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98 矮人與道具店 02
長時間沒有見到徐錚,戴恩本是想念得很.但見到緊跟著而來就是一路劇烈的心理剌激.先是石破天驚的要奴隸豁免權,再讓戴恩不得不去回憶身為人類一份子的罪孽,喚醒自己的良知,最後再拿出一堆儲具道具來嚇人,天知道這一路下來,戴恩的心髒承受了多少負擔,如果會減壽的話,全怪這嚇死人不償命的臭小子.

所以最後戴恩實在受不了,像趕蒼蠅一樣把徐錚趕跑,生怕他再說出什麼恐怖的話來.結果趕得太急,連雷克斯等人的禮物都忘了問徐錚要.悻悻的看著天空,那一人一獸早飛得沒了影.得了,就讓他自己送去吧.

這一人一獸一走,場中魔獸沒了那種上位氣息的壓迫,頓時又鮮活起來,打打鬧鬧好不熱鬧.反觀布魯斯和吉米的獅鷲,大約是被嚕嚕修理得夠了,老實了許多,整副神態委靡得很,正不情不願的依著兩人的口令做動作.

觀這兩只獅鷲,智商相當的高,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雖然有些慢吞吞的,卻做得非常標准.反觀兩個主人,則明顯的表現得很弱智,口令無外乎就是蹲下,站起來,讓我爬上去一類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而且還不停的重複.任誰攤上這兩個主人,大約都會有想把他們殺了的沖動.

徐錚騎在嚕嚕背上,一邊扭頭往後看,一邊暴笑,很快就飛得遠了,看不到十足弱智的塞繆斯表兄弟兩個.

回到熒火蟲,興沖沖的打算派送禮物,可兩邊都忙得熱火朝天,徐錚往那里一杵,倒像障礙物一般,人人都看他不順眼.

"借過."小初端著滿滿一大盤小吃,從徐錚身邊走過,冷冷的看了徐錚一眼.臉上的表情充滿著一股子嫌惡,好像他就是一塊攔路的大石.

徐錚悻悻的閃過一邊,有些郁悶的想,當初那個不說話的小初多好,現在這個要說話了,但每每說出來的話總是讓人很想暴走打人.擺著張臭屁臉給誰看?不就是沒有來店里幫忙而已嘛,至于擺著一臉深仇大恨地表情麼?虧他還巴巴的跑來送禮物.

現徐錚的存在,小邦加一溜煙奔了過來.叫道:"啊喲,貴人,你終于來了.來,給.這盤子端著,七號桌的涼面,八號桌的涼蝦,十號桌的鐵板.二號桌的果汁,趕快送過去.然後再去廚房端別的."

徐錚瞪著手里突然出現地一大盤東西,只得依照小邦加的吩咐一一送到.回到廚房時,目瞪口呆的看著排成長長一列的盤子.頓時覺得頭麻,忍不住問道:"怎麼會忙成這樣?"

小初沒好氣地瞪了徐錚一眼,技巧高明的一口氣端著三只盤子出去了.

法魯爾汗流滿臉的道:"天天都是這樣.最近氣溫下降.叫冰淇淋類冰凍食品的人少了.不然更忙."

小邦加插嘴道:"卡米拉姐姐白天又是屬于陣亡型地,所以我干脆叫她白天就在樓上睡.就我們這幾個.當然會忙成這樣.我看哪,不擴大店子再召人,遲早有一天會累出人命來."

徐錚咋舌:"這麼誇張?"

"廢話!"小邦加沒好氣的道:"你是光拿錢不干活,當然不知道我們忙成什麼樣,一個個恨不得多生兩條手臂."

徐錚道:"那早點關門不得結了?"

"要死啊?"小邦加看怪物一樣瞪著徐錚:"誰會跟錢過不去?累是累,數錢的時候就高興了."

徐錚噗的一聲笑起來.這是自己選擇當錢奴,可怪不得他.

"喂!還杵著做什麼?干活啊!"

極其不爽地瞪了這群財奴一眼,徐錚接手跑堂的工作.干了一會兒,實在是受不了無休無止的端盤子,直接將盤子扔在小初面前,也不管他是否不爽,詭笑著露出個你愛咋地就咋地地表情,轉身向地下室跑去.

一路往下足足跑了五層,才看到無所事事地兩個矮人.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日子過得太好,哈澤明顯又粗了一圈,徐錚看著他地圓桶形身段,實在懷疑這矮人橫著量和豎著量,究竟哪個方式得到的數據會更大一些.

