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04 父子夜話 02
"我拿著他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是一路漫無目的亂行.我一個年輕男人,哪有帶孩子的經驗?他拉屎撒尿我都不知道怎麼處理,見他哭就只會塞東西給他吃.才七八個月大的嬰兒哪吃得下東西.所以我見他一天天瘦下去,有一天突然起了高燒,呼吸和心停都停了.我那時全然懵了,不知道是該救他,還是放任他不管."

"哪知第二天,他居然又活了過來,又沖我笑.我嚇壞了,想著這樣養著仇人的兒子也不是辦法,干脆扔掉得了.如果天神厚待他,他自然會健康成長,如果天神厚待我,自然會降下懲罰,滅掉這個仇人的兒子."

"那時候是被仇恨蒙了心,我帶著他一路往魔獸森林的深處行進.那孩子不吃不喝的,頭和眉毛卻一天比一天濃黑,眼珠的顏色等到達魔獸森林的森林的中心地帶時,已經全然轉變做從來沒有見過的黑色."

徐錚心里砰砰亂跳,傳來一陣窒息的感覺.聽到奧森接著道:"我只道,這應該就是天譴吧.那人殺了我的兒子,他的兒子卻這樣天生異相,必然會幼年夭折.天神終是給了我一個公平,不必親手殺掉一個嬰兒,任他自生自炒滅,還我一個公道.所以,我將他丟掉在魔獸森林里.""四個月後,我挑掉了一個小型山賊團伙,從那里得到一個消息.原來我殺掉的那個人沒有兒子,他見我兒子生得可愛,突然起了憐意,帶了回來自己養."

奧森突然笑了起來,聲音卻像痛哭一樣難聽:"我把自己的親生兒子帶到魔獸里扔掉了,任他自生自滅!"

"從那一天起,我就瘋了.生活只剩下一個目標.找到我的兒子!無論生死都要找到!"

轉頭看著徐錚,眼里閃著瘋狂的光,嘶聲叫道:"我找了十七年,終于找到你了.我不敢去想你是否已經不在了,更是從未想過天神會這樣厚待我,給了你生機,讓你活生生的站到我的面前.感謝所有地神!當知道你就是小奧森的那一刹那,我就算是死了也甘願!哦,小奧森.我的小奧森!"奧森急切的伸手過來,緊緊握住徐錚的手.

徐錚怔怔的看著他,又是替他難過,又是替他歡喜.

奧森,你可知道,當那孩子的須眉眼開始轉黑的時候,他就已經不再是小奧森,而是穿越而來的另一個人,姓徐名錚.如今這個身體仍是你創造地,靈魂卻早已經變了樣.

徐錚咬著下唇.終是沒有把這個事實說出去.看著奧森這個七尺男兒又是傷心又是歡喜的在自己身邊痛哭,徐錚所有想說的話都咽進了肚里.

告訴奧森他尋找了兒子早已經不在了,這叫他情以何堪?奧森是深愛著自己的,自己能感覺得到,現在的奧森,是恨不得能把整個世界都托在手上送給自己.對于這樣一個深情的父親,誰會忍心去傷害他?

奧森握徐錚握得很用力.捏得徐錚手掌生疼,試著幾次抽出來都不成功.

感覺到徐錚的退縮,奧森驚慌的道:"請不要拒絕我,以前是我不好,但我終于找到你了,以前的過錯,我會用剩下的時間來彌補.兒子,給我一個機會!小奧森,不,徐錚.除了你,我什麼都沒有了!別恨我,我當時是真地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要是知道——"

徐錚怔怔的看著他,手停在了那里.

奧森急切的又道:"我知道,失去的已經失去了,不可能再找得回來.但我們父子剩下的時間還很長,我想看著你成長,看著你娶妻生子,再看著兒孫滿堂.這是我現在全部的人生意義.沒了這些.我將會不知道我活著的目地是什麼."

徐錚仍是呆呆地看著奧森,難道,這就是他重生的意義?代替逝去的真正的小奧森,來安慰這顆受傷的心?

並不介意這樣的事情,完全不介意.

只是.十七年的空缺.哪里能填補得回來?從身體上,確實本能的和奧森親近.但從感情上,奧森仍是一個陌生人,還遠不如戴恩,卡洛,甚至修斯大叔與昆西大叔來得親昵.對著一個還算是陌生人的人,又要如何去找回失落的親情?

徐錚用力,從奧森手里抽回了自己地手.

奧森的手掌空了,垂頭看著空空的手掌,臉上湧上傷痛的表情,顫著手想去抓徐錚的手,徐錚卻本能的躲開.

"兒子."奧森長長的歎息,雙眼微閉,臉看上去突然就老了近十歲.

徐錚又開始心痛,濃烈得化不開,是真正的骨肉相連被撕扯開的痛.

罷了,就當真正的小奧森又怎麼樣?自己並沒有失去什麼,只會得到更多,久違地親情與關愛,不正是自己最渴望的東西麼?為什麼不就化身為真正的小奧森,代替他去愛這個父親,讓他幸福,讓自己也幸福?

