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48 霍克的堅持 02
霍克回神,應道:"是你啊.打探到什麼消息?"

牛郎抓起水杯就是一陣狂灌,水隨著他的下巴往胸膛上流.若是在以前,霍克必定認為這些個舉動粗鄙無比,更不要說讓牛郎碰自己用的水杯.但現在,卻只覺這些個小動作顯得牛頭人不拘小節,顯露的是真情真性,可比那些看上去優雅高貴,實際上笑里藏刀之輩好得太多太多.

"我什麼都沒探聽到."牛郎灌完水,平息下喘息後憨厚的道:"我覺得,我這樣的長相,無論走到哪里人們就已經先注意到我了.馬上停止說話,不太可能讓我聽到什麼."

終于多長了幾個心眼了,還算知道自己在人群里是異相,不過話仍是說得很傻.霍克輕輕笑起來,在目前這樣的情況下,也只有這只憨傻的牛頭能給自己帶來一些樂趣.逐笑問:"那你總還是聽到一些消息吧?"

"有的.我從你的影子探子那里聽來的第一手消息,搶先來告訴你."牛頭呵呵的笑.

不知為什麼,在這樣凶險的情況下,這牛頭仍然能每天笑成呆頭呆腦的,毫無擔心害怕的感覺.也正是因為如此,霍克每天緊繃的神經才能在面對他的時候得到一些放松,找到一些繼續抗爭下去的動力.

見霍克也跟著自己笑,牛頭不明所以,問道:"好消息和壞消息都有,你要先聽哪個?"

"哦?還有好消息?"霍克道:"我以為這樣的情況下,再不可能有好消息出現.這樣吧,先聽壞的,反正都聽得麻木了.再聽好的,鼓勵一下."

牛頭道:"你哥哥肖恩王子.和他的手下聯名上書.要求撤換掉你東面海上先鋒的位置.按你地話怎麼來著?哦,變相地削弱你的勢力."

"理由?"

"品行不端,做事急躁,不足以承擔此大任."

"你說的?"

"不是.我聽探子說,這是肖恩王子的原話.然後他找出些女子,據說……呃……都是你相好過的.其中有一個是建設部大臣的女兒,人家說你……哦.原話好像是用過就扔……皇家有你這樣的王子,很是丟臉.另外,還舉了你與響鈴島海賊交戰失利地的事情.有人甚至說,你和他們私下勾結,一起掠奪東面海岸."

霍克冷著臉笑:"不錯,不錯,我哥長進了,現在也學會了用人.以前他的花花肚腸可沒有這麼多,只會跟我撕破臉斗,玩不來這些陰地.呵呵.長本事了."

牛郎縮了縮頭,又道:"然後你妹妹艾比,向老君帝哭述,說你十四歲的時候就打算淹死她.無肚無量,不能為帝為君,額……這也是原話,不是我說的."

霍克心中一痛,歎了口氣,道:"早知道當初我就不跳下海救她.她十二歲那年貪看海豚在海面跳躍,跑到船去自己失足跌了下去.我和全船水手跳下水找她,最後我找到她時,她早已經喝飽了水,肚皮像個水球一樣,人事不知."無言的苦笑:"皇家就是這樣,什麼事都可以顛倒黑白.好事變成了丑事.讓人全身都是無力的感覺."

牛郎楞楞的問:"你現在後悔救她了?"

霍克搖頭:"後悔?誠實的說,有一點點."

"霍霍!"牛郎不悅的道.

"你放心."霍克輕笑:"如果這件事重新生一次.我想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跳下水救她.再怎麼說,我和她也是一個父親生下來的胞親,對不對?不過,這次我一定會讓她喝得更飽後才救人."

牛郎不滿的瞪著霍克,道:"這樣不好.我的仇人遇難我還是會救他,然後再公平決斗,讓他死個明白.你這種手段太沒品."

"知道了,知道了!呆子,你這樣會被人活活陰死."霍克又笑道:"壞消息已經聽得夠多了.來點好的聽聽.牛頭咧嘴樂起來,道:"第一件,帝都老帝君將要來訪維吉爾,帶來了禮物和對你的問候."

霍克心中一暖,問道:"雷克斯陛下?"

郎開心的道:"有傳言說,老帝君會正式承認你和布魯斯,徐錚的友好關系.甚至有傳言說,老陛下肯認你作外姓外孫."

霍克又一次笑開,英俊的臉容上有了許多溫暖的笑意,道:"老陛下真會疼人,怪不得徐錚會被他拐了.如果我沒猜錯,老陛下這是來聲援我哩."