哈澤一看到徐錚就叫喚:"哈!我可愛地朋友,你終于想起你的矮人朋友了.說吧,又要造什麼?再不找點活干,我們就要黴了!"

"閑著休息不是更好?"

不,不,不!我親愛的朋友,矮人是閑不住的.一我這樣,下坡時不用腿會走得更快."哈澤粗豪的大笑.

徐錚也笑,道:"那這麼我就來對了.最遲明天,我就可以有辦法讓你們不再是奴隸.所以,我的朋友,你們有兩個選擇,一是回到自己的家鄉,二是在我新開的道具店里工作.嗯,甚至還可以選擇繼續窩在這里沒事打地洞玩,你們怎麼選?"

哈澤一怔,茫然的看向伊力奇.伊力奇雙眼一亮,道:"不再是奴隸?"

錚笑道:"我的朋友,沒有奴隸.我希望和我的朋友公正的生活在一起,不需要別人仰視,也對那個沒有興趣."

"就這麼簡單?"

"不簡單.為了向戴恩叔叔要到奴隸豁免權,我幾乎快磨破了嘴皮子.大約明天,相關的文書就可以拿到,到時候你們將不再是奴隸,你們將成為平等自由的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伊力奇一把抱住哈澤,大笑道:"哈澤,我們不再是奴隸了!"

"是嗎?"後仍然很茫然.

"我們自由了!"伊力奇激動的道.

澤後知後覺的道.這樣就自由了?為什麼沒啥特別的感覺呢?一直渴望自由與平等,卻現當它突然到來的時候,竟沒有想像的那麼激動,除了哦一聲,其它的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在利刃鐵匠鋪的時候,最渴望的就是自由,最大的希望就是回到家鄉,現在有了機會,卻沒有想像中的那美好.

哈澤想來想去,突然大悟,感情在徐錚這里吃得好,睡得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除了不能出去以外,完全可以揮矮人喜歡制造的愛好,竟然沒感覺出和以前的生活有什麼差別.至于奴隸的問題,徐錚待他們可不是奴隸,所以徐錚說起自己不再是奴隸了,哈澤仍然沒有太大的感覺,完全不像伊力奇那麼激動.

哈澤想了想,然後說:"伊力奇,你為什麼這麼激動?"

"對哦,我為什麼這麼激動?"伊力奇困惑的想了半天,然後道:"好像應該很激動,所以我就揮一下."

"就這樣?"

"當然!難道我要像你一樣,哦了一聲就完了?徐錚可是為了我們做了很多努力,我怎麼著也要配合一下."

"這樣啊……好像我反應確實平淡了一些."逐猛地跳起來,強大的沖撞力直接將伊力奇撞得貼在牆上,然後撲上去抱住伊力奇狂叫:"自由了!不再是奴隸了!"狂號了幾嗓子後,興奮的問伊力奇:"我表現得怎麼樣?"

"還行……"伊力奇道:"不過下次不要這麼撞我.我歲數已經很大了!"

"可你才八十多歲,以矮人平均活二百多歲的時間來說,你頂多算個青年人."

"問題是你最近長肥好多,撞到我身上的時候,很難讓我不想到攻城用的機械."

"咦?是嗎?居然還有這個好處."

這兩只……徐錚頭痛的看著他們,實在很無語,便道:"現在,你們怎麼選擇,雖然送走你們,我會很舍不得,但如果回到家鄉能讓你們快樂的話,我一定會想辦法."

伊力奇看向哈澤:"你想回去嗎?"

"當然!梅麗還在等我娶她.問題是我不記得路,難道你記得?我只記得先是車,然後是船,又是車,好像還坐了船,接著又是車,呃?我有沒有記錯?倒底換了幾次?"哈澤努力的看著伊力奇,做為長來說,他無論怎麼看,都像是要比自己更有智慧.

伊力奇挫敗的道:"又是車又是船的,我也不記得,我一上船就暈,不停的吐,哪記得住這些.上了車後還在接著暈,照樣記不住.不過我想,就算不暈我大約也記不住.怪了,在地下岔路那麼多,我總是會找到正確的路.一到地面上我就糊塗了."

哈澤道:"我也是.太多樹啊,山的,又長得那麼高,擋住了視線,根本看不清前面有什麼.而且人類很傻的,居然每條路造出來都一樣."

徐錚:"……我服了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