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15 虎人小村 03
徐錚有往個人空間里亂塞東西的惡習,很多時候東西接到手,順手就往個人空間里塞,長時間下來,塞了些什麼東西進去自己都不記得.此時在里面一陣亂翻,竟找出三十多塊干肉,連露西娜做的風雞都有四只.這才想起,好像是露西娜叫自己去送給加西亞與弗瑞斯特年慶時吃的,自己順手接過塞進空間里,轉頭就忘了這回事.

將火堆弄得更大一些,又去折了干樹枝來,搭了個臨時的烤肉架,把干肉和風雞串在上面烤.巴利爾此時已經完全不再懼徐錚,走過來挨著他身邊坐下,尾巴不停的歡快的拍打著地面,尖尖上的那一圈金毛在火光下就顯得更加燦爛.漢克與阿倫仍是有點懼,只敢縮在巴利爾背後,偷眼打量徐錚.

第二批烤肉緊接著開始散香味,巴利爾把頭伸向徐錚,道:"我還想要.真是好吃!"

朵麗扯著他的尾巴拖過來,訓斥道:"不許再吃了!"

"為什麼?"徐錚奇道:"還有一些啊,再吃點沒關系."

朵麗搖搖頭,道:"平時都吃得少,突然一下吃這麼多,會撐出問題來."

平時都吃得少?徐錚心中掠過一陣酸楚,富貴人家吃得少,那是怕肥不敢多吃,貧窮人家吃得少,那是因為沒有足夠的食物來吃.虎族,就是這樣在生死存亡線上掙紮著麼?

沒聽到諾丁提起,也沒有聽到朵麗抱怨,似乎虎人族很平靜的接受了這一切,隱忍著.卻又頑強不屈的生活下去.

徐錚不敢多嘴,慢慢的轉動手里地樹枝,止不住想,這樣的情況.就真的公正?

馬克走過來,也在徐錚身邊坐下,習慣性的雙手抱膝,看著徐錚烤肉塊.徐錚看到他這樣心里就擰,拉開他地手,塞了根枝到他手里教他烤肉,不讓他保持這種顯得很無助的動作.嚕嚕在一邊瞪著,見肉塊傳來傳去都輪不到自己,便不滿起來.一臉醋意的瞪徐錚.

這一批烤肉約有八塊,直烤得芳香四溢,左右的小老虎都聞香而來,至少五六十只,徐錚放眼瞧過去.毛絨絨的一片老虎腦袋,圓滾滾的眼睛全盯著自己——手里的烤肉.

被這麼多雙眼睛關注著,徐錚升起一股子成就感,笑道:"來來來!"

繼續揮動那把極品法師緩匕.將烤好的肉塊切開,任小老虎們來取.

其它小老虎見徐錚是個人類.都不大敢過來,朵麗家的那三只,特別是巴利爾,倒是不再懼徐錚,掙脫朵麗地手.就著徐錚的掌心叼了一小塊.不再躲避,心滿意足的大嚼.漢克與阿倫瞧見了.這才小心的走上來,叼走一塊,飛快的跑到朵麗身後開始吃.

徐錚笑笑,怕驚到這些小東西,便拿樹枝挑著,遠遠地伸過去讓他們自己取.見到朵麗一家的反應,其余的小虎才大著膽子過來取,徐錚周圍很快響起一片吧嗒吧嗒的咀嚼聲.

扔了一塊給嚕嚕,嚕嚕這才心滿意足地開始啃.才啃兩口,見到有個吞得快的小虎吞完了自己地那小塊,正仰頭瞧著自己,眼光濕漉漉的,泛著水澤,露出*裸的饞意,讓人完全無法拒絕.心中大痛,在肉塊與那眼神之間取舍了半天,還是拿爪子撕了一塊下來遞給他,引來一聲奶聲奶氣的歡呼.

朵麗看著嚕嚕的動作,又笑:"你地魔獸都像你.真是招人愛."

"那當然!"徐錚有些得意,猛拍嚕嚕地**,道:"我的兄弟!當然像我.嘿!嚕嚕,真是好樣地,給哥哥我長臉了!"

諾西哧笑:"它是哥哥吧?"

徐錚一怔,自己也忍不住笑:"是,它比我大."

肉塊並不大,切開後更是小,于是徐錚又開始烤最後一批.一幫小虎見徐錚親近和善,便不再懼他,一個個圍著他撒歡.嘴巴機靈的,還不知道徐錚叫什麼,已經在親熱的喊哥哥.哥哥兩個字從還不能變形**的小虎嘴里冒出來,簡直是喜壞了人,徐錚樂得眉開眼笑,應聲蟲般不停的答應.

巴利爾已經敢沖上徐錚的大腿,想蹲坐在上面.哪知剛坐下,就被嚕嚕用尾巴掀開,小東西滑下來,情急之下急忙用爪子抱住徐錚的腿,拉長了身子掛在上面.

徐錚呵呵笑,像摘果子一樣把他摘下來,放到腿上.嚕嚕瞧了巴利爾半晌,最終認為他那體型和自己相比,並不具有什麼威脅性,只要自己高興,隨時可以一巴掌滅了他,才悻悻的轉過頭,不再做怪.

