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47 霍克的堅持 01
承安-帝都-錫安-維繆斯城堡湖邊:

嘩的一聲水響,雷克斯拿出劍聖的實力回臂收竿,一條銀白的大魚破水而出,落到老帝君手里.

戴恩從雷克身上收回視線,笑問:"父親,這條魚有多大?"

老雷克斯喜笑顏開,道:"好家伙!估計得有三斤多!徐錚送的家伙用著就是稱手,無論韌性還是彈性都十足."

戴恩垂頭看向手里的魚竿,這個東西徐錚送了雷克斯n多.雷克斯倍感面子的大送好友,現在僅余最初送的那兩支,一支在雷克斯那里,一支正在自己手里拿著學父親的樣子釣魚.不過,國事他在行,釣魚可不行,釣了快兩小時,仍然一無所獲.

轉頭看向皇後那邊,她正和露西娜在玩小貓釣魚.自從學會了這種叫做撲克牌的娛樂方式以後,皇後對這個游戲喜歡得很,天天邀人來玩,露西娜也成了塞繆斯城堡的常客.兩個女人不時碰頭,話家常,討論孩子什麼的這些共同的話題,還開辦了一個小型的女性沙龍,深受皇城內女性的喜愛.

昆西站在露西娜身邊,看游戲不認真,看露西娜倒是挺入神,正微笑著,給露西娜出陰招.以前對這人挺戒備,而後由于露西娜和徐錚的關系,才和這人逐漸接觸,驚奇的現,這人背景深不可測,更是一個軍事鬼才,放到哪里都是驚天動地的人物.難得他褪去一身鉛華,安靜的守候露西娜和徐錚身邊.由于徐錚做為紐帶.戴恩正試著和他交朋友,同時也看得出來,同樣因為徐錚,昆西這個神秘莫測的人物也在友好地向著這方努力.

目前來說,一切都很好,除了徐錚這家伙瘋到西大陸去了扔下一堆爛攤子讓人郁悶以外.

弗瑞斯特和加西亞,兩個老導師正在努力跟進徐錚的進度,一個在拼命研究傳送魔法陣,一個試著著手徐錚的帝都建設計劃,都被搞得頭大無比.兩人不約而同的嚷著見到了徐錚.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折他的腿!

戴恩舉雙手雙腳贊成兩位老人心聲,這臭小子確實太能折騰人.見不到他,自己心里也是牽掛得很.

微風沿著湖面吹來,春季的風尤為讓人感覺暢懷,戴恩四下里瞧著,很為上次游玩沒有跟著一起大為後悔.雖然釣了兩小時,一條魚也沒釣到.但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這樣其樂融融的家庭成員和好友一起相聚的氣氛.特別讓人感覺到舒心.

"兒子."雷克斯拋出魚餌,問道:"從西大陸那邊有沒有傳來徐錚的消息?"戴恩搖頭,道:"還沒有.西大陸傳回消息地信件差不多滯後一個多月.上次傳回的消息,卡洛一行已經前往維克特城的舊址去尋找線索,新的消息還沒有到."

"臭小子,就是不讓人省心."雷克斯嘟嚨道.

"是啊."戴恩歎道:"如果像三皇子福倫那樣安份就好了."

雷克斯嗤笑道:"安份的會是徐錚?他若是真安份,失望的人可不止你和我."

戴恩想想徐錚的德性,忍不住笑.是啊,真若是安份了.那還是徐錚麼?大家又愛又恨地.就是他這德性.


"父親."

"嗯?"

"最近有沒有空?"

"有空,什麼事?"

"徐錚地消息沒有,霍克奪權的事倒是有不利的消息頻頻傳來.最近的消息,霍克爭奪兵權失敗,已經退守他自己的城堡.他的哥哥,妹妹,還有弟弟正在步步進逼.目前這孩子的處境很不好."

雷克斯歎了口氣.道:"這孩子終究不夠狠心,斗不過那些人.維吉爾家可不比塞維斯家.那家里可個個都是心狠手辣之輩,霍克這孩子本質不錯,內心是善良的,這就注定他在那樣的環境里必定討不了好.我挺喜歡這孩子地,他在承安呆地這段時間,一直是個不錯的孩子.哎,我記得他種麥的樣子,手上起著血泡流著汗水,看著很能打動人.我還是那條標准,肯下地種麥子體驗民間疾苦的,必定有資格成為好國君."

戴恩點頭,道:"所以我們更得幫幫他,至少要保住他的安全.我對他印象也不錯,更難得徐錚和布魯斯都喜歡他."

