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18 幸福就是有飯吃
回到營地後,沒有人顧得上午飯,全聚在一起興奮的看著豐碩的收獲.長老們還沒有回來,朵麗便開始分魚.

整個分配的過程很公平,也很原始,完全按人頭數來分配.家里成員多的,會多得到一點,成員少的相應少一些.

大部份虎族成員彙聚到一起,徐錚才現整個虎族人口並不多,就那麼二百多號人.問過諾丁才知道,虎族本來人丁並不興旺,生產後代的效率不高,像朵麗這樣有五個孩子的,已經是級高產.有些虎族婦女一生就只能產下一到兩個孩子,而且還不得不被迫拋棄掉不健康的.所以,有些虎族家庭沒有孩子也不是怪事.另外,虎族的習性是不斷遷徙的,整個大族群集中在一起行動不便,便分化為零散的族群移動.諾丁說,他們這支是最大的一支,整個西大陸虎族並不多,就算集中到一起,頂多也就二,三千人.

三百來斤魚被二百多號人分掉,每人得到的其實並不多.但這並不影響長久貧窮潦倒以後突來的振奮心情,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豐碩的收獲過了.知道是這個人類少年帶領著的捕撈,不少虎族人分走魚的時候,都真誠而歡喜的感謝,如此一來,族里不識得這個黑黑眼的少年的人一個都沒有.

朵麗一家分得最多.本來朵麗的分配原則是很公平的,但嚕嚕就是抓著那條足有近三十斤地大魚不撒手.搞得徐錚很是尷尬.這時也就看出虎族的忠厚來,人人都道徐錚是此次收獲最大地功臣.微笑著容許了嚕嚕的吝嗇.

從嚕嚕爪里搶過魚,徐錚笑罵道:"面子都讓你丟光了!"

嚕嚕從喉頭出呼嚕嚕地聲響.臉上的表情得意得很,讓徐錚對它無可耐何.它實際上也並不想獨占這條大魚,只是覺得拎著它,就感覺倍加得意.

虎族里少有鐵器,少數的鐵器都是武器,連口像樣的鍋都不好找,反正朵麗家就沒有.平時煮食東西.都是用自制的陶器,工藝還不如當初徐錚在浩瀚林海里當小野人時自己做的那些.

朵麗想從徐錚手里接過魚來烹制,徐錚笑道:"諾丁媽媽你休息一會兒.晚飯我來吧."

見識過徐錚的烤肉手藝,朵麗沒說什麼,開始用鹽巴醃制除了大魚以外分配到地其它地魚.魚肉對虎族來說,已經是上等的食物,自然要保存起來.每頓做吃食時添加一點進去就好.

看著朵麗的動作.徐錚心里又是一陣酸楚,當節儉已經成為本能地時.生活已經落到了最底層.

徐錚在剖魚,剝掉魚鱗和內髒扔掉,不經意現朵麗又把它們拾了起來,內髒清理乾淨了同樣用鹽醃制,魚鱗卻用清水泡過,放到陽光底下曬.

見徐錚瞧著她,朵麗笑道:"這些也是可以吃的.用鹽醃過,味道還不壞.魚鱗可以烤著吃,炸著吃都行."

心里一擰,轉頭不再看.魚鱗一度被油炸後端上餐桌,也成為美味的另類食品.但在這里,收集它們以備以後食用的做法,卻讓徐錚心里泛著酸澀的苦味,剖魚地動作越小心,就怕會多浪費一點.

嚕嚕搞到地這條魚很肥,肚子里滿是油膏.徐錚將它們取出來,放到陶罐里炸出油,把炸過的油渣拌了微量地鹽,遞給一直巴望著自己的巴利爾三兄弟.

三個小家伙笑咪了眼,也顧不得燙,一邊呼著氣,一邊開心的吃.

魚骨留下來,朵麗說可以熬湯.魚肉切成厚片,一部份用來和魚骨一起熬湯,大部份被劃上許多斜面劃口,塞入徐錚從空間里掏出來的調料.經常烤肉做吃的,徐錚空間里這類稀奇古怪的調料豐富得很,連戴恩千里買來的胡椒都有.

