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21 藍絲與伊玫兒
西大陸-中洲-岩城-郊外

清晨,陽光灑滿大地,照耀在岩城外廣闊的一片大草原上,只照得青草雖然枯黃,也有一股子冬暮時分的生意,連草尖上來不及滴落的露都散著燦的光,晶瑩閃亮.微風過處,殘葉斷莖飛揚,還來不及宣揚蕭瑟,又被陽光推散開去,依然是冬至時分,微雨過後,陽光傾泄大地.

遠遠的,一個少年緩緩走來,穿著一身半舊的魔法師學徒布袍,黑,黑眼,黑眉,一張清俊的臉寵淺淺的笑著,上唇上已經有了一層淺淺的絨毛,面容介乎與男人與男孩之間,正嘴里叼著一根草莖,用下唇呶得一翹一翹的,和少年的眉眼一般,說不出的神采飛揚.

少年身後跟著一頭龐大的似虎非虎的背生雙翅的魔獸,像少年一樣,嘴里也叼著草莖,只不過少年只叼了一根,它卻是插了好些在嘴里,學著前面少年的樣,也用下唇呶著它們,也不飛行,只邁著步子,悠閑的跟在少年身後,由于嘴里草莖太多,頗有點老頭吃嫩草的味道.

魔獸頭上,坐了一只圓滾滾毛絨絨的生物,同樣也是有樣學樣的插了根小號的草莖在嘴里,只是嘴巴太小,呶起來比較費勁,只好任它像木樁子一樣插著,看神情,也是得意得很.不用說,這三個,肯定就是從虎族出的徐錚一行.三人從虎族出,直接飛越過整片森林,過了森林才降下來.晃悠悠往岩城前進.本來想低調進城,把嚕嚕和馬克留在虎族營地里,結果兩個都不願意,死活要跟來,最後折衷的方案就是讓嚕嚕跟著,馬克塞進了個人空間里.

徐錚停下來,手搭眉往前看,道:"青灰色的城牆,就是它了."

嚕嚕也伸長脖子往前看去,前方不遠處有城市.青灰色的城牆足有四米高,遠遠看去,城牆成峰,倒有一股威嚴地氣勢.

徐錚看了半晌,道:"好一座巍峨的城市,如果不是有個惡劣的城主,我也要開始喜歡它了.走.咱們進城再打主意."

說罷,將毛球從嚕嚕頭上捉下來塞進頭里,笑嘻嘻的領頭前奔.嚕嚕吼了一聲,吐掉嘴里的草莖,跟在徐錚後頭往前跑.

來到城門前,混在進出城的人群里往里走.城門邊被人攔下,一個衛兵過來,看著徐錚,皺眉道:"哪里來的?報上名來."

徐錚笑吟吟的,道:"徐錚.出來游曆的馴獸師.大哥請給我方便,讓我進城,我的魔獸肚子餓了好久了."

說罷指指身後,嚕嚕連忙垂眼斂眉,做一副乖巧狀.

衛兵瞧見嚕嚕,倒是怔住,這樣地長相的魔獸.倒是從來沒有見過.平常過往的馴獸師不少,還真沒見過一只這種長相的.

見衛兵打量自己.嚕嚕齜牙沖他一笑,衛兵一楞,隨即樂了,有趣,這只魔獸竟然會笑的.

又回頭打量徐錚.卻見這位自稱馴獸師的少年.穿的卻是一件魔法師學徒袍,半舊地有些褪色.松松垮垮的掛在身上,感覺不到半分威脅.只是有穿魔法師學徒袍的馴獸師麼?細看那少年,額間黑色獸紋明明白白,做不得假.

徐錚花了好長時間才把暗金獸紋轉變成黑色獸紋,此時也不怕衛兵察看,只是笑:"袍子是向人買的.特便宜,才五個銀幣,原來的衣服扯破了,沒得穿.大哥總不想我光著**四處裸奔吧?我倒不介意,就怕嚇壞城里的姑娘."

上一件衣服送給了諾丁倒是真,買袍子卻是假,明明穿的就是加西亞那里順手牽來的當學徒時的袍子,所以才松松垮垮.徐錚不笨,他就是想用這種不倫不類的穿著混淆視聽,分散外來戶帶來地注意力.一個打扮細致的人肯定比一個著穿散漫的更容易吸引人的注意.


衛兵咧嘴笑起來,這一人一獸倒是有趣,比常見的冷著一張死人臉的馴獸討喜十倍.便笑道:"交入城費十銀幣,就可以進城了."

入城費?徐錚心中一冷,怒意微生,越對這岩城城主更加不滿.臉上笑著,大大方方的摸了一個金幣遞出去,笑道:"請收下,多余地拿去喝杯小酒."一共接近十四枚金幣的家當,一次性就掏了十四分之出去.

很懂事地少年,衛兵很是喜歡,便道:"倒是會做事,我就好心提醒你.最近城里不太安甯,夜里別亂走.嗯,我個人的提醒,假如你是個變身的獸人,就好現在就離開,我今天心情好,就當沒瞧見."

