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17 新時代教父
本以為這些小樹人到了早上就會自己擁有意識,誰知等到早上徐錚再次來看他們的時候,卻現實在是高估了他們.

有意識倒不假,只是沒徐錚想像的那麼完善.一看到徐錚,樹人們本能的就辯識出這位結出樹人之種又培育出他們的人類來.當即向著徐錚蜂擁而至.

眾人好一陣呆傻,就看到所有的小樹人用一種很危險的動作,拼命的搖晃著,奮力從土壤里拔出自己的根,厚密的根系糾結成兩條腿,噼噼啪啪的邁著腳丫子向徐錚奔來.

當初在螢火石里只是三個樹人而已,還不覺得有什麼.現在可是七十三個,那就是一群了.當一群綠意盎然的小樹苗,活蹦亂跳的像妖怪一樣沖你奔過來的時候,場面是非常的壯觀的.

隨即,徐錚的大腿就被小樹人抱住,沒抱到的還在後面拼命的擠,試圖排開前面的阻礙,和徐錚來一次零距離的親密接觸.

奧森楞楞的看著他們,頭麻的道:"呃……看不出來,樹人們其實很熱情啊……"

徐錚瞪著他們,心里頭也很糾結.多次和喬治老樹人聊天,存活了悠長歲月的老樹人給人的感覺是甯靜致遠的,性情像天空的浮云,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有著一種然物外的淡泊心性.哪像這幫小東西,包括帝都那四個,一個個活潑好動,古靈精怪的,像自己而遠過像喬治.

究竟是哪里出了錯?

也不是說樹人們這種性格不好.但就像千年老古董突然開口說話一樣,而且還是那種很聒噪的那種,就讓人感覺怪怪地.

感覺到小樹人在擁抱自己,更拿茂密的樹葉親昵的在自己向上碰觸,徐錚止不住想笑.這七十三個樹人又和錫安那四個不一樣,錫安那四個長得更茁壯一樣,體形苗條,已經顯出一棵大樹未來的修長挺拔樣子.眼前這幫卻明顯的顯得矮而肥胖.頗像奶粉灌多了的肥胖小嬰兒,有點嬰兒肥的感覺.難道真是聚靈陣靈氣太濃,灌多了撐著了?貌似這次不僅一口氣整出八個聚靈陣,更是結出一個大型的聚靈陣系,好像確實下手太狠了些.

七十三個小東西好像確實不如帝都那四個育得完善,帝都那幾個.半天不到就能明白地用心靈交流的方式彩勾通.而這些,徐錚只能從他們的親密擁抱里隱隱約約的感覺到親近和仰慕的感覺,其它的感覺則更加地模糊,很不具體.

不過徐錚也不擔心,喬治說過,樹人的知識是通過類似于昆蟲那樣,直接在誕生下一代的時候就遺傳了過去.覺醒只是早晚的問題.這就意味著人類會生出弱智來.樹人卻絕對不可能,只有早熟與晚熟的一說……這樣看來,貌似樹人們在優生優育一項上,比人類強悍得多啊……

但麻煩也跟著來了,眼前這幫子晚熟兒童暫時還不能獨立,也不能擔當園丁的任務,就像人類還未成長一樣,總得有人撫養著,帶領著.得有個類似于監護人什麼的.

誰來做這個監護人?

徐錚止不住眼光往奧森看去.

自從一幫小虎族喜歡上奧森以後,明顯現這個人類爸爸更好欺負一些.他不像朵麗,有時候很嚴厲,會訓人,會扯著你地尾巴揍你地小**.或是擰你的耳朵.那可是相當的疼.奧森由于沒有照看到幼年的的徐錚,又渴望體會那種寵愛小輩的感覺.所以對待小虎的態度就是毫無節制的.打,下不了手,罵,舍不得開口.一幫小鬼頭又極其鬼精靈,敏感的感覺出這種關愛,現在成天跟在奧森**後頭地時候比跟在朵麗的後頭的時候還更多,讓虎族的大眾媽媽終于松了一口氣,照顧六十二只小虎可是相當的折磨人.

現在,奧森就站在徐爭旁邊看徐錚按撫一幫小樹人,左手抱著一只小虎,右手攀著一只小虎,左右肩頭各坐一只,有兩只淘氣地,一只趴在他頭頂上,一只吊著大劍地劍柄,一直在用爪子試圖在劍柄上掏個孔出來.其余的圍坐在奧森身邊,舔爪撓癢,該干什麼干什麼,就是沒有離開奧森五步以內,簇擁得奧森看上去像小虎頭子一樣.

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再找不出比奧森更合適地有照顧孩子的強烈*的人來照看小樹人了.

徐錚眉毛一挑,呵呵對著小樹人笑道:"去,都去奧森那里去,他可以帶著你們去處去玩耍."

奧森怔了怔,就見徐錚那邊樹枝與葉片齊刷刷的一頓,然後迅朝自己轉過來.下一刻,七十三個綠意盎然的小妖怪邁著樹根組成的腳,歡天喜地的朝著奧森奔去.

