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西大6逍遙游 04 海底的維克特城 02
錚領著嚕嚕,隨便選了一條街道往前行.毛球伸展皮帽子一樣趴在徐錚頭頂,也在好奇的睜著眼,四處打量.因為地面和頭頂的海水之間的距離過近,徐錚擔心嚕嚕飛起來後碰到海水會出什麼意外,所以只讓嚕嚕在地面行走.三個一起,慢慢往前行.

城里的亮光主要來自于街道的地面和旁邊的街燈.街燈的造形典雅,細細的杆子高挑起一盞街燈,燈形呈六角形的錐形,上大下小,面與面交接的地方是弧形的黑色金屬,清冷的光芒往頭上灑下來,柔和,並不太亮,有些像月亮一般,清冷有余,卻不喜人.

心中一動,徐錚像猴子一樣攀到街燈上去查看街燈.街燈是一種魔法光源,六角形的密封玻璃罩子時,有一個懸空的魔法陣,魔法陣中間有一顆細小的魔晶,小得讓人驚歎的體積卻出了同樣叫人驚歎的光芒,而且不知道像這樣光已經多少年了,現在看上去,一點也沒有疲憊或是能量枯竭的感覺.不得不說,光從這一點,維克特城的魔法利用就比帝都錫安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很想打破一個來仔細研究,又覺得這樣好像有點過份.整座維克特城給人的感覺特別甯靜,安詳,這樣干似乎不太道德,所以徐錚只好心癢難熬的爬了下來.

繼續前行,徐錚注意到,每隔一段規律,地面的石板必然有一塊會光.等多走得一段距離,徐錚恍然明白.這種規律,竟然是數字上的質數列分配.

質數,就是在所有比1大地整數中,除了1和它本身以外+的約數的數字.如2,357,11,13等.處的時空,哥德巴赫猜想圍繞著這種奇怪的數字產生,最終歸結到1+1的證明,而整個星際大航深海的時代開始,包括後面高段的空間跳躍技術,最本質的核心理論.它就是其中之一.

這里也有人對這個感興趣?會把街道這樣鋪設的,不是神經病就肯定是天才!而且是智商絕對不會低于二百地天才!

但換個角度來說,會這樣干的,一般多多少少都有點脾氣古怪,不近人情.

就像白癡在某方面肯定是天才一樣,天才在某些方面也肯定是白癡.天才的白癡症狀一般都表現社會行為能力低下.不知道擺出這個陣列的人會不會是這樣.看了街上的亮石塊排列.徐錚倒是對他生出興趣來.

又走了一陣,街道兩邊開始出現民居一類的建築.徐錚不敢貿然前去敲門,摸了摸後腦.強壓著好奇心繼續前行.走了不到幾步,在街角看到一個一人多高地人偶.徐錚吃了一驚,小心翼翼地上去細看.

走近了也不見那人偶動彈,徐錚放著膽子走過去.仔細看觀察.

人偶蹲坐在街頭,身體上沾滿了灰塵,一手撐在地上,一手護著胸,不知道保持了這樣的動作多少年,撐地地手都和地上的泥土融合在一起成了一體.遠遠看去,這樣地動作顯得很是曲辱,就像是英雄走到了末路,最終無耐的死去一般.

整個人偶比一般人高出一半多,粗壯一半多,頭部,軀干,四肢盡全,頭頂著頭盔,手和足地做工相當的精細,上面都戴著護甲,背上斜背一把巨型的沒開鋒大劍.整個體形看上去完全就是放大了一半多地成年健壯男子,寬肩,細腰,窄臀,四肢修長,看上去頗為英武.輕輕揭開頭盔看,連五官做工都比較精致,完全是仿人類而制成,唇薄鼻挺,臉形線條如刀削,眼部有兩顆魔晶,只是大約是失去了魔力,暗淡無光,看上去像是瞎了一樣.胸甲正中的地方有個蓋子,徐錚小心的打開它,往里看了看.里面也有一顆拳頭大小的魔晶,同樣也是暗淡無光,由于被保護在蓋了子顯得很潔淨,卻已經不再散著魔法的氣息.

"是魔法師的戰斗人偶麼?"徐錚喃喃自語,出了一會神.

根據在奧格瑪圖書館里看到的,亞里斯大陸很久以前的強力魔法師或煉金師,特別是煉金師都會制造一種稱為馭法使的魔法人偶,弱的可以幫助做一些日常工作,強的可以幫助戰斗和保護主人,強的甚至號稱具有低級靈魂,像個真人一樣.