徐錚一邊烤肉,一邊問道:"族里怎麼這樣?窮得……呃……"他努力的試圖找出個比較委婉的說法.

"連東西都吃不起?"諾丁接道,很直白的說明了現狀.

"呃…錚訕訕的,有點揭人短的感覺.

"一直是這樣."諾丁道:"以前好一些,但也差不太多.遷徙到這里後,情況越糟糕,入冬以後,食物就很難找了."

遷徙.徐錚注意到這個說法,幾乎已經可以斷定,虎族的習慣應該和游牧民族有些接近,並不耕種,估計是一年四季都沒有固定的歇腳的地方.

"一般情況下,你們食物都怎麼來的?"

諾丁撓了撓腦袋,把頭攪成了鳥窩,道:"都是族里的青壯年去打獵,年青強壯的女性也要去.體弱一點的就去捕魚,采摘野果子.只是人類一天天壯大,周圍的獵物被他們獵去了許多,連海邊的魚都快被捉光了.這一片林子因為收獲很少,所以人煙稀少.我們才在這里呆了下來.食物很短缺,這個冬天還不知道要怎麼熬過去."

"為什麼不試試放牧?養些牛羊豬什麼的,你們遷徙,它們也可以跟著一起走.獵物少地時候.可以用這種方法解決危機."

諾丁干笑:"不是沒試過,每次都不成功.獸族的智力不如人類,而且也沒有人類願意教我們.所以……"他很干脆的道:"我們不會."

徐錚不再問,已經可以想像到虎族的生活有多困苦.

想了想,忍不住又問:"那獵不著食物,又沒有其它來源地時候,你們怎麼辦?"

諾丁道:"完全獵不到也不可能,森林還是很慷慨的.只是有時候會非常的困難,每年這個時候就會死去很多幼年虎人.虎族的母親這時候也會面臨一個萬難的決擇."

"是什麼?"徐錚心里升起濃烈的不好的預感.

諾丁歎了口氣.表情陰沉了下去.朵麗卻輕聲道:"扔掉體弱和多病的,把健康強壯的保留下來.要麼全養活,要麼全部養不活,不如至少能保證健康體壯地能活下去."

"什麼?!"徐錚失聲道:"難道不覺得這樣很殘忍?"話一出口,突然覺得自己這樣說話.完全沒有立場,立即又道:"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懂."朵麗溫和的道:"又能有什麼辦法?這樣做,至少還可以保證一部份能存活下來."

徐錚再一次沉默無語.被逼無耐下的物競天選.采用優勢劣汰的辦法,保證整個族群可以活下來.是多麼的偉大,卻又是多麼地悲涼.恍惚中,突想回想起前世看到羊群跳躍山澗時的情景,遇到山澗太寬,體弱的總是默默的先跳.飛躍到一半寬度時.強壯地再跳,目標卻是先跳的那一只.借它地身體著力,再躍一次,成功的到達對岸.而做為墊腳石的那一只,被這一踩,就只能慘叫著垂直往下墜,成全了族群,犧牲了自己.

虎族拋棄不好養活的小虎的做法和這個有什麼分別?

諾丁道:"每年最困難地時候,虎族母親就會選出將被拋棄地幼虎,蒙著眼睛帶到遠處拋棄."聲音低了下去,又道:"我有一次不小心路過,看到溝底有一只小虎一直在叫,天正好在下雨,他又冷又餓的不停地打顫,聲音叫得那個淒涼,誰聽到都心酸不已.可是我不敢去救他,只怕救了回來,不僅養不活這個,連累其它的小虎也會活不下去,只得硬著心腸走開.那叫聲,我有多少個夜晚都會夢見,一直在我耳邊叫,像是……就像是我親手殺了他一般!"

看徐錚緊緊的抓著樹枝,臉色迅變得灰白,朵麗急忙喝道:"諾丁,別在客人面前講這些!"

"我沒事."徐錚道,只覺得心里止不住冷,一顆心縮成一團,又是冷,又是痛.

諾丁也意識到不該說這些,忙道:"還好,我媽媽沒扔掉我.第二胎扔掉了三弟,最後也去救回來了.今年……"他突地住嘴不說,尷尬的看著徐錚.

"去去去!死孩子,光說這些!"朵麗趕他開,強笑道:"今年大約不會像往年那樣.嗯……應該是,我希望是!我每天都在祈禱不要生那樣的事."

徐錚怔怔的轉動手里的手枝,心思已經不再烤肉上,記憶里,跳躍山澗的羊群和小虎的臉容疊到一起.

今年冬天,就很樂觀嗎?止不住想起第一眼見到朵麗一家時正在分食干面包的場面.今年冬天,有多少小虎會被扔掉?有多少曾經啃過自己的烤肉的毛臉會再也看不到?又有多少只小虎會在諾丁所說雨天里無助的淒涼的悲鳴?

半只也不能!

即然看到,就無法坐視不管!

徐錚霍地抬頭,露出個笑容:"對!今天冬天,肯定不會像往年那樣!獸神是長著眼睛的!他若是敢再讓一只小虎被丟棄,我就詛咒他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