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76 郊游 05
魯斯搶先奔了下去,抓來一把褐麥來就開始學著大家不得不說,做為承安位繼承王子,他在別的方面或許還不錯,但種起褐麥來,確實很不怎麼樣.和安格爾比,他是大大的不如,和徐錚比都差了很多.

到得後來,布魯斯自己都意識到自己的效率低下,大惱之下,也學徐錚那樣,干脆脫掉上衣,也赤膊上陣.

雷克斯遠遠的瞧著,止不住微笑起來.老邦加笑道:"承安的大王子相當的不錯啊."

雷克斯也笑:"二王子更不錯,我還在擔心,怎麼才能讓布魯放下他的身段,去體驗真實的平民生活.他就已經在徐錚的激將下做到了.可惜啊,這兩人都對王位無意,當真讓人頭痛得很."

老邦加一樂,道:"難道比一大堆兒孫來爭奪王位還更讓人頭痛?看准一個,強行拉上馬就是.只是,徐錚不可以.徐錚的性子不適合做這個,更不應該用王位去束縛他.他應該屬于更多人,值得好好的珍惜."

雷克斯微微一歎,道:"人人都護著他,這少年確實有不凡之處."

霍克在一邊聽著,心里越不服.在維吉爾的時候,他也是天之驕子.可到了承安以後,似乎人人都比他更強,特別是同樣身為二王子的徐錚.在承安看到的,聽到的,都與維吉爾有太多的不同,這不免又激起了霍克的好勝之心.

不就是種麥麼,雖然不齒以自己的身份下地種麥,但徐錚做得到,布魯斯做得到,自己也做得到!當下大踏步往地里行去,他就不信.這兩個王子做得到的,自己就做不到!

霍克走過去,拿著褐麥種子就開始種.

只要有心學習,播種褐麥並不難,不外乎挖坑埋種掩埋.再澆上水就行,實際的技術含量並不像自己沒有動手以前想像的那麼高.

但很快地,霍克就現沒那種容易.種上幾坑褐麥還沒有什麼,但一直種下去,整個過程卻是十分的辛苦.

臨近秋天,承安的天氣顯然微有降溫,但依然很燥熱.現在已是中午,頭上的三輪太陽白花花的.烤得大地都升騰起肉眼明顯可見地熱浪.透過這層熱浪,看什麼東西都像是隔著一層不真實的水霧,模糊的,並且不停的在動彈.

土壤很干燥,整個土壤的結構,要不是結成結實的硬塊.要不就是散沙一般,走完全不同的兩個極端.對于松散的地方,工作起來還比較容易,但對于干硬地地方.就必須用手里的工具把土壤刨松後才能進行播種.這樣就加大了勞動的強度,很快的,霍克就全身汗透衣衫,控制不住的喘著粗氣,大滴大滴的汗珠往下滴落.

它們順著額頭往下流.流過臉龐,流過頸間,再順著流進衣服里.把本就濕透地衣衫浸得更濕,粘乎乎的貼在皮膚上,緊緊的綁住肢體,像一層多余的皮膚,不僅讓人施展不開,而且還特別地難受.

更可惡的是,這些汗水順著身體的動作,會控制不住的流進眼里,引起眼睛劇烈的剌痛,燒灼著眼睛,使得本就因為熱浪升騰地視線更加的模糊,看不清下一步的工作.

再接著,霍克感覺到手里地工具表面越來越粗糙,劃過他柔嫩的掌心,起初還只是微微的剌痛,到後來越來越難以忍受,顛著無人注意時,霍克看了一下自己的掌心,果不其然的起了水泡.每當工具的表面和水泡相摩擦的時候,那種不適的突兀和痛楚平白無故的被放大許多倍,想要刻意的去突略它,最後卻現很難做到.

緊跟著,是大量流汗帶來的疲勞和缺水.多干得一會兒,全身就有提不勁來的酸軟感覺,嗓子眼里更是渴得像冒煙一要,似乎來個火星什麼的就可以輕易的點著.

又種得幾個坑,霍克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極限.心里難免覺得憋曲,自己一個堂堂的維吉爾二王子,為什麼要不智的來趟這潭渾水,沖動的就下地來做這種不體面的事?自己應該高坐殿堂運籌帷幄,而不是在這里和硬實的土塊奮戰,種平民才種的褐麥!


再過得一陣,霍克已經忍耐到了極限,就想撒手不干.

可當他抬起頭來,現遇到這種難題的並不是只有自己.他看見布魯斯在皺眉,曲起手掌伸展了幾下,又甩了甩手後接著又干.他還看到徐錚不停的用手在額間抹汗,把一張本就花的大花臉抹了個更花.而且他還看見兩人在衣角上撕下布條,裹住手掌上的水泡,繼續干.

同樣的處境,讓霍克心里平衡了一些,知道自己遭受的難處,別人同樣也遇上了.

不同的,那兩個人只是皺皺眉,就接著干,而不像自己這樣,在心里暗自抱怨,想著要放棄.刹那間,霍克恍覺自己似乎要低人一等一般,更激起心里的傲氣,暗自咬著牙,加快了手里的度.

別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霍克有著自己的傲骨.

突地立直身體,三二兩除掉了衣服,露出一身白晰得有點誇張的肌膚,以一種暴的勁頭開始猛干.