"聲援你?"牛郎問道:"他能幫上什麼忙?"

"事實上,能起到地作用不會太大.一心醉以權與利的人,哪會把他放在眼里?他若是派個十萬大軍過來,或是來支海上艦隊什麼的,那才是真正的能起到大作用.不過,老陛下這樣還是能讓人忌憚,有了他這樣的表示,誰也不敢輕易對我出手.感謝老陛下,這對于我來說,無異于雪中送炭.呵呵,真讓人覺得很溫暖,很感激."歎口氣,又道:"早知道在帝都時就對老陛下更好一些,這人才真的像個爺爺."不無自嘲地道:"哪像我家地,爺爺與父親斗了幾十年,就為了那個坐上去完全不舒服的位子."

"你不也在爭麼……"是啊.爭得很無力,都不知道自己堅持地到底對不對."

牛郎看著霍克,認真的道:"霍霍,要不咱們離開這里吧.我一直相信,就算你不再是王子了,只是一個普通人,手里沒有半點權,半分錢,徐錚還是會歡迎我們到他那里去.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想,但我覺得徐錚就是那樣的人."

"他是."霍克微笑起來,又想起在帝都生活時一幫人一起為每一件瑣碎得像雞毛蒜皮一般的事情大吵特吵的好笑場景,貌似為了搶冰淇淋吃就有很多次.然後又想起徐錚嘻笑燦爛的臉,想起郊游時徐錚那一人生百年的歌,還有那一夜的放松與快活.

"那更應該離開.我感覺得到,這里太不安全."

"當然不安全,我那些親人個個都跟豺狼虎豹差不多."

"那就走啊!"牛頭急切的道:"你自己也說過,這里也沒什麼可留戀的."

克淺笑:"換作以前的我,這時候想的肯定是退路.但現在我不."

"為什麼?"牛郎有些著急.

"拜某個頂著塞繆斯的皇家頭銜,實際做為像個普通人的家伙所賜,我明白了讓人快樂原來是比讓自己快活更加快樂的事.維吉爾的現狀,一定要改變,我想這個事情應該由我來做.身為維吉爾皇家的一員,就應該真正為自己的子民做些什麼,這也是他教我的.每次憶起那家伙的笑臉,我就告訴自己,我要堅持下去!"

牛頭不吱聲了,半晌後道:"都聽你的把.反正是死是活我都跟你在一起.天大的事,咱倆一起頂著.誰想動你,得踩著我的尸體過去!"

霍克猛地轉過身,怔看牛頭許久,突地笑了:"我就知道.當我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一定還有你個忠誠無比的家伙."

牛頭憨厚的笑:"那是當然,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霍克又是激動又是歡喜,一把揪住牛頭的尾巴,笑道:"就是.獸神肯定知道我以前寂寞得很,特意把你送來陪我.哈哈,小時候看你這小尾巴搖來晃去,招人得很,有一陣子可把我羨慕壞了."

牛頭頓時僵住,一臉黑線的道:"你以前不干這種揪人尾巴的事……"

霍克哈哈大笑:"徐錚這麼干了後,我老早就想這麼干了.原來果真很有趣!"

"快放手,你跟徐錚一起,把他的惡劣行為學了個十足十!"

霍克大樂:"你沒聽過,學好三年,學壞三天麼?這麼有趣的事,我現在才現."

牛頭:"……你趕緊給我撤手!"

"不,手感真是出奇的好."霍克笑問:"為什麼一抓你尾巴,你就跟炸了毛一樣?"

牛頭左右看看,才小聲對霍克道:"我這一族,尾巴是弱點,被抓住了,就會全身軟,戰斗力損失近半.難道你喜歡有人從後面抓住你的後頸麼?牛頭人就是這樣.其它的牛頭人都會用重鎧把尾巴保護起來."

霍克點頭表示明白了,卻是不撤手,笑道:"我揪你尾巴,又不會害你."

牛頭不滿的道:"不舒服,像是有把柄被敵人捏在手里."

"我是敵人嗎?"

"當然不是.不過還是不舒服,為什麼你不長尾巴來讓我抓?"自從察覺到霍克的善意與保護意味,牛頭現在在霍克面前越來越自在,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也不必擔心會惹惱他.惹惱了他,頂多也就是威脅人要割尾巴或是舌頭什麼的,又沒見他割過,誰怕啊?突地想起什麼,大叫道:"徐錚在西大陸!"

"什麼?!"霍克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