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59 平凡的布衣王子 01
人的個子相當高大,比約有一米九的霍克還高于一頭說,至少有二米一,二的樣子.

光是個子高大並不是他特殊的原因,這人竟長著一張牛一樣的臉.除了頜骨沒有牛凸得那麼厲害,凸出的頜骨,兩個黑洞洞的前伸的鼻孔,滾圓而和善的眼睛,都有牛的特征.就差沒有兩個鼻孔間穿一個環了.

難道是傳說中獸人的一支,牛頭人?徐錚禁不住一看再看.

疑似牛頭人的人長得非常強壯,兩塊胸肌高高的鼓起,強壯的手臂上的肌肉疙瘩讓徐錚止不住的聯想到耐嚼耐咬的牛肉干.他體毛相當的濃厚,全身上下都覆蓋著深棕黃色的半寸來長的毛,手臂明顯比一般人類更長,古書上形容的手長過膝,徐錚在他身上第一次見到了.這人手掌上只有三個手指,姆指的位置上徐錚可以確認那是姆指,但後四指卻像是兩兩並在一起,形成了寬厚的兩根指頭.他的腳也同樣裸露在外,大腿和小腿除了非常誇張的強壯外,形狀倒是象人類那樣,沒有什麼差別.到了腳的部位,徐錚沒有看到人類的腳,本該是腳的位置,生長的是寬厚結實的蹄.等再看他兩只小腿間垂下來的和牛一模一樣的尾巴,徐錚百分之百的確實了眼前這位肯定是位牛頭人.

在圖書館里看過不少關于亞里斯大陸上其它亞人類種族的介紹,徐錚能夠辨認他地種族.正是獸人中牛頭人的那一支.問題是,和人類一向關系交惡的獸人族怎麼會跟著一個人類出現在這里?要知道,自己偷藏起兩個矮人都是偷偷摸摸的,這位卻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里,好像有點說不通.

迷惑不解間,那位牛頭人查覺得徐錚在打量他,眼光便投了過來,咧嘴對徐錚友善的一笑.笑容說不出的憨厚誠實,咧開的大嘴里.露出寬大潔白的牙床,投過來地眼光清明而純和,和霍克王子隱忍的倨傲天差地別,也和牛頭人強壯的外形相距很遠.按道理,有著這樣強壯的體格,眼神應該是凌厲而帶有攻擊性的,卻想不到是這樣的親和而純善良.但就這麼一眼之間,徐錚幾乎立即就喜歡上了他.

無可否認.有著這樣眼光和笑容的人總是會讓人止不住的去親近地.徐錚又不是種族主意,先看他形像,還不能確定是不是應該把他看作一個人,待到他露出那種憨憨的笑容,徐錚已經不在乎他是不是人個類,便理所當然的回以善意親和的一笑.

徐錚黑溜溜的瞳子里露出來的親近笑意是真實而溫和的.那牛頭人似乎沒想到徐錚會有這麼友善的回應,反而怔住了,茫然地撓著頭皮.本能的向徐錚露出和先頭一模一樣的笑容.這個動作和徐錚自己茫然地時候非常像,徐錚忍不住咭的一聲就笑了出來.

"笑什麼!"霍克喝道."這種場合該你笑的麼?"

徐錚一怔,才覺霍克喝止的不是自己.而是那個牛頭人.那牛頭人被這麼一喝,表情更加茫然,有些畏縮的止住了笑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露出忐忑不安地表情來.看得徐錚心里大是不忍.笑笑而已,用得著這麼當眾羞辱他麼?心里對霍克更加不喜.

霍克轉回頭來,對徐錚道:"失禮了.這是手下的一名奴隸,牛頭人一族的,沒學過什麼禮數.長得雖然丑,一身戰力倒得過得去,這次出門就帶了他做護衛."轉頭喝道:"退後一點去,一身地臭味,唐突到了承安的王子,自己回去領罰!"

牛頭人露出畏縮的神情,高大的身子止不住往後縮,退了人群的最後邊.

"算啦,沒事的."徐錚口中道,對著牛頭人露出歉意的眼神.

霍克淡淡的道:"獸人奴隸就是這樣,智力低下,規矩總也教不會.要不是看他戰力還可以,早就已經扔掉了.得罪了,徐錚王子."

又見奴隸.徐錚微微生出一股怒氣,臉上卻沒顯現出來,很隨意的道:"他叫什麼名字?"

"一個奴隸而已,要名字來沒用.我一般都喚他作牛頭."霍克更加隨意的道."難道徐錚王子這麼閑,給自己的每一個奴隸都會取一個名字?在我們那里,擁有奴隸的多少是實力的表現,我手下奴隸以萬計數,每一個都取一個名字的話,不僅浪費時間,更還記不住.我不覺得記得一個奴隸的名字有什麼意義."