他這樣的勢頭,不免讓幾人有些吃

徐錚楞楞的看著霍克,忍不住暗自佩服,還別說,這二王子一身的傲骨,永不服輸的性子倒真的讓人刮目相看.比起他這點兒,自己性子里就是少了爭強好勝的念頭,過于平和,沒有這種強烈的進取心.

徐錚看著霍克,忍不住佩服的道:"霍克,你真行啊!"

看著自己明顯落後的進度,布魯斯也對霍克贊道:"好樣的,確實不錯."歎口氣又道:"我好像在這方面確實沒有什麼天賦,就我最差勁."

安格爾抹了一把汗水,看著自己遙遙領先的成績,有些驕傲,調笑布魯斯道:"你的手掌適合握住大權.也許不適合種麥子."又看看霍克的成績,也贊:"厲害!比徐錚都強."

真實的肯定和贊譽,讓霍克心里升起難以抑制地自豪.這種以前的贊譽不同,先,它沒有奉承與虛假.是對你的成績的全盤肯定.真實,不造做,真心的贊你而並不是想在你這里得到什麼,這就給霍克帶來新奇地感受.同時,它更是來自年齡相近的同齡人,讓霍克頭一次感覺到,自己是通過自己的雙手,而不是通過自己的頭銜獲得別人的尊重.這在維吉爾.同樣也是不曾得到過的.

所以,突然之間霍克就覺得種褐麥似乎是一件有意思的事.陽光太毒,可以忽略;身體勞累,可以忽略;手心的水泡,可以忽略;就連嗓子干得難受地情況,似乎也好轉了許多.

這麼一來.霍克便以更大的熱情去播種褐麥,漸漸的在這個過程中體驗到了親身參與勞動時那種真正的樂趣.

親自動手,永遠假借他人之手更有意義.在陽光下揮灑汗水,通過勞動換取成果.則更加的有意義!

無形之中,霍克越干越快,越干越來勁.旁人一看他的勢頭,不免被帶動,連徐錚都興起了好勝之心.不想讓霍克拉下得太遠,也認真地種起來.新一輪的種麥比賽,就在這樣暗中較勁中迅展開.

田地里認真勞作的少年人與青年人.額頭汗水密布,形像狼狽不堪,但卻有一種獨特的魅力,就像被淡淡地光球籠罩,散出青春的光彩來.


于是乎,沉悶,勞累,漫長的種麥工作,就在這種怪異的氣氛下被一群年青人以一種更加怪異的熱情勢頭所干完,農田地主人,那個樸實的大叔反而呆楞楞的有些莫明其妙,搞不懂這群突然鑽出來地人在什麼瘋.

看穿著,倒是一身布衣,但沒下地之前,一個個都是干乾淨淨的,外加上手掌細嫩,一看就不是干過農活的人.再看談吐氣質,更加顯得與眾不同,要不是優雅從容,就是一身貴氣,實在不太像普通平民.但就是這樣一群奇怪的年青人,居然把自己的活兒全搶著干完了!真是奇哉,怪哉!

察覺到他們的不同,大叔有些拘束,不敢怠慢這群來曆不明的年青人,便匆匆提著桶,拿著水來慰勞大家.

霍克站直身體,舒展了一下筋骨,回頭去看自己努力工作的成績,不禁很有自豪感,連帶的,看向徐錚和布魯斯的眼光都有些小有得意.

徐錚接手水桶提過來,笑道:"別光得意,知道你厲害,服了你了,行了吧?來,喝點水解渴."

霍克轉過臉,看到徐錚手里的桶,再看桶邊上掛著的杯子,又看看桶里水面上浮著的一層不明事物,臉上露上敬謝不敏的為難神色.

徐錚大笑:"喝吧,水確實不好.但時面的心意,你在別的地方是喝不到的."

心意?霍克有些不懂,但看徐錚喝得暢快,心里又不願意輸人,只得強壓著惡心,喝了一些.

那大叔走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搓著手,道:"謝謝你們,請多喝一些吧,我們這里也沒有什麼好的,只有請你喝水解渴,算是報答你們幫忙.呵呵,家里的人都去城里找工作去了,沒有你們,我一個人還不知道干到什麼時候."

一邊說著話,一邊歉意的笑.那誠摯和樸實的笑容立即讓霍克明白了徐錚所說的心意是指什麼.真實的誠心的感謝,讓霍克感覺到喝進嘴里的水就像春風化雨,滋潤了干涸的嘴和心.

微紅著臉,霍克居然破天荒的對一個平民回了句:"謝謝."口氣生澀無比,惹來徐錚一陣大笑.

牛郎瞪著霍克,忽地道:"霍霍,你剛剛說了謝謝?"

"霍霍?"徐錚一呆,突地放聲狂笑:"這名兒好,我喜歡!哇哈哈!"

霍克惱羞成怒,怒道:"閉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共同勞作拉近了距離的結果,幾個人反倒覺得霍克的樣子有些可愛,便笑得更加厲害,一個個前仰後合的,連一向討厭霍克的小班都忍不住開始調笑他.

雷克斯看著霍克羞窘的樣子,微笑道:"這小子還不錯,比他父親和爺爺強多了."

老邦加點頭:"嗯,我也這麼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