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96 人類那點丑事
錚諂著臉干笑:"你是我的戴恩叔叔嘛,你當然會護

戴恩失笑搖頭,道:"擔心你這個粗心大意的家伙才護著你.結果越是護著,你膽子越大,也越是馬虎.我現在都不知道這樣是對是錯.說實話,布魯幾個讓人省心多了,沒你本事大,更沒有你惹事的本事大."

徐錚嘿嘿的只是笑,道:"戴恩叔叔,到底行不行?我只要一點點,可以幫助我的朋友就行."

戴恩沉呤了一下,道:"辛多諾不是問題,我不想得罪他,並不意味著我不駕馭他.他這種唯利是圖的人,最好控制.而且說實說,他的性格我確實不喜歡.問題是你想過沒有,突然出現的矮人會帶來多大的沖擊?我想就算是辛多諾,也只敢私藏矮人,不敢堂而皇之的宣傳自己有矮人奴隸.我不知道你是什麼原因,但並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可以很輕松的接受和人類不一樣的種族."看著徐錚,戴恩認真的道:"我覺得你應該三思而後行."

徐錚也認真起來,道:"三思而後行?如果人人人都三思而後行,亞里斯的狀況不應該是這樣.戴恩叔叔,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亞里斯大陸的今天,當真是憑人類的一已之力造就的?"

戴恩沉默下來.徐錚說得一點都沒錯,盡管承認亞里斯大陸目前的狀況並不是人類一已獨立完成的很失臉面,但確實是個不爭的事實.

無論哪次天災*,這些非人類種族都勇敢的站到第一線,甚至很多時候,他們犧牲得更多,他們的成就更加偉大.

史稱瘟疫之日的大瘟疫暴的時候,所有種族中三方對抗瘟疫的主力軍就是精靈德魯依,獸人薩滿祭祀和人類牧師.對抗瘟疫的時候,人類地牧師只能起到恢複的作用,真正直面正對瘟疫到來的,卻是德魯依和薩滿祭祀.而徐爭打算幫助的矮人.因為有著短時間石化皮膚的能力,更是第一線直面瘟疫的沖擊.這一役,他們犧牲掉多少?

亡靈軍團侵略的時候,全族對抗,沖在最前面的依然是撓勇善戰地獸人;矮人不僅在制造對抗的武器和護甲,又是男女齊上陣,平均身高不到一米三的個子,揮舞著高達一米五的大斧頑強地對敵;儒的飛行轟炸隊更是赫赫有名.這些更加矮小的種族沒有強壯的身體,卻有聰明地腦袋,駕駛著看似快要散架,故障百出的飛行器.從天下往下扔炸彈,在牽制敵人時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那時候,連一向名聲不好的魔族都在對抗亡靈軍團,一手承擔下所有地夜間作戰和任務.要知道.亡靈有著和魔族近似的屬性,一到夜間,他們都更加強大,如果不是魔族奮起抵抗.或許今天整個大陸就應該改姓亡靈,而不是人類.那一役,魔族同樣是血流成河.人數銳減.不得不在戰後直接退守魔界.怕的就是人類趁亂而襲.

人類做戰軍只不過是其中一支,為什麼事過境遷.人類就把這些昔日地戰友遺忘了呢?都說人類是個善于遺忘地種族,當初以為是褒獎,因為人類總是可以忘記傷痛,重新站起來重建家園,努力生活.如今看來,里面其實也包含著唾棄,因為善忘,不該忘記地忘記了.比如,昔日並肩作戰的戰友,還有其它種族地偉業和犧牲.


仔細想來,或許就是他們重大的犧牲,才造成他們一撅不振的狀況吧.畢意比起生養,沒有哪個種族比得上人類.

東部海岸海嘯襲擊過後,從密林里走出來幫助重建家園的誰?是他們.史稱最漫長的半年,絕望之日時的全大陸饑荒的時候,又是誰在給人數最多,最缺糧食的人類送來食物的?還是他們!而人類的回報,就是在事後境遷之後,揮著人多的優勢,重新把他們趕進深山老林,霸占屬于所有種族的富饒之地.

戴恩良久的無語,良心使他找不到半句反駁徐錚的話.

"戴恩叔叔,你又說,他們的得到這樣的待遇,躲躲藏藏的生活在亞里斯,甚至還被人類奴役,到底該不該?在我看來,奴役自己的戰友,這事做得實在丑陋."

