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16 虎人小村 04
"呸呸呸!"朵麗慌了,本能的就像對待諾丁那樣,一巴掌扇在徐錚頭頂,道:"死孩子!怎麼可以這樣詛咒獸神巴魯-卡大人?快!吐口味沫在手心,揉兩下,塗到嘴巴上,把話收回去!"

真要這樣做?惡……真是惡心.見朵麗關切的看著自己,徐錚最後還是無可標奈何的照著虎族的風俗照做,自己把自己惡心了個半死.

即然已經下定決心想要盡自己所能的幫助這一支虎族,徐錚想到就做.三兩下烤好了肉,分給小虎們盡情大吃,自己伸手去個人空間里亂掏了一氣.

在混亂的空間里,徐錚努力了半天,終于掏到自己想要掏的東西:一共十一金幣,二十六銀幣,九銅幣.外帶身上的兜里的零錢,共計十三金幣,三十七銀幣,五十五銅幣.

瞪著這接近破產邊緣的財產,徐錚一陣大,突然想起,為了曙光傭兵團和曙光救援團,自己好像把錢全交出去了,大部份給了卡洛用作傭兵報酬和撫恤金,分了一些給戰士部長奧丁和醫師部蓮語,還有藥劑師部的墨菲,讓他們構建救援團和義診時用.拿出去的大約有上千萬個金幣吧,估計還有近千萬的銷售分成在戴恩叔叔那里,自己也懶得去領,反正平時也用不著,結果就遇上眼前這狀況.是哪個偉人說過,金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金錢則是萬萬不能的?真是他***正確得無以倫比啊……看著掌心的這點財產,徐錚突然就很想暴走打人!

馬克轉頭看了一眼,非常誠實的評價:"好少……維克特城里很多啊,你安葬法師們的時候沒有拿?"

惱怒的瞪他一眼,誰愛死人財了?當時覺得是不義之財,都留在城里.雖然沒有誇張到做為陪葬品,但總是覺得不道德.不能拿,所以集中起來放到死去的席珈特-奧迪法師地房間里,只拿了法杖,魔杖這類東西,錢財一分沒動.此時不禁大為後悔,早知道會遇上這樣的情況,還是應該取一些.身上沒錢,果然不太好辦事……

馬克閃著藍眼,道:"要不.我回去拿一些?"

"找死!"徐錚道:"萬一進不去,或是回不來怎麼辦?或是萬一魔力又用光了怎麼辦?不許去!呆在我身邊,我看著你才放心."

馬克怔了怔,藍眼快閃爍,半晌後輕聲歡快的笑了起來."是,都聽你的."他笑道.

就這點錢……頭痛啊……

徐錚將錢塞到諾丁手里,干笑:"就這點兒了……我本來是很有錢的……忘家里沒**來.先拿去,能干什麼就干什麼."很的解釋.像是去店里吃了東西,付賬的時候才現沒帶錢包,要回家去拿.偏偏家又很遠……遠得在東大陸……

諾丁把錢交還給徐錚,搖頭道:"我用不了."

"啥?"徐錚楞楞的道:"東大陸和西大陸地錢幣不一樣?"

"一樣.都能通用."諾丁道:"問題是人類不許獸人進城,一進城就會被捉,有錢也花不了."

不是吧……西大陸的人做事這樣絕?也不怕生兒子沒**?

"你們不跟人類交易的?"

丁點頭,道:"成年的獸人.有一些變形能力非常厲害,他們可以完全變形為人類,嗯,比如初-維塞頓."

徐錚點點頭.小初變身**的時候,如果不是遇到連續不受控制的那三晚上.確實無懈可擊.

諾丁接著道:"這部份獸人能比較容易的混進人類里,和人類交易.我們攢下來的獸皮,草藥之類地這時就拿去換食物."

"你不行麼?"

諾丁不好意思的搖頭,道:"我不行,尾巴總是變不掉.我們一家好像沒有這方面的天賦.那小部份能完全變身的虎族成員現在都在城里.等他們回來的時候.交給他們吧.""這樣啊……"徐錚道:"不如我進城找食物得了."

諾丁點頭:"也行.到時候帶你給大家認識一下,免得回來的時候誤會.不過……就這點兒.意義也不大."

