣抽:"怎麼從帝都回來你就老這麼叫我?你還是跟徐錚他們一樣.叫我牛頭吧.別叫我牛牛,像娘們兒的小名兒."

霍克大笑:"你不覺得霍霍和牛牛這兩個名字放一起很有意思麼?你都不改口,我當然要給你起個新名."

牛郎悻悻的道:"隨你吧……"

霍克拍拍牛頭的肩.輕笑道:"去吃點東西休息吧,累一天了.你這麼看護著我.勞力又勞心,早點去睡."

牛郎點頭,道:"那我去走了.你當心些,我擔心會有剌客來.日子越來越不安甯,你一定要謹慎."

"我曉得."

牛郎這才去了.

霍克目送牛頭離開,重新又坐回桌前,皺起了眉看著計劃書.

還沒下筆.突然想起什麼.叫道:"來人."

匆匆跑來一個衛兵,道:"殿下.有什麼吩咐?"

霍克道:"傳我令下去,找工匠打造一個黃金尾鎧,牛頭人用地那種.式樣請工匠自行定制.不要求豪華,但一定要精致,實用,有良好的防護能力."想了想,覺得牛頭這種近戰型沒什麼魔法抗性,又道:"最好還能附加上魔法抗性."

"是牛郎大人用麼?"衛兵查顏觀色地問.誰都知道,霍克對這個牛頭人看似滿不經心,實際在意得很.

"對."

衛兵道:"那得請管家大人量一下尺寸,牛頭人的尾鎧尺寸要求很精細."

霍克點頭:"好,請管家來."

衛兵下去,很快管家來到.

霍克正在寫計劃書,頭也不抬的道:"里維斯叔叔,請坐."

管家是一個皮膚黑黝黝,細長眼睛地中年人,聽到這個稱呼,不禁微微一怔,眯起眼睛打量霍克.在霍克看不到的地方,管家的雙手籠在衣袖里,緊繃著身體站立,看向霍克地眼光晶亮而銳利,帶著點審視的味道.

"里維斯叔叔,久違地稱呼啊."管家輕輕道.

霍克一頓,抬起頭,歉意的笑:"對不起,最近一直太忙了,來不及來問候叔叔."

霍克抬頭的一瞬間,里維斯眼里鋒芒盡去,溫和的道:"不要緊.我只是有些奇怪,從你十二歲那年起就沒這樣叫過我了.到現在我自己都快要忘了,除了是你的管家以外,我還是你的里維斯叔叔."

霍克啞口無語,良久後才更加愧疚的道:"對不起,里維斯叔叔.我道歉,您能接受嗎?"

里維斯眼里鋒芒乍現,隨即聳聳肩,似毫不在意一般地道:"說這些有地沒的作甚,找我什麼事?"

霍克尷尬地摸著鼻子,道:"里維斯叔叔,請你不要這樣說好嗎?我知道,我總是在犯錯,這些年虧得你一直在包容我,如果你這樣的長輩我還不知道珍惜,我也白活了."

里維斯淡淡的笑笑:"說吧,有什麼事?"

霍克訥訥的笑笑,知道有些隔膜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消除.

"是這樣,里維斯叔叔,牛郎的尾巴是弱點,我怕有人專門對著他這個弱點下手,所以請人幫忙打造一副尾鎧保護他這個部位.衛兵說你對這個比較了解,所以想請你幫忙量量牛頭的尾巴尺寸."

"沒問題,我一會就去."

霍克看著里維斯,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有種無形的默然在兩人之間彌漫開.

"我下去了."里維斯道:"一會兒我會傳飯來,再忙你也要按時吃點."

霍克點頭.突地問道:"平常傳飯的娜吉呢?"

"她的小女兒迪瑟西絲生小兒熱病,請假回去了."

克再也找不到話說,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計劃書,隨口道:"里維斯叔叔,麻煩找個人送點金幣過去.娜吉的丈夫是戰死地,她一個帶著三個女娃娃挺辛苦,順便請替我給迪瑟西絲問候一聲."

里維斯輕輕一震,細眯的眼睛睜了大些.仔細的看著霍克.

霍克垂著頭,茫然不知.

里維斯看了許久才道:"沒什麼別的吩咐.我就下去了."

"好的."霍克埋頭奮筆疾書,頭也不抬的道:"謝謝,里維斯叔叔."