戴恩幾乎被炸得耳目失聰,徐錚的聲音不大,卻如滾雷一般在耳邊響,轟轟

失神.心中有一種深重到疼痛的恥辱讓戴恩澀聲道:說,怎麼能這樣說呢?"

"都躲在深山老林不願出來了,還能怎麼說?牛郎你也是認得的,忠誠仁厚的牛頭人一個.甯願做奴隸也要守護著一起長大的朋友.比起他們,人類是不是該羞愧?都說霍克心高氣傲,脾氣不好,可他在全力保護自己的朋友.王子佩劍意味著什麼,他毫不猶豫的就交給牛頭當作信物.他對朋友,真的是好.戰友和朋友相比,有更深的出生入死的情誼,在一點上,我們還不如他.他送佩劍,其他人也送劍,只不過不是佩劍,而是對著戰友揮劍!"

徐錚輕聲的接著道:"不要以為我真的糊塗.我是很馬虎,但有些該緊記的大義,我是不敢忘記的.戴恩叔叔,你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凝望著徐錚清澈的眼,戴恩道:"你想做什麼?不要忘記,你只是一個人."

徐錚搖頭,輕笑:"我不是.我前……以前什麼都沒有.現在不一樣,我有家人,有朋友.我有你,有卡洛叔叔,有露西娜阿姨,有安格樂和大小班等等,有加西亞老師他們,甚至還有非人類的朋友.這些隨時都在提醒我,我擁有很多,很幸福,永遠不會是孤軍一支.更在隨時提醒我,也該為別人做點什麼!"

誠肯的望著戴恩,徐錚道:"戴恩叔叔,你願不願意幫我?我知道你很愛護我,所以……"徐錚漲紅著臉,低聲道:"所以就請縱容我一下."

看著眼前手足無措的少年,戴恩心里升起一種自己都不太明白的情懷.很想狠狠的揍他一頓,又很想把他抱進懷里,大聲驕傲的說,真他媽是好樣的!這樣的胸襟,讓他這個帝王都自愧不如.

突然現所有的動作和語言都不能表達自己的心情,戴恩最後只是把顫的手掌放到徐錚肩上,重重的一拍,說了句自己也知道說出口就是帶來天大的麻煩,卻無論怎麼也拒絕不了的話:"說吧.你想做什麼?"


徐錚一怔,隨即狂喜:"我真的可以?"

"可以."戴恩點頭,隨即長歎:"我確實很縱容你.但我就是想寵著你,這給人的感覺很好,相當的不錯!而且我不敢想不敢做的事,你有勇氣敢想敢做,我有一萬個理由可以不幫你,但就是說不出口."

徐錚興奮抱住戴恩,大叫道:"太好了!"

被重重的一抱,戴恩心里升出溫暖的感覺,逐一把推開徐錚,笑道:"底下人這麼多,都在看著呢!要我提醒你多少次,皇家的禮儀!"

"去他的禮儀!我高興,抱你一把還不成?"

戴恩偏著頭,突然也覺得禮儀和親情相比,就讓禮儀滾蛋去吧!不過兩個男人摟摟抱抱的確實很難看,便還是把徐錚推得遠遠的,道:"給我說說的你的計劃."

徐錚道:"我沒有什麼成熟的計劃.只是覺得自己該做點什麼,而且我認為,要想生活得更好,就應該各族團結,一起奔向幸福和繁榮."

戴恩搖頭,道:"難.各族疏遠,甚至仇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經你這麼一說,我才恍覺人類似乎已經成了各族公敵."

"沒那麼誇張,仇視還說不上,只是對人類有些心灰意冷.所以,我們有必要想辦法和各族重新修好."

恩還是搖頭.

徐錚道:"是,很難.但難不代表就不去做了.總是要努力做了,才會有成果.而不做,永遠都不會改變.卡洛叔叔的手臂恢複教會了我的一個道理:只要努力堅持,絕不放棄,就總會有成績出來.卡洛叔叔就是抱著這樣的堅持,手臂才能複原.而我的治療,僅僅只是印證了他的堅持是正確的.如果他沒那樣的堅持,右手臂早就廢了,不可能等得我的到來."

戴恩再一次失神,總覺得眼前的少年誓言旦旦的說著這個話的時候,就像初升的朝陽,有一種不會灼傷的人溫暖光采,縱然溫和,卻叫人只能仰視.這臭小子,讓人大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