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03 父子夜話 01
吃過晚飯,眾人各自找地方睡下.一幫年青姑娘實在受不了這里的髒亂,簡單收拾出一個房間全體住了進去.一幫男人們管不了這麼多,直接在大廳里躺下.馬克睡不著,去外面晃悠去了.朵麗看著一幫小虎,任他們在大廳里奔跑打鬧,這幫家伙根本不知道明天的午飯還不知道在哪里,一個個無憂無慮的,讓人羨慕得緊.

徐錚找了個空著的小屋,摟著嚕嚕睡下,怕把毛球壓扁,便把它掏出來在胸口上放著.小東西很快在徐錚胸脯上迷迷糊糊的睡著.徐錚自己縮在嚕嚕腹下也快要睡著了.

這時,突然覺得腳背有些癢,睜眼一看,立即駭得差點沒閉過氣去.

一只兩個拳頭加一塊那麼大的蜘蛛,伸展著八只腿,渾身絨毛,顏色是黑黃相間的恐怖組合,正悠閑的自徐錚腳背上爬過.

徐錚屏息靜氣的等它爬走,這才沒命的尖叫,把大劍從空間里掏出來,追著它瘋狂的砍.毛球也跟著尖叫,出小手指尖那麼大的風刃去射它.最後也不知道弄死了沒有,徐錚心里一直記著蜘蛛從腳上爬過的感覺,那感覺簡直可怕到了極點,就像是毒蛇露出尖牙,貼著皮膚一寸一寸生上移的感覺.當下只覺得根根頭都豎了起來,鬼叫著扔掉了劍,火燒**一樣往外沖.嚕嚕瞪著他,完全摸不著頭腦,這人大半夜的,什麼瘋?

經曆過了,徐錚才知道,自己怕蜘蛛,而且怕得要命.這鬼莊園里全是這玩意兒,徐錚也不敢在屋里呆了,沖出去尋找馬克,指望借助于他的重腳.把它們全踩扁.

出得屋,山間清新的空氣迎面撲來,在這樣帶著霧水的夜里,更顯得溫潤而沁脾.徐錚深吸了一口氣,頓覺肺里*黴的氣息被一掃而空,像是從一個世界走到另一個世界,屋里是*的,變質的,屋外卻是新鮮的,明朗地.

濁氣排空,蜘蛛帶來的可怕感覺小了許多,徐錚轉著頭四處尋找馬克.找了半天沒找見,倒是在一個破舊的小房子頂上看到了奧森.

奧森獨自一人坐在那里,大劍抱在膝上,怔怔的仰頭看著月,表情恍然,不知道在想什麼.頭上兩輪明月高懸,一輪淺黃,叫做異月,此時正是新月如勾,灑下淡淡的銀黃色光輝.另一輪橙紅.叫做邪月,正值滿月時分,像個大餅一樣掛在天上.銀黃色的光輝和橙紅色的光交映,照在魔劍游俠的臉上,勾出一層淡淡的反光,越顯得奧森的神情有一種無言地落寞與孤單.

徐錚躊躇了半天,幾次扭頭想走.但看著奧森那樣的表情,總是覺得心里擰,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走了上去,輕輕叫道:"奧森."

奧森轉過頭來,淡淡的笑了一下,應道:"徐錚,還沒睡?"

沒叫小奧森,也沒叫兒子,徐錚做好准備的反映落了一個空,突然覺得心里空蕩蕩的.沒地方著落,很奇怪的就不舒服起來.

"睡不著."徐錚道,像是怕打撓到這份甯靜一般,沒有直接跳上小房頂去,而是選擇慢吞吞的往上爬,來到奧森身邊坐下.

奧森看了一眼徐錚,把大劍放到一邊,仰平身子躺下來.徐錚也跟著躺下.奧森躺了一會兒,便側過身子,瞅著徐錚的側臉.


徐錚被他看得有些心里毛.不敢動彈,只裝作毫不在意,仰臉看著夜空里的月亮和星星.

過了許久,久得徐錚以為奧森都睡著了,卻聽到他輕聲問道:"魔獸森林里的月亮和星星和這里地看起來一樣不一樣?"

"差不多吧.只是東大陸水氣不如西大陸這樣充足.夜里的霧氣要少一些.月亮和星星看上去更加清楚."

"都是一個人看嗎?"

"不是,還有嚕嚕陪著我.有些時候翼虎爹和翼虎娘也會陪著一起看."

"翼虎爹和翼虎娘?"

