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32 讓我們忘了那條溝 02
樹羽呆看著徐錚,突然正了正身上的精靈皮甲,將手心貼到胸前,重重的道:"艾露恩女神在上.不管別的精靈怎麼想,我願意永遠和你成為朋友!"突地一笑,卸掉那副云淡風輕的淡定表情,英俊無比的臉上露出真誠開心的笑容:"我討厭其它人類,不過我喜歡你!"

星芭黛一臉動容的看向徐錚,道:"你當真和別的人類不一樣.你有一顆像精靈那樣的心!我僅代表我自己,徐錚,我也像樹羽那樣,永遠和你成為朋友!感謝你,我的人類朋友,因為你,將會有更多的精靈和精靈土地上的生物會感激你!"

徐錚聽得大是汗顏,慌亂的擺手道:"別這樣.人類做錯的事太多,我只是想盡力彌補一些.我當真感覺它們不值錢的……"

廢話,錢多到沒法數的時候,也就成了沒有意義的數字.魔核太多的時候,當然也感覺它不值錢.這臭小子拿自己當石子兒玩的東西去獲得精靈族的友誼,占了天大的便宜.

所有的精靈都走過來,對著徐錚微微施禮,淺淺的笑.黑少年的做為已經深深獲得眼前所有精靈的好感,認同了這個人類朋友.

有個看上去歲數特小的精靈少年將弓遞到徐錚手上,道:"送給你.我才做好的精靈弓,族里的朋友都說我制造精靈弓很有天份."

真誠的禮物總是叫人開心.徐錚開心的謝過,拿在手里仔細把玩.只見手里的精靈弓呈反曲弓的形狀,弓身采自不知名地樹技,弓弦采自另一種仍然不認識的藤.整體做工精致,裝飾著精靈語和藤蔓一樣的陰紋.弓與弦上都流動著一股古老的魔法氣息,一看就不是凡品.

徐錚樂壞了,道:"真好,好弓.回頭送給大班或是小班.這孩子真乖,再送我一把就好了."

樹羽輕笑:"精靈弓最簡單的一把就得做上三年.勞克-疾矢一家的精靈弓,耗時最短的一把也得花上八年.這把從采枝到浸弦,好像就花了十二年.磨弓,養弓,成型,制弦,都記不得花了多長時間.還有,他不是小孩,他已經一百六十二歲啦!"

徐錚大驚:"好老的小孩!好珍貴的弓!得.替我還給他,太貴重了!我不敢拿它,這東西放我手里是暴殄天物.你請他以後無論什麼情況,別拿它對著我射就行.好歹我也做過它的片刻主人."

星芭黛哧地一聲笑起來,越感覺這人有趣.禁不住笑道:"有你送的魔核珍貴?魔核可是能救活生物.精靈弓再好也是武器,和能帶來生命回複的魔核不堪一比.拿著吧,這是他的真心.精靈族送出去的禮物.就沒有收回來這一說."

徐錚這才訕訕的收了.不敢再向精靈族要弓,非常頭痛這東西是送大班好,還是送小班好,或干脆藏起來不讓他們知道,省得搞得兩孿生兄弟分髒不均.到時候如果爭起來打破頭,估計露西娜阿姨和卡洛叔叔肯定會跟自己沒完沒了,小**又得遭殃.

想了想,還是民生問題要緊,問道:"面包果是什麼東西.一個有多大?"

星芭黛抿嘴一笑.道:"面包果是面包樹結的果實,是精靈族地主糧.嗯,味道嘛,有些像人類大麥磨過後制做地面包,實際上它不僅可以直接煮熟了吃,也可以磨過以後制做面包,個人覺得.可能要比面包好吃一些."伸手比了個臉盆大小.道:"大約這麼大."

徐錚吃了一驚,道:"好大!"忽然又高興起來.個大好啊,就不缺糧了.

樹羽又道:"精靈的食量其實也不大."很明顯,他對玲美美指責精靈們個高浪廢糧食的說話很介意,非常介意.

"半面包果能讓四個精靈吃一整天."他又強調:"當然,我自己吃得更少."

長得好看的人好像都對自己的食量都很介意,特別像精靈族這種本身生得就美,且還很臭屁的種族,徐錚下了定論.又問:"通常能富余多少?"

星芭黛道:"我說不清.這種事情我哥哥在管,不過,我想幾百號人不是問題.就是不知道獸人吃不吃得慣這個."

