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39 行蹤
西大陸中部,勞特城,夜之願酒館:

卡洛端著酒杯歎氣:"從法師之城的舊址回來,再來到這里,仍是一無所獲,那只皮猴子到底在哪里?"

吉米接道:"那完全就是一個大坑,這一趟相當于白跑."

布魯斯用手指輕敲著桌面,沉吟道:"我分析了一下從岩城傳來的消息,這小子最後出現的地方必定在那里."

卡洛道:"我也這麼想,會領著獸人出逃,領導出一個歌舞團出來的事,只會徐錚才會干."

安格爾道:"我打聽過,星光歌舞團的劍舞團里就有一個黑黑眼少年.別的不說,我們從東大陸到西大陸,見了這多的人,黑黑眼的就那麼一個.百分之百的是徐錚那家伙!"

修斯點頭:"還有人提起背生雙翅的魔獸出現的痕跡,這一點也能和徐錚掛得上勾.徐錚到哪里,嚕嚕就會跟到哪里,這兩個從來不分來.只是我搞不懂消息里提到的巨大的法師人偶是怎麼一回事."

布魯斯道:"這人認識朋友的本事比我還強,誰曉得他半路又認識了些什麼稀奇古怪的人物."

露琪插話道:"最讓人痛恨的是,這家伙在岩城大鬧了一場,帶著獸人逃了出去,現在又不知道身在哪里了."

眾人默然,攤上徐錚這麼一個家伙,誰都頭痛得很.

安格爾又道:"最近傳來消息,霍克在角逐王位一事上失利.我們要不要去看看?怎麼說,他也是徐錚的朋友."

布魯斯搖頭:"維吉爾的內部糾紛,我們沒法插手.只能靜觀其觀."

大班有些擔心的道:"霍克那家伙蠻不錯的,千萬別掛了才是.還有牛郎,我喜歡這個牛頭."

小班把面包和水遞給大班,道:"哥,沒有問題地.霍克那家伙陰險得很,玩手段不比誰差,一定沒事.來,吃點東西,明天繼續上路.約克,我給焰赤媚點了些肉食.你現在喂?"

看到光頭青年正看著一個人怔,小班又叫:"約克?"

約克轉回頭來,道:"那人是個獸人."

修斯轉頭過去看了看,也點頭:"嗯,能完全變身的獸人,變身技比起小初差多了.瞞不過像我和約克這種資深馴獸師的眼.他們身上的獸類氣息還無法完全褪掉."

安格爾來了興趣,道:"我過去瞧瞧.有沒有木頭初那麼厲害."

十來分鍾.安格爾回來,強壓興奮的道:"你們猜我聽到了什麼?"

露琪撇他一眼,道:"賣關子,死!"

吉米忙道:"嘿,矜持!"

"滾!"

安格爾興奮的道:"那人真是一個獸人,在這里喝酒是為了向一個朋友道別.他說他就要離開這里,前往無序大陸,尋找近來獸人們口中時常提起的希望之地.他的朋友有許多已經動身了,他打算今夜就走."

"希望之地?"布魯斯一怔:"難怪最近偶爾會看到獸人們有遷徙的舉動.難道說.他們都是去往那里?"

安格爾繼續道:"他那人類朋友勸他留下來,說這麼多年了,好不容易在城里站住腳,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就吸引你離開這里.辛苦得來地一切化為泡影,又要從頭開始.而且那個傳說還不知道是真是假,希望之地的存在,說不定只是一個幻想."

眾人被安格爾提起了興趣.聽他繼續說.安格爾又道:"那個獸人卻是很堅持.一定要離開.說這個城市永遠都是人類的城市,沒有獸人的生存之地.而在那個傳說的希望之地.所有的種族都是平等的,獸人也是,不會比誰都卑賤,可以挺起胸脯生活,不必變身偽裝自己.那里才是獸人地幸福之地,希望之地."

眾人心中一動,只聽安格爾道:"嘿,這套人人平等地理論,獸人並不比其它的種族低等的調調是不是聽起來很耳熟?"

當然耳熟,在帝都時,徐錚可沒少說.更交了牛郎,木頭初,哈澤,伊力奇,卡米拉這些異族朋友來證明所有種族確實是可以一起生活的.

安格爾繼續道:"聽到這里,我當然是豎著耳朵聽.聽到那獸人又道,本來我也不信,但越來越多的獸族開始動身,而且虎族全族遷徙,我才開始信了.要知道,虎族一向滿大陸流浪,像這樣有著固定目標的遷徙,這還是頭一次.目標就是那個希望之地."

