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40 妙傳
卡洛一行出的時候,徐錚真的在希望之地.

藍絲團長帶著星光歌舞團前往巨龍之咽的時候,他跟著去了一趟.修建人類石屋的事被暫停,所有的力量投入到據點修建當中來.在花了十五天修建出一個簡單的要塞之後,徐錚在那里建立了另一個傳送點才回到莊園.

徐錚是通過傳送方式回去的.人人都反對他拿自己來試驗,提議用只小獸什麼的來先行試驗,確定安全了再傳人.可這人等不及,火燒**一般跳進傳送座里,還拖上嚕嚕,馬克,一臉詭笑的美其名曰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搞得跟徇情似的.

奧森拿這個膽大包天的兒子無可耐何,和一同前來的諾丁跟著他邁進魔法陣里,學著兒子的神情,一臉悲壯的喊:"要死都死一塊罷."

徐錚大笑著動傳送陣,哪知魔法陣動後卻總是提示多了一個目標,一次只能送傳五人.連續試驗幾次都是這種結果,搞得奧森大為郁悶,問:"是不是我最近日子過得太好,長肥了,它把我按兩人份的計算?"

諾丁垂頭看了看自己的蜂腰,對自己平坦健美的腹肌大為滿意,尾巴歡快的甩了一下,狂笑道:"我的身材很好,肯定不是我重."

徐錚笑得打跌,知道真實的情況是因為毛球藏在馬克的頭盔里,傳送陣把小東西算了進去,得出六個的總數才提示載.心里竊笑著,嘴上卻道:"就是你重!"把奧森推了出去.

奧森郁悶的看著徐錚再次啟動傳送魔法陣,一陣光華閃耀之後.一個包圍著整個魔法陣的環形光球升起,有點像小孩吹泡泡地圈,拉出一道圓形的光幕將傳送陣的人籠罩在里面.隨即一種高頻率的嗡嗡聲響起,響至耳朵快無法接受時,整個光幕出啪的一聲輕響,化形閃亮的星塵往四面八方崩散.再看傳送陣里時,徐錚幾人已經不見了身影.

奧森與藍絲等一起圍觀人不約而同的張大了嘴,歎道:"神奇!"

伊玫兒很不合時機的烏鴉了一句:"傳送到了沒?該不會也散掉了吧?"

惹來一眾人族,非人族團員的白眼,還有奧森惱怒的瞪視,伊玫兒怕怕地吐了吐舌頭.尷尬的笑:"呸呸呸,童言無忌,大風吹去!當我沒說過……"

整個傳送的過程很成功,事實上,剛開始還頗為有趣.

徐錚看到自己五個被光幕完全籠罩住的一瞬間,整個身體就隨著光幕一起分崩離析,化作億萬微粒.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

這種感覺很是怪異.明明已經化作微粒,但似乎每一個小得已經不能再小的微粒都擁有獨立的思維,可以獨立思考,做為一個整體存在.心中突地一動,這一動,所有思緒全動,更帶來奇妙地感覺,仿佛冥冥中捕捉到什麼,對天道之術里化身億萬地說法有了些許的頓悟.看到了通往第六層境界的道路.

身邊.是諾丁化作的無數微粒在驚恐呼叫,嚕嚕與馬克也被分解了,情形不比諾丁好多少,不過沒有他叫得那麼驚悚.唯獨毛球這只妖怪,不知道什麼原因使然,沒有被分解為微爛,仍是好好的.做為一個整體在那里飄飄悠悠的飛行.它似乎不受影響,甚至還有余暇伸著肥胖的手臂去取笑諾丁.

接下來就不那麼有趣了.眼前突然出現了許多的通道,彎彎曲曲的不知通向何方.五個一起被一種不知名地力量牽引著,老馬識途般沿著固定地路線飛行,轉折,尋找說不明億萬年前就存在的入口進入,繼續飛行.

整個過程就是被放大了一萬倍的乘坐游樂場的海盜船的感覺,被飛快的拋起又甩下.又像級過山車,離心力扯得人只想大吐.還像高空蹦極,那種垂直落下,體驗擁抱死亡的感覺.總體概況,就是一切極限地體驗在這個傳送地過程中都體驗到了.

徐錚本想也去譏笑諾丁的,但事實上,他最後現自己也在慘叫,音量一點也不輸諾丁.

最後,來到一個大得無垠地地方,那里有著數不清的星門.牽引的力量自動自打開一個,將徐錚等人拋了進去.

