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各族共舉 02 困境
當夜,所有人就在奧森的莊園里住下.

夜晚來臨前,徐錚去整個莊園轉了一圈,對莊園有了個大致的印象.整個奧森莊園很直白的說,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墟,至少它表現出來就是.整個莊園里除了一個啞巴老頭,連一個鬼影子都見不到.

這個叫做亞伯的啞巴老人還是當初風盜們不知道從哪里劫來的,見這老人雖然是啞巴,但卻有一手好泥水和木匠手藝,才把他留了下來.奧森把風盜殺得死的死,跑的跑以後,亞伯也沒有去處,自然就留了下來,替奧森打理莊園.懼于奧森的手段和威名,風盜們聞名喪膽,也不敢再回來,整個莊園就成了老人一個人在居住.

只是那麼大一個莊園,就這麼一個老人,哪里打理得過來?奧森這人又是個飄泊不定的人,兩三年回這里一次已經算是回得勤的了,如此時間一長,莊園就荒廢下來,只有老人在葡萄園里開墾的土地還能種蔬菜和糧食,老人幾乎就靠這個生活.

亞伯這人倒是熱情,突然見到這麼多人,顯得非常開心,偏偏又無法說話,只能拼命對著眾人胡亂的打手勢,動作飛快,沒人看得明白.

徐錚受東方儒家思想的影響很深,對老人和小孩有種接近于本能的愛護.見這人頭灰白,一臉的皺紋,手掌粗大布滿了裂紋.笑起來一臉地慈善且歲月滄桑,本能的就喜歡這個老人,跟在他後面參觀整個莊園.

亞伯走不快,徐錚就慢慢的跟著,也不催.見老人有時上坡下坎的費勁,會本能的去攙扶他.知道老年人容易寂寞,也知道作為一個啞巴嘴不能說,很多時候更喜歡傾聽,徐錚便一邊四邊觀看,一邊拿一些帝都的趣事說給亞伯聽.

一老一少相處還不到半小時.無兒無女的亞伯就已經疼徐錚疼得很徹底,一雙老眼看到徐錚時,就是會忍不住微笑,用粗糙的大手去撫摸徐錚的臉.

長年辛苦勞動的皮肢弄得徐錚很癢,總是忍不住笑,一邊大笑著,一邊用胳膊支持住亞伯,一老一少笑呵呵地往前走.

奧森在一旁看得大是吃味,酸溜溜的眼光在兩人之間溜來溜去.明明兒子是自己生的,可胳膊肘老往外拐,對誰都比對自己親.徐錚不太愛搭理奧森,奧森則自動自的往上貼,總拿熱臉去貼徐錚的冷**,而且樂不彼此.對這找了十七年的兒子,奧森又是疼愛.又是愧疚,只覺得只要能和徐錚在一起,其它的什麼都無所謂了.

三人一路轉下來,徐錚對整個莊園有了一個深刻的體會:假如在前世,用它來拍鬼片,完全不必經過任何加工,直接就可以上馬!

你瞧這蜘蛛絲牽得,厚厚重重,里三層外三層的垂下來,上面沾著許多不知名昆蟲地尸體.還能看到拳頭大的蜘蛛在上面敏捷的飛竄,跳躍,使得徐錚一度認為這些不是蜘蛛,而是一些和蜘蛛長得很像的魔獸.再看那門和窗,長年失修,腐爛的腐爛,破落的破落,沒破掉的看上去還算完整地,用手一推,出的聲音那個糝人,絕對讓人頭皮麻.雞皮疙瘩一陣狂冒.

整個莊園里一共四口井,干枯了三口,剩下一口還在往外冒水.井水水質不錯,徐錚試了一下,還蠻甘甜的.但干枯的那三口就不敢恭維了.伸頭往下看.里面黑古嚨咚的不知道有多深,還有一些不知的古怪東西在里面爬動.出沙沙的聲音.

風一吹來,掠過枯井,出嗚嗚的空響,搖搖欲墜的門窗扇動,動吱嘎的可怕地聲音,像鋸子一樣割拉人的神經.遇到沒門沒窗的房間,風從這邊進來,再從那邊吹出去,吹得樹影搖動,鬼影憧憧的一片陰寒.徐錚不停的打寒戰,全身的雞皮那是此起彼伏,一顆顆全鑽出來報道,被狠狠的寒了一把.

媽媽咪喂,這哪是人住的莊園啊,根本就是破落頹廢版的吸血鬼伯爵德拉庫拉禦用居所.在這里睡覺,半夜里貞子多半會從井里爬出來披散著頭跟你聊天……


徐錚越看越沒信心,越看越覺得心里涼.天!這就是奧森嘴里的桃源?恨恨地想,要是手里還有星艦就好了,主炮功率全開直接一炮轟過去,轟掉這個見鬼的地方!