徐錚眼中怒意一閃,很快消失不見,笑道:"我一個奴隸也沒有.雖然承安貴族也以

隸的多少而自豪,但我不是.我並不覺得奴隸的多個人的實力,我以為,一個人的實力應該表現在學識,能力,能為人民做什麼事等等方面上.霍克王子遠道而來,不就是要學水塔的建造方法麼?我們就不要在這里說閑話了,辦正事吧."

霍克呼吸一窒,這次倒是明明白白的聽出徐錚的嘲諷之意.下意識手握劍柄,笑道:"二王子殿下請帶路."

徐錚微微一笑,領著霍克一行出來,便叫衛兵去傳塞繆斯城堡里的專用角馬車.

霍克舉手阻止,道:"不用了.角馬車太慢,而且過于顛簸,坐起來不太舒服.我們自己帶了坐騎來."

舉手示意了一下,隨行而來的隨從牽著霍克等人的坐騎過來.徐錚一看,原來是維吉爾帝國的特產坐騎科比獸.這種六足的類似大型節肢昆蟲的坐騎,度快,行走平穩,除了耐力略差以外,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優良坐騎.科比獸在眾多的坐騎中一向享有良好的美名,在亞里斯大陸上是能排進前五的代步魔獸,也是維吉爾出口創彙的重要收入之一,難怪這位霍克王子會拿來炫耀.

卻見霍克一行人,除了奴隸以外,一人一只科比獸.特別是霍克自己騎的那只,完全不像普通的科比獸那樣通體是褐色的斑駁雜色,他騎的那只,竟是渾身透著一種乳白,除了腹部有對稱的幾塊褐斑,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任何雜色.

這只科比獸明顯的地位更高,沒有缰繩的約束,隨著待從走出來時,步履平穩矯建,一起一落間平穩無聲,當真有行如風,站如松的意味.等到在徐錚面前站定,霍克王子翻身躍上去時,整只科比獸紋風不動,頭頂的兩只巨大複眼閃閃生輝,一人一獸就這樣居高臨下的看著的徐錚的時候,頗有點王風臨的意味.

霍克騎在科比獸上,淺笑著看著徐錚,道:"科比獸是維吉爾的特產坐騎.除了維吉爾的科比森林可以出產這種魔獸,亞里斯大陸的其它地方都不產這個.而我這只呢,是科比獸中的王的後代,在維吉爾還有個美譽,叫做白玉科比獸,曆來只有皇家的人才資格坐騎它.不知道徐錚王子的坐騎是什麼?"

徐錚笑笑不答,請衛兵叫了角馬車來,讓牛頭人等霍克帶來的奴隸都坐了上去,才眼神微微一凝,額頭的暗金獸紋立現,通過它向嚕嚕出了召喚.

獸紋出現,祭祀獸禮的威儀也沒有了壓制,自徐錚身上噴渤出來.

華麗而神秘的獸紋出現在徐錚額頭,霍克大吃一驚,暗金紋百獸使!完全料想不到,這個一身布衣,看起來平凡無比的二王子竟然是這樣高階的一個馴獸師!

心神大震間,還不及做出回應,身下的科比獸在徐錚額頭獸紋出現之際,祭祀獸禮的威儀去掉隱藏顯現出來之時,自己在沒有任何命令的情況下動了起來,走向徐錚,原先不可一世的神情盡去,低下高貴的頭顱,兩只前肢著地,向著徐錚行了一禮.霍克王子騎在它身上,無比避免的也隨著科比獸向徐錚行了一個拜伏的大禮.

徐錚暗笑在心,揮了揮手,漫聲道:"免禮."

那只白玉科比獸才站直了身體,側身站著,居然不敢和徐錚平行而立.霍克騎著它,心里又驚又怒,卻吃不透徐錚的身份,只覺得他雖然身著布衣,身上卻有一股無形的威壓,自己竟然作不得,一張俊臉強力控制著表情,已經隱隱泛著鐵青的顏色.

給了霍克這頓連自己都沒有料到的排頭吃,徐錚心里大爽,由他不善待牛頭獸人的惡劣行徑帶來的怒氣都消下去一些,連表情都明朗了許多,笑道:"來了."

卻見半空里一點黑色飛快閃現,迅變大撲了下來,一只虎形的魔獸的半空出里扇著翅,巨大的伸展近五,六米的翅膀扇著風勢狂吹,帶著勁風四起,吹得一行人都睜不開眼,騎著的科比獸不知道什麼原因使然,也打著顫,止不住的往後退.

待著風勢過去,只見一只龐大的魔獸倚著徐錚蹲坐著,一只爪子把徐錚半摟半抱的擁進懷里,整顆大頭就放在徐錚頭頂,兩枚尖利的牙掛在徐錚胸脯上,臉上很人形化的露著一副帶笑的表情,笑嘻嘻的從上至下的看著徐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