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39 商議
星光歌舞團一炮而紅,聲名迅傳遍整個岩城,並由行腳商人和旅行才,冒險家,吟游詩人傳播出去.那一《邦尼,邦尼》更是膾炙人口,連續演出三天晚上之後,整個岩城都知道這控拆戰火無情的歌曲,一時之間街頭巷尾,人人都會哼唱幾句《邦尼,邦尼》,藍絲和《邦尼,邦尼》一起被人們所記住,走到街上時,有人甚至會脫口直接叫她作邦尼.

唱罷三晚上之後,星光歌舞團卻不再演唱這《邦尼,邦尼》,把它做為星光歌舞團的保留曲目之一.藍絲自己也不願意唱這個,《邦尼,邦尼》實在太過傷感,無論歌聽,很難不被它所打動.一曲唱罷,總是一片沉默,人人淚濕衣襟,良久的傷感的揮之不去,對于聽或是歌,都太過壓抑.

《邦尼,邦尼》不再演唱,徐錚給藍絲換了一支曲子,名字叫做《治愈這世界》.和《邦尼,邦尼》相比,這是真正的可以治愈心靈傷痕的曲子,曲調舒情優美,中和緩,由重練七弦琴的盧卡斯和喬用風笛和奏,伴與查克的手鼓和伊玫兒的銀玲,就像一股治愈之風,輕柔的直探心底,用最溫柔的動作撫平心底的傷痕.

只唱過一次,這歌就同《邦尼,邦尼》一樣,迅竄紅,成為星光歌舞團招牌曲目之到得第四天的時候,星光歌舞團的節目增加到了五個,除了第一夜表演的之外,《邦尼,邦尼》換成了《治愈這世界》,藍絲與伊玫兒表姐妹合作演出,新增加一新曲《只要你相信,奇跡就會出現》.

新曲是藍絲與伊玫兒次真正意義的合作.兩表姐妹從小一起長大,相扶相依的一路風風雨雨的人生路上互相鼓勵,扶持.這合作難度相當大的歌曲,兩人只練了一個上午,就達到了心靈相合的地步.其余地,就是徐錚仔細回憶和音的技巧,再授與藍絲與伊玫兒,創亞里斯大陸的合唱技巧.

不得不說,兩表姐妹在這方面確實極有天賦,藍絲的聲音空靈清澈,伊玫兒的聲音快樂奔放.兩水乳交融到一起的時候,一人高唱,一人低相和.藍絲有震憾的力量,伊玫兒有喚醒的力量,無論誰主誰輔時,或是華麗的切換間.兩個聲部交相輝映,所帶來地聽覺享受是無以倫比的.

兩姐妹互相牽著手,大聲唱道:"當你相信的時候,奇跡就會出現!盡管希望如此脆弱,也不能輕易撲滅.當你能做到地時候,那就是奇跡!只要你相信,夢想就會變成奇跡,不管什麼原因,它一定會實現!"

聽眾無不感覺歡欣鼓舞,這希望之歌又一次征服了岩城所有的人.

星光歌舞團.在岩城冉冉升起,成功的成為亞里斯大陸上第一支純以歌舞表演性質的團體.

星光歌舞團里,眾人興高采烈地慶祝.伊玫兒摟住珍妮的脖子,興奮得嗷嗷直叫:"哇哈哈!我們真的成功了!所有人都喜歡我們呢."隨手抓起一只酒杯使勁的撞徐錚的杯子,叫道:"喝!"然後舉著杯子.雙眼閃閃生光,隨口輕輕哼唱:"盡管希望如此脆弱,也不能輕易撲滅.當你相信的時候,奇跡就會出現!我相信,我相信!"一直低聲的唱.臉上笑著淌淚.

珍妮阻止道:"再喝就要醉啦!"

伊玫兒擦著臉上淚水.笑道:"不怕,醉就醉吧.這是快樂的醉.夢想實現了.真希望爸爸媽媽可以看到."

藍絲從外面進來,微微笑道:"誰買了酒?"

伊玫兒跳出來:"我!"

"又亂浪費錢."藍絲皺眉.

伊玫兒涎著臉笑:"表姐,就讓大家開心一次嘛.快說!在費什老板那里拿了多少金幣?"

藍絲開心的笑:"足足有六百枚!加上我們的賞錢分給費什後剩下地,一共有近一千四百枚!"長長的舒了口氣:"大家終于能吃上好東西,過上好一點的生活了!""哦也!"伊玫兒大聲歡呼."我要新裙子,查克他們要做新衣裳,格蕾絲姐姐她們也要做新裙子!"

"你就知道裙子衣裳!"藍絲笑罵道,愛憐的看著登伊玫兒,心里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的給表妹做一件向往以許久地新裙子.

徐錚關心的問道:"還有其它什麼消息?"

藍絲微微一怔:"你怎麼知道?蓋尤里通過費什給我們來通知,要求我們去岩城城堡演出."

徐錚微微一笑,心道,果然來了.

伊玫兒撅起了嘴,道:"不去!"

藍絲逗著她:"只演一晚上,就有五百枚金幣的演出費哦!聽說演得好,還有打賞,至少也是一兩百金幣吧."

