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87 霍克離開
接羅伯特之後,陸續有小魔獸破殼而出.修斯估計一天的確差不多有近三分之一的魔獸蛋都成功孵化.托徐錚從毛球那里要來的魔獸專用型生命之泉的功勞,就算是出生時遭到危險的小魔獸也在它的幫助下平安的穩定下來.

很快的,整個臨時孵化場就充滿了小魔獸吱吱喳喳的叫聲,熱鬧得緊.所有的魔獸里,彩尾風鵬最是漂亮,才剛出生,七彩的尾羽已經顯現出獨特的魅力來,那七彩的流光,像幻影一樣,美得難以形容.雷鷹體型較小,大多爬進了守護自己的人的手心里,比較安靜.烈火鷂相對要強壯一些,一些小家伙出生不久,已經在很不安份的四處奔跑,芙萊因的魔獸寶寶就是其中一只,這個迷糊的少女的追在後面疲于應付,努力的想要抓住這只不安份的小家伙.她認人的本事一塌糊塗,偏偏認自己的魔獸卻精准得很,在這一批孵化出來近四百只小魔獸中,她總是可以精確找到屬于自己的那一只,無論它有多搗蛋,這姑娘一抓就准.

最可愛的是蠍尾蝙蝠,起初因為它的名字,徐錚總認為它不太可愛,但出生以後,徐錚驚奇的現,自己帶回來的魔獸蛋中,孵化出來的小東西里,這個品種是最為粘人的.它們會很乖巧的把自己非常具有功擊力的尾巴藏在腹下,只用一雙蝠翼上生著的小爪子掛在人的手指頭上,遠遠看去,倒像一個精巧可愛的飾品,而且還是會動會叫的,實在讓人羨慕得很.徐錚看得眼紅不已,自己都想養一只了.

整個這一天.一只獅鷲也沒有孵出來.前一天也沒有,去問修斯,才知道這個品種的魔獸孵化時間遠比別地魔獸要長,要等它們順利孵化,至少還得等半個月.徐錚不禁有些微微失望.他可是一直很想一睹小獅鷲的可愛樣子的.

這一忙,就一直忙到晚上.修斯和諾亞勞累不堪,兩人只能換著班,一人休息,一人留守.組建帝都錫安的第一只飛行大隊,這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誰都不敢馬虎,更憧憬著帝都地上空飛翔著魔獸所帶來的燦爛繁榮的景象.

徐錚不願意離開.一直守到第二天早上,才和林克一起,努力睜著蒙朧的睡眼離去.回到螢火蟲後倒頭就睡,一直到小邦加來叫,徐錚才起來.

"什麼時間了?"徐錚一邊穿衣,一邊問道.

"中午了."小邦加道:"露西娜阿姨煮了午飯.問你要不要過去吃,她估計你還要睡一會兒的."停了停,又道:"對了,霍克王子在樓下.說是要來和你告別."

"什麼?!"徐錚大驚,連忙跳下床,"他在哪里?"

"和牛郎一起,都在樓下."

徐錚也顧不得蓬頭垢面,匆匆的跑下樓.見到霍克坐在椅邊,旁邊站著牛郎,兩人都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徐錚沖上去.急道:"聽說你要走了,怎麼走得這麼急?"

霍克歎道:"不急不行,家里又鬧起來了.我這個二王子不回去,只怕皇位就沒了."

徐錚看著霍克,認真的道:"你就這麼想當帝君?"

霍克轉著手里地果汁杯,緩緩道:"原先是想的,那一直是我一生的目標.到了帝都以後,見了許多,聽了許多,突然覺得也許那個位置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可後來,繼續聽,繼續看,仔細想,我又決定去角逐那個位置."

"為什麼?"

霍克答非所問的道:"帝都很好,承安很好,你很好,這里的人也很好."

徐錚皺眉:"霍霍,你確定你睡醒了?"