奧森倒是很得意,不停的解說,這間是干啥的,那間又是干啥的,甚至連徐錚以後娶妻生子地新房和育兒間都規劃好了,興奮得手指亂點,嘴邊白沫直噴.

這時候打擊他是很不道德地,所以徐錚一句話都沒說,對這個半路鑽出來的爸爸充滿了同情.瞧,都混到這份上了,他還能說啥?如果真要說,也只能是千言萬語化作一句:爹,你可真夠淒慘落魄地……

三人回到充作臨時大廳的地方,幾個女子正在那里收拾行李.男人們楞在一邊,插不上手,不知道干什麼才好.

奧森找到張椅子坐下,**剛挨著它,椅子就很不給面子的四分五裂化作碎片,直接去和冥王喝茶去了.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到奧森高昂的興致,他拍拍**,很瀟灑的起身,繼續憧憬美好的未來.

徐錚實在是受不了了,問了一個最關鍵性的問題:"亞伯,我們晚上吃啥?"

亞伯開始飛快的打手勢,估計這手勢也是自研制,完全無條理,無規矩,也無象征意義.徐錚看了半天也沒看懂,只能猜,估計這一頓至少還餓不著.

奧森還在說,徐錚扭頭又去問藍絲:"團長,我們還有多少金幣?"

"八金幣六十七銀幣三十二銅幣."藍絲根本不用考慮就報出了大家現在共有的財產.

這下子管用了,奧森的聲音嘎然而止,猛地瞪大了眼,難以置信的道:"就這麼點?我記得出的時候還有很多的啊?"

藍絲頭痛的看著這個毫無理財觀念且粗枝大葉的男人,道:"近二十個成年人,六十三只小虎,一路到達這里,半路上不用吃,不用喝?不用購買生活的必需品?更別說你看這樣東西好,就要買給徐錚,看到那樣東西不錯,也要買給徐錚.我不反對你買,但是,你每次都沒從自己兜里掏一個銅幣.這樣花,游俠大人覺得我們還能剩下多少?"

"呃……"奧森干笑:"我這不是窮嘛.早知道蓋尤里送金幣的給我的時候,就不用自持身份裝清高."

轉頭又去看格溫,道:"你好歹也算是跟人私奔,就沒有卷點啥出來?"

格溫頓時一臉黑線,沒好氣的道:"那時候光顧著跟著奇嘉跑,哪還顧得了這些.不過,身上還有一些飾,應該能換點錢."說罷,把耳飾和手鐲都摘了下來,遞給徐錚,道:"反正沒用,都拿去換錢."

鑒于目前這個情況,徐錚也懶得跟她矯情,全接了過來.奇嘉士倒是伸手捏住格溫的手掌,溫聲道:"辛苦你了,等我有了錢,再給你買."


格溫輕輕一笑,道:"以後再說,有了你,那些東西有沒有無所謂."

奇嘉士眼圈微微一紅,用力握住了格溫的手.

"停!"查克叫道:"肉麻死我了!不許在這里表演這種你恩我愛的戲碼!趕緊想想,明天吃啥,後天又吃啥才是正事."

眾人都白了他一眼,惱他不解風情,但轉頭一想目前的困境,一個個真的頭疼起來.

一個個都是人哪,獸人也好,人類也好,全是人,都得吃東西才能繼續生活.而這個莊園,就目前來看,根本就是不毛之地,總不能面向西北,張大嘴巴喝西北風就能飽吧?這下子才真正體會一個銅幣憋死一個英雄好漢的憋悶.

徐錚想了想,問道:"附近有沒有可供交易的地方?比如城市,可以買到食物,生活必需品的地方?"

奧森道:"附近沒有.整個無序大陸就四個大型交易城市,最近的離這里有六天的路程."

徐錚的臉又黑了下來,同情的看向亞伯,他能在這里活了這麼多年,真是奇跡……

眾人一陣冥思苦想,都想不出解決目前這種困境的好辦法,最後只得放棄.長途跋涉的到達這里,每個人都累了,腦子都轉不動.

亞伯去做晚飯,珍妮跟去幫忙,晚餐端出來時,眾人也管不得美味與否,把黑漆漆的面包和喝想來像土豆湯一樣的東西吃了個乾淨.

隨後亞伯宣布——事實上他用的是自行研的手語,大家都沒看懂.不過在廚房和儲藏室進進出出以後的珍妮說的話倒是能聽懂的:"我估計亞伯的意思是說,這一頓,非常不幸的吃光了全部的存糧!"

鐺!

徐錚手里的木制湯匙掉進碗里,無法控制的張大了嘴巴.

娘喂,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全體陷入了無錢無糧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