那就是很多啦?徐錚樂壞了,道:"吃不慣也得吃慣!他們只是偏好吃肉,實際跟人類一樣,也是雜食.呵呵,這下精食危機解決,想吃肉,等過了這段時間再自己養家畜."

最大的問題解決,徐錚心情大好,笑道:"今天說是來比試的,看過精靈舞後卻是沒勇氣跟你們比了.不過,人類的舞蹈也有自己地特色,雖然不如你們仙氣縹緲,卻勝在更加奔放具有活力.為了感謝你們,我請星光歌舞團地團員給你們表演一支舞蹈."

當下也不管合不合時機,興奮之下,就扯嗓子大呼,叫人清出場地,請格蕾絲等眾姐妹出來舞一曲.

此時,四族共聚,一陣混亂之後,民生問題得以解決,時間也到了月上柳梢頭的時候.

精靈族的溝那邊地方太小,貌似跳不開,徐錚便請精靈族越溝過來.

一群精靈面面相覷,都覺得橫跨鴨綠江過到人類的土地上去好像不太妥當.天知道到底有幾百年了,沒有一個精靈主動越過過那條分界的溝.它就像天塹一樣,隔開了人族和精靈族.明明只是一條小溝,代表的卻是天與地之間那麼遙遠的距離.今天突然有機會正正式式地跨過去,感覺竟是非常地荒謬,一個個都裹足不前.

徐錚和伊玫兒哪管它三七二十一,一個拖著樹羽,一個拖著拉娜,一股蠻力都扯了過去.伊玫兒這個不知道矜持兩字怎麼寫的少女,扯得拉娜哎哎直叫:"我地弓,我的弓還沒拿!"

伊玫兒咯咯笑:"你拿它做什麼?射我?你舍得啊?"

星芭黛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伸出足尖踩了踩人族的土地,覺得感覺好像也跟踩著自己的土地差不多,這才心里稍安,伸腳丫子踏實了,嘴里卻忍不住道:"我過來了,我過來了,我過來了哦!額……估計父親和哥哥都沒有機會跨過去過.我是不是很厲害?他們都沒有我強,人族邀請我過去的!"

徐錚一臉黑線的看她:"你怎麼廢話那樣多?趕緊過來!難不成跟我一樣,也是個西貝貨的公主?頂著個誇張的頭銜,實際沒啥見識!"

星芭黛好一陣樂,啪啪的踩上岸,有趣的四處打量.站在人族的土地上望向精靈族的土地,角度很新奇,感覺就是非常有趣.

其它的精靈一看自家公主都過去了,一個個背好弓箭,也學星芭黛那樣涉水而過,小心翼翼的踩了踩屬于人類的土地,這才安了心,放心的踏上去.有個二百五精靈甚至驚喜的叫道:"真的呢!感覺和踩自己的地土沒啥差別!一樣的結實!"

廢話,難不成溝那邊是實地,溝這邊就變成了吞人的無底泥潭不成……

等眾精靈族像老太婆一樣慢吞吞的過來,徐錚和一幫獸人早跑到林里撿了許多枯枝回來,在地上升起一堆大型的篝火.

記不得這是第幾次升起篝火了,只記得每一次都很快活,這一次也不例外.干枯的樹枝被點著,出噼啪的快樂聲響,往外冒著同樣快樂的桔紅色火苗,在早春微寒的夜里,散著一股無盡的暖意,映紅了圍著篝火而坐的種族構成複雜的一群人的臉.

今夜的精靈之森南大門是不設防的,它門戶大開,卻又安全無比,不必擔心它會受到侵犯,也不必擔心它會受到騷撓,有一群來自複雜種群的朋友正陪著精靈們一起守護著它.精靈們跨過了那道橫亙幾百年的天塹,在幾百年以次跨出精靈之森的南大門,來到了人類的土地,一起圍坐著同一個篝火堆.

等篝火點起,看到徐錚一行拿出少得可憐的食物,星芭黛樂了,逐又帶領族人越溝而去,到精靈族的營地里取了面包果回來,掏出精靈小匕著將它切開,就著火上烤.

徐錚這才第一次看到面包果.它圓圓扁扁的,外形有些像沒有弧狀凹凸的南瓜,呈暗金黃色,像南瓜一樣,也有一個挺粗的柄,精靈們就是拎著它過來的.它切開後里面沒有瓤,倒是有一些龍眼大小的黑色圓溜溜的種子在里頭.拿起它輕輕搖晃,種子就會四處亂滾,賣相十分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