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27 凡人的願望
徐錚聽得肅然起敬,這樣的理想無疑讓人敬佩.不想成王,卻站在王的高度照顧眾生,眼前的精靈少女並不僅僅只是長了一副好容貌,更還有寬廣的心胸,當之無愧是稱職的精靈公主,可比自己這個小野人出身的二王子強得太多.

神色一正,道:"既然你有這麼遠大的理想,我也不想和你客套.你大約也看出來了,這次我們是主動找上門來的,挑戰精靈的才藝只是借口."

星芭黛一怔,問道:"我大約能猜出來,就是看不出來你們主要的目的是什麼."

徐錚道:"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和精靈族交個朋友."

"交個朋友?"星芭黛輕輕一笑,道:"人類還不夠強大麼?打著交朋友的口號,試圖把戰爭與掠奪的鐵蹄踏進精靈的版圖的人我見得多了.你以為我能信?"

徐錚搖頭,道:"並不是所有的人類都一樣,如果人類只有那陰暗的一面,人類的曆史也不可能展到今天.請你轉頭看叫做伊玫兒的姑娘,再告訴我所有的人類都一樣."

星芭黛扭頭看去,伊玫兒正樂呵呵的笑,和周圍的精靈們說著什麼.這姑娘天生不知道矜持兩字怎麼寫,一邊說,一邊笑,還不停的指手劃腳,用豐富的肢體動作增加自己的說服力,就差沒有狂噴吐沫星子增加殺傷力.那樣的一張臉,誠摯而純真,燦爛的笑顏沒有沾上半點汙濁的痕跡,不夠美,但就是看過去就轉不開眼.

星芭黛搖頭:"她很好,可她並不能代表所有的人類."

錚道:"但至少可能證明,人類並不是所有的都不好,還有著那麼一些人,熱愛生命.熱愛生活,熱愛自然,願意和其它的種族在亞里斯大陸上共存.我沒有什麼別的願望,更不想染指精靈的土地,我所接受地教育告訴我,各族的領土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我只是誠肯的想精靈族交個朋友.你們的風骨讓我敬佩,也希望能在一些小事給予我方便.我們才在無序大陸立足,在巨龍之咽的末尾那里有一個小小地莊園,一切都才開始,沒有錢,沒有糧,殷切希望可以通地精靈的土地建立通商路線,給我們一點展生存的空間."

"等壯大了力量再打過來?我若是個精明的領袖.就會趁這個時候先掐滅掉可能的危機."

"你不會."徐錚搖頭.

"為什麼?"星芭黛不滿的看著徐錚:"精靈不是好戰的種族,可也不是不知道保護自己的種族."

"還是不會."徐錚微笑:"你們不會為了可能地危機就傷害生命."

"誰說的?"星芭黛嘟著嘴,"別以為我們不會主動向人類放箭."

"要放你早下令放了,不會容我們在這里又唱又跳,還有機會來……怎麼說來著?估計你認為我正在蠱惑你."

星芭黛用可愛的動作皺了皺鼻翼,長耳朵上下跳動了幾下,證實徐錚沒有猜錯.她正是這麼想的.

徐錚輕輕一笑,這個精靈公主倒真的可愛得很,有點小脾氣,但並不影響她的可愛.逐道:"我們只要一個方便的通商路線,避開精靈聚居地地方,偏僻無人的小道都行.假如你們不喜歡看到人類,我可以保證我們的進出會輕微到如果你們不留心都覺查不到."

星芭黛並沒有被打動,只是問道:"我們都指誰?"

徐錚解釋道:"我們是指大約二十來個人類,一個馭法使,一只魔獸和一些獸人.嗯.也許不是一些,是很多獸人,這得看後來的部隊都有多少."

星芭黛訝然道:"你們和獸人居住在一起?"第一次看到以平等之心對待獸人的人類,星芭黛難免詫異.

徐錚點頭,道:"有虎族的,有犬族的,有豹族的,目前只有這三個種族."又把在西大陸岩城的事情說明.

星芭黛沉吟了許久,抬起臉望著徐錚,道:"想用我對獸人的同情打動我?你覺得你可以說服我?"

徐錚誠實地點頭.道:"我覺得我可以."

星芭黛哧笑了一聲,問道:"你和那些人類有什麼不同?"

