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41 勝利大逃亡 02
晚餐過後,賓客坐定,甜點,水果,酒流水一樣往上端,城堡大廳內***通明,更有各系的魔法光源在空中飄浮,照得岩城堡里一片與外界格格不入的奢侈.

蓋尤里坐在城主位,下坐著一些岩城里的有名望的人,主位的位置上卻空著.藍絲與伊玫兒坐在遠離徐錚的東,位置離蓋尤里不遠.幾次與徐錚眼光相接的短暫時間里,伊玫兒神色焦急的急切想向徐錚傳達什麼,徐錚未能領會,但卻隱隱意識到事情有變,心里不禁也有些惴惴不安,擔心自己的營救計劃中途風波四起.

正不安間,忽聽門衛兵通報:"格溫小姐駕到!"

蓋尤里一怔,格溫已經推門進入.

徐錚是第一次見到奇嘉士的心上人格溫,不禁多看了幾眼.

眼前的女子緩步而入,一張素面微揚,雙眉比一般女子略英挺,微微顯出一股柔美之中的英氣來.格溫明顯繼承了蓋尤里的白晰皮膚,白而細膩,襯得一雙杏眼水澤溫潤,配上一張帶著些許叛逆感覺的紅唇,臉容微帶病容,卻是溫順中夾著一股倔強,竟是一位體形高挑的性格型修長美女.

她一頭火紅的頭高高綰在腦後固定住,只在腮邊垂下兩縷,隨著行進而微微晃動,自有一股半誘惑的風情.如若不是鬢間的紅有些花白,臉色有些憔悴.顯出心情大受打擊之下地蒼老,這女子將會是更加絕代風華.

縱然如此,當她穿著一身華麗的拖地長裙慢慢走進來的時候,那被長裙包裹的妙曼身姿仍然吸引住了所有的眼光.奇嘉士更是雙眼亮,一眨不眨眼的看著她,連呼吸都被奪走.徐錚心里一驚,忙用劍柄狠狠捅了他一下,奇嘉士這才返神,不好意思的笑笑.用酒杯遮住了臉.

格溫走近,清咧的聲音道:"父親.女兒給您請安.以前表現得不好,還請原諒.今天聽說父親大宴城里的各方貴人,還邀請聲名大起地星光歌舞團來助興,女兒就自做主張替父親陪陪客人."

聲音溫柔,語言得體,完全不像傳說中半句不說,呆在房里要死不活的瘋女人.

有人贊道:"早聽說城主之女美貌無比.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城主真是好福氣,養了這麼一個出采地女兒."

蓋尤里被捧得熏熏然,盛裝打扮的格溫確實很給他長臉.當即微微一笑,把格溫突然出現的那點不快掩去,只揮揮手,說:"坐."

格溫行到伊玫兒身邊坐下,客氣的對伊玫兒淺淺的笑了笑.伊玫兒客氣的回禮,卻在格溫坐下來後,悄悄伸手親熱的捏住了格溫地手.

格溫垂眉.低聲道:"妥了."

藍絲不著痕跡的點頭,用衣袖蓋著酒杯,一起舉起遮住臉,輕聲道:"我准備了一套騎馬裝,一會視情況換上,可能小了點,將就能穿."

格溫微不可查的點頭,三女便放開了來.像次見面那樣,客氣而生疏的交談.

蓋尤里在城主位上說著應酬的話,無外乎要多多親近云云,底下之人奉承般的回應,差不多也是要多多提點之類的官話.整個演出的前奏冗長而乏味.一切都照足了上流社會的規矩行事.

伊玫兒眉眼一轉,舉起酒杯.笑吟吟的道:"英明地城主大人,不是說奧森-崔維斯大人要來的麼?怎麼還不見這位大人出現?"

藍絲假意柔聲喝止道:"表妹,快坐下,游俠大人不是想見就見得到的."

伊玫兒撅起了嘴,有些失望的道:"傳說中的魔劍游俠呢,我想見見一人挑掉五百疾風盜的高人長什麼樣子嘛."

