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05 失事的飛行器
兩父子在小房子頂上睡了一夜,雖然是冬季的季尾,西大陸的氣溫仍然很寒冷.奧森父子倆早上被人現的時候須上全是白霜,像無尾熊一樣抱在一起渾身打擺子,抖得像篩糠一樣.徐錚的頭拱在奧森懷里,奧森緊緊的抱著他,馬克就蹲在小屋旁邊,用手支著下巴看他倆.

查克出來,看了一眼就大笑,道:"拱那里也沒奶吃."

盧卡斯點頭,大覺也理,跟著放聲大笑.

徐錚被笑醒了,茫然的睜眼,問道:"早上吃啥?"

眾人都笑不出來了.

徐錚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也是無語.伸腳在奧森身上踹了一腳,奧森哆嗦著醒來,嚷道:"好他媽冷!"

徐錚看著他,問道:"早上吃啥?"

奧森頓時清醒過來,道:"還有沒有存糧?"

亞伯抱歉的擺著手,珍妮道:"沒有.只有一些種子亞伯打算開春用來播種用,我們連它也要吃掉?"

奧森大寒,昨夜才說要讓徐錚過上好日子,今天的現實就在抽他的耳光,當即尷尬的看向徐錚.

藍絲端著木盆出來,伊玫兒跟在後頭,叫道:"表姐,你腿傷還沒好完,我來吧."

徐錚奔下房頂,接過盆子,道:"團長你要做什麼?藍絲輕輕一笑.道:"這屋子沒法住人.我決定把它全部打掃一遍!"

格溫道:"算我一個."

格蕾絲也道:"我們四個加入.呵呵."

徐錚忙不迭道:"對對對!是得打掃一下,記得把蜘蛛全滅掉!"

"沒問題!"格蕾絲豪爽地道:"我一拖鞋過去就能滅掉一只."

好大膽的女人……徐錚縮了縮頭,轉頭向男人們:"男人們跟我去林里找吃的.凡是能吃的全帶回來,完事以後莊園里該修的,該拆地拆.該建的建,以後這里就是大家的家,我們要一起在這里生活.所以,現在就動手建設自己的家園吧!"

奧森興奮的看著徐錚,這番話已經讓他有了擁有了家的感覺,大聲道:"兒子,說得好!"

徐錚鄙視了他一眼,又道:"有奧森帶領,我們應該是最先到達的.其它的獸族應該還在路上.所以我們就要多干一些,不能讓他們到來的時候看到地還是這個樣子."

指指整個莊園,笑道:"這里或許現在並不怎麼樣,但卻是真正屬于我們自己的地方,沒人會傷害誰,也沒有人會因為種族的差異就看不起誰,這是一片公正的土地.想像一下.一點一滴的把它建起來,成為一個富饒的廣闊的莊園,大家一起幸福地生活在這里,也許只用一年時間,它就是真正的桃源了.怎麼樣,有興趣沒?"

眾人聽得心里一片激動,無法控制的想像中心目的莊園的樣子.查克道:"嘿!我現在就去找吃的."

伊玫兒歡喜的道:"走,表姐,我們去大掃除!"

諾丁道:"我對在森林里找吃的比較有經驗,我跟查克去."

格溫看向奇嘉士.笑道:"你的嗅覺出眾,跟查克他們去."

奇嘉士則轉向徐錚:"你打算做什麼?"

徐錚撓著後腦,道:"打掃什麼的我還能幫上忙,找吃地我可不在行,以前和嚕嚕在一起光是狩獵而已.你們帶上嚕嚕吧,我打算再去研究一下莊園,看有什麼是可以開的.至少得為開春的時候做好准備."

一干人馬于是作鳥獸散,各自忙自己的去了.和昨天明顯的不同是,大家有了目標,更有了親手建設自己的家園的想法.就特別的來勁.朵麗帶著幾十只小虎不知道幫哪邊好,干脆獨自出,帶著一幫淘氣鬼去掏鳥蛋來加餐,反正這里已經不是西大陸,沒有岩城附近那樣仇視獸人的人類存在.小虎們可以開開心心的出去活動.四處瞎折騰.

奧森也是個不能從事生產地,更別指望他會打掃什麼的.他也就一把劍能縱橫天下,干其它的無論什麼事則都是屬于弱癡型的,所以便厚著臉皮跟著徐錚和亞伯後面晃蕩.馬克在後面一步一隨,沉悶的腳步聲震天價響.

再次巡視了一圈,沒有什麼大地現,只是覺得莊園比自己想像中地大,有廣闊的土地,東邊有半小時路程遠地地方有一個小湖,湖水清澈,是上好的水源.

徐錚抓起一把土壤,問道:"這里都適合種什麼?"

