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52 突圍-奔向幸福!
犬族沒有像虎族那樣的半人半獸的戰斗形態,奇嘉士干脆放棄人形,化形成犬,悄聲無息的走在濃霧里.犬雖不如貓科,但足下同樣有著厚厚的肉墊,如此刻意為之,依然是潛行無聲.濃厚的大霧又成了極好的保護,奇嘉士化身的巨型黑犬就緩緩的走在濃霧里,時不時停下來仰頭仔細的嗅,捕捉空氣中屬于人體的氣味.

整個碼頭人實在多,氣味繁雜,對于犬族過于靈敏的嗅覺來說,造成了很大的干撓.奇嘉士不得不繞著船屋走了一周,才返回來,轉回人身穿上衣服,道:"房頂有一個,門邊有一個,還有兩個不在這里."

從查克手里接過長劍,五個劍舞團成員互相對看一眼,各自默不作聲的挺劍走向霧里.

一人自左抄,一人自右抄,分別自兩邊包圍向船屋大門,臨近門邊,兩邊力疾沖,毫不猶豫的一劍剌向奇嘉士所說的位置.

暗藏的盜賊哪里知道潛行已經被破,猛然間聽到破空氣疾響,兩柄劍不可思議的剌了過來.

第一劍落空,就只看到空氣中半透明的影子一閃,潛行破除.第二劍驟,疾剌了過去,一個人體捂著腹部睜著難以置信的眼倒下.

"倒一個!"

船屋頂上的意識到生了不正常的事情,本能的就往地下倒翻.

翻至中途,奇嘉士的長劍已經剌到,嘴里大喝:"中!"

這名盜賊又要比前一名強悍得多,雙匕舉到頭頂,架住奇嘉士長劍,雙眼暴起精光,立即就要動強隱.哪知左側和背後都是勁風疾響.又有兩柄長劍,一柄直剌,一柄重斜削,飛快的攻來.

奇嘉士收劍,再剌.封殺他逃跑的路線.查克與盧卡斯長劍隨後就到,正中目標,雙劍剌殺,除掉了這個盜賊.

五人得手,再聚到一起時,互相對視,都是又是驚懼,又是興奮.除了奇嘉士這個獸人,四人都是平民出身,平時安份守已.此時迫不得已舉劍殺人,殺的更是平時飄忽不定的盜賊,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又有些後怕.

查克一手全是冷汗,低聲道:"現在怎麼辦?"

奇嘉士道:"你們四個護著小虎,我去尋找最後的兩個盜賊."說罷,重新轉換形態.仍以黑犬地樣子潛進了濃霧里,往碼頭那邊打得火熱的地方潛去.

查克打開船屋門,輕聲吹了一聲呼哨,巴利爾在那邊奶聲奶聲的應了一聲,領著一群小虎很快奔來.

路過查克,巴利爾腳下不停,和頭上有著白斑的漢克,黑眼圈的阿倫領先跳進水里,往著大船游去.盧卡斯道:"小虎已經順利下水,我們不如殺過去.要麼幫忙退敵,要麼護著女人們上船."一擊得手,四人膽子都大了一些.

查克點頭,四個人仗劍從霧里沖出來,向著火牆里地地方沖過去.

傑爾米提著長槍,混在劍士群中卻不搶攻.奧森和那個不知名的少年實在驚人,幾十名劍士在他們兩人聯手之下,根本就沒有一合之力.

情況完全和上面傳下來的不一樣,他們不僅不是肉雞,而是猛虎.有著極強的組織與策劃的戰隊!

自開打以來,先是奧森與那名少年強勢登場,拖住了大部火力.後有古怪的魔獸空中壓制,再有更加古怪的法師人偶迅擊殺掉威力強大的法師.三有虎族少年仗著靈活的身手,牽制住了大部份的弓手.使得射過來地箭只零星散亂.都成了強弓末駑,沒有什麼威力.形勢非常不妙的倒向對方.

一分鍾不到.突圍的形勢已見,馬車出現在碼頭上,一群女子緊跟在馬車後,向著碼頭奔來,其中就岩城的大小姐格溫.

傑爾米大叫道:"小姐,城主養了你這麼多年,你就半點恩情也不顧,反而幫著外人?城主那麼愛你,你就一定要忤逆他?"

