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11 里奧帕得護符
徐錚已經脫危險,馬克便將徐錚和嚕嚕平放在地面.*書院自己的法子很有效,如果不是徐錚阻止,他會接著一直抖下去.但徐錚說不能再抖,他就聽徐錚的.

只是,徐錚和嚕嚕看上去都*的,于是馬克又自作主張的找了個特向陽的地方,把他們倆個都搬上去曬,而且每隔一陣還翻動一下,就像漁場曬魚.

半地里殺出來的青年愣愣的看著馬克的動作,猶豫不定走還是離開.說這怪物要傷人吧,他還真沒有,動作表現得對那人類很是關心.可他又不停的把人翻來翻去,只讓人聯想到自己平時處理抓來的魚的場景.通常會這樣做,都是食物吃不完,曬干了儲備起來以備下次再吃才會做.所以青年最後還是決定留下看看再說,要當著他的面看人被吃,他可是做不到.

徐錚與嚕嚕被放在一塊大石上,毛球撤掉了風盾,熟練的躲進徐錚頭里.馬克蹲坐在徐錚旁邊,繼續翻曬的動作,一邊拿戒備的眼光看著青年.而青年手握著長矛,遙遙指向馬克,腳下冷不八丁的分腿站著,也是一臉戒備,就怕馬克會暴起傷人.

也不知曬了多久,徐錚呻吟了一聲,自己翻了個身.

馬克垂頭看了看,見他仍是不醒,剛才的一聲乃是無意識出來的.想了想,干脆坐下,把一只腳伸到徐錚頭下,讓他枕著,可以更舒服一些.

這個舉動便引來青年一陣恐慌,只道他會像踩球一樣踩爆那個人類的腦袋,身形一動就打算撲上來.卻見馬克只把腳伸到人類頭上就沒了動作,只好又停下來,繼續保持戒備的動作.

又過了一陣,徐錚終于悠悠醒來.嘟嚨著道:"他***,老子兩輩子喝的水加起來都沒這次多!馬克你也太沉了,感覺足有一噸重!拖得直往下沉,讓我喝足了海水."

馬克大喜,嗡聲嗡氣的道:"你醒啦?"

"醒了.*書院"徐錚虛弱的道:"再不醒,就會活活被你抖死.娘喂.

我的腰,哎喲喂呀,我地骨頭.媽的!讓你這樣抖.關節都抖開了,肯定長高了不少."

馬克有些得意,嗡聲嗡氣的開始笑.

徐錚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側頭去看嚕嚕,見到它也虛弱的睜著眼睛,已經醒了過來,才放心的試圖拖著散架了似地腰,打算再翻一下身.

比想像中更容易,倒是輕松的翻了過來.頸間的豹頭人身像護符隨著這個動作從衣領里滑了出來,垂在石上.

青年一見,頓時瞪圓了眼,疾聲問道:"這東西哪里來地?"

啥?

徐錚困惑的睜著眼睛,從一個扭曲的角度尋聲望去.

視線里,一個精壯的青年正望著自己——正確的說.是望著自己頸間的豹頭人身護符.

青年生得很是英武.很籠統的概括,就是濃眉大眼,虎頭虎腦,憨直討喜.打扮頗像自己剛從浩瀚林海里走出來時那樣,一身裝束獸皮為主打.獸皮護腕,獸皮護腿,獸皮護肩.胸部坦露著,胯間圍著個獸皮小皮裙.只襯著全身肌肉線條修長健美,有一種獨特的彪悍和簡練.當然……也很陽剛和……暴露……徐錚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小皮裙一不小心就會走光,他側身時還能看到小皮裙後面有個洞,一根尾巴從那里伸出來,長度幾乎可以拖到地面,有姆指和食指合圍成圈那麼粗,毛絨絨地,很像牛郎那一根,只不過這根看上去毛要細滑一些,顏色也更鮮亮.

幾乎是本能的,徐錚立即喜歡上了這根尾巴,連帶著也喜歡上了尾巴的主人.天知道他什麼時候染上的怪僻,凡是長尾巴的人,第一印象就特好.假如他夠得著,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這根尾巴抓到手仔細捏上一捏.*書院

又是一個有尾巴地.這即說明,眼前這個青年百分之百是個獸人,而且多半還認得自己地豹頭人身護符.

護符是木頭小初過年的時候當禮物送的,當時號稱只要拿著這個東西,就可以在所有豹族里通行無阻.當時徐錚也沒當真,只看這小東西年代久遠,而且有一股很古老神秘的氣息,心里很是喜歡.露西娜見他常常拿在手里把玩,擔心這馬大哈會把它搞丟,又聽小初說這東西最好不要時不進拿出來,便搓了根細繩,把它系起來,吊在徐錚頸上.此時它就隨著翻身的動作從頸間滑了出來.

"你認得?你是豹族地?"徐錚問道.

