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06 海底的維克特城 04
能的,徐錚就開始盤算自己的天道之術修習和半罐子里,那一招的威力最大.***.*.***眼前的這個大家伙,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

徐錚的眼光從他寵大的體型一直游移到他背後的大劍上,感覺身後的嚕嚕肌肉不斷的凝實,已經積蓄起了暴的力量.

只有毛球,安靜的趴在徐錚頭上,頭一次沒有因為出現陌生的事物躲避,反而好奇的看著眼前的馭法使.

就在徐錚悄悄的打算也摸出自己的大劍的時候,卻聽那馭法使說話了.

聲音嗡聲嗡氣的從頭盔下傳來,有些模糊,不太真切,倒確實是一副溫和好聽的男低音.

只聽他道:"你好!"

呃?咦?不打架麼?暈,這回是自己枉自當了小人.聽聲音,還蠻和善的.

徐錚訕訕的收回摸劍的手,干笑:"你好!"

徒然意識這馭法使不僅會說話,而且就像自己預想到的那樣具有智慧,徐錚禁不住有些懵.問好完畢,徐錚就和馭法使大眼瞪小眼的互看了半天,沒了下文.

嚕嚕感覺不到敵意和危險,放軟了身體,閑閑的蹲坐在徐錚身邊用爪尖剔牙.反倒是徐錚,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跟這個不知道應該不應該算作有智慧的物體交流,只好奇的瞪著這具人偶.

"我叫徐錚."徐錚擠了半天才擠出這麼一句,然後試探著伸出手,問道:"你呢?"打算親身去做第一次的第三類接觸.

不是每個地方的人都知道握手這個禮節的,馭法使垂著頭看著徐錚伸出來地手.雙眼里藍光急閃動,過了許久才遲疑著伸出手來,碰了碰徐錚的手,然後飛快的縮了回去.

"我叫……"嗡聲嗡氣的聲音再度傳來,藍光閃耀的雙眼又開始快閃爍,說了一半兒.就一直拖著那個尾音,許久後才道:"我不知道我叫什麼.好像以前有名字,現在想不起來了."

這樣啊……徐錚困惑的撓著頭皮,沒有名字記為標記好像確實不太方便.便道:"要不,你自己給自己起一個?"

馭法使地眼睛開始再度劇烈閃煉起來,徐錚注意到,這大約是代表他思考的現像.***.*.***

半晌,藍光穩定下來,馭法使很干脆的道:"我不會."

徐錚再次煩惱的摳頭皮.然後道:"不如,叫你馬克怎麼樣?"他記得自己看到地頭一個馭法使就叫這個名字.

"馬克?"馭法使念了幾次.嗡聲嗡氣的有樣走樣,不過厚實的男低聲確實好聽.

"好吧,就叫馬克."他道.

徐錚便道:"那麼,馬克,這里是不是維克特城?"

馬克點頭.

"城里生了什麼事?我指.為什麼城里沒有一個活著的人?一個個都還死得那麼……呃,詭異.還有,你又是怎麼回事?所有的馭法使里.你大約是我唯一見到的還可活動地."

馬克看著徐錚,一雙藍眼快閃動.事實上,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隱約記得,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他開始沉睡,也不知道睡了多少,然後聽到有人聲傳來,迷迷糊糊的就醒了.剛醒地時候,一切都很混亂,連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道.接著聽到那頭毛茸茸的生物出的大吼,他就真切的醒了過來.當時,肢體是僵硬的,動彈不了.直到後來這個人類領著一大一小兩個毛乎乎地生物過來,其中大個頭的則直接一**坐到了自己腿上.從這個時候起,他才完意識到,自己確實是醒過來了.


其後,就試圖讓自己動起來,又對突然出現的人很好奇,就努力追了上去.只是肢體太過僵硬,在後頭追著他們,足足繞城一次後才堵上.

馬克遲疑道:"我不知道.我只記得,以前天空是天空,地下也是天空.不像現在,天空成了海水,地下還是海水."

天空是天空,地下也是天空?會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在以前,維克特城是漂在天上地!

徐錚倒吸了一口涼氣,能運用魔法力量讓整個城市浮空,那也太厲害了些!當即問道:"以前的時候往腳下看,能看到云不?"

"有的."馬克道:"還看到過鳥和魔法飛船在下面飛.不過他們看不到我們."

還是隱形的?牛叉……

難道是後來出現了什麼變故,維克特城才墜落進海里,一直沉到了海底深處?徐錚帶著疑問問馬克,馬克卻只說不記得.***.*.***

"不過……"側頭認真的想,馬克又道:"有個地方一直記在我腦里,要不要去看看?忘了許多事,卻記得這個,應該很重要."

看吧,反正死人已經見得夠多,再多看幾個也不打緊.徐錚便道:"你領我們去吧."

馬克點點,轉身邁著還是不太自如的步子領著前行.

沉厚的個頭,每邁一步都踏到地面出結實渾厚的聲響,並不太大聲,倒是很有趣.徐錚對這個非人類生命開始好奇起來,問道:"我說馬克,你的身體是什麼造的?呃?我這樣問會不會不太禮貌?"

馬步腳步微停,想了想才道:"不知道.我好多事情都不記得.我只是記得,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就只有我一個人在城里漫無目的到處亂走,沒有別人,其它的馭法使也不動了.真是……好寂寞啊."