霍克輕輕笑起來:"所以我決定,一定要當上維吉爾地王.手中握著大權,我才能把維吉爾建設成為我想要的維吉爾,一個美好的維吉爾.我在帝都聽到的,看到地,學到的,我會投入到我的理念里去.請相信我,當你來維吉爾做客的時候,你一定會看到一個美好的國家.你會來麼?"

徐錚突地伸出手,重重地握住霍克的手,鄭重的點頭:"一定!而且,我相信你!我認為,你是好樣地!"

霍克目光一暖,笑道:"你總是這麼袒護朋友?"

"對,你有意見?"徐錚也笑.

克舉雙手作投降狀,大笑:"能被你袒護著,是一種幸福."停了停,臉上浮起傷感,道:"真不想這麼快就離開帝都啊!還想多認識些人,多學些東西.只可惜,身不由已.維爾吉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我必須得回去."

"決定什麼時候走?"徐錚不舍的道.

霍克歎氣:"今天下午,先坐馬車去港口,再乘船回維吉爾.你……來送我麼?"

"當然!"徐錚道.然後又嘟嚨著:"真討厭送人."

"為什麼?"霍克笑問.

徐錚喪氣的道:"送人就意味著分別,分別就意味著許久見不到,而許久見不到就會想念,這讓人很不舒服."

霍克開心的笑起來,道:"想不到臭脾氣的霍克也會讓人有想念的一天."

徐錚沒好氣的道:"廢話!臭脾氣的霍克讓人喜歡的地方不少.我去送你,先等等."轉頭扯開嗓子就叫:"小邦加,麥卡,小初,法魯爾,把各種東西都准備一些,拿來送人."

轉身沖出門外,叫道:"約克,約克,幫個忙,把各種酒都打包一些,裝得漂亮一點,送人的!"

霍克笑呵呵看著徐錚忙開,徐錚的舉動,讓他無言的感到很快活,倒是把分離的傷感沖淡了些.

很快的,各種禮品都聚齊到一起,徐錚請麥卡去叫了角馬車來,足足裝了兩車.

和馬車一起來到霍克的居所,看到霍克已經做好了准備,庭院外停著一溜馬車.上面裝著新出產的紙張樣品,各種承安的特產,徐錚地兩車禮物也駛到了其中.

布魯斯,吉米和老雷克斯也在送行之列,看到徐錚陪著霍克過來

兩人笑了笑.

霍克在做著最後的清點.徐錚來到霍克身邊,摸出一疊紙,遞給霍克,道:"這是角馬車的改造圖,找個熟悉的工匠看一下就能明白."

霍克輕笑,道:"你個人送給我的禮物?不算在那兩車里頭?我看了下,好吃地東西,好玩的東西不少呢!連你明的冰箱都送了我一只."

徐錚沖霍克擠擠眼.笑道:"雖然你跟我的賭斗輸了,但交了個朋友,我還是決定把這個送給你."

霍克接過紙條,回想起自己負氣賭斗時的情景,心里湧起一股無言的溫暖,笑道:"輸了比斗.贏了個朋友,很劃算啊."揚揚手里的紙張,又笑:"還有這個."笑罷,又露出傷感的表情來.道:"這一走,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了."

徐錚也止不住傷感地道:"是啊.我身邊像你這麼臭脾氣的人可不多."強笑道:"說不定哪天想通了我就來看你.我現在正在研究空間儲物道具和傳送魔法,以及相關的魔法傳送陣,說不定哪天我突然研究明白了就噗的一聲出現在你的面前.到時候可不要嚇到你."

"是,我倒忘記了.你是個厲害的煉金師,還是個半調子魔法學徒."霍克認真地道:"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那麼,就再見了.徐錚,我的朋友."

有什麼東西哽住徐錚的喉嚨,徐錚小聲道:"再見了,霍霍!再見了,牛頭!"

霍克眼圈一紅,突地用力擁抱住徐錚,低聲道:"徐錚,你永遠也不要變.就做那個快快樂樂地徐錚!下次看到你時,我期待看到你臉上不變的陽光笑容!這樣的徐錚,才是我心里一直都佩服的那個徐錚."