弗瑞斯特-甘也研究過這種馭法使,只是制做方法早已經失傳,老煉金師試過幾次,做出幾個廢物以後無奈的放棄了,大歎

過強悍,後人卻無以為續.卻不料在這里看到了這文明產物.

再看它幾眼,徐錚更確定了它肯定是馭法使一類的戰斗人偶.因為徐錚翻來翻去,最後在它的頭盔里看到了這樣的用舊大陸語而不是維克特城語言寫的字樣:法恩-斯科特的忠實朋友,馬克.如果沒猜錯,馬克應該是這個馭法使的名字,而它的主人,應該就叫做法恩-斯科特.

能有個叫做馬克的名字,這個馭法使應該是傳說中具有靈魂一級的強力存在吧.出于尊重,徐錚重新給馬克戴好頭盔,仔細的扶正了,才向著這具戰斗人偶行了一禮,搖頭歎息著繼續前走.

一路向前走,彎彎折折在街道中穿行,沿路見到不少的馭法使,全都失去了魔力,或站,或蹲,或坐,或躺的散落在各處,低垂著頭,靜靜的,沒有一絲活著的氣息.它們大部份保存得很好,只有少部份會從關節部位脫節斷落開,掉在旁邊.每每見到這樣的情形,不知道什麼原因使然,徐錚總是會忍不住將其斷肢撿起來,想辦法將它歸位拼接上去,讓沉睡的馭法使能保持一個完整的形態.

就像當年星戰時好友鐵虎做的一樣,小虎子總不把人類士兵與機械士兵區別對待,在有鐵軀猛虎之稱的猛虎上將手下服役的機械士兵,小到最低等的勤務兵,犧牲時同樣也可以得到星際聯盟旗蓋身的榮譽.鐵虎這個舉動,得到的尊重卻是無限高的.當年,曾有過機械士兵為了保衛鐵虎,整個團在彈盡能量耗絕的時候沖入敵軍陣中自行引爆的壯舉.這種壯舉整個百年星際戰爭中只有過一次,全團八百零三個機械士兵全炸作了碎片.其它哪個將領都不具備這種殊榮.所以鐵虎的行為影響了徐錚,做為他的好友的徐錚和鐵虎一樣,都認為機械士兵並不僅僅只是機械和程序的組合.只要你對它們付出了感情,它們也會對你產生感情.在生死線上掙紮時,那種感情就叫作戰友情.堅實,密不可摧,值得讓人付出生命去維護它.

徐錚認為鐵虎這種行為很偉大,機械士兵團自爆的行為更是觸動了徐錚心靈深處,所以本能的,他就在學習模仿鐵虎這種作風,當對方看起來像是具有生命和智慧時,徐錚就會以對待智慧生命體的態度支對待.

在維克城,徐錚的方式就是給這些馭法使以甯靜和尊重,使其完整的面貌沉睡.

徐錚走得不快,到後來更會下意識去尋找街邊的馭法使.每看到一個,就會想辦法將它擦乾淨,破碎的就拼裝好,盡量保持完整的樣子,讓它們保持一個尊嚴的樣子呆在那里.如果這些都是為魔法師或是煉金師服務了一生的馭法使,徐錚相信它們也值得這樣對待.

從漫無目的沿著街道亂走到下意識的尋找散落四處的馭法使,整座維克特城說是不大,卻也不小,徐錚給最後一個躺在地上的馭法使戴好頭盔,把它的雙手拉起來疊放在胸前,並將之擦拭乾淨時,竟然感覺饑腸漉漉.能產生這種感覺,說明自己居然差不多干這件事就干了一整天.

撓撓頭皮,徐錚自己忍不住都困惑的笑:"瞧,小虎子,假如你在的話,會不會為我這樣做而感到驕傲?反正我自己是很心安,覺得做了該做的事."

打開個人空間一陣翻找,幸好徐錚有什麼東西都往里亂塞的惡習,一翻之下,現可以吃的東西居然不少,干肉,面包,奶).有好幾種,甚至包括麥卡塞給自己的家制麥芽糖.能喝的有一般的清水,有桔子酒,桔子汽酒,葡萄酒,葡萄汽酒,最過份的是毛球找回來的那種以前在浩瀚林海里常喝的用來制做魔獸專用型生命之泉的神秘液體都有不少.

徐錚哧的一聲就笑了出來,道:"誰說亂拿亂放是壞習慣?要不是我有這種惡習,大家就只能喝西北風!"

取出一個不知放了猴年馬月,但看上去依然像新出爐的面包,與毛球,嚕嚕分食,徐錚邊吃邊笑:"休息一陣,我們繼續出,尋找維克特城的秘密."

嚕嚕捧著面包啃,突然停下咀嚼的動作,全身毛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