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75 郊游 04
叔拿起一把種子,道:"現在是秋播的時候……"

安格爾機靈的接嘴道:"秋播時間最短,只有三個月,所以得搶著播."

眾人都白了他一眼,安格爾得意的道:"我可不是聽露西娜說的,我也種過.我可不是那種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那種人.嘿嘿嘿."

大叔笑笑,又道:"現在你們手里的褐色圓種子就是褐麥種,只需在土里掏上一個五分深的小坑,把種子埋進去,再掩上土,用手把土壓實就行.不能壓得太實,只需用兩分力氣就好,不然不利于種子芽."

徐錚幾人跟著大叔身後,一步一隨的學他的樣子,去抓了一把種子來,又學他的樣子去刨坑.

除了安格爾以外,這一群人沒有哪個種過.安格爾手法很是熟練,已經用著很快的度在刨坑埋種.

徐錚拿著一把種子,只見手里的種子大小不一,顏色也深淺不定,都是深深淺淺的褐色,沒有明顯的區別,不禁問道:"大叔,這些種子種下去,都能保證全部能順得芽麼?"

大叔搖搖頭,道:"不能.所以一個坑里一般要埋上五到八顆種子,一是防止有死種,二是多利用空間,因為就算八顆種子全部順利芽,八株褐麥長在一起,還是可以順利成長,不會顯得過于擁擠."

徐錚覺得奇怪,便問道:"雖然我不懂種莊稼,但是我還是知道種之前都有一個選種的過程的.這些種子都沒有經過選種?"

大叔道:"選過的.一般我們都水選法,就是把種子泡進水里,等上一陣子,能成為麥種的,一般結實.份量比較沉,就會沉進水底.壞種,假種,側會浮在水里上,取水底的種子來種就行了.不過不能保證百分之百選種正確.一般來說,選出好種子地機率在七八成的樣子.沉在水底的種子也會有壞種和假種,雖然少,但還是有的.再有一個例外,就是死種,就是那種外面看起來一樣,但不會芽的那種,用這種辦法選不出來.所以才會一坑多枚種子,就是防止這種情況."

徐錚看著手里地種子,還真看不出來,光是選種埋種就居然也是這麼有學問的.當下學著大叔的動作,也去刨坑埋種.

這種的種植工作,徐錚從來沒做過.一邊埋種一邊埋土的時候,心里有一種很是新奇的感覺.當手里的種子埋下去以後,似乎埋下的並不是僅僅只是一粒種子,似乎連著希望和對未來美好地期望也一起埋了下去.就等著種子成長芽,讓它們和種子一起成長,結出豐碩的果實出來.

頭上的烈日當空,承安的氣候又是干燥炎熱,埋種的工作做起來並不輕松.很快的就汗流夾背.轉頭去瞧牛郎等人,同樣也是一臉大汗,穿著衣服地.汗水都浸濕了衣衫;沒穿的,汗水則順著身體往下流,很快的,褲子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以前在星際聯盟,流傳著一古老的詩:鋤禾日當午,汗滴和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當初讀到時候,並沒有太多地感覺,現在去親身體會,才真正的了解了每一顆糧食的來之不易.隱隱的,對雷克斯所說的不會種地地帝君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帝君的說法,又有了更深一層地了解.

不懂人民辛勞的帝君,又怎麼會是一個好帝君?懂得人民的辛勞,才會體恤人民,才會自內心深處去人民謀好處.這不僅是為帝為君之道,同樣也是為人之道.

明白這一點,徐錚心里升起更多的對雷克斯的敬佩之意.對于這個老人,徐錚看多了他油滑事故的一面,原以為他更像一個游戲人間的風塵老人.此時才真正的了解到,做為前代帝君,這位老從之所以會被人所欽佩,是有它真實而深厚的原因的.

回想起自己前世的經曆,自己為星際聯盟付出了所有.所有的人都以偉大來贊頌自己,自己就真的很偉大嗎?或許是吧.但徐錚自己並不覺得,只是處在幕後分析永無止盡的數據,遠離了人類的生活,像是高塔上孤絕清淒的公主,這個比喻雖然有點不倫不類的,卻是自己前一生的真實寫照,絕不如雷克斯這般貼近人民,貼近生活,活得真實.

想到這里,徐錚心里幾乎升起了一種類似于感恩的情懷,越珍惜這次寶貴的重生.

手上的工作不停,汗水也不停的自額間滴落,徐錚順手用手背抹了一下額頭,頓時沾得一臉泥水,整張臉都糊花了.

安格爾幾個瞧見,止不住都大笑起來,徐錚那清俊的臉讓這麼一抹,已經完全不成樣子,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咋咋呼呼的從幻之森魔獸森林里走出來時那個小野人的樣子.

露西娜拈著一張撲克牌,遠遠瞧著徐錚的樣子,止不住一直笑:"真是頑得可以.皇後,你看他那樣子,像不像一只淘氣的小泥猴?"