什麼都不重要,面子,里子,尊嚴等等,都是狗屎!只有那真實的感情,才是這世間最寶貴的東西!

當有人真心愛你地時候,就一定要努力地去回報,而且絕不要拖延.人生就如同白駒過隙,稍縱即逝,只有牢牢把握住現在的,才是幸福地真諦!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那是可怕的錯過和悲哀.奧林被仇恨蒙蔽了心,飽受煎熬十七年,自己就不能犯這個錯,等到哪天奧森突然不在了,才回悔自己沒有好好愛他,一切都已經太晚.

待我如子,我必待你如父!親情悠遠,那是是人生的幸福!

于是,徐錚突然就笑了,清亮的眉眼在夜色下流轉,被月光映射著.**一片輝光.

反手握住奧森的手,道:"我不是你想的那個小奧森,而且十七年的空缺不是說補就可以補得回來的.我們還太陌生.但是就像你所說地,我們剩下的時間還很長,終于團聚了,就不要再分開.現在讓我叫你父親,我叫不出口,但我想,這只是時間問題.請別著急.給我時間接受你的存在,總有那麼一天,你一定會聽到我叫你父親!"

看著手掌里徐錚的手掌,奧森歡喜得快要瘋了,眼里淚水縱橫,嘴里驚喜的叫道:"兒子!"

徐錚不答,但卻點了點頭,沖奧森燦然一笑.

"我不著急,我有的是時間等!但別讓我等得太累,我等了十七年多.已經精疲力盡了."

徐錚又笑,張口想試著叫一次,但那兩個簡單的字到了嘴邊就是出不了口,只得抱歉的看著奧林.

"沒關系,我等著你."緊拉著徐錚的手舍不得放開,奧森道:"這里以後就是我們兩父子地家.誰敢來招惹我和你,我就殺光他全家!"

徐錚抖了一下.無語.

奧森一手握著徐錚的手,一手伸著莊園,道:"看這里,再看這里,都可以修房子.以後我會想辦法去掙錢,等有了錢以後,這里修個花莆,種上花和草,中間修一條小路,旁邊再種些大樹.夏天到來的時候,我們就在里面乘涼喝酒.嗯,還要養些雞,最好養幾頭奶牛,這樣就可以自己擠牛奶喝.我們把這個莊園建設得好好的,自然會有美麗的姑娘想嫁給你.到時候你娶了她,給我生一堆孫子來玩.以前沒機會養小孩,這次養得夠本!哎,咦?哦,啊!你還太小.娶老婆早得很,咱們不說這個.你喜歡養魔獸是吧?喜歡什麼樣的?我去給你捉!咱們建個魔獸的居所,把養大你的翼翅虎接過來,一起生活怎麼樣?嗯,就這樣定了.哎.你別睡.別眯眼,我還有很多想法……"

奧森的聲音一直在耳邊響.起初徐錚還微笑著聽,到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很安全,很舒服,有一種幸福的感覺籠罩過來,止不住就想睡.

而奧森還在不停地說,十七年憋在心里想對兒子說的話似乎想要把它一夜說完.徐錚靜靜的聽著,聲音進了耳里,卻完全沒理解說的什麼,只是感覺到被關愛著,被疼愛著,幸福的感覺不斷滋長,終于在嘴邊露出個淺笑,沉沉睡了過去.

有沒有覺得怕蜘蛛很搞笑?

其實一點也不好笑,恐懼蜘蛛是有名的八大恐懼症之一.小弟就有.

偏偏我們這里生長著一種體積不小的蜘蛛,伸展開腿,面積能達到巴掌伸開那麼大.每次我看到都覺得毛骨怵然,遠遠地就繞道走.七歲那年有只從我腳前上爬過,那感覺現在都還記得,我嚇得都窒息了.那完全就是非人的折磨.

但我對蛇又完全不怕,真是怪了.

今天下午在醫院干了一件非常沒品的事.出車禍的朋友有一個小侄兒,用紙盒養了一只大個頭的蜘蛛.我一直緊張的看著他,生怕蜘蛛從盒里逃出來跑到我這里.

誰知這小王八蛋大約是看出我害怕,把蜘蛛從盒里拿出來,往我身上扔.

當時,時間對我來說一下就沒概念了.我只記得自己在慘叫,瘋狂的跺腳,居然很有勇氣的一把甩下它,踏上去,踩扁,然後憤怒的用火腿腸扔那小屁孩,叫囂:"小子,別以為你媽在這里你就可以得意.信不信老子今天滅了你!"全場,包括醫生和護士,甚至鄰床的老太太,一片默.

小孩被我地暗器扔中,再看地上的蜘蛛尸體,它丑陋的蜷縮著,然後扁嘴,大哭.

眾人的眼光如刀一般飛剌過來.病床上躺著的朋友,要死不活的,眼睛都腫得睜不太開,這時也居然從眼里射出犀利的眼鏢.

我縮著腦袋,背心被駭出一片冷汗,再被這些眼刀一陣亂砍.心里頭,也好想哭……

我一大老爺們哎,為啥這麼怕這東西?

所以,這弱點一定要給徐錚貼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