下一刻,徐錚回複意識的時候查覺到自己已經完整的重組了,整個傳送的過程似乎很長,實際短得就是上一刻和下一刻的時間間隔.毛球這小東西藏進了自己頭里.馬克沉著的蹲在自己身邊,關切的看著自己.而自己,諾丁,嚕嚕這三只生物,都在做同一個動作:抱著胸口呻吟,狂吐,把隔夜飯慷慨的回歸大地.

諾丁趴在地上,膽汁都吐了出來,有氣無力的道:"媽喂,以後再也不踏進這玩意兒了!那只妖怪是什麼東西?居然一點都不受影響,太恐怖了."

"噓,別聲張.是我的一個小朋友,名字叫做毛球.它是什麼來頭我也不知道.它一般不喜歡出現在人前,我也就將就它,一般不拿它示人."

諾丁表示明白,接著繼續吐,道:"你這人就是奇怪,什麼朋友都能交到,什麼技能都會.哎,這傳送魔法陣,可怕得……惡……"又是哇哇一陣吐,沒法繼續往下說.

徐錚擦著嘴,想死的心都有了,痛苦的道:"估計是哪里沒弄好,我以前被傳過一次,別人做的傳送門可比這個高段多了,舒服得一點感覺都沒有.不過,咱們畢竟沒死不是?嘿嘿嘿,以後再改進,再改進!等我改好了,咱們再來試."

"還試?"諾丁一臉菜色的看著徐錚,眼里驚恐無限.

"當然.別人可沒有這種初次體驗."

"去死!別找我."諾丁大怒,伸腳去踢徐錚.

徐錚想躲,可是沒有力氣,當即毫不客氣的對踢回去.兩人就像半死的人一樣躺在地上像賴皮的小孩一樣對打,直到馬克實在看不過去,捉住兩人像拎死魚一樣拎走.

佩爾頓長老和格溫一起走上前來,問道:"傳送的過程怎麼樣?"天生學不會魔法的獸人對魔法這個華麗神秘的技能總是說不出的向往.

諾丁破口大罵:"真他媽……"突地住了嘴,長著貓樣胡須的臉上突然露出和徐錚一般無二的詭笑,道:"真***舒服!又驚險又剌激,長老,你不去試試會後悔一輩子!"

"是嗎?"佩爾頓長老將信將疑的看著諾丁.

"真的.舒服到了極點,不試不知道,一試忘不掉!長老,人類的魔法真的很神奇,你不試試的話,那就是白活了!"

徐錚被馬克拎著,惡心想吐的感覺好了許多,正在那里竊笑不已,附和諾丁:"當真,長老你信不過諾丁,還信不過我?"

忠厚的長被兩人所打動,一點也沒意識到誠實的獸人跟徐錚在一起呆久了後也學壞了,撫著胡須興致勃勃的道:"好,下次我一定要去試試!人類的魔法,我一直很向往,終于有機會開眼界了."

徐錚與諾丁對視一眼,笑得那個暢懷,不約而同的道:"歡迎!歡迎!包你舒服得刻骨銘

馬克將兩人放到地上,兩人就坐那里喘氣,活像才跑了個五十公里的長馬拉松.

巴利爾歡天喜地的奔過來,嘴里叼著幾張紙,漢克和阿倫屁顛屁顛的跟在他身後.奔到跟前,把紙放到徐錚手里,道:"哥哥,這是才做出來的.雷默叔叔說是第十一次的制品,你看看怎麼樣?"

徐錚接過,細看了一下,手里的紙張仍顯粗糙,可以看到沒有處理好的粗纖維,但明顯白淨了許多,而且防水能力大大提升,居然沒被巴利爾的口水打濕多少.

高興的拍了一下巴利爾的**,道:"去告訴雷默叔叔,這種質量已經可以出售了,不過品仍然需要提高."

阿倫蹦過來,大聲道:"報告!"

徐錚樂了,眉開眼笑的揪住他,道:"講."

"吊腳樓第五間已經建好,等著徐錚哥哥去分配."

徐錚看向佩爾頓長老,道:"長老,這事就麻煩你了."

佩爾頓一怔:"我去好麼?"

"你是長老,有什麼不好的?現在雖然不夠,才做為獎勵機制來分配,以後人人都會有的,只是早與晚的問題."

佩爾頓笑著點頭,跟著阿倫去了.

徐錚又看向漢克,道:"這次你去點煙火,召喚小不點兒們來."

漢克楞楞的看著徐錚:"叫他們來做什麼?上次玲美美揪我尾巴,說我像小貓,我不喜歡她!"

"她揪你,你不會咬她?"

"咬了,咬不動."漢克郁悶的道.

徐錚惡毒的笑:"我教你,沖著腳跟咬,一定咬得動.現在去叫人點煙火,咱們叫侏儒來,賣紙!"

漢克這才開心了,興奮的跑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