藍絲歉意的笑道:"城主,我表妹……"

蓋尤里揮手道:"沒事.美人愛英雄,換了我也想看看他的英姿.只是,他地脾氣不太好,對別的不感興趣,只想聽聽你們兩姐妹的歌.你們一開唱,他自然就來了.伊玫兒坐下,失望的哦了一聲.

徐錚卻已經自這個交談中准確的把握住今夜營救計劃地變數:奧森-崔維斯.

心思幾番轉動,已經明白聰慧地伊玫兒透露出來的信息,這個奧森-崔維斯必定不是個可以力敵地人物.這可就麻煩了,想到了辦法對付法師們,卻沒料到突然鑽出個更棘手的人物.

實在不行,就用馬克拖住他,等大部隊離開,自己再召來潛藏在城外的嚕嚕見機救走馬克就是,料他拿有著飛行魔獸的自己也無可奈何.這樣想著,心中才稍定,微微向伊玫兒舉杯示意,意思自己知道了.

此時,第一個節目,星光歌舞團雪藏許久的肚皮舞上場.手鼓與鈴聲響處,格蕾絲與其它三個姑娘舞動著腰肢,蛇行而來.

四個姑娘清一色短上衣,包裹住飽滿的胸脯,下身長裙拖地,卻是低腰,只圍著一串小鈴鐺,把個不見一絲贅肉的健美腹部完全裸露出來.說是腹部全裸吧,肚臍上偏又嵌著一顆新月樣子的寶石,只襯得一個小肚臍團團圓圓,深深的凹進去,說不出的誘人.四人皆是面上以輕紗遮面,只露出兩只濃濃描繪過的眉與眼,更顯得勾魂奪魄.

這一路舞來,手腕與足踝上的銀鈴清脆鳴動,再配以飛舞旋動的身姿,道不盡的異樣風情舉手投足間散無遺.

舉目整個亞里斯大陸,哪里曾出現過這種火熱,大膽地舞蹈?且看四個女子.腰肢靈活,眼神靈動,每每眼隨手足舞動,都是豐富的肢體語言,或是大方,或是奔放,若是熱情,或是誘惑,千言萬語.迎拒還迎,不用說一句話.就在眼神與肢體間體現無遺.特別是後來徐錚加入現代舞蹈的原素,那急顫起來的電動小馬達,攝人心魄的一陣疾蕩,甩得肚臍上嵌著的寶石都帶著股靈性,腰間更是銀鈴飛舞,一片如雨如瀑一般的急驟鈴聲,驚得人目醉心迷.好一陣張口結舌.

格蕾絲領著一陣急旋,旋風一般舞到徐錚身邊,甩下一句:"妥了.一小時以後作."隨即又疾旋著,如靈蛇一般,帶著三個少女向著蓋尤里的方向刮去.

沒有音樂伴奏,就是一陣急促的手鼓擊打,極其節奏與沖擊性,四個少女踩著鼓點子飛舞旋轉,拈指踢足,眉間一顆紅痧栩栩如生.宛如舞神一般.格蕾絲更是大膽,三名少女一排,她卻為了配合徐錚地計劃越眾而出,眼睛在面紗下嫵媚的流轉,一手高舉頭頂,彎曲伸展,指尖十指如輪彈動,另一手則按在小腹部.彈動之際,食指輕輕沿著肚臍劃了個圈,當真把那種潛藏地女性魅力表達得接近完美,把*與藝術之間的界限更加模糊.

這女子,當真是個奇女子.敢作敢為.徐錚也瞧得小心肝撲通撲通的亂跳一氣,暗自想.下次要不要根鋼管給她,讓她把全亞里斯大陸的男人全部搞瘋!

所有人都瞧得呆了,假道學自然是面紅耳赤,卻又要批兩句放蕩,然後生怕漏過一絲細節般細看.真正喜歡之人當然是瞧著目不暇接,只怕會太快舞完.像蓋尤里這種*,自然是眼里只瞧見了自己想看的,目光多在姑娘們的胸上與腰腿間流連,目光精光灼灼,卻又故作沉著,只用一手支著下巴,微微張開的嘴和無意識地輕舔下唇仍是沒有藏住他的*.

