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95 道具店與儲物道具 07
靠!"吉米道:"徐錚這家伙就是牛,人一到,所有著他行禮.百獸使的威風真是夠大."

"表弟,你說粗話……"布魯斯道.

吉米邪笑:"表哥,話粗理細,我其實說的是你的心聲,對吧?"

布魯斯沉吟了許久,突然小聲道:"靠!確實很牛叉!我哄又騙了半天,各種手段用盡,連睬都不睬我,這小子一到,就跟見了親爹一樣.真讓人不爽!"

吉米嘲笑道:"那是因為你長得丑.人獸走避,你只憑長相就無敵了."

布魯斯立即反擊:"是,沒你生得好看.長得像像百合花又怎麼啦?它照樣不睬你."

吉米大怒,突然想到經過徐錚的教授,布魯斯的劍法和自己也差不多,逐道:"你等著,等我教好我的獅鷲,咱們再來比試一番."

看著自己這個好斗表弟,布魯斯止不住笑,道:"好.我等著."

徐錚自嚕嚕背上滑下來,也沒想到會出現這麼尷尬的百獸靜伏的場景.心里頭只覺得囧得很,連忙切斷和嚕嚕的聯連,隱藏好祭祀獸禮的氣息,快步向戴恩走去.

嚕嚕沒了事干,便飛到場上,昂挺胸的向前走.它當初也是受過百獸朝拜的,身上或多或許也有那種氣息,而且風系翼翅虎本身就是高階魔獸,所以它每到一處,旁邊的魔獸就會矮個半個身子,一圈走下來,活像部隊長官閱兵一樣,神氣得很.

吉米受不了了,羨慕的道:"氣死人了,連徐錚的魔獸都這樣牛叉!"

看著嚕嚕向自己兩人走來,布魯斯笑道:"那是當然,風系翼翅虎呢,當然牛."

嚕嚕現在越來越聰明,一眼就看到布魯斯和吉米兩人的獅鷲不太聽話.布魯斯和吉米是徐錚的好兄弟.幫他們就是在幫徐錚,所以嚕嚕這就打算過去,把兩只不聽話的獅鷲小弟耳提面命一番.敢不聽我兄弟的兄弟的話?俺這就過來修理你們!

看到徐錚走過來,也看到嚕嚕氣勢洶洶的沖兩只獅鷲一路踱過去,戴恩狂笑:"徐錚,你那只嚕嚕真是威風得很啊!恐怕是打算過去教訓那兩只不聽話的家伙.你也不差,人一到,百獸靜伏.真是好大地威風.我還是一代君主呢,我坐在這里一上午,也沒見哪只魔獸鳥我."

徐錚更加尷尬,悻悻的撓著後腦.考慮要不要把祭祀獸禮的事說出來.最後想想,還是作罷,聽諾亞說過,似乎是很了不得的東西.還是不要說的好.

逐干笑道:"戴恩叔叔,你是人類君主,管的是人不是獸.你官再大,在魔獸眼里也是一個人類而已.難道你喜歡像神龕上的神像一樣被供起來?"竊笑道:"我只知道,箭背野豬是有豬王的,所有箭背野豬都會朝拜它."

戴恩抓住徐錚話里地語病.狂笑:"那這麼說.咱們家小錚就是最大的那只豬王啦?你看.連不是箭背野豬的魔獸都會朝拜你,你比豬王威風多了!"

瞧.這話說得……君主就君主,這嘴巴也夠利索.

見徐錚郁悶的瞪著自己,戴恩笑道:"我好歹也在官聲混了幾十年,想我和逗嘴,你還嫩著呢.說吧,大忙人,找我什麼事?有一段時間沒有來城堡了,你爺爺想你得很,成天在我耳邊嘮叨,抱怨你不來看他.他也沒啥要求,就是想你陪他釣釣魚,聊聊天什麼地.還有,你做的釣具,他都送老朋友了,還有更多的朋友追著討,問你能不能再做一些.

停了停,忍不住也抱怨:"臭小子,真是的.露西娜家地是親人,我們就不是?我們對你的心不比他們差,你成天呆在那邊,就沒見你過來問個好.連班得瑞夫人有空都會來陪雅琦,你倒好,平時連人影都見不到."

好像確實是自己不對,只顧興趣,卻疏忽了親人.徐錚汗顏,連忙陪笑:"我錯了,戴恩叔叔,下不為例.我有空就多過來陪陪你和老雷克斯爺爺."

戴恩這才笑道:"這還差不多,你這小子,有時候對人好得讓人心都快化了,比布魯強過百倍;有時候又粗心大意得很.你匆匆的騎嚕嚕過來,倒底什麼事?"

"我打算開家道具店!"徐錚興奮的道.