雅琦偏頭看了一眼,看著徐錚大花的一張臉,噗的笑了一聲,

有失體統,忙用手背擋住嘴,飛紅了臉.摸了一張露西娜的牌上,突地有些出神,輕輕道:"二十一歲那年,父親要我嫁給還是大王子的戴恩.我當時根本就不認識他,本來是不願意的.但有一天,我跟著父親出游,走到錫安東邊郊外時,父親指著地里的一個男人對我說,這就是戴恩王子.我從馬車里悄悄往外看,也是看到他頂著烈日,花著一張臉在地里干活的樣子.那張大花臉明明很丑的,但不知道怎麼的,我的心忽然就跳個不停,我突然就想,也許嫁給他是個不錯的主意.所以……我就嫁了."

露西娜輕輕的笑,道:"那你後悔了沒?"

雅琦笑起來:"從來都沒有後悔過.雖然他總是很忙,但我知道,他心里只有一個我.而且.後來我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心動,因為認真的男人最有吸引力.認真體驗生活,肯去了解平民大眾的男人更有吸引力."

露琪在一旁接嘴道:"我還以為是他露出來的胸肌吸引了你.在我看來,光著膀子,露出結實地胸肌和腹肌的男人最有吸引力.比如.那個牛郎雖然毛太多,但一身的肌肉就是要比白仔雞似的安格爾更好看.對了,雅琦皇後,當時他露了沒?好不好看?"

雅琦回想當時的情景,臉突地紅了,低聲道:"……還好."

"還好?那就是露出來了!咋樣?結不結實,腹肌有幾塊?沒八塊地一律不過關!"露琪竊笑著問道.

露西娜與雅琦大窘,露西娜低聲笑罵道:"露琪.矜持!在皇後面前,不許胡說."

"露西娜阿姨,你就別假了.前些日子,我看見你就盯著昆西叔叔的腹肌使勁看來著,我都不好意思看呢.光會在皇後面前裝淑女."露琪撇著嘴道.

"小丫頭,居然連我都敢戲弄.看我怎麼整你."露西娜紅著臉,伸手就去擰露琪的臉蛋兒.露琪尖聲笑著,扭身躲到雅琦身後,小聲笑道:"別擰我.昆西叔叔看過來啦."

露西娜一僵,當真沒擰得下去.

昆西來到馬車邊,看著里面三個似笑非笑,一臉古怪的女人,奇怪的問道:"怎麼啦?表情這麼怪."

雅琦用手掩住嘴.只是笑.露琪卻故做正經的問道:"昆西叔叔,你過來做什麼?"

昆西道:"看徐錚干得那麼來勁,我手癢得很.也想去試試.路過你們這里,聽到熱鬧得很,就過來看看."

露琪忙道:"沒事,沒事,你趕緊去吧."

昆西點點頭,看了渾身僵硬的露西娜一眼,轉身向徐錚那邊走去.

露琪突道:"昆西叔叔,你不脫衣服的麼?"

"什麼?"

"呃……沒事."

昆西應了一聲,走遠了.露西娜松了一口氣,一把扭住露琪地臉,叫道:"小丫頭,你膽子是越來越大了,這話你都敢說."

露琪一邊呼痛,一邊大笑,道:"我這還不是幫你,讓你正大光明的看個夠本.露西娜阿姨,你也單身好多年了,把大小班帶到這麼大,也很辛苦,我看不如就嫁給昆西叔叔得了.昆西叔叔是好男人呢.修斯大叔也不錯,要不你在他們兩人中間挑一個?"

露西娜大嗔,不依不和露琪笑鬧起來.

那邊,徐錚越種越覺得在陽光下盡情的流著汗水,是一種相當愜意的感受.陽光,飛灑汗水,盡情的燃燒青春,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熱血沸騰的事?

胡亂地抹了一把汗水,徐錚也不在乎身上究竟搞得有多髒,仰頭沖怔怔看著自己的布魯斯與霍克歡聲叫道:"你們還打算看多久?下來試試吧,不要去在乎什麼為人之道或是為君之道,就是這種揮灑汗水,埋下希望等待收獲的感覺,就會讓你沸騰起來!"

用手拈起一顆種子,把它放到陽光和眼睛連線上,眯著眼看它,徐錚笑道:"看到沒,你們就沒現這顆褐色的不起眼地小東西,代表的就是明天的希望?"伸手將它埋進土里,掩上土,再往上踏幾腳,踩實了,才又笑道:"現在我埋下它,等收獲的時候,我再來收割我的願望!"

陽光下,徐錚大笑,安格爾與大小班,牛郎,約克,甚至後面加入地昆西,都在用一種奇特的熱情搶平民大叔的活干,那個樸實地大叔反倒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地里,不知道做什麼才好.一群人就這樣喧賓奪主的搶干著農活,偏偏卻又形成了一幅極其吸引人的畫面,讓人控制不住的就想參與其中.

布魯斯怔怔的瞧著,忽然暴出一句粗口:"干!種地就種地,誰怕誰?大家都是現學,我不見得就比你們差!"

沖動之中,布魯斯開始用力的挽起衣袖,一沖風朝前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