"你知道豹族?"那人倒是一怔.大部分人類,除了專門獵殺獸人地獵人,根本分不清獸人有哪些分支,一律統稱獸人.

"當然."徐錚努力的坐起來,從正常角度去看青年,他顯得更加英武了."我有一個豹族朋友,是

我地."

"好到會送這個東西給你?"青年卻是不信,看向徐錚的眼光很狐疑.

難道這個東西很重要?徐錚伸手把豹頭人身護符抓回來看了一眼,除了越看越像一件古文物,還是沒有感覺出有啥特別來.當初小初送的時候,臉色一如平常,也很表現得很特別啊?不過,回頭一想,以木頭初同志的悶騷性格,就算真是一件了不得的東西,他多半也不會說.

當下正色道:"我不想引起什麼誤會,這件東西確實是一個豹族朋友當禮物送我的.難道,它很特別?"

青年猶豫了一下,才道:"是,特別到它是做為豹族的信物,只會送給特別信任的朋友,代表與豹族深厚的友誼.只要擁有這個里奧帕得護符,就意味著是豹族永遠的朋友,可以絕對的被信任."



徐錚睜大了眼,瞪著這只護符,靠!原來這麼牛叉的,還以為只是一件小小的玩物,該死的木頭初,多解釋一下會死啊?害得自己沒事就掏出來把玩,從來沒把它當成什麼貴重東西.要真弄丟了,讓其它人撿了去怎麼辦?如果心存惡念,那不是害了一群豹人?這麼一想,後背不禁冷汗淋漓,幾欲就想暴錘木頭初一頓.

轉頭看向青年,道:"我叫徐錚,請問你叫什麼?呃……知道得這麼清楚,你是不是也是豹族的?"

青年又猶豫了一下,似乎在判斷這只里奧帕得護符是不是徐錚通過什麼惡毒途徑搶來的.良久以後才道:"我叫諾丁-帕格爾,虎族."

說罷,轉身便走.走了幾步,終于忍不住回過頭來,定定的看著徐錚,道:"人類都是不可信的,但是……希望我沒有判斷錯,你真是豹族的朋友.我想問一下,你這個護符是誰給你的?"

"一個豹族少年,叫小初."徐錚道,隱約已經猜到,小初多半不是真名,但小初不願說,自己也懶得問,竟是不知道木頭初的真名是什麼.

小初?初?會不會是自己認為的那個人?諾丁眼中一亮,急問道:"他長什麼樣?有什麼特征?"

小初的特征?汗……不知道長得特英俊,有越男模的冷硬氣質算不算?仔細回想小初,徐錚最後道:"他話很少,脾氣很暴躁.嗯,討厭吃甜食,有一手好木工手藝,變身成半人半豹的時候度像風一樣."突然想起什麼,恍然道:"對了!他彈出豹刃的時候,右抓無名指斷了一小半.右肩上有一塊地方沒有毛.而且每個月總有連續三天晚上會控制不住的自動變身,情況好,就是半人半豹,情況糟糕就是完全的豹形.這時他會跑我房里的地上來睡,我看得很清楚.哦,對了,睡覺說夢話大約是他話最多的時候."

"真的是他!"諾丁狂喜:"初-維塞頓.哈哈哈,他的爪刃是我打斷的,肩上沒毛也是我咬的."很豪爽的掀開小皮裙,露出**給徐錚看,大笑:"當時我咬他的肩,他咬老子的**.看,咬得夠狠,這麼多年了,這里還是不長毛."

徐錚定睛看去,諾丁左臀上果然有一小塊地方寸草不生,在一片毛絨絨的地方里顯得說不出的突兀,搞笑.汗……看不出木頭初居然也這麼卑劣,對著別人的**咬就罷了吧,還咬得這麼狠毒,過了這些年還是不長毛……

再次看向徐錚,諾丁眼光已經親熱了許多,笑道:"你知道得很清楚啊.

連他睡覺說夢話都知道.他居然也能當著人類的面睡覺了,看樣子果真是信任你的.怪不得會把這麼重要的東西送給你.小時候我搶來搶去,他就是不肯給,倒是給了你,真讓人眼紅."

徐錚道:"很重要嗎?"

"也不是.至少對于虎族來說不是.虎族與豹族世代都是密友,沒這個東西,兩族之間也是患難與共的關系."諾丁道:"只是我想要,他不肯給,我心里就不爽!干!哪次吃好的,我不是先讓著他?一個護符也不肯給.為這事,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架.那小子,打起架來不要命."

徐錚瞪著他,突然就笑開,這個諾丁,楞頭楞腦的倒也有趣.徐錚還不知道諾丁為了自己和馬克大打出手的事,若是知道了,會笑得更大聲,那不要命的勁頭,只怕和他嘴里的小初有得一拼.

想想也不奇怪,脾氣相投才能成為朋友.

想像著小初與諾丁變身成虎與豹互相撕咬的場面,根本就是一對寶啊!

想到這里,徐錚止不住笑得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