戴恩一怔,隨即呵呵地失笑,道:"開店嘛,用不著跟我說."打趣徐錚道:"塞繆斯家的二王子,開個道具店,誰敢攔你?哦,也對,你這性子不喜歡使用特權.這樣吧,明天來拿正式

寫明權利和義務,交抵押金,就按照一般平民的流程這臭小子賺錢地本事不小,我多抽你百分之一地稅利,有意見沒?"

"沒有,沒有."徐錚連忙擺手:"多抽些我都沒意見,我不缺錢."

"逗你玩呢.都說了,對平民什麼待遇,你開店也是一樣.咱們家出個小富翁,我也覺得臉上有光.好,就這麼定了,來陪我看這些未來地馴獸師鍛煉.這可是帝都的一件大事,而且也有趣得很."戴恩呵呵笑道.

見徐錚還在一邊窘迫地搓著手,戴恩奇道:"還有什麼事?"

"嗯,這個……戴恩叔叔,向你要個權利可不可以?"

"什麼權利?"

徐錚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奴隸豁免權."

戴恩臉色一凝,道:"這可是非同小可的東西,你要做什麼?"

看到徐錚臉色漲紅,戴恩歎了口氣,道:"不是我不想給,你知道奴隸豁免權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改變人的身份,一個做不好,就會引得大亂.貴族手里的奴隸有多少,我想你也知道.是的,我明白,聽布魯斯說過,你一直對奴隸的做法很感冒,認為它太殘忍不人道,想要改變現狀.但千百年過去,這種制度一直是帝國的基礎,是生存法則的一部份,我不認為挑戰它是明智的事."

停了停,又道:"不是戴恩叔叔小氣,也不是不想改變現狀,更不是舍不得那些奴隸.有了你,特別是你稀奇古怪的腦子,帝都現在的展是想像不到的高.別的國家我不敢保證,但承安有你,有沒有奴隸都不要緊.或許你更加正確,解放奴隸,說不定能調動原本是奴隸的人的積極性,能讓他們做得更好,也活得更好.但請相信我,挑戰一個根深蒂固的制度,代價是你承擔不起的.我在努力的想保護你,希望你能理解."

徐錚點頭,道:"我明白的."這倒不是假話,對于社會展,徐錚只比戴恩知道得更多,從一個制度到另一個制度的跨越,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只能倚仗整個社會的進步.徐錚沒這個心,也沒這個膽去挑戰現存的奴隸制度,盡管他對這個非人的制度厭惡得很非常徹底.

"明白就好."戴恩溫柔的撫了一下徐錚的頭頂,道:"我可不想你認為戴恩叔叔小氣,或是因為這個,對我們生出不滿來.和你這樣的孩子心里產生了隔閡,誰都會難受.來,不說這些討厭的事,陪我坐會兒."

戴恩的大手掌撫在徐錚頭頂上,帶來一種關懷倍至的感覺.他和卡洛叔叔,還有修斯大叔都不同,卡洛是近于溺愛的,但性格木訥,不常常做這種親密的舉動,修斯要嚴厲一些,更加保守,也不常常流露出關懷,只有戴恩,因為孩子多的關系,反倒常常流露出關懷的動作,這方面實在不太像個君王,但確實是個好父親.

感受著那只大掌撫著頭頂帶來的呵護感覺,徐錚舒服的半眯著眼,小聲道:"如果只是部份的豁免權呢?我又不是要大赦所有的奴隸,只是爭對特別的幾個人."

戴恩收回手,奇道:"怎麼說?"

徐錚咬了咬牙,低聲道:"我小吃店里一直生活著兩個矮人朋友,他們原來是利刃鐵匠鋪的奴隸,我和小邦加幫忙他們逃出利刃鐵匠鋪,然後就一直躲在小吃店里.所以我希望有奴隸豁免權,去掉他們的奴隸身份,讓他們正式生活在陽光下."

"矮人?"戴恩失聲道.

"嗯,兩人.一個叫哈澤-銅須,一個伊力奇-灰須."

"矮人你都能交上朋友,你倒確實不一般.他們對人類戒備得很,沒想到可以接受你.矮人一族,我都沒有見過."

徐錚瞪著戴恩,道:"戴恩叔叔,那可是我朋友,不許動他們的腦筋."

戴恩哭笑不得的看著徐錚,道:"這麼信任我?這事都敢跟我說.你這膽子真是夠大,前陣子利刃鐵匠鋪的奴隸逃跑事件原來是你所為.那個辛多諾-利刃,一直為帝都軍部打造裝備,我都不願意得罪他,你倒好,才來帝都沒幾天,就把別人的奴隸放跑了.而且還大剌剌的跟著我,藏著兩個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