奧森茫然:"我不懂……不過聽說無序大陸的土壤並不富饒.我想,種些麥類,土豆什麼的應該可以吧.風盜們曾經種過葡萄,不過好像沒有成功."

亞伯打著手勢,從懷里掏出幾粒種子給徐錚看.徐錚接過來仔細研究,現它們有些像扁豆的種子,圓圓扁扁的,呈深黃褐色.

"亞伯你以前都種這個?"

亞伯點頭,又是一陣紛亂的手語.徐錚看得一臉黑線,決定推廣前世的手語,為所有像亞伯這樣不能說話的人造福.

走到整個莊園中心的位置,徐錚四處伸頭看了看,覺得這里還行,便動手往外掏魔核,打算在這里布置一個用來遮風避雨的小型結界,然後在結界里面設置一個仿真型沙盤,以後整個莊園的規劃全在這里實現.

魔核才掏出來,奧森一見到就樂開了花,喜道:"這玩意兒值錢.可以拿去換錢!"

徐錚頭也不抬地道:"我記得你說過,去最近的交易城市單程也得花上六天,來回一共十二天,等換了錢和食物回來,大家在這里餓得也只有進氣不見出氣了."

"也是."奧森頓時就泄了氣.看徐錚把低階魔核擺下去,很快一個複雜的小型魔法陣就顯現了出來.

奧森看得一楞一楞的,問道:"兒子,你是魔法師?"

徐錚搖頭:"我是考過證的馴獸師."

"咦?"奧森大奇,沒聽說過哪個馴獸師還會魔法技能地.卻見徐錚又拿出一些魔核和魔法材料,先調配魔法材料成魔法墨水,開始往魔核上書寫,最後激活它,放進魔法陣里.

"呃……這個是煉金技能吧?"

"是.這個是魔法銘文.一般輔助陣用得比較多."

奧森無語了,會魔法與煉金的馴獸師,還會一手高勁的戰技.這兒子實在有點不正常.

最後在陣心放進定位魔核,激活整個魔法陣系,一道球形光屏升了起來,出晶瑩的橙黃色光芒,將徐錚打算設置沙盤的整個地方都籠置著保護了起來.

徐錚滿意的看看.道:"好了!以後所有關于莊園的設想都可以預先在這里做出來.呵呵,馬克,你看這個結界像不像維克特城的那個結界.馬克?"

不見馬克回應,抬頭向馬克看去,現這馭法使正抬頭看著東面的頭空,不知道在看什麼.

"馬克?"

馬克道:"好像有什麼東西飛過來."奇怪地馭法使不知道視力是怎麼實現的,好像比正常人看得更遠.

徐錚瞧了半天,才在空中看到一個黑點.

很快的,黑點擴大,向著這邊疾飛來.

等飛得再近一些.徐錚吃驚的現,天上飛的那玩意兒竟然是一架飛機!

確實是一架飛機,等飛近得可以看得足夠清楚時,徐錚以為自己看到前世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采用的飛機.

它的體積不大,比以前徐錚在圖片上見到地小了許多,大約有一戰的多翼飛機的三分之一那麼大,很有點可笑的航模的感覺.整體被漆成墨綠色,大約是為了提升上升力,有著上長下短的雙翼結構.雙翼表面看上去像是用獸皮繃成,中間用類似于鋼絲的金屬繩索拉撐.非常的對稱.下部是經典的三點式起落架,非常的原始,輪子是木制地,看不出它的減震性能來,更不要說可以收放了.前部有一個木制螺旋漿.正轉得像老頭兒爬坡一樣.轉幾圈喘幾下,隨時都有停下的可能.後部有魚尾一樣的複式尾翼.方向舵圓圓的,像一把大號的蒲扇插在後面.

震驚!

異界居然有這樣的高科技玩意兒,而且居然能夠成功的飛上天!

奇跡!

只不過,那東西好像不太妙,剛開始還能看出來飛得一抖一抖的,散著滾滾的濃煙,像咳嗽一樣在空中一顫一顫地飛行.到後頭明顯的已經失,倒頭就往下栽.而且好死不死的,正好栽向徐錚等人所在的位置.

哦也,異界版飛機失事!

下一秒,那東西就要直接栽到地上.徐錚叫道:"馬克,接住它!"

馬克應了一聲,咚咚的跑過去,在它快要落地地那一瞬間出手.

賓果!強悍地馭法使穩穩的接住了它.里面地乘客由于馬克的動作,飛機停了,他的慣性可沒停,直接從座拉上彈飛了出來,摔在地上.

徐錚幾人就聽見一聲清脆的的叫喊,一個影子飛出來,落在徐錚剛布下的結界上,又被彈起,然後才摔在荒廢的農田里.

三人一馭法使最後聽到的聲音就是乘客的尖叫:"媽呀,死定了!"猜中了獎從容保留了三十年的充滿了胡子渣的傾情初吻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