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20 出發,岩城!
第三天,又去捕魚,換了個地方,收獲大約有四百斤,比第一次還多.第四天再挪地方,收獲兩百余斤,沒有前兩天那麼多.連續三天豐收,喜壞了整個虎族的所有人,只要這樣繼續下去,再收獲一段時間,省吃儉用的話,冬季食物短缺的燃眉之急就可以暫時得到解決,無論以後會如何,至少今天冬天不會再有小虎被拋棄.

第五天,諾丁眉開眼笑的扛著網打算接著干,徐錚阻止了他,告訴他大海是慷慨的,但也不是索求無度的,要給它休養生息的時間.諾丁聽罷,雖然有些失望,還是老老實實放下了網子,和朵麗一起學習徐錚的織網技術.

第一次開班授課,徐錚講得似是而非,糊里糊塗的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看著底下一片虎腦袋直點頭,實在懷疑到底聽懂了沒有.這天又下了些小雨,成年虎人都聚在徐錚身邊聽如何織網,小虎們則在旁邊打鬧,一個個滾得渾身都是泥水.臨近中午時分,才算講罷,一只只小虎都被人捉著脖子拎到海邊洗澡去了.

吃罷午飯,沒事可干,徐錚正縮在嚕嚕肚皮下偷懶睡覺,諾丁匆匆跑來,道:"長老們回來了,出麻煩事了!"

徐錚一驚:"出什麼事了?"

"城里負責和人類交換東西的虎人全部失蹤,長老們出去就為這事."

"好好的人,怎麼就會失蹤?"

"不知道,長老們猜測,肯定是走漏了風聲,這些虎人不是被抓了起來當奴隸,就是充了

徐錚大驚:"有多少個?"

諾丁道:"二十三個.十七個男的,六個女的."

"長老們怎麼說?"

諾丁搖頭:"沒有辦法.大概已經凶多吉少……唉."

徐錚跳起來,道:"走,我們去見見長老."

諾丁點點,領著徐錚去長老議事廳.

所謂的長老議事廳.其實只不過是一個更大的三角形獸皮帳蓬.

沒有徐錚想像中的守衛,諾丁直接領著徐錚進去.

徐錚見到了虎族的長老,三個年老的虎人,兩男一女.

見到徐錚進來,女性的虎族長老強笑道:"我是卡蘭.你好,人類朋友."指指身邊兩個虎人,道:"這位是耶利達長老,這是佩爾頓長老.這幾天族里有事,怠慢了你,還請不要見怪.豹族地朋友就是虎族的朋友,希望你在族里還住得習慣."

徐錚直接跳過廢話,道:"聽說城里的虎人全找不到了?"

卡蘭一怔.隨即苦笑:"你都聽諾丁說了?"

徐錚點點頭.問道:"怎麼回事?"


耶利達道:"我們怎麼和人類交易,大約你也已經聽諾丁說過了.六天前.負責聯系的庫克回來報告,說和岩城的虎人們失去了聯系,負責報平安地虎人已經有三天沒有任何消息."

佩爾頓接著道:"我們通過這樣的方式和人類交易.大約已經有三年,還從來沒有生過這樣的事.我們三個長老都大吃一驚,立即離開族里去聯系庫克.誰知道……"

卡蘭再次苦笑:"連庫克都聯系不上了.所有人就像是石沉大海,沒有半點消息.我怕再生什麼意外,損失族人.連接應的人都撤了回來.失蹤的那二十三個.還有庫克,怕是已經凶多吉少.岩城的城主忌恨一切非人類種族.認為我們就是森林里的蛀蟲,汙染了人類的土地,一向是采取趕盡殺絕地手段.如果族人落到他手里,只怕是不大樂觀."

徐錚道:"現在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全族而出和他打上一仗?就算一個頂十個也打不過."卡半地神色苦澀不已,"族里再沒有一個可以完全變身的.為了不再損失其它地族人,只能放棄他們."

徐錚沉吟,然後道:"那個岩城城主是抓到人就殺的?"

佩爾頓道:"倒不完全是.大多數情況會做為作奴隸出售,或是直接充軍作為炮灰士兵."

徐錚眉一揚,道:"那就是說,二十四個虎人還很有可能是活著的?"

佩爾頓道:"是這樣.問題是,沒人能有辦法救他們出來.族里再沒有了可以像他們那樣能完全變身偽裝**類地人了."

徐錚笑道:"只要人沒事,那就好辦!"

卡蘭又驚又喜的看向徐錚:"你是說……"

"對!"徐錚道:"我去!"

佩爾頓和耶利達也明白了,驚喜的看著徐錚:"你?"