"謝謝.我會記得你的囑咐,夜里不亂走."徐錚回頭一笑,領著嚕嚕緩緩進城而去.

進得城來,徐錚順著街道一直往前走,又不好冒失打聽城主在哪里,只得順著街道漫步前走.

帶著嚕嚕實在打眼,徐錚找了個旅店住下,把馬克放出來透氣,讓他守著嚕嚕不讓它亂跑,自己向旅店老板打聽到了酒館所在的位置,一個人向著那家叫做野馬地酒館行去.

一進野馬地門,迎面就是一股烏煙瘴氣的感覺撲來,雖然熱鬧,卻遠不如露西娜阿姨地原野那樣溫馨喜人,少了旅當作家的那種感覺.

酒館是消息散播最快的地方,徐錚叫了一杯蘋果酒,打算就坐在這里聽上一會兒城里的動態.不多會兒,酒端上來,徐錚只嘗了一口,感覺又酸又澀的一股子水味,就再沒了興趣,只捧著杯子,靜靜的聽.

酒館里人多嘴雜,誰都在大聲說話,聽了半天,也沒聽到任何有意義的內容.

不經意的抬頭,看到角落里坐了兩個姑娘,整個酒館里就她們說話的聲音最小,卻反而引起了徐錚的注意,止不住的暗聚天道之術的力量凝神細聽.

兩個姑娘面貌有幾分接近,都說不上漂亮,卻自有一股清新的氣質,和酒館的氛圍有些格格不入.她們歲數看上去都不到二十,一個穿紫裙,略大些,一個穿淺黃裙,一臉稚氣,看上去更小.

淺黃裙的道:"表姐,我們還要在這里呆多久?太吵拉.我們趕緊回馬戲團吧."

紫裙的道:"伊玫兒,再忍耐一下."

伊玫兒又把帽子往下拉了一點,遮住更多的臉,低聲道:"藍絲表姐,酒店里真能找到人手麼?"

藍絲道:"這里人流來往最快,是找人的好地方."

伊玫兒低聲怒道:"還不是那個殘暴的城主,抓走了我們的人.獸人有什麼不好?誠肯的干活,老實不惹事,哪里礙著他了?一下子抓走三個,馬戲團都無法運轉.表姐,我真擔心他們,到現在為止,一點消息都沒有啊."


藍絲迅招頭四面看了一眼,徐錚連忙垂下眼光.只聽藍絲道:"伊玫兒!不要再提這件事!風聲這麼緊,你還在張口獸人閉口獸人的,不想活啦?"

伊玫兒氣憤難平的道:"本來就是!奇嘉士大哥有什麼不好的?除了不是人族,全身上下哪點比人族差?可恨奇嘉士大哥卻被他殺了,連村子都屠了個乾淨,累得格溫姐姐成天要活不死的那副樣子,看著就叫人傷

藍絲驚慌的捂住伊玫兒的嘴,央求道:"我的好表妹,別說啦!"

"真想一劍捅死他!"伊玫兒悻悻的閉嘴不再說.

藍絲搖著看著伊玫兒,神情頗有點無可耐何.

伊玫兒沉默了一陣,又問藍絲:"姐,我們能找到幫手不?馬戲團的經營越來越不好,我們兩個都沒這個才能,給出的報酬那麼低,也只有獸人朋友才會不嫌棄來工作."

藍絲揉了揉額頭,道:"我也不知道.招人告示是貼出去了,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來."

伊玫兒歎氣:"這都是第三天了,我看難.下次去城堡里演唱是什麼時候?我也想跟著去,去看望一下格溫姐姐."

藍絲跟著歎氣,道:"我知道.我的歌,蓋尤里城主並不太喜歡."

伊玫兒譏笑道:"他懂什麼?每次看到他一臉*的表情我就想吐!他只會看女人胸脯大不大,**圓不圓,臉蛋兒亮不亮.他要是會聽歌,母豬都會爬樹!表姐,你要肯往胸衣里塞點兒棉花,保證他愛聽得不得了!"

藍絲淡淡一笑:"我不在乎,也不會改變自己去取悅他.在城堡里唱歌,只為了讓更多的人聽到.我的理想,就是唱自己想唱的歌."

伊玫兒佩服的看著自己的表姐,笑道:"表姐,你真行!"

藍絲歎道:"有什麼好的?真那麼行,也不至于連個人都雇不到.馬戲團都快倒閉了,以後還不知道有沒有唱歌的機會.走吧,伊玫兒,明天再來看看."

伊玫兒點頭,和藍絲一起起身往酒館外行去.

聽到這里,徐錚連忙叫人來付掉酒錢,快步跟了上去,在門口外堵住了兩個姑娘.

"兩位,請留步!"徐錚叫道,微笑著走上去,誠肯的道:"請問,我可以應征馬戲團的工作嗎?我不在乎報酬,只要能吃飽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