徐錚啞然,許久以後才答道:"誠實的說,這個問題我回答不出來.也許我與你說的那些人沒有太大的不同.也許我與他們又有太多的不同."自嘲的一笑:"有我這樣的經曆的人,我想大概不多."

"我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理想.比如像你那樣.夢想著站著精靈王的高度,照顧好領地里所地植物與族人.我原本只是想好好的過一生.體味人生所有的滋味,有朋友可以愛護,有朋友可以愛護我,有親人環繞在身邊,有親人讓我可以陪著,有愛我的人陪著我走完一生,有我所愛的人可以讓我付出一切.等到老了,我希望可以兒孫滿堂,有一個大家庭可以天天熱鬧不斷.我不期望有傳奇般地故事可以說給兒孫們聽,但我希望有平凡溫馨地瑣事說給他們聽,希望自己對著夕陽時有無數可供記憶的美好回憶."

"我原本只是這樣想地.直到某一天,無意中說起,有個馭法使對我說,為什麼不建個自己的城市?"

"我當時沒有多想,像我這樣胸無大志的人,這事的偉事太過遙遠,不是我可以做到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從魔獸森林出來到錫安,從東大陸到西大陸,看了許許多多的事,特別是各族之間的狀況之後,建城這個想法就是根深蒂固的紮根在腦里.它就像是一種感覺,仿佛有什麼珍貴的東西在眼前閃過,而你要做的就是緊緊抓住它."

"不怕你不相信,我的朋友里非人類種族一大把.人類的曆史里,把他們講述都太不堪,書寫曆史的人為了突顯人類的傑出,抹殺了他們的偉績.認識了他們,我才知道傳說並不可信,它滲雜了太多的水份,不是親眼所見,都不能相信.而我所認識的朋友,每一個都值得我好好愛護,好好珍惜,他們每一個都是我寶貴的東西,能擁有他們,我真切的覺得幸福無比!"

"可是,亞里斯大陸的現狀又是不公正的.比如你們,縱然強大,也敵不過人類,只能縮在自己的領地里,守護著留存下來的東西.我想,在你們心底的深處,也有一個願望,讓精靈族可以平等的生活在亞里斯大陸.那諾大的天空和大地,是屬于每一個種族共同的,無論哪個種族,誰都有踩上去的權利!"

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道:"我自己沒有理想,可是我的朋友一起給了我一個.就是要建立一個和平幸福繁榮的地方,讓每一個種族,無論是誰,都可以在那里好好生活.沒有誰歧視誰,沒有誰壓迫誰,沒有誰是主人誰是奴仆的說法.在哪里,每一個人都是亞里斯大陸的子民,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獨立的個體.而我將要努力讓它成為所有人的家園,我甚至連它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做家,每一個人來到這里,都可以把它當作家!"

星芭黛聽得大為動容,一雙精靈之眼怔怔的看著徐錚.

是了,這一刻,她覺得這個人類少年很是不同.說他沒有野心,正確,人類里少有不稱王稱霸,掠奪他人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的,這人卻沒有.說他有野心,也正確,要想建立他所述說的那樣一個城市,特別是在這樣各族互不往來,人族又坐大,歧視其它種族的情況下,簡直有點像不可能的願望.

可他站在那里娓娓而談,神情自信而悠然,很是讓人信服.突然之間讓星芭黛生出一種錯覺,竟覺得他並不僅僅只有看上去的那麼點歲數.

人類與精靈可不一樣,精靈們擁有漫長的成長時間,變化極其緩慢,百十年間的變化並不大.而正常的普通人類只擁有一百年不到的壽命,歲月的流逝可以清楚的在他們的身上表達出來.

眼前的少年看上去頂多十八歲左右,上唇淺淺的絨毛證實了這個猜測.但那一臉悠然的神情,卻像極了遲暮的老人,傷感與追憶,青春與理想,極其矛盾的東西混和他臉上,形成一種獨特的魅力.

此時,他正淺淺而笑,平視著自己,月光投下來,照進他清亮的黑眼睛里,一望直接到底,星芭黛從他瞳孔里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他就那樣隨意的站著,黑垂肩,腦後的質亮澤,由于長而顯得柔軟.前額翅曲起來的那幾小撮卻透露出真正的質,原來也是倔強的,桀驁不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