徐錚顫聲道:"不會的.我可以保證,徐錚永遠都是那個徐錚!有些東西,在我心里也是不會變地,就像這份友情,就算會變,也會像美酒一般,放的時間越長久,味道就會變得越香濃."

"好!好!好!說得好,友情如酒,越陳越香!"霍克仰天大笑,連說三個好,才從懷里掏出一卷羊皮,道:"這個送給你,等我走了才打開來看."

徐錚小心翼翼的收下,突地難以控制地緊緊回擁霍克,小聲在他耳邊道:"皇宮爭斗險惡,霍霍,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我可不想聽到你被人煮了,或是剁了的消息.我可不想萬里迢迢的沖到維吉爾來給你報仇."

霍克感動莫名,也小聲笑道:"不會的.我還有最忠實的朋友守護在我的身邊.多虧了你,我才知道牛郎有多重要."

錚放開霍克,強笑道:"快走吧,說個沒完沒了啦!再不走,我都舍不得放你走了!"轉向牛郎,重重的擁抱了一下他,道:"保重!照顧好自己,照顧好霍霍."

牛郎憨笑道:"我知道了."

霍克走到雷克斯身邊,行了一個皇家最高禮節,朗聲道:"我以維吉爾二王子的名義起誓,對著維吉爾的名譽許下我的諾言,只要我霍克維吉爾還活著的一天,維吉爾與承安永不為敵!承安需要幫助,只需以徐錚的名義傳召,我必定辦到!"

深深一看徐錚,道:"保重!我走了!"

好重的誓言!

眾人大驚失色,卻見霍克一甩披風,猩紅的披風只在眾人眼里留下一個殘影,這位心高氣傲的王子已經騎著科比獸奔出老遠.

"霍霍,要保重啊!"徐錚追了幾步,大聲叫道.

遠遠瞧見霍克一揚手,身影便消失不見.徐錚若有所失的垂頭走回來.

雷克斯歎了口氣:"這個誓言也起得太重了.我都感覺有些承受不起.永不為敵,真是……這個霍克,比起他父親和爺爺,強得太多了!確實是個男子漢!徐錚,他送了你什麼?"

徐錚展開手里的羊皮卷細看,陡地倒抽了口氣.

"是什麼?"布魯斯好奇的道.

徐錚倒吸著氣,道:"這個人情欠得大了!死王八蛋!居然送我這種東西!"

"到底是什麼?"這下連雷克斯都大為好奇起來.

徐錚歎道:"維吉爾的造船秘術!"

全場一片默然.

良久之後,雷克斯才怔怔的道:"這個禮確實有點大得嚇人."

徐錚頭痛的道:"他們海上爭霸的資本,就這樣送給我了.真不知道這人倒底是心高氣傲,還是傻得厲害.就不怕我造了船去打他麼?"

布魯斯突地笑起來,道:"有你在,這種情況永遠也不會出現.霍克這家伙,認朋友的本事一點也不比我差."斜眼看著徐錚,道:"你會造了船去打他麼?"

"不會."徐錚悶悶的道:"但他這種做法,讓我很想追上去揍他!呸,有什麼了不起?改天我設計出更好的船,再回送給他,活活氣死他!"

"有種!"布魯斯大笑起來.

徐錚恨恨的道:"死王八蛋,一定要在皇位爭斗里好好活下來,別讓我沒了揍他的機會."

布魯斯道:"放心,他心眼比你多得多了.他可不是吃素的."

"皇位爭斗險惡,我擔心哪……我現在已經開始想念那個王八蛋了!"

布魯斯道:"我也有點兒.幸好塞繆斯皇家的皇位是個滯銷貨,送都送不出去,我們還用不著去煩惱這個.嗯,有時間去看他?你不是說,有機會要去外面冒險的麼?第一站選海那邊的維吉爾,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徐錚重重點頭:"好,就這麼說定了."轉看看著霍克消失的方向,默默的又說一聲珍重.

珍重!我的朋友!祝你萬事如意,心想事成!還有,一定要險惡的斗爭中活下來,我不想失去任何一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