格蕾絲看著氣勢洶洶的勢頭,打了個寒戰,道:"很恐怖啊……我以後不打算生孩子了……"

看著小樹人奔來,奧森心頭也是毛,叫道:"哎哎哎,太多了吧!"

但當第一個樹人摟住奧森的腿,奧森立即就住了嘴.不會心靈傳輸的小樹人只會通過接觸傳遞感覺,一摟之下,那種親密的毫無作假的親近之意和全心全意仰慕感覺迅傳遞過來,感覺就像小孩子摟著你撤嬌的感覺一般無二.

奧森立即潰敗千里,僅有的因各族差異帶來的怪異感覺消失得無景無足蹤,轉驚為喜的叫道:"咦?真古怪!很像人類的小娃娃啊!"

垂頭看小樹人,樹枝形成的手臂緊緊的攀著自己的腿,樹冠像頭部一樣,左右轉動著在自己大腿上蹭來蹭去,明明白白的撤嬌的動作.

那枝杈.淺淺地褐色,顯得很脆弱.葉片綠得拉近透明的似的,似乎輕輕的一碰都會碰傷,奧森止不住屏息,輕輕笑道:"很可愛!"

徐錚笑:"喜不喜歡?"

奧森點頭,這幫小東西,想不喜歡都做不到.

徐錚大笑:"全交給你了!他們可好養多了,至少不用擔心吃喝拉撤的問題.他們只要往地上一跳.把根紮進土里吸收一會兒陽光跟水份就全部搞定."

奧森咧嘴大樂:"沒問題!看我的!"

于是乎,異界第一奶爸外兼第一教父迅出籠,奧森的跟隨隊伍再添七十三員生力大軍.

從此,莊園里最寵大的隊伍出現,每天早晨,總是小虎和樹人們先醒.第一時間就會沖過來尋找他們地奧森爸爸.然後奧森總是會被從床上拖下來.痛苦的呻吟著,為自己長久以往不能安安心心的睡個好覺而滿腹糾結.

不過這種情緒總是無法持久,一但小虎們躍到床上來亂滾,或是有小樹人抱住奧森,大胡子的魔俠游俠就會不戰而敗,樂得笑出一口白牙.當所有人都還在吃因為糧食缺乏而顯得很可憐的早餐時,大眾教父已經樂呵呵的帶著他寵大地隊伍從樓下塵煙滾滾的跑下來.去森林里進行每日例行一次的晨間運動.

從生命進化和展的角度來說.多運動是有好處的.但並不包括以下內容:

"現在,像我這樣,雙足微分,平肩,略微低垂.好,就這樣,保持不動.然後,出劍!"

"噢!瞧我這腦袋,忘記了.你們都沒有劍.來,讓我們折衷一下.虎族的,伸出你的小爪子,把最鋒利地露出來;樹族地,自己在身上挑一根最堅硬的樹技.尖一點的那種.如果不疼的話,就把葉子摘掉一些.像我這樣.看准目標,用力往前剌!好,就這樣!保持,收劍,擰腰,再來!這是最基礎的突剌劍技,由于走的全是直線,有很好的殺傷力.以後有人敢欺負你們,一定要記得這一招."

徐錚喝著珍妮煮的清得見底的粥,一臉黑線地看著門外一百多號異族在那里扭胳膊出腿,拍桌子怒吼:"奧森你干什麼?!我要你帶他們,是讓你看好他們就行,不是讓你把他們訓練成打手!叫你一聲教父那是恭維你,你還當真來勁了!"

奧森滿不在乎的道:"瞧這細胳膊細腿的,不好好訓練一下,將來被別人欺負怎麼辦?從來就只能是我崔維斯家的欺負別人,沒有崔維斯家的被別人欺負這一說!教父怎麼啦?還別說,聽你解釋後我就是喜歡當這個教父."扭頭對一幫小鬼循循善放誘地道:"別聽他地,聽我的!集中注意力,凝神,盡量去感悟體內地斗氣.別懷疑,獸族是肯定有的,樹人不知道,也許悟一悟就有了.看我劍勢,虎族出爪,樹族出枝,一,二,三,出招!嗯嗯嗯,虎族的不錯,有點突剌的樣子了,樹族的還要再練練.再來!"

徐錚看著一幫張牙舞爪的小虎,受不了的道:"這也叫突剌?!這招叫黑虎掏心好不好……額……名副其實的黑虎掏

"黑虎掏心?這名兒不錯!來,再來一次黑虎掏心.誰敢惹你們,不管心也好,肝也好,全給我掏出來掛著示眾!"

姥姥的!再不管管,這幫小虎人,小樹人全會被他訓練成街頭小混混.徐錚終于大怒,拍案而起,叫道:"奧森!你給我滾一邊去涼快!"

奧森道:"別理他,聽我的."

亞伯拼命向眾人打手勢,叫大家找椅子的找椅子,搬凳子的搬凳子,每日一吵馬上就要開始了

要過年了,從容在這里給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祝福的話語雖然很籠統,但我的心意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