伊玫兒拉長著臉,低聲罵了句:"下流!"忽然想起格溫坐在自己身邊,便不好意思的沖她笑笑.

格溫淡淡一笑,道:"無妨.我與他之間,沒有剩下什麼了."眼神看向奇嘉士,正好看到他也看過來,兩人相視著淺淺一笑,隨即轉開眼光.

沒人注意到徐錚中途趁著人人心神迷醉時離去,輕車熟路的潛往地牢.

來到地牢邊,現沒有人,徐錚詫異了一下便繼續前進.

潛進去正打算用地封之術對守衛下一小時的封門術,卻看四個守衛東倒西歪的倒了一地,睡得人事不知,身邊桌上酒肉倒是豐盛得很,一如過節一般.隨即猜想到肯定是格溫大小姐下的手,而且不知道使了什麼法子把上面的衛守支開了才沒看到人,不禁嘿嘿一笑,暗贊她機敏,頗有當賊婆子的潛質,心里開始喜歡這個姑娘起來,悶笑了一下,一路潛進去三下五除二打開了牢門.

巴格達看到徐錚,從地上一躍而起,驚喜的叫道:"朋友,你終于來了!"

庫克一句話沒說,迎了上來,臉上地神情又是激動,又是感動.

徐錚仔細打量兩人,現兩人的氣色比上次見到時好了許多,更添出逃的勝算.一邊掏出食物和藥物,一邊問道:"這段時間怎麼樣?"

庫克接過,分給眾人,嘴里道:"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送吃的了.雖然少,但加上你留的那些,還可以勉強對付."

"鐵鏈呢?"徐錚問道.

巴格達道:"照你吩咐,全鋸得只有一絲連著,怕被人看破,沒敢折斷它,仍是讓它穿著.只要一聲令下,折斷了就可以逃走."

徐錚四顧,見這次牆上釘著的人差不多都醒著,雖然精神不好,但卻可以感激的看著自己,低聲說謝謝,比上次要好得多了.還有少數幾人看樣子仍是著燒,不曾醒來.傷藥終是起到了作用,大多數人已經可以行動.

"不用再裝了,把牆上的朋友先放下來,給他們喂一些吃地.我這里還有一些回複藥劑,先喝點頂著,抓緊時間回複一下.一切等逃出去再說."

巴格達與庫克大喜,叫起其它人,一窩蜂上去擰斷鐵鏈,急切的將牆上的人放下來.

鐵鏈穿在肉中,又過了一段時間,都和皮肉長在了一起.如此強行硬拔,其痛苦可想而知.鐵鏈沾著皮肉從骨肉上分離,連著血水淋淋,醒著的痛不堪言,沒醒的都痛得低聲呻吟.徐錚瞧在眼里,止不住心酸,把最後三個回春卷軸掏了出來,激活它,盡力讓它們滋養傷處,減少一些痛苦.

看著徐錚地身影籠罩進淡淡地綠光里,庫克走近徐錚身邊,低聲道:"對不起."

"什麼?"

庫克一臉羞愧的神色:"我以為你不是不會回來了.你是人類,我們又陷入這麼麻煩地境地……"

徐錚將衛兵的劍盾撿過來交在庫克手里,微笑:"要對人類也有信心.還有許多人對非人類種族持友善的態度.這次出逃,並不僅僅只是我一個的力量,大家都在幫忙."

克接過武器,低聲道:"但我只相信你."

徐錚沒注意到他這句話的修飾與限制,正在幫巴格達處理傷

巴格達明顯是個粗枝大葉的家伙,關了這麼久,仍然笑起來很豁達,問道:"什麼時候逃?現在?獸神在上,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地面的陽光和空氣."

徐錚道:"先等等,我先回去應付著,你們等到四聲暴炸的巨響之後,就不顧一切往外沖,城堡外有人接應.出了城堡,就算逃出去一半了."

"好!"巴格達與庫克都點頭,徐錚這才返身回城堡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