"那人族的朋友仍是不信,擔心自己腦子里少根筋的獸人朋友會上當受騙.可這獸人又道,是真的,希望之地有一個人族地少年領袖,身邊有一只忠實地風系翼翅虎相伴,有一個威力巨大的馭法使保護,他長著罕見黑黑眼黑眉,據說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深逐的瞳孔就像燦爛的星空.就是他,帶著虎族離開西大陸,到無序大陸去尋找生機,建立了希望之地."

說到這里,安格爾停下不說,眾人卻倒吸氣,肯定的道:"徐錚!"

露琪茫然的道:"我怎麼就不覺得他眼睛像星空?十次有九次,他睜眼看我時,眼里那種古靈精怪地神情就讓我很想揍他."

安格爾道:"人類朋友半信半疑地問,有長那樣的人嗎?獸人朋友肯定地道,有的.他犬族的自岩城清剿後逃生的朋友告訴他,正是這麼一個少年,在岩城組建了星光歌舞團,唱響了一叫做《邦尼,邦尼》的動人歌曲,用精采無比的劍舞在岩城風聲四起,其後大破岩城城堡,殺傷城主,帶著被困的獸人出逃,一路南下,前往無序大陸.這個少年,是活生生的存在的,不是傳說,他現在就在無序大陸的希望之地."

小班急切的問:"那個見鬼的希望之地到底在哪里?該死的無序大陸比西大陸還大.我們以前徐錚以為在西大陸,都找不到人.現在這人跑到無序大陸去了,更是難找!"

安格爾搖手,道:"我還沒說完呢.到這里,那人族的朋友差不多信了,心里大為心動.問道,是不是所有種族都可以去?好像那人偏愛獸族,人族去合適麼?希望之地在無序大陸哪里?獸人朋友聽到他這樣說當然大喜,說一起去當然最好了,好朋友不必分開,那里肯定比這里好.這時,他就說,希望之地路途遙遠,但我知道怎麼去……"

安格爾停下來,竊笑.露琪大怒:"找抽呢?你怎麼學得跟徐錚一樣的死德性?快說!"

安格爾縮了縮頭,飛快的道:"往南走,越過翡翠草原後翻過加麥斯山,沿著沱沱達爾河順流直下,穿過瑞威里干沙漠.出沙漠折向東,穿過甜水綠洲,再經過*沼澤,經過巨龍之咽之稱的大陸橋,再走一天的距離,就是有著希望之地之稱的奧森莊園!"

小班猛地一拍桌子,叫道:"奧森莊園,出!"

一聲大嚷,惹來酒館的人都轉頭看向這邊.被安格爾竊聽過消息的獸人與他的人類朋友也瞧了過來,兩人臉上臉色頓時變了.布魯斯忙遙遙舉杯,露出真誠的微笑,表示並無惡意.那獸人不安的看向自己的朋友,兩人低聲說了一句什麼,悄悄的匆忙離去.

卡洛低聲道:"安格爾,跟上去."

安格爾點頭,靈巧的追蹤出去.

約克楞楞的道:"他們都走了,我們還不出?"

修斯擺擺手:"你也聽說了,那里路途遙遠,今天做好准備工作,明天出."

小班急切的道:"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修斯微笑:"少年人,要有點耐性."

小班悻悻的坐下,大班安慰著自己的孿生弟弟.

此時,酒館老板走出來,搖著鈴鐺清場,待安靜後才道:"現在,讓我們從岩城重金請回來的歌手為大家表演一曲西大陸最紅的歌曲《邦尼,邦尼》!"

掌聲中,一個少女緩步走出來,盈盈一施禮,道:"我也是向別人學的,沒有星光歌舞團的藍絲團長唱得那麼好,見笑了."

說罷,又施一禮,展喉輕輕唱開在西大陸廣為流傳的《邦尼,邦尼》.

清唱的歌聲響起,沒有伴奏,遠不如藍絲的優美,但歌聲動聽,仍是帶著感染人的魅力.

當布魯斯聽到,爐火邊,讓我的願望在天堂里實現,直到我倒下的那一刻;讓我遠離那殘酷的戰火,遠離那夜鶯的啼哭,這樣的歌詞伴著余音在酒館里繚繞時,禁不住也濕了眼眶,和桌上其它人一起輕輕歎息:"徐錚."

與亞里斯大陸完全不同的曲風,脫離了總稱頌英雄,述說傳說的老套內容,用激蕩人心的故事述說家園與和平的可貴,喚醒真情的美好,這樣的歌曲,就像以前的祝酒詞和短句一樣,坐實了正是出自那個奇特少年的口里.

眼下,這個稀奇古怪的少年又在哪里?是不是正在那個希望之地等待著帝都的親人朋友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