伊玫兒猶豫了一下,道:"還是不去.那爛人根本就不懂歌唱與舞蹈."

藍絲歎氣:"我也不想去.但為了大家的生活,有錢就要賺,而且我們也不能得罪他,所以肯定是要去的."

伊玫兒轉頭看向徐錚,道:"你怎麼說?"

藍絲也望了過來,近段時間相處,所有人無形之中都把徐錚當作拿主意地人.

徐錚深吸了一口,決定把真實地目的告訴眾人.營救虎人這件事情沒有大家地幫助不行,他不想什麼都不告訴他們的利用他們.這些都是善良而正真的人,徐錚對他們有信心,更不願欺瞞他們.

和奇嘉士對視了一眼,奇嘉士斬金截鐵的道:"我要帶走格溫!"

徐錚點點頭,道:"有件事要跟大家道歉,我進入星光歌舞團,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救出城堡的獸人朋友.對不起,我是在利用星光歌舞團做跳板,更打算借用它混進城堡里用演出作子,好救我的朋友出來."

一陣默然,藍絲微微笑起來.道:"我不介意.伊玫兒,你呢?"

伊玫兒痛快的道:"我一點都不介意!我喜歡以前團里那三個獸人,他們誠實而勤勞,對我很好.珍妮,喬大叔,還有你們呢?"

查克笑:"我以前和拉斐爾睡一個被窩,兩個人睡的時候,總想踢他出去.可他被抓了,我一個人睡的時候卻總是感覺很冷.把他弄出來以後.我一定要親自問他到底是哪個種族地獸人,為什麼身上這麼暖和."

格蕾絲也笑:"貌似很剌激,我加入!"

喬看看老婆.珍妮嘟嚨道:"生活好剛剛一點,這樣一來岩城怕是呆不住了.又要白手起家."

喬道:"我喜歡他們.晚上我為你一個人拉風笛."

珍妮老臉一紅,罵道:"去吧,去吧.不用來巴結我!"一邊罵,一邊卻拉過喬,細心的替他撫平衣服上的皺紋,道:"萬事小心."

伊玫兒這才笑看徐錚,道:"全體通過!"

徐錚心里暖暖的,道:"謝謝!"

藍絲笑道:"救人之後,多半是會捅摟子,我們以後要怎麼辦?珍妮沒有說錯,岩城多半是呆不下去的,而且還得想辦法混出城."

徐錚眉毛一揚:"怎麼退走我早想好了.只是出城以後大家有沒有興趣浪跡天涯,唱遍亞里斯大陸?或許也不用唱那麼遠,只用一路唱道東大陸承安國的帝都錫安就行."

伊玫兒張圓了小嘴:"要走那麼遠?去東大陸的承安國做什麼?"

徐錚嘻嘻一笑,伸手進空間里摸出王子的皇冠,套在手指上.用手指勾著它滴溜溜轉了幾圈,滑稽的行了個塞繆斯皇家禮,毫不正經地道:"塞繆斯二王子,徐錚-班得瑞-塞繆斯有禮了,歡迎各位去錫安做客.為錫安演出動人的歌舞."

眾人目瞪口呆的瞪著徐錚指尖地王子皇冠.所有的帝王冠和王子冠在亞里斯大陸全長一個樣,人人都識得.而且它是結合了皇家血液和魔法技術密制而成.沒有可以偽造一說.

奇嘉臉上露出荒謬的表情:"你這玩笑開大了……知道麼,敢冒充人類王子,被知道了是要殺全家的."

徐錚干笑:"我真地是……"

見多識廣的喬瞪了半天皇冠,石破天驚的道:"這是真貨,不是假的."

伊玫兒猛地被自己的口水噎到,結結巴巴的道:"你……你……你……真是,王子?"

徐錚撓著後腦,道:"好像是.加冕禮行過了,帝君詔書也過了,大布整個承安,應該假不了."

伊玫兒一把奪過王子冠,放到嘴里使勁一咬,被一大堆寶石頂得滿嘴生痛,尖叫著道:"我的天神,真的是真的!"

藍絲大驚,從伊玫兒手里搶下來,鄭重的交還給徐錚,道:"我這表妹就這個性子……徐錚——呃,王子殿下."

徐錚接過,順手塞進懷里,一揮手,滿不在乎地道:"我是最沒個王子樣的王子.天曉得他們看上了我哪點,硬塞了個王子身份來.哈哈,以後我還是那個徐錚,告訴你們這個只是讓你們不要擔心,知道我們有地方可去.別跟我來那些虛禮,星光里生活很快活,千萬不要因為這個破身份而產生隔閡."

查克一把扯過徐錚,調戲般用根手指頭頂起他的下巴仔細的看,笑道:"我就說這鬼家伙不是常人來著,一肚子稀奇古怪的點子,果然來頭了不得.王子殿下,給我下騎士來當當."

"滾!"徐錚笑罵,一腳踢過去.

喬慎重地道:"這事不能亂來,大家既然決定要幫忙救人,就提前商量一下吧."

徐錚點頭,道:"我事先計劃了一下,和大家商量一下,看還有什麼不妥."

一群人便端著酒杯認真開始計劃,打算二次大鬧城堡,救走獸人,給蓋尤里一點顏色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