里維斯再次一震.霍地轉過身來,又一次仔細觀察霍克.

這孩子不知道經曆了什麼事,正在慢慢的輕變.小時候的霍克.天真爛漫,又長了一張可愛地小臉.是極其討喜的.可隨著年齡慢慢地增長,可愛的孩子被維吉爾皇家的陰暗爭斗所腐蝕,越來越傲慢,輕浮,目中無人且飛揚跋扈,一直到最後地無可避免變得陰毒,狠辣.當年的純良性格已經消逝了,成了維吉爾皇家爭斗的犧牲品.

不知道有多少次,里維斯都在歎息霍克地轉變.哀悼身處皇家爭斗的旋渦里.誰也不能逃脫這個汙泥潭.一直想好好地保護他,可是保護了人卻保護不了心.像父親一樣看著他長大,再沒有比看著視如自出的孩子一步一步走向黑暗的事更痛

就這樣看著,久了,也就漠然了.不想傷心就不要去看,不要去聽,不要去想關于他的事.里維斯放任自己在這場丑惡的爭斗中隨波逐流,拒絕一切關于霍克的事來影響自己.因為他知道,無論最後結果如何,無外乎只有兩種,要麼霍克為君,如他那些父母兄弟一樣丑陋下去;要麼失敗身亡,再也見不到這個人.這兩種結果,無論哪一種,都不是自己可承受.

既然如此,也無力改變些什麼,那就當一個關閉心靈的悠散閑人.很長地時間,里維斯一直一生就會這樣麻木地過下去.

可是,這孩子去了帝都一趟,回來竟然變了.

他開始試著和人溝通,向人傳遞善意,開始珍視部下,站在其它人的角度去想他們地歡樂與痛苦,也開始學習關心愛護別人,很笨拙但是真誠的去做一些讓別人過得更好的事.看到這些,里維斯欣喜莫名,無法控制的又把眼看重新看回霍克身上.

沒錯,這孩子確實在改變,仍然有些傲慢,改不掉皇家那些高高在上的臭脾氣.但他已經開始在重新學習做為一個人而應當必備的素質,正在逐漸去掉皇家生活帶來的陰暗影響,去掉跋扈與陰狠,留下年青人的桀驁與沖勁.

里維斯心動的看著這一切,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又活了過來,看他一個人應對重重壓力,覺得應該幫這個孩子做點什麼.

這個想法在察覺到霍克的轉變時,第一時間就動了念.就像人們常說的,沒有哪個父輩會完全放棄自己的孩子,會對自己的孩子漠不關心.而做出漠不關心和放任的事,只是因為他被傷了心,只想關閉它來保護自己.這時候,只要當孩子的表示出一點點對父輩的好,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可以讓受傷的心重新跳動起來.

里維斯就是如此.早在細心覺察到霍克的改變時就已經活了過來.此時一聲里維斯叔叔,不是冷漠的稱呼為管家,更是暖了心,溫了情.再來一聲問候和漫不經心才顯得真誠的謝謝,這就已經足夠了.足夠父輩們為小輩做任務事!

長輩們要的其實並不多,是吧?

里維斯眯起了眼,眼里精光跳動,輕聲喝道:"霍克,抬起頭來!"

霍克茫然抬頭,被里維斯眼里與往日太大不同的光芒驚到:"里……里維斯叔叔!"

里維斯走上前,把雙手自袖中抽出,霍克才看到,一柄精巧的匕一直扣握在他右手掌心里.匕體積很小.但是寒光閃閃,鋒芒畢露,刃身開著猙獰的血槽,一點都不用懷疑它的殺傷力.

"里維斯叔叔?"

里維斯笑笑,將匕扔在桌上,道:"這城堡里地守衛一直是我在安排,不敢說如同銅牆鐵壁,但這些年一直沒人能侵進來動你分毫.所以.要剌殺你,當然是我最合適."

霍克變了臉色.卻沒有作聲.

"怎麼,啞巴了?"里維斯心情大好,打趣霍克.

霍克訕訕的道:"我不知道說什麼好."突地抬起頭.道:"不過我知道,里維斯叔叔不會動手殺我.要殺我的人,有可能是任何人.甚至是父親我都不會太吃驚.但絕對不會是你或是那只牛頭!""哦,你知道?"里維斯笑.