確實是杯水車薪,煩惱的把錢丟進空間,徐錚又轉頭去看這些小東西.近五六十小虎大約很長時間沒有吃得這麼飽,這麼好,啃罷烤肉以後,一個個都露出暈暈欲睡地表情.有近一大半跌跌撞撞的往自己的帳蓬行去,一小半留了下來,頭朝著徐錚就地趴下就開睡.徐錚注意到,虎族的家庭區分不是那麼嚴格,有兩三只昏頭昏腦地鑽進朵麗的帳蓬里倒頭就睡,朵麗照樣微笑著照顧得妥妥當當.

巴利爾卻喜歡上了徐錚,鑽到他懷里,找了個舒服地地方睡了.徐錚垂頭往懷里看,只見他四仰八叉的仰天朝上躺著,露出個鼓得老高的柔軟小肚皮,四爪微曲著支向天空,一雙眼睛半睡半醒的閉著,滿嘴都是油膩.

忍不住就笑,用手指去掐他的小爪子,毛絨絨地很有彈性,一捏之下,爪尖地利刃就凸現出來,顏色是白色的,不像成年虎人是灰白色,感覺不到半點殺傷力,倒是說不出地有趣.

馬克瞧得有趣,笑道:"給我玩一會兒."

徐錚把巴利爾遞給他,巴利爾落到馬克手里,只覺得冰涼涼的不舒服,睜眼瞧了一下,嘟嚨著道:連滾帶爬的又滾回徐錚那里.

諾丁笑道:"小東西們都很喜歡你."

"那是當然."徐錚道:"不枉我烤半天的肉給他們吃."

朵麗搖頭:"別小看幼年的虎人.他們比成年虎人更加機警,每一只都能准確的判斷真正的愛護和偽善.換作獵人,再拿好東西哄,這幫小家伙也不會上當.以前還能和人類比較容易的交易的時候,我們都會隨身帶一兩個小虎,看小虎的反應,就能知道對方是好是壞.諾丁小時候給出的信息就准確得很,哪知越大越笨."

喲,小警報器呢!徐錚看向巴利爾,又想笑了.

想了想,問道:"你們用什麼網捕魚?"

諾丁進帳蓬里摘了一個牆上掛著的出來,道:"這種."

徐錚接過看一下,是很普通常見的那種,四面是木制的框架,中間繃著漁網,一般用來在淺水區撈魚.

徐錚歎了口氣,道:"一直都用這種?"

諾丁道:"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難怪撈不著魚.你想想吧,人類也在海邊撈魚,你們也在海邊撈魚,淺水區的魚能有多少?照我所知,海魚的分布,臨近岸邊並不豐富,如果不是遇上潮流,一般的收獲都不大.為什麼不試試去離岸遠一些的地方撈魚?還是虎人都不會游泳的?"

諾丁道:"誰說的?每個虎人生下來就會游泳,只是我也試過,游出去一些還是撈不著魚.通常我們都是幾個人合作,沿著水邊趕,把魚趕到一起,再用網撈."

能想像那樣的勞動合作場景.不過,也能預想到它的效率低下,整個虎族,在勞動收獲上,確實比人類差了許多.人類在征服大自然的能力就是比其它種族更強,也大約是這樣,才決定了人類的霸主地位在哪個時空都不容易被憾動.但是,這並不代表著可以抹殺其它種族生存的權利,所以前世才會反抗外星異族的抵抗戰爭.而虎族,同樣應該有自由生存的權利,人類不應該忽視他們的存在.

又問:"這些網是誰織的?"

諾丁道:"虎族的女人們.男人們有些也會,像我就會,媽媽教的.以前有個人類也像你這般友善,教我們學會了織網,不過就只會這種簡單的,然後代代傳下來,大家都會了."

徐錚用手試了試魚網,現它出奇的結實,絲線有一種奇特的韌性,還微微泛著熒光.

諾丁解釋道:"東邊森林里有一種會吞絲的魔獸,大約有這麼大."用手掌比劃了一節手臂的大小,又道:"脾氣不太好,搶它的絲,它是會用水系魔法打人的.不過以虎人的魔法抗性,還是能搶到一些,就用它來織網,比人類的要結實得多."

"產量多嗎?"

"還行.反正是夠用."

"哦?"徐錚忽地就樂起來,"那明天去多采一些,我看能不能回憶起另一種網的織法.用我記得的那種網,換個深一點的水域,應該能撈到更多的魚."

"你也會織網?"

"不會."徐錚大樂:"但說不定我仔細想想就回了."

這是什麼廢話?諾丁想了想,反正人類一向會的本事比較多,虎族在這方面和他們沒得比,就也沒太在意,興高采烈的就去召集兄弟姐妹去了,一起商量好,明天早起出采絲織網.

當夜,徐錚就在朵麗的帳蓬里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