格溫一震,握緊了匕道,清冷的聲音回道:"傑爾米隊長,你說錯了,他沒愛過我,沒愛過我媽媽,更沒愛過任何人,他只愛他自己!"

傑爾米提著長槍,一邊說話,一邊向著女人群那邊摸過去,意圖捉住她們,口中卻試圖緩兵式的道:"天下哪有不愛自己子女的父母?快快醒悟,跟著我回去,跟著這幫人亡命天涯,並不是你地歸宿."

格溫伸手將伊玫兒推到馬車兒,自己握著匕站在最前面,輕笑:"你還是說錯了.我父親就是一個不愛自己子女的人.真實的說,他根本就不會愛人!我媽媽,是他的床伴,是他可以**去炫耀的美麗花瓶.媽媽郁郁一生,最終去世的時候只告訴我一句話:女兒,能離開就離開,遠走高飛,去追尋自己的愛人,別像媽媽這樣.可是以前我舍不得他,總覺得走了後,父親孤苦伶仃,一個人孤單寂寞.不管我們之間有沒有親情,他總是我的父親,我總歸是他的女兒,應該關心愛護他."

聲音逐漸轉冷:"可是你知道麼,我跟著他二十二年,看夠了他的殘暴無情.我用最大地努力去試著愛他,努力的幫他,盡力做一些好事,希望可以彌補一些他的過錯.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當我找到真正相知相愛的人的時候,他卻殺傷我的愛人,滅了犬族全族!那時我就明白,我不是他女兒,是繼媽媽之後,另一個可以**去炫耀的花瓶和交易的資本!"

伸出匕,堅定的指著前方,又道:"所以,我決不回去!沒有了愛,就什麼也不是了.沒有愛地地方,我也不會在那里呆著!你盡管過來捉我,看我會不會反抗!獸人哪點不好?他們比人類更會愛人.奇嘉士這個犬族.我是愛定了!誰敢阻撓我,就來試試我會不會拿刀捅人!"

奇嘉士聽得熱血上湧,狂嘯了一聲,凌空飛撲過來.

格溫一驚,本能的就想去抱他.卻見奇嘉士虛空中張嘴.咬住了什麼.

隨即血花四濺,一個被咬住咽喉的盜賊現形,被奇嘉士咬住瘋狂的撕扯.

格溫臉色鐵青,一匕送出去結果了他,冷冷的對傑爾米道:"這就是我不喜歡你們地地方,做事永遠是用卑鄙地手段.知道麼,就算你捉住我,我的匕也會剌向自己地胸膛,絕不成為別人的負擔.傑爾米,你回去告訴蓋尤里.我這個女兒,他就當沒生過!再告訴他,多行善事,如果他真想活得更好!"

蹲下,將奇嘉士拉開,溫柔地擦去他嘴邊的血沫,再也不看傑爾米.嘴里柔聲道:"我們走!"

此時,戰斗已近兩分鍾,徐錚突地一個踉蹌,大劍一滑,被一個劍士在肩上剌中一劍,控制不住的悶哼了一聲,就要往地上倒.

"兒子!"奧森大驚,一把扶住他,怒吼了一聲,大劍一振.一個突剌甩出去,伸手架到徐錚腋下."怎麼了?"

徐錚苦笑:"時間快過了.我手軟."

奧森舉著劍向外攻擊,另一手牢牢的抓住徐錚,道:"堅持,等女人們上船,我們立即就走!"

徐錚點頭,勉力舉起劍,兩父子互相攙扶著,作困獸之斗.

形勢急轉,傑爾米已經看出端倪來.當即長笑,道:"走?搶不到船,我看你們怎麼走!"長槍舉空,喝道:"守好船塢!"

劍士們攻擊轉向,一部分人開始回防.兩父子承受的攻擊壓力頓時一輕.

此舉正中下懷.兩父子不禁相視一笑,趁機往碼頭退走.

卻見游船悠悠.本應該好好呆在般屋里的大船正緩緩破開濃霧,慢慢在靠向碼頭,隨即出一聲碰撞的響聲,安全靠上碼頭.

傑爾米看得目瞪口呆,那船上沒有一個人操縱,卻如同神助一般,鬼使神差的自己開了過來,還靠上了碼頭.真是活見鬼了!

再仔細看去,水里游動著幾十只虎族的小虎,一只只平游在水面,只用尾巴和後肢劃水,前肢頂在船幫子上,一起合力將船只推到了碼頭!