徐錚點頭,指著自己的鼻子笑道:"我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要進城可是輕輕松松,可不用還要變身那麼麻煩."他卻是忘記了,體內有樹人之心,而且正在經曆二次重生,只能說外表是人,內在是不是人……,很難說……

"可是,你只有一個人."卡蘭遲疑著道.

"總比沒有強,至少可以探聽消息,判明情況,也好制定救人地計劃.關鍵是,大家相信我嗎?"

諾丁拍著胸脯,道:"我肯定是信地.我都跟媽媽說了,你就是我諾丁的兄弟!"

徐錚失笑,這個諾丁,直肚直腸,跟木頭初冷面冷臉地性格差得太多,卻同樣的叫人喜歡得緊卡蘭道:"虎族和豹族不同,豹族要多疑一些,豹族都能當朋友的人類,虎族肯定也信得過,但是,就是一個人,我擔心你去也會卷進去,是朋友,就不應該把你卷進危險當中."

和他認識的虎族其它成員一樣的善良,徐錚心中微暖,更不能袖手旁觀,便道:"我是人類,應該不要緊."

佩爾頓歎道:"少年,或許你不了解,我們和他側面找交道,卻是知道,岩城城主是個心狠手辣的人.兩人前他的女兒愛上了一個犬族的青年,你猜他怎麼著?"

徐錚一寒:"殺了自己的女


卡蘭搖頭:"他屠了犬族全村!全村上下三百七十三人,逃了二十二個,其余被屠盡."

徐錚大怒:"操!可恨!他女兒呢?"

卡蘭歎息:"那倒是個善良的姑娘,平時偷偷里就對犬族很是照顧,最早給我們虎族牽引搭橋和人類交易的也是她.這下子,犬族村被屠,愛人被殺,那姑娘就從此不再說話了.好好的一個姑娘,一夜之間就像是老了十歲,一頭紅頭一夜白了一半."

徐錚跟著歎息,想像著那個早生華的少女,更覺那城主可恨.

卡蘭又道:"我說這些,就是要告訴你,你可不是他女兒,他若是要殺你可沒什麼顧忌.就算不被殺掉,被當作奴隸或是充軍的可能性也極大,他手里這樣的人類也不少.明白嗎,就算是人類,知道你和獸族有牽連,他也照樣不會客氣."

徐錚道:"明白了,但我還是要去.岩城怎麼走?"

卡蘭一怔,道:"少年……"

徐錚擺擺手,笑道:"不用勸我,我還是要去."

耶利達看著徐錚:"為什麼?"

徐錚笑笑:"我就喜歡多管閑事."

三個長老全體怔住.

徐錚淺笑,道:"也許是我一廂情願吧.總覺得,這片天空,是大家的天空,誰都站在這片藍天下呼吸,生活,沒有誰更優秀,也沒誰更低劣.同是亞里斯大陸的一份子,誰都不應該被抹殺.人類是這樣,獸族也應該是這樣!"

見三個長老還在瞧他.徐錚笑了,道:"理想太高,不切實際是不是?"

本能的點頭,徐錚便道:"那說實際的吧.我只是想,如果換作是我出了什麼事,我的朋友必然會不遺余力的幫我.我對這一點深信不疑,如果我連這個都不信了,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他還真沒想錯,自己鬧失蹤,錫安城里一幫親人朋友被弄得雞飛狗跳,不得安甯.

"所以."徐錚又道,兩只眼睛清澈明亮,閃閃生輝."朋友這樣對我,我就不能負他們!現在換作是諾丁的族人有難,我就會做我能做的.做得到什麼就做什麼!就算一個人也罷,只求對得起自己的心,它日朋友再見面,可以問心無愧的直視他的眼!諾丁的族人就是我的族人,小初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瞧,我現在也會這套平行推廣理論了.果然是近朱赤,近墨黑!"

諾丁聽了,什麼也沒說,只過來緊緊抓住徐錚肩膀,道:"我也跟你去!"

拍開他的手,徐錚笑道:"你去找死!"轉頭問卡蘭:"有地圖嗎?"

卡蘭見勸不了他,那番話徐錚說得神采飛揚,連她自己都止不住憶起年少時那種親密無間的友誼,有股熱血往上翻湧,看向少年的眼光也變得佩服起來,道:"沒有.虎族不會這些複雜的技能.以前向人類買過,後來在遷徙時丟失了.不過,岩城並不難找,往南走,穿過森林,看到的第一座城市就是它,整個城牆都是由青灰色的岩石建成,很好認."

錚道:"我明天就出!前往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