微微有些失望,興許自己不該對他們的智力期望太高.徐錚便不再說話,只看著馬克在前面領路,寬厚的似石非石質的雙肩微微聳拉下來,背影看上去倒確實說不出的孤單

心里微憐,忍不住就道:"現在不是有我陪你說話嘛.都說說,你記得些什麼?"

馬克轉過臉,眼里藍光從徐錚頭上掃到腳.又從腳掃到頭,很是讓徐錚生出一種身處掃描儀下的感覺.卻聽現在叫做馬克的馭法使答非所問地道:"嗯,能聽到人說話,真是太好了.我大概就是因為這個才醒過來的.你叫徐錚麼?"

徐錚點頭:"本來是叫徐錚,現在讓別人加上了頭街,成了徐錚-班得瑞-塞繆斯.不過我並不反感.這代表著我即是班得瑞家的人,又是塞繆斯家的人,表示身有所屬.嘿,我喜歡他們!"

馬克停下來.轉頭望著徐錚,遲疑著道:"把別人的名字加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就是代表著屬于他們,或是喜歡他們?"

汗……這個要怎麼解釋?

徐錚只好道:"這樣想也不算錯."一把揪過嚕嚕地耳朵,笑道:"你現在改名叫嚕嚕-徐,有意見沒?"

嚕嚕能有個屁的意見啊?當即忙不迭點頭.只盼望改了這個名字後,晚餐不要再啃干面包.那玩意兒又硬又干.味道不好,還粘牙,一點都不好吃.吃完以後,它剔牙都花了許多時間,極其讓人不爽!

"嚕嚕-噓!"毛球在徐錚頭上打滾.笑得樂不可吱.

徐錚想了想,也覺得好笑.聲音聽上去很像大人催小孩起床尿尿時出來的那種動靜,當即忍不住也呵呵的笑.


靜寂許久地維克特再次出現笑聲.徐錚笑起來又是肆無忌憚的那種,聽起來就很是突兀怪異.馬克怔怔看了徐錚半天,看那人類少年連黑眼里都在往外流露著笑意,不知不覺竟然看了他半天,把名字前面再加名字的事記住在心底.

見馭法使在怔,徐錚叫道:"馬克?馬克!"

馬克突地回神,才恍覺自己現在有了個名字,就叫做馬克.這個人類少年給自己取的,目前還沒有加上屬于任何人的前綴.

"繼續走啊."徐錚道:"我可不認得路."

馬克點點頭,轉身欲行,突地又回過頭來,道:"要不要坐我肩上?"

"可以麼?"徐錚大喜,不知道坐在馭法使的肩頭會是什麼感覺?當即竄了上去,穩穩地坐在馬克的肩上,只用手扶著他地頭盔.

"嘿,嚕嚕,看我坐在哪里?"徐錚坐在馬克肩上,四張里張望,從這個角度看出去,哪里都有趣.

嚕嚕抬頭看了眼,見徐錚坐在馬克肩上,而不是自己背上,頓時有些不爽了.酸溜溜的看了馬克一眼,仰天打了個響鼻,只當沒看見,自己走自己的路.走了幾步,更加不爽,示威性的展開肢膀,半飛半躍的奔到了前頭,顯擺自己有翅膀,而馬克沒有.

徐錚竊笑:"它是不是個小心眼?"

"誰?"馬克道.

"嚕嚕."

馬克不懂什麼叫小心眼,但他知道嚕嚕是指誰.當即藍眼看過去,然後道:"很強大地生物,還有風系的魔法力量."

徐錚又笑,卻聽馬克突然道:"這個動作是什麼意思?我都看見了."說著,舉起手,學徐錚的樣子敬了個星際聯盟軍禮.由于動作僵硬,他只能一直跟在徐錚遠遠地地方,看他敬禮,並妥善處理好遇到的馭法使.

不知道為什麼,這人每做一番這些個行為,他就更想親近他,所以才繞著城,努力的追趕.

"哦,這個啊.是個禮節,表達敬重的意思."

馬克迷惑不解:"你為什麼要向著我們這些馭法使做?要知道,我們並不是真正是人類."

徐錚沉吟了一下,道:"我以前有個朋友就這麼做.我佩服他,所以向他學.而且我覺得,假如史料不假,你們為人類服務了一生,也值得.敬個禮沒什麼,重要的是,對方值得,這個禮得誠心實意."

想了想,又道:"人類即然造出你們,把你們當忠實的朋友,那麼我想,對你們的付出,一個敬禮,還只是最基本的回報而已.假如像傳說中的那樣,高級的馭法使有靈魂,我想你們的人類朋友應該做的不僅僅是一個敬禮來做為回報,而是應該對你們更好一些.嗯,比如多陪你們聊聊天,至少,嗯,我想,可以讓你們不那麼寂寞."

馬克呆住,從來沒有聽到過的理論,猛地撞中了他自己覺得應該是有靈魂的部位,一時之間只會一雙藍眼瘋狂的亂閃,全部動作都停擺.

又出故障了?徐錚小心翼翼的喚:"馬克?馬克?"

汗……該不會是魔法陣短路了吧?自己正坐在他肩上,要是突然爆掉,那豈不是城門失火,殃及自己這尾小魚?

馬克回神,突然對這人類少年生出些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來,死寂了許久才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