他們體型幼小,比成年的貓大不了多少,游起水來靈活自如,悄然無聲.碼頭這邊打得火熱,沒有任何人注意到這幫小東西偷偷地暗渡陣倉,竟然整個大船推了過來!

徐錚大喜,大笑道:"巴利爾,真是好樣的!"

巴利爾用爪子勾住船幫,四足並用的從水里竄到船上,得意得嗷嗷直叫,尾巴尖尖上那一圈金毛筆直的伸向天空.漢克和阿倫緊隨其後,所有小虎聽到召喚,也一只只爬上船,抖著虎皮甩掉毛上的水珠.船上很快站了一溜小虎仔,伸爪踢足,可愛十足.

有誰想到,毫無戰力,最不眼的小東西,卻成為了這場突圍里最大的功臣?

傑爾米臉色劇變,失聲叫道:"燒船!"卻現火法師已倒,只得又叫:"搶船!"

奧森縱聲大笑:"我還站在這里,誰敢過來!"

徐錚一轉眼,叫道:"馬克."

馭法使踩著沉重地腳步過來,如山如岳般立在兩人身前,成了一道無法逾越的天塹.

"諾丁,走人了!保護沒有戰力的先上船,大家跟後,全體上船!"徐錚喝道.

嚕嚕壓陣,格溫和變身作黑犬的奇嘉士守在後邊,最後是查克等四名劍舞團成員斷後,趕著馬車陸續往船上走.

傑爾米已經瘋了,大叫了一聲,不再畏縮,舉著長槍攻來.

徐錚斜斜靠著奧森,勉力舉起長劍,搭在長槍上,借力打力,將長槍牽引向一邊,劍刃滑向傑爾米.

奧森知道徐錚沒有了什麼力氣,大劍霍霍,將大部份的攻擊接了下來.

此時清掃隊已無可守,全部的攻擊就壓了過來.奧森兩父子又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兩人與馬克邊打邊退,徐錚叫道:"馬克,你先上船."

馬克道:"我不."

"聽話!"徐錚喝道:"我現在沒能力將你收進空間里.你那個麼大的個,一定要先上去!"

馬克實在擔心徐錚,但又沒有辦法違抗徐錚的命令.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上船.

如此一來,奧森與徐錚更顯危急.

徐錚緊咬著牙,全力支撐著,就等所有人上船.

奧森見得危急,一把挾住徐錚,就要把他往船上扔.徐錚怒道:"什麼瘋?"猛地掙脫開來,披頭散的舉劍向前橫掃.

"奧森,你上船!"

"你先!"

徐錚回頭,在奧森的眼里看到了執著和關愛.突地就一笑,道:"好.我們兩父子死也不分開,一起走!"仰頭一看嚕嚕,頓時有了主意,悄聲問道:"如果暴,你有多大的把握暫時推開他們?"

"十成!"奧森道.

"好.你仔細聽好了,等下我會用力跳起,你將我往上拋.自己排開眾人,再往船上跳,明白嗎?"

奧森點頭.徐錚深吸氣,又道:"只有一次機會,要想我當你兒子,咱們就都不能死!"

奧森又點頭,大戰之中,嘴邊卻有了笑容.

徐錚心中一定,用最後的力氣猛力掃出一劍,雙足力向空中跳起.

奧森大喝了一聲.一把托住徐錚地背,將他往天空上拋去.

徐錚在空中冉冉上升,先喊:"嚕嚕,接我!"再叫:"奧森,跳!"

奧森一劍全力攻擊,蕩開眾人,毫不遲疑的回頭就往船上跳.

嚕嚕自空中一個斜掠,精准的用一爪抓住徐錚,高飛帶離戰團.卻見奧森那邊,由于全力的一劍.跳躍卻已經無力,徐錚在空中瞧清楚,駭得頭皮炸,惶然大叫:"嚕嚕,去接他!"

卻哪里來得及?眼看著奧森半空里一滑.往著水里落下.

諾丁怪叫了一聲.甩開弓箭手,如風一般的奔來.半人半虎地身體離船還有近十米就開跳,向船上躍去.半空里尾巴一卷,纏在奧森的頸間,拖著他一起往船上摔落.

所有人,安全上船.

徐錚快要噴出來的一顆心這才落回原地,狂喜大叫:"走人!"

