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19 種子
徐錚猛地睜大了眼:"我靠!你這麼牛叉的?"

馬克呵呵笑.

徐錚想了想,也覺得在情理之中,何以其它的馭法使都已經停止了運作,馬克仍然可以醒來,這就已經顯得他與眾不同.與他相處了這短短的時間,已經感覺這個馭法使相當的人性化,具有很強的自主思維能力,更是不凡.此時聽到他這麼說,雖然很是吃驚,略微一想,確實是意料之外,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以前怎麼不說?"

馬克不好意思的笑:"沒想起來.都是一點點回憶起來的,現在也只能記得很少的部份.我都還沒想起怎麼才能啟動它."

徐錚又道:"干嘛突然告訴我這個?"

"不知道."馬克老實的道:"突然就想說了.嗯,也許是看到虎族現在的樣子,心里就想,說不定可以把維克特利用起來.靜寂的法師之城有了這些活潑可愛的小老虎,一定很有趣."

徐錚心中一動,在寂寞中逝去的法師們應該希望看到維克特城充滿了歡笑和熱鬧吧.假如真能利用起那個失落的城市來,虎族也有了棲息的地方,不用再四處流浪.隨之又想,即然如此,何不建個眾族合一的城市?讓所有的種族都和平的生活在那里,人類也好,非人類也好,魔獸也好,樹人也好,甚至像馬克這樣的馭法使和卡米拉這樣地魔族.都有了個同共的棲息地,不用再被歧視.不用再被壓迫和奴役,如此一來.不是甚好?

心里模模糊糊地生出這個宏大的目標,此時只是突奇想地一個念頭劃過腦際,並沒有認真多想,轉頭笑問馬克:"你說,要是我建個所有種族共同棲息的城市怎麼樣?"

"好啊."馬克道:"反正我永遠都會跟隨你.而且維克特城也屬于你,有它做基礎,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它怎麼會是我的?"徐錚奇道:"它是屬于那些沉睡的法師們的."

馬克搖頭:"法師們都已經不在了.我原來的主人也不在了.它現在屬于我.而我現在屬于你,所以它就是你的."

又是這套古怪地平行推廣理論.徐錚想了想,只覺得好笑.建座城呢,有那麼容易嗎?就只憑自己?開玩笑!再說了,馬克也不屬于任何人,他是自由地,是自己的伙伴.徐錚並不知道馬克私自用血契在頭盔里寫下自己名字的事.

當即笑道:"得.你自己留著.我可沒那個本事建個城市出來."

克道:"先留著,反正我們在一起.我遺忘地東西,遲早都會想起來,到時候隨時可以喚醒它."

徐錚應了聲,也沒太在意,繼續逗小虎玩.亞里斯大陸最偉大的城市帝國——後來被徐錚取名了個最平凡的名字,就叫做家的城市,此時卻已經埋下了種子,悄悄藏在徐錚心底,就等著芽.

沒人知道那個名傳整個大陸的城市地最初起源就是一個少年和一個馭法使地對話,在一個平常的虎族晚餐時被當成閑話提了起來,只知道那座城市是真正地亞里斯大陸的挑源!而它有個平凡好記的名字,就叫做家!

家.

隨時在白天敞開著大門,夜里點著溫暖的燈光,就等著你回去的地方.

家.

所有種族共同的家,亞里斯大陸所有人心中的聖地!

而這時,還只是一個提過就忘的念頭.

東大陸-承安-帝都錫安

弗瑞斯特坐在長桌著前,只覺長桌前少了那個活蹦亂跳的小子,突然就空曠得讓人害怕,整個實驗室里沒有一點生氣.以前呆慣了還不覺得,此時只覺得整個實驗室寂靜無比,也寂寞無比,活活堵得人心慌意亂.

快七天了,沒有任何消息傳來,弗瑞斯特白變得更多,怔怔坐在桌前,止不住的歎息.

自己怎麼就沒有保護好他嗎?明知道這孩子是個缺心眼,沒有點危機意識,卻還是大意了.這人,現在究竟在哪里?過得好不好?有沒有遇到什麼?弗瑞斯特不敢往壞的方向想,只覺得心亂如麻,就像走失了孫子,滿腹的牽腸掛肚,唯恐聽到什麼不吉的消息.