沒有蔥,虎族倒是有姜和蒜這類調料,討了些來,切成小片塞進魚肉身上劃出的口子,放進魚油里炸.

很快的就香味四溢,與昨天的烤肉又是完全不同的香味,少了些厚膩,更多了些鮮香.其它家的小虎忍之不住,又厚著臉皮跑到朵麗家這邊來守著,一只只正經八百的蹲坐在地上,口水流得三尺長.

有近五六十只哎,這怎麼夠吃?

見朵麗一只也沒有要趕走的意思,徐錚干脆連那四只風雞也拿了出來,向朵麗討了些早上吃的那種球莖,打算做農家風味的燒雞.徐錚沒有注意到,朵麗猶豫了一下,把留作存糧的球莖全拿了出來.

魚肉被炸制半熟,取出來放到火上烤制全熟,再放回陶罐里,加入水,放入調料,用小火細細的煮制入味,此時已是鮮香撲鼻,魚肉變得潔白細膩,讓人食指大動.

農家燒雞,雞肉切成塊,用沸水過一次,再用油炒過,把朵麗給的球莖切成塊,和雞肉塊放到一塊燜燒.風雞的味道本就有一種特別的醃制品的風味,朵麗給的那種不知名的球莖有股淡淡的苦味,卻很肥美,味道有些像土豆,兩種食品放到一起燜燒,自然就美味起來.

再後是鮮魚濃湯,魚肉都被燉化,魚骨被熬制以後,使得整鍋湯都呈一種乳白的顏色.加入調料壓腥,又放入一些捕魚時諾丁采集的海菜,湯就變得清香彌漫,只道淡,卻又縈繞鼻端,揮之不去.

這手烹制手法,不知道要比朵麗高明了多少倍,平凡的東西放到徐錚手里,由于烹制過許多次,經驗豐富,完全能化腐朽為神奇,做出美味來.況且這些原料還不是腐朽,自然有一股原生態的獨特韻味.

諾丁站在一邊.歎道:"雖然我不喜歡人類,但不得不佩服.他們確實要比我們高明多了.這些聞著真香,看著真好看.不用吃都能知道它地美味.呃……我說人類,不是指你."

徐錚從朵麗帳蓬里拿了些陶碗出來,盛了一碗魚湯給他,又塞了個余有幾個的干面包到他手里,笑道:"吃吧!話這麼多."

諾丁嘻嘻笑,接過來,只嘗了一口就贊不絕口.就著干面包.喝著鮮美地魚湯,直歎,真好.真好!

朵麗試了一口魚湯,就忍不住笑:"我知道你早為什麼會皺眉了,有這樣的手藝,我做地你哪里吃得下?味道真好,又鮮又濃.還同喝過這麼好喝的魚湯."

徐錚大窘.忙道:"哪有的事.嘿嘿,這個.剛起床,沒有胃口,吃什麼東西都一樣."

朵麗笑笑,不去揭破他,拿了個大個的陶器,三樣東西都各裝一個容器,給一群小家伙吃.

剛出鍋的東西,當然燙得很,可偏偏又禁不住這種美味的誘惑,就伸嘴去咬,被燙得一只只嗷嗷亂叫,就是不停下搶食的動作.

嚕嚕被燙過,精得很,等徐錚挑好了,吹涼了送到嘴邊才吃,滿足得眯著眼,一副太上皇般地德性.

馬克坐在徐錚身邊,靜靜地看著他分食.徐錚扭頭瞧著他,歉意的笑:"真是糟糕,馭法使又不會吃東西."

馬克輕笑:"是,真可惜.不過我看著你們吃,都能感覺到那種歡樂的氣氛,感覺很是快活.所以吃不到也不緊.要不你多吃一點,連我那份也吃掉算了."

徐錚呵呵笑:"我吃兩份地話,別人就不夠了.不要臉的死撐硬塞,是會被人鄙視的."

馬克又笑:"那我那份送給嚕嚕."

嚕嚕忙不迭點頭,只覺得這馭法使真是夠兄弟!為什麼以前不喜歡他呢?現在更正,他真的不錯,相當的不錯!