霍克點頭:"說不出為什麼.但我就是知道!"

里維斯欣慰的笑:"不錯,不錯,我終究是沒看錯你.維吉爾皇家里,大約就只有你還會懂得信任人."

霍克訕訕的笑:"呃……以前也是不會的.但在帝都,有個朋友教過我,要學會去信任人,因為總有些人會信任你.愛護你.與權利地位金錢無關,只和感情有關.我認為.那些人里,里維斯叔叔就是一個."

里維斯看著霍克,覺得自己的選擇從來沒有像眼下這麼正確過.笑問:"你這朋友叫什麼?"

"徐錚."霍克輕輕的笑:"也是個二王子.塞繆斯家地.一個搗蛋鬼,無法無天的家伙,但實在是讓人喜歡得緊."

"皇家也能教出這樣地人來?奇跡!"

"他就是那樣的人,像平民多過于像王子.呵呵,剛到帝都時我還和他斗,斗輸啦,不過贏了個朋友,還是算我贏.哈哈!"

里維斯撿起匕,重新籠回衣袖里,道:"替我謝謝他.有這樣的朋友是一種福氣."

霍克點點頭,又指指里維斯衣袖:"大哥?"

"猜對一半.放身上老長時間了,我總得做做樣子,安撫著他點兒,讓他稍安勿燥,別再有別地舉動.他現在謀臣不少,出招越來越陰損.你妹妹送來的淬毒匕沒帶,我怕不小心割到自己.用冥藍蜘蛛的蛋清淬過呢!劃破點兒油皮都得完蛋.嘖嘖,好昂貴地成本!你妹妹還是一如即往的會花錢.現在她也長大了,除了飾珠寶以外,又有了新愛好.瞧,她現在不光是僅僅只收集好看地東西了."

霍克臉色灰暗下來,喃喃的道:"就是.這些錢反正都是用到我身上,如果拿給我改善人民生活或是修建城堡就好了."

里維斯又笑了:"我喜歡你現在這種幽默感.對,就是應該這樣子,再大困境也要保持這種心態.別告訴我這些也是你那朋友教的."

霍克也笑了:"這倒不是,他只是告訴我,要我活著去見他,不然有我好看!這意思估計是我若是掛了,他追到冥界也要來修理我."

里維斯哈哈大笑:"你這朋友我喜歡!不過他用不著來修理你."雙目一凝,細長的眼睛更顯細長,道:"我里維斯-布瓦在,誰敢動得了你?"

霍克又驚又奇,詫道:"里維斯叔叔?"

里維斯微微一笑:"能在皇家立身,這麼多年不倒,沒點手段和本事你覺得說得通麼?"

"里維斯叔叔!"霍克感動的叫.

里維斯伸手越過桌面拍拍霍克的肩,道:"就沖你這聲里維斯叔叔,內部的一切你都可撤手不管,有我在!至于外面地事——"里維斯冷笑了一下:"無論你家地哪一個人都還是看輕了我!"

深深看著霍克,里維斯道:"霍克,你聽好了,而且要緊記在心里.事情真展到撕破臉那一天,無論什麼挑戰,你不要懼.我不在乎你爭什麼,只要我在你心里還是里維斯叔叔,那麼,我就是你的里維斯叔叔!"

霍克驚得無語,里維斯已經沖霍克笑笑,嘴上說著話,轉身走了.霍克就見到他地身影消失在門邊,話語還在耳邊響:"哦,對了,你大哥和妹妹收買我的錢,我就笑納了,別指望我會吐出來,我還有一大幫見不得光的士兵要養活.現在麼,我去給你的牛頭量尾巴去了.然後我會記得花你的錢給自己做件新衣裳,就當你孝敬我的.嗯,要袖子大點的,結實點的,你大哥的匕放左邊袖子,你妹妹的匕就放右邊.反正我的職業是剌客,靈巧的雙匕武器還挺適合我.瞧,我多會做人,兩邊都照顧得好.孩子你得學著點兒,姜還是老的辣!"

然後,沒動靜了.里維斯叔叔還是像以前那樣愛錢霍克坐在桌邊,突地就笑了,徐錚的話又一次得到了印證.原來最重要的東西,真的是以前從不在乎的真摯感情.

哎!徐錚這厮還說對了一點,有人愛護著,這種感覺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