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56 女生的游戲
頭一看,迎面走來五個少女.打頭的是一身法師學茜,後面緊跟著醫師部長蓮語,再後面兩個徐錚也認得,是加西亞手底下的那個小助手哈蜜兒和蓮語的小跟班,那個叫做貝兒的小姑娘,最後一個做弓箭手打扮的少女徐錚卻是不認得,羞羞怯怯的跟在前面四個少女後頭.

阿爾茜走到徐錚身邊,大剌剌的坐下,問道:"徐錚,在做什麼呢?"

徐錚無奈的放下手,道:"在練我一個多月還沒有任何長進的魔法."

哈蜜兒瞪大了眼,道:"一個多月還不見長進?你怎麼練的?你可是加西亞老師的親傳弟子呢.一個月還練不會他教的那三招,不至于吧……"

徐錚苦笑著一攤手,道:"誰知道呢.說不定我在這方面就沒有天賦."

哈蜜兒握著小拳頭,道:"別灰心.加西亞老師對你期待得很.我相信他老人家是不會看錯人的.煉金和魔法息息相關,你煉金術學得這麼好,已經成了每個煉金學生想要越的目標,魔法難不倒你的."

很可愛的小姑娘,徐錚呵呵笑起來:"找我什麼事?"

阿爾茜聞言坐正了身體,次擺出淑女的動作,道:"徐錚,你不公道.明了那麼多游戲,卻都只是男生玩的.我們女生可以玩的實在太少."

這話一出,幾個少女都忙不迭點頭.

徐錚詫道:"不是吧?不是有好些女生都在玩的麼?籃球有女子戰隊,足球也有.而且全校滑板玩得最好地就是西瑪.女生在這方面也很強啊."

貝兒扁了扁嘴,道:"可是有更多的女生找不到玩的啊.像西瑪那麼厲害的女騎士,全校里就沒幾個.你那些運動,不是拼搶得不要命就是體力活,像我們醫師部,藥劑師部,煉金部,魔法師部這幾個女生偏多的學部,一大半女生都找不到玩的."

害羞的少女小聲接道:"弓箭手部也是,那些活動我們都不能玩."

蓮語不滿的道:"所以說,你不公道.自己是男生,就光只照顧男生.明的游戲也都適合男生,沒有幾個我們女生可以玩地.我是指直接參與,而不是老是縮在後面當後勤."

哈蜜兒拼命點頭:"是啊,是啊.知道你厲害,明幾個適合女生玩的游戲吧.不要那麼激烈,女生不喜歡這些.嗯——來點小巧的,讓人輕松愉快的小游戲.可以玩得開開心心的就行."

阿爾茜接著道:"我們這幾個學部,都偏向于動腦子的和靈活性的.總不能叫我們光著上身去搶那顆橄欖球吧?真是的.你沒見學校里那幫男生,一個個脫得像光豬似地.那身肉有什麼好展示的?粗俗!"

徐錚干笑了一下,貌似眼前某位同學還號稱奧格瑪的鐵齒直斷裁判,吹著哨子在籃球場里飛奔也快活得很嘛.而且貌似奧丁踩著滑板,光著上身露出一身健子肉,飛掠而過的身影,阿爾茜同學看得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見徐錚用怪異的眼光看著自己,阿爾茜臉不紅心不跳的耍賴:"我不管.你不能因為自己是男生就厚此薄彼.趕緊動動腦子,找些適合女生的小巧游戲來大家玩.你不會是那種看不起女人的男人吧?你若是光照顧男生,輕視我們女生.這里地姐妹們可不依,大家說是吧?"

幾個少女一起附和,七嘴八舌的吵得徐錚頭暈.再讓阿爾茜拿輕視女人的一頂大帽子扣過來,連那位弓箭手部地少女看過來的眼光都帶著嗔怒,活像徐錚罪大惡極似的.

輕視女人呢……誰敢哪?家里有露西娜.疼徐錚疼到骨子里;有露琪這個暴力少女;還有瑪雅這個讓人憐愛的小丫頭,徐錚從來就沒覺得女子哪點不如男人.

不過話說回來了,前後兩世都當的男人.對女人,特別是這樣地少女喜歡什麼,徐錚心里還真沒底.要問男人喜歡玩什麼,徐錚隨隨便便就能想出幾十種來,但問女人喜歡做什麼,那就是鴨子聽雷,霧沙沙,完全搞不懂.

當下問道:"你們都喜歡玩什麼樣的?"

貝兒道:"好玩的!"

這不廢話嘛,不好玩地誰玩?太籠統,跳過,說了等于沒說.

蓮語道:"有沒有智力型的?我玩過你螢火蟲店里的智力扣,就很有趣啊."

這個啊?不知道填字游戲和棋牌類游戲能滿足她們不?