"別寵它,會寵壞地."

馬克偏著頭,道:"這就是寵人地感覺?不壞啊,我喜歡寵著它,呵呵."

"……隨你便."

自從徐錚到來,這已經是第二頓豐盛的晚餐,似乎這少年出現以後,就帶來一種美好地轉機,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展.看那少年一邊吃,一邊笑,一邊還要喂叫做嚕嚕的那只魔獸,另一邊還要用樹枝撥動容器里的食物,好讓它們盡快涼下來,方便小虎們食用,嘴里還不閑著,和高大的似人非人的隨從說話.朵麗喝著魚湯,撕著干面包,突然升起一種淡淡的幸福的感覺來.

見到有只小虎被燙得狠了,正捂著嘴巴怪叫著滿地亂跑,馬克伸手捉住他的尾巴拖過來,察看了一下,才知道不是被燙到了,是被魚剌紮了嘴.

小心的伸著粗大的手指替他拔掉嘴邊的魚剌,那小虎瞧著馬克,突地扭頭跑過去叼了塊雞肉來放到馬克掌心里.

馬克一怔,隨即失笑:"我沒法吃,你自己吃."

小虎不解,看他不吃,便道:"吃啊,很好吃!"

奶聲稚語打動了馬克,笑呵呵的將雞肉塞回他嘴里,道:"你先吃,我一會兒再來."

小虎敵不過美味,叼著雞肉又跑了,四肢著地,毛球一般四處亂滾的樣子說不出的可愛.

馬克瞧著它,道:"我喜歡他們,虎族真好,小老虎更好.現在的生活比在維克特城漫無目的四處流蕩好了太多.謝謝你,徐錚,我現在有一種感覺,嗯,人類是怎麼形容的?"

徐錚也塞了塊雞肉到嚕嚕嘴里,拔了半只雞腿給毛球抱著啃,笑道:"幸福吧.應該這麼形容."克道:"有種幸福的感覺.就是可惜啊,馭法使不能吃東西,看你們吃這麼香,真想嘗嘗."

"可憐的娃."徐錚哧的一聲笑開,"民以食為天,吃不到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

馬克點頭,無比贊同這個觀點.

看著馬克眼里閃爍的藍光,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能感覺到馬克對于自己不能東西的惋惜.心里笑意大起,忍不住就用樹枝敲著碗邊,大聲唱:"幸福就是貓吃魚,狗吃肉,大家一起啃骨頭!"

馬克聽著,只覺得大為有趣,也跟著學了兩遍,最後跟著徐錚一起笑,用荒唐走板的腔調跟著唱.

此時,篝火未熄,快樂的桔紅色火苗舔著陶罐底,試圖也想嘗嘗里面的美味,卻就是夠不著.

徐錚,馬克,毛球坐在嚕嚕頭頂據案大嚼,和諾丁,朵麗,巴利爾三只小虎圍成一個***.滿地毛球一般亂滾,還不停瞎嚷嚷的小虎組成外圍的大圍子,一起圍著中間的幸福氛圍不讓它散失.

幸福其實很簡單,有時候,有飯可以吃飽,就是一種幸福.關鍵是,要拿感恩的心去對面對生活.

馬克不能吃東西,但看著徐錚和虎豹,他突然就明白了這個道理.藍眼快閃爍,也不知在想些什麼,最後突地道:"徐錚,有件事我想告訴你."

"什麼?"徐錚正幫一只吃急了又被魚剌紮到嘴的小虎拔魚剌,聞言抬起頭,不解的看著馬克.

"我想告訴你,我其實是維克特城的鑰匙.唯一的一把可以控制那座法師之城的鑰匙!"

原文其實是:幸福就是貓吃魚,狗吃肉,奧特曼打小怪獸.

在網上看到的,當時笑翻了,總覺得這句話有一種說不出的很逗笑的童趣.話里的追求很簡單,有一種平實而微薄的幸福感.寫到這里時,不知怎麼就想了這句話,剝了皮來用一用.

罪過,罪過.原文作莫追究我,我是你的忠實崇拜.

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