克斯道:"就沖我兩個孫兒的面子,也得幫他."

戴恩應是,又道:"所以,如果父親有空的話,請出使維吉爾一趟."

雷克斯道:"霍克來訪,塞繆斯也該回訪,這是很好地理由,不會顯得師出無名."

戴恩接道:"老國君出使,份量必然不可小看."

雷克斯笑道:"正好向維吉爾施加壓力,突出霍克地重要性,凸顯他是兩國友好的象征,讓其它人不敢輕易動他."

"同時強調此人是承安大王子及二王子地擎友,三人交往時間雖短,但已經情同手足,要想動他,還得想想所帶來的不良後果."

"隨便把新出產的東西賣過去,賺點小錢?再讓他們明白,現在的承安已經不是當年的承安,都把眼睛給我擦亮點!"

"兒子,高見!"

"父親,您也寶刀未老!"兩父子對視半晌,都是哈哈大笑,好一陣馬屁互拍之後,雷克斯的維吉爾之行就這麼定了下來.暗助霍克是主要目的,打開銷路是次要目的,一石二鳥.


維吉爾-霍克城堡:

霍克坐在桌前,一直在奮筆書寫計劃書.爭奪兵權的失敗,意味著在整個爭奪皇權的過程中,雖不至塵埃落定,但差不多大勢已去.現在最重要的,是如果自保的問題.而後才能談到看准機會,東山再起,重新摻進角逐維吉爾大權的爭斗中.

寫了許久,霍克放下筆,疲倦的揉著眉心.也不知道有多久沒有睡個好覺了,霍克下眼袋一片淤青,眼球上布著細密的血絲.

揉了會兒眉心,抬頭怔怔的看著天空,情不自禁的又憶起帝都的零星瑣事.

真懷念在帝都的那些日子啊!那短短的一個月的時間里,竟是記憶里一生中最快樂的時間.那段時間里,沒有爭斗,沒有勾心斗角,沒有陰謀詭計,身邊總是圍繞著濃濃的溫馨的友情.怒了,指手劃腳的大罵,不必掩飾真心強裝笑顏.喜了,就開懷大笑,不必防備著在這時候有人趁你不備在背後捅刀子.帝都的生活是快樂的,真實的,讓人無限懷念的.徐錚,布魯斯,毒嘴露琪,光頭約克,善良的露西娜,經常搞錯誰是誰的大班與小班,這每一個人,甚至是精得跟人似的魔獸嚕嚕,都叫人想念無比.

比起帝都,維吉爾顯得冷漠,無情,同是手足兄弟姐妹,卻沒有最基本的情誼,剩下的只有權利和野望,活活叫人寒了心,冷了情,生出滿心的悲愴.每每抬頭看向天空,總覺得雖然同是一片藍天,帝都的天空總是陽光滿滿,溫暖人心,而維吉爾的天空卻顯得陰暗深沉,讓人總是充滿無力的挫折感.

何以同樣的天空,看上去這樣的不同呢?

霍克感覺得到,帝都一行之後,自己變了.以在在乎的東西,變得不太在乎,以前不在乎的東西,現在卻執著起來,比如早已失去的手足之情,父子之愛.

只可惜,這些珍貴的東西在皇家權與利的沖擊之下,早已經隨風而逝,僅僅剩下的,也只是稱呼和名份這些空殼子.

想到這里,心里升起莫名的疼痛,像是有一根針,在翻攪著最脆弱的部份.

同是一家人,怎麼會變成這樣?手足情誼,父子關愛,就真的比不過皇家的權與利?百年過過,就抱著這些入土,人的一生,是不是太可悲了?

霍克突然有遲疑了,自己的爭逐,以及帶來的不安定的有殺身之禍的後果,這一切劃不劃算?要知道,他爭奪的初衷,和自己那些兄弟姐妹完全不一樣,他只是想,在見過帝都的一切以後,希望自己成為國君,學習承安的治國方式,學習徐錚的人生理念,給維吉爾的人民帶來更好的生活而已.僅此而已.

難道是他錯了?還是他不該改變,仍只做那個心高氣傲,冷漠無情的維吉爾二王子霍克-維吉爾?

皇家是凶險之地,這他早知道.但看過塞繆斯皇家後,他知道世上還有不一樣的皇家,不一樣的皇族.

懷著希望而歸,滿載著醫治維吉爾的想法而歸,現在卻落地這樣的境地.霍克抬頭看著天空,那里就如同自己現在心境一樣陰暗.

這時,牛郎走了進來,張著牛嘴憨厚的叫:"霍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