阿爾茜道:"有沒有專屬于女生的?像男人們的橄欖球,女人只能靠邊站.也得有個玩法,

女生,男人都給我邊上玩去."

果然是阿爾茜,很有女王作風.不過,有什麼東西才能適合她的要求呢?美容,做臉,洗面,美甲?倒是適合,問題是自己不會啊……有空的時候翻翻腦里的資料,看看有沒有相關的.不過自己一個大男人,少有去注意這些問題,估計難.

哈蜜爾偏著頭想了半天,道:"男人有籃球足球這類的東西,女生有沒有適合的游戲道具?"

徐錚暗忖,游戲道具?就是玩具了,這點倒是不難.

蓮語又道:"最好有個女生安安靜靜玩游戲的環境,嗯,我指類似于球場一類的."

弓箭手少女道:"其實女生身體也很靈活的.要是有小巧的游戲玩就好了.場地不用太大,幾個女人湊到一起就能玩."

"你叫什麼?"

"啊?"突來的一問讓弓箭手少女立即飛紅了臉,半晌後才聲道:"維維-塞可邦."

阿爾茜不懷好意的笑:"徐錚,你的仰慕哦,死活要跟來的.天才煉金師,明日的帝都之星,現在又有了帝都娛樂風向標的稱號.仰慕你的人多得很吶.真想看到少女節到來的時候,你能收到多少禮物."

"你不要胡說八道!"維維窘得恨不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飛快的瞟了一眼徐錚,道:"你不要聽她胡說."

錚木頭木腦的應了一聲,心思全在如何能滿足眼前這五個少女稀奇古怪的主意上,哪注意到一幫小女人的玲瓏心思.

阿爾茜還要說話,徐錚擺手道:"讓我想想.你們別說啦,吵得我頭暈."

呃……真是根木頭,一點兒情趣都沒有.幾個女生都悻悻的看著徐錚,自己幾個的相貌身段,放到學校哪里都是視線的焦點,偏偏這根木頭無動于衷,真叫人氣悶.女人嘛,虛榮總是有的,這和愛與不愛無關,但無論走到哪里,總是希望別人多瞧幾眼的.

阿爾茜沒好氣的道:"我們不說啦,你好好想."

想,當然在想.徐錚一點也沒注意到幾個少女的女人心思,正把幾個女生的觀點和要求歸結到一起,看能不能想出幾個適合女生的游戲來.說實話,自己提出來的那幾個運動類型,確實都偏向于力與技巧的結合,運動性大于娛樂性,倒真的不太適合嬌美可愛的小女生.

讓一群男人婆撒丫子去追著足球滿場飛奔?這是煮鶴焚琴,大煞風景的事.或是讓一群美少女脫光了上衣,光著大膀子汗流夾背的去哄搶橄欖球?那樣的話——真是奧格瑪里最美麗的風景啊~天吶,男人們倒是求之不得之余大飽眼福,自己卻是會被天下女人千刀萬剮後挫骨揚灰……

不過,想到一群美女少光溜溜裸奔的壯觀場景……唉呀!男人的天堂啊!要是這個夢想可以實現就好了,徐錚不無遺憾的想.

"徐錚."

"嗯?"

抬頭看見五個少女都拿奇怪的眼光看著自己,徐錚茫然的問:"怎麼啦?"

指著徐錚的鼻子,蓮語很好心的提醒道:"你流鼻血了……要不要我給你開點藥?"

阿爾茜詭笑著伸過臉來,道:"在想什麼?你眼神看上去色色的哦~"

徐錚大驚,足下像安著彈簧一樣蹦起來,一把捏著鼻子,倒退三米,警戒的看著阿爾茜.這都能看出來?真是強啊!

"想出來沒?"哈蜜兒著急的問.

"想出來了,想出來了!"徐錚捏著鼻子,聲音都是嗡聲嗡氣的,連忙道:"我不僅想到了好玩的,甚到還想到可以讓大家賺點兒小錢的方法."

"真的?還能賺到錢?"幾個少女都大喜.

阿爾茜大樂,很阿莎力的在徐錚背後拍了一巴常,道:"我就知道你行!腦子好用!煉金部的天才腦子不可能是白長的.說說,怎麼玩?"

徐錚一手鼻血,想放手又不敢,維維連忙掏了塊手絹出來讓徐錚堵住鼻孔.徐錚才道:"這事得奧黛麗校長同意才行.我有個點子,先給你們說一說.你們覺得,在學校里開個女生沙龍怎麼樣?我看,就由蓮語和阿爾茜來主持."

"沙龍?"幾個女生都來了興趣,急問道:"沙龍是什麼?"

"走,去找奧黛麗校長,一路上我們邊走邊說."徐錚站起來,領著五個少女向校長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