加西亞推門走向來,看到老友又在那里怔,歎了口氣,道:"別多想.那壞小子一臉福相,指不定正在哪個地方逍遙快活."

"是嗎?"弗瑞斯特努力想扯出一個笑容,最終失敗."希望是這樣.就這麼一個徒弟,我都看不好他.這老師當得真失敗!"

加西亞歎息:"我又何嘗不是?"

兩個老相對默然,任何事都提不起半點興趣.

轉眼瞧向牆角,徐錚在哪里畫了一個傳送魔法陣,規模不大,只有兩米直徑的樣子.回想到他那日笑嘻嘻的蹲在地上畫的情景,午後的陽光投下來照到他的清俊的眉眼上,有一種出奇的魔力,像是染上了淡淡的光芒,看得弗瑞斯特止不住的撫著胡須微笑,只覺雖已年老,收得這樣的徒弟,人生已經再無所求.

如今,魔法陣依然擺在那里,畫卻不知人在何方,是否無恙.物似人非,引得弗瑞斯特心里更加酸澀.

加西亞也瞧著魔法陣,突地低聲長歎:"我想念這孩子.若是他安全回來,我就不再逼著他學魔法,他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快活就好."

弗瑞斯特垂頭苦笑,無語.

突地,加西亞出一聲短促的倒吸氣聲音,叫道:"老王八,快看!"

弗瑞斯特應聲抬頭,只見平靜的魔法陣開始亮起,魔法符文飛快的浮空轉動起來.一股激動直沖腦門兒,和加西亞對視了一眼,兩人驚喜的異口同聲道:"徐錚!"

魔法陣開始運作,又迅的停止運作,隨即完全坍塌,只余下一塊石板靜靜的放在地上.

加西亞一步搶過去拾了起來,看了一眼就喜聲叫道:"臭小子,果然沒事!"

弗瑞斯特心急火撩的接過一看,只見上面用徐錚獨特的丑陋書法寫道:我是徐錚,我現在很好,大約是到了維克特城,大家不要擔心我,我會找到回到的方法.

"真的是他!他沒事!"弗瑞斯特歡喜的道.這手獨特的丑陋字跡一看就知道徐錚的正字出品,那種如同爬蟲爬過後留下的痕跡,別人想仿都仿不了!

心中一塊大石落定,弗瑞斯特只覺精神振奮,突然就有了想罵人的沖動.

"小王八蛋!這次讓我逮到他,有他好看!"

"嗯,打斷他的腿!看他還敢亂跑."加西亞也恨恨的道.

弗瑞斯特詛咒了徐錚半晌,突地又泄了氣:"魔法陣也塌了,不能傳送信息回去.又不知道他那里的道標,真是讓人頭痛!"

加西亞心中一動,道:"你看看石板材質,能不能分析出什麼來?煉金師對這個應該很在行."

弗瑞斯特點點,四處張羅煉金材料,加西亞在一邊幫著准備資料.

很快得出結果,石板來自西大陸,是一種叫做青頁岩的岩石,和史料記載的維克特最早出現在西大陸的資料不謀而合.石板看樣子是某個古老的建築物曾經的一部份,更證實了徐錚現在身處維克特城的說法.

加西亞倒吸了一口氣:"這麼遠?在西大陸."

弗瑞斯特拿著石板沉吟,半晌後道:"卡洛的探險小隊出了沒?"

"沒,在等你的消息."

"這小子倒是機靈,估計是怕回來挨揍,這次倒是傳了信息報平安."

"照樣揍!叫我見著了,把他變成一只燒光毛的雞!還得給我每天背誦火系魔法手冊一百遍!不!一千遍!不然不解我心頭之恨."加西亞暴怒,早忘了見到人不再逼學魔法之類的說法.

"那也得等找到人再說."弗瑞斯特道.想了想,又道:"我們兩人分頭行動,你去通知班得瑞家,好讓他們放心.我去通知帝君,看樣子,探險小隊要馬上開向西大陸.聽行腳商人和吟游詩人說起過,西大陸那邊最近不太太平,這小子還是早些找到接回來的好."

加西亞應了聲,匆匆叫上哈蜜兒,出去了.弗瑞斯特定了定神,拿著石板往塞繆斯城堡行去.

兩人卻不知道,由于徐錚的半調子魔法陣,時間差不多錯開了一星斯,徐錚此時已經離開了維克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