船上一幫人,無論男女,本能的出腳,狂蹬碼頭的木板,巨力作用之下,船只以一種慢得讓人瘋度離開了碼頭.

傑爾米在岸上瘋狂地大叫:"放箭,放箭!"

奧森落地,立即跳起,勉力揮動大劍,將射來地箭矢檔在劍幕外.只是徐錚秘術時間早過,大劍揮在手里已經是酸軟無力,不斷的有箭只漏過劍幕射穿過來,片刻之間,已經是肩上中箭,手臂中箭,左腹也中箭.

四名劍舞團成員搶上,舞動手里地長劍幫奧森格檔.格溫則一手拖著奇嘉士,一手拖著朵麗躲到了馬車後.藍絲躲避不及,腿上中了一箭,頓時摔倒.伊玫兒尖叫著爬過來,抱住表姐,顧不得自己背心暴露在外面,拖著她往馬車後躲.

徐錚在空中瞧得危急,拍著嚕嚕直下,落到船上對嚕嚕道:"看你的了,給我張大嘴巴,使勁吹!"

風系魔獸終于飆,咆哮了一聲,狂風術次現身,一股巨風形的氣流對著船尾狂吹.船只在這個氣流的作用,終于一震,加駛離.

船只順水而下,又有嚕嚕不要命地吹,度逐漸加快,等駛到河心時,在勁流之下,加成離弦之箭,帶著眾人飛快的離開.

瞧著最後一只箭無力的落進水里,徐錚才轟然倒下.

身體倒在甲板上,又咬著牙四肢並用向著奧森爬去,驚慌的看著他身上的三箭,慌得快要哭出來的一般的道:"告訴我,你沒事."

奧森頹然坐下,露齒一笑,"有事,不過死不了.我還要陪你很多年!"

"真的?"

"真的."奧森點頭,像要印記徐錚的話一般,咬牙扯掉了一只箭.

血湧,奧森伸手按住,滿不在乎地沖徐錚眨眼,冷汗卻淋漓而下.

"受不了你……"徐錚嘟嚨著,終于脫力暈了過去.

"兒子!"奧森大叫,撲到徐錚身上,待現他只是暈了過去後,心里一松,頓覺漫天金星狂舞,自己垂頭就倒.

船在河中急駛,打著旋,左右沖撞,諾丁驚叫道:"誰會開船?"

盧卡斯應道:"我!"定了定神,沖過去把住舵.

船頭被拔正了方向,真正的順流直下,很快遠去.

格溫自馬車後站起,看著越來越遠的碼頭和傑爾米越來越小的身影,喃喃的道:"父親,我走了.你自己保重!請學會去愛別人吧!恨你的人已經太多."勁風吹來,格溫的話飄散在風中,卻已經成了定語.

三年後,蓋尤里城主位被奪,人被剌殺身亡.而那時,格溫已經嫁給了奇嘉士,生了一個小女兒,美麗可愛,就是太皮,拖著一條小尾巴成天四處惹禍.

而此時,大船正載著滿船的人,駛向就要開始的幸福!

本打算寫更多一些.比如游曆,積累實力,與維吉爾霍克的故事等等.還有一些書友們創建地角色,也打算在這一卷里加入.但最近生的事情實在太多,只能掐掉了.或許以後大校稿子的時候會添上.

新書正在准備當中,閑來無事時已經寫好了大綱,定出了模子.但朋友出車祝,這事也擱下了……

看護朋友的時候,拿著筆記本一邊守著他,一邊寫稿.

今天他情況已經好了許多,能清醒的說話,不再一邊呻吟一邊喊胸口痛,也能少量吃點兒東西.臉也好多了,像包子,五彩斑斕地那種,不再像饅頭,雖然仍是很可怕,但比前兩天確實要好得多.我把書友們留下地祝福的話給他看,這人平時一副冷硬地性子,今天卻紅了眼睛,破天荒的對我說:"努力寫吧,報答他們.雖然你的書很難看……"

我大怒,倒也懶得跟一個病人計較,不然我就會直接飽以老拳.

小樣的,敢惹老子……

說這麼多廢話,只是想感謝那些出祝福的書友.你們真的很好,很可愛,很善良.有你們,我的朋友正在恢複,一天勝過一天.有你們關注著,我覺得,真的——很幸福!

這個世上,總是還有許多人會關心他人的.有了這個,世界才變得更美!

嗯……最後……很肉麻的說,我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