"嗯.嚕嚕的爹娘,也是我的爹娘.我被它們撿到,當作自己的孩子養大."

奧森長長的歎息,良久無語.氣氛顯得沉悶而壓抑.

徐錚有些坐立不安,突然就想離開了.

耳邊聽得奧森又問道:"這麼說,從我離開的那一天起,就已經失去了當父親地資格了?"

徐錚心中一緊,奧森的聲音在背後幽幽的又道:"我很早就出道,也算是天資過人吧,很早就闖下了名號.那時候,總覺得海闊天空任我遨游,什麼都不太在乎.然後突然有一天,我知道了自己有個兒子.當時的感覺是很荒謬的,自己都沒算長大,居然就有兒子?感覺像是太陽落到了地面那般不可思議."

徐錚屏住了呼息,靜靜的聽.

奧森又道:"但我對這個預料之外的兒子還是很好奇的,怎麼說都是由我創造出來的生命,很神奇,也很偉大.當時我正在響鈴島與人聯手攻打赤潮海盜團,聽到這個消息後就立即往回趕,想去看看我的兒子長什麼樣."


"一路往回趕,起初還沒有什麼感覺,但離東大陸越近,就是越是思念你母親,對你越好奇.我地兒子,會是什麼樣的呢?是像他母親一樣的一頭紫,還是像我一樣棕灰眼?是像他母親一樣纖細敏感,還是像我一樣大大咧咧的性子?是像他母親一樣有一副好嗓子,還是像我一樣五音不全?更或是像他母親一樣身體瘦弱,還是像我一般強壯,長大以後也能當個游俠,游曆大陸四方?種種想法在腦里盤旋,離家越近,我就越意識到,我奧森-崔維斯已經成為父親了!這是人生一大步的跨越!我從無根的游俠變成有家有子的男人,幸福感,成就感,一齊湧了上來.越是這麼想,就越來越心急,只想最快趕回家里,去看看我生命的延續,由我身體的一部份成長起來的生命.這真是讓人激動興奮而又榮耀無比地一件事情."

"可是."奧森的聲音突然就縹緲起來,在夜風中捉摸不定,讓徐錚生出不安的感覺來."等我回到家里的時候,我搭的那個木棚已經沒有了.我心愛地女子變成了一個連墓碑都沒有地小土包,我的兒子不知去向.我記得那天雨很大,我就一直站在雨里,看著變成廢墟地小村子,看著它焦黑的廢墟,感覺自己也跟著你和你母親死去了."

徐錚心里疼起來,又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只支著耳朵靜靜的聽.

"知道我為什麼特別喜歡《邦尼,邦尼》那歌麼?歌里唱的回到家鄉的那一幕,就是我當時的心境.千辛萬苦的回到家鄉,卻現什麼都變了樣,幸福的根基已經不在了,我成了被世界拋棄的人."

"那天,雨真大,像是落在心里,從雨簾里看出去,什麼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世界失去了顏色."

"我站在雨里,先是傷心,然後憤怒.我把你母親挖出來,重新好好埋葬.然後單人仗劍,去找所有風盜尋仇."

自嘲的笑了下,又道:"世人都道我一身正義,除暴安良,四處剿滅強盜團伙.又有誰知道,我其實只不過是在泄憤,為自己的疏忽和缺乏關心所犯下的過錯做著沒有結果的彌補."

"那陣子,也不知殺了多少人.魔劍的魔字有一半就這樣而來.我已經殺紅了眼,見到盜賊就殺.可無論怎麼殺,心中總是破了一個大洞,一但靜下來,就寂寞得慌,孤單的叫人害怕.所以我只能不停的殺,不讓自己停下來."

"如此殺了大半年,盜賊一聽我名字就逃,我一路西行,竟找不到成團伙的盜賊可以殺."

"直到有一天,我聽到消息,當初襲擊小村的強盜居然還有一個人活著,因為怕我尋仇,帶著自己的兒子躲在突西加的拉克多爾小鎮上,穩名埋姓當了個老實人."

"我當時只覺得心時充滿了無盡的憤怒.我的兒子被你殺掉了,你憑什麼還可以擁有自己的兒子?所以我找到了他,一句廢話都沒說,殺掉了他,搶走了他的兒子."

徐錚一震,心時突地砰砰亂跳起來.

"那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像個肉團兒,被厚棉皮包裹著,臉蛋兒紅撲撲的,一看見我就咯咯的笑,還伸手過來要我抱.我本打算一劍就殺了他,可不知道為什麼,三番五次都沒下得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