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48 躁動的青春……
月的帝都,天氣略有降溫,沒有那般悶熱,但溫度實降掉多少.

帝都的第二座水塔已經建成,這座水塔建在上城區,中城區的第三座水塔正在籌建中.紙張生產一事,徐錚已經從中脫離了出去,布魯斯來學劍的時候有時候會提到,說進程大約是召集的工人已經學會了一半,其它的正在進行中.

徐錚閑著的時候就教大家體術,其余的時候則在學加西來交代下來的那三式火系魔法的施放方式.

在這方面,徐錚遇到了難關,看式簡單的三式魔法施放方式,徐錚就總也練不會,明明能夠迅而高密度的聚集火系魔法元素,但就在施放的那一瞬間,噗的一聲就沒了,跟放了屁似的.氣惱之余,徐錚捧著弗瑞斯特的手卷一陣苦讀,煉金技能漲進不少,火系魔法依然一點長進都沒有.

緊跟著隨著對魔法力能的認識不足,煉金術也遇到瓶頸,這兩門學科本來就有許多相通相貫的地方,一門受阻,另一門也會受到影響.弗瑞斯特便交代徐錚停止煉金術的學習,改去加西亞那里學習魔法知識.

徐錚做好了將要挨加西亞排頭的准備,厚著臉皮離開煉金術士部,打算開始長時間泡魔法部里.

這一日,露西娜給徐錚做了新衣,徐錚穿著新衣,把嚕嚕攆到翼虎爹娘那里,自己晃悠悠的向著奧格瑪學院走去.

說實話,自從進入奧格瑪學院以後.一頭就紮進煉金術地學習當中,後來又造水塔,造紙張,中途還溜去幻之森溜了一圈,像這樣悠閑的在學院里漫步,徐錚還是頭一次.

正打算好好的學院里逛一圈,忽然看到兩個男學生抬著一個戰士部的學生匆匆走過.抬人的兩個男生並不強壯,抬著戰士部的肌肉型戰士頗為吃力.被抬的昏迷不醒,整張臉豬頭似的青紅紫五顏六色交織.很是精彩,像中了面目全非拳似的,讓徐錚痛苦地回憶起自己進校第一天被全校新老生圍追堵截後暴揍的臉.

兩個男生抬著他,他兩只手軟軟的垂下來拖到地,像沙場上慘改歸來的勇士,情景很讓人嚎.

這是怎麼啦?

第二次老生抓新生入部的活動開始了?還是校外暴力份子入侵,才被打得這麼慘?沒聽說過異界也有黑社會啊……

徐錚連忙上去,問道:"這人怎麼了?"

"被揍了唄.讓開.讓開!還要抬到醫師部去治療.沒事別在這里杵著,沒見我們很忙嗎?"兩人不耐的道.

徐錚慌忙讓開.仔細打量這兩人,估計不是醫師部就是藥劑師部的同學.

不過,被抬著的那個為什麼會被揍著這麼慘?貌似學生之間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吧?好像挑起全校公憤地也就自己干過,這強人也這麼狠?敢和全校新老生對著干?

正一頭霧水間,遠遠的瞧見居然又有一具活尸被抬著匆匆的往醫生部走.徐錚飛奔過去,垂頭一瞧,嚇.這位仁兄比頭一位還壯烈,看打扮是騎士部的,不知道被誰在臉上正面狠砸了一拳.鼻血花花的淌在臉上,在臉上形成一幅抽象溜派的畫作.

徐錚心里在一跳,忍不住問道:"這位又怎麼啦?嘖嘖,這一拳,可真夠凶猛的."

"不是拳頭.那是盾牌砸的.戰士有個技能叫盾牌猛擊,對著臉施放,就是這種結果."接下話頭地是抬人的兩個男學生旁邊的少女.白衣票飄揚,臉上有一種偽聖潔地笑容,可不正是那位惡魔醫師蓮語-艾諾麗婭.

對這位臉上時不時總會在別人注意不到的角落現出嗜血笑容的白衣少女,徐錚一直都有點懼怕.連忙陪笑道:"啊,蓮語部長.好久不見了."

蓮語點頭:"嗯,自從你放棄成為醫師部學生後,已經兩個月零二十一天."

惡……居然記得這麼清楚,她什麼意思?該不是因為這小小的一件事情,一直懷恨在心吧?徐錚忍不住暗地里拿眼睛去瞅蓮語,無耐的現對方笑得云淡風清,依舊白衣出塵,看不出半點端倪來.徐錚心里佩服無比,人精啊,道行比自己可要高得多了.

不敢去招惹她,連忙岔開話題:"蓮語部長,學院里為什麼會打起來呢?這都抬了兩個過去了.啊喲!"慌張中一指遠方,道:"又是一個被抬著!還有人陣亡

蓮語微微一笑,道:"死不了.有醫師部和藥劑師部,能死得了麼?醫師地職責就是……"

徐錚的耳朵自動將蓮語聖潔的長篇醫師至上論省略若干,直接說到重點時才飄回來,聽得蓮語道:"你是常常在煉金實驗室里不出來,所以不知道.像這樣地學生之間的拼斗,一天少說也有幾十次.戰士部的,騎士部的,劍士部的,弓箭手部的,魔法師部的,甚至新招的馴獸師部的學生,都是好戰份子.大家沒事的時候就會切磋自己的技藝,打著打著,難免火氣上來就會走火失控,就成這樣了.你是見少了,我們見得多,已經習慣了.如果哪天見不到被抬著的人,那才叫詭異,完全不符合奧格瑪的風格."

徐錚打了個寒戰,禁不住畏縮了一下,心道:"我靠!這也叫切磋?明明是往死里整好不好……有拿著盾牌用盾牌猛擊對著別人臉上切磋的麼?有把人切磋得錯迷不醒,人事不知,打得面目全非的麼?如果這樣叫做切磋,那自己以為切磋叫啥?撓癢癢?"禁不住一陣惡寒.

蓮語還在道:"反正又死不了.對醫師部和藥劑師還有許多好處,這樣的傷患送過來,大家也有了練手的機會.你知道麼,每年奧格瑪學院畢業的醫生部和藥劑部的學生,治療傷勢的能力就是要比別的學院高出一大截.所以啊,這樣的局面醫生部和藥劑師部樂見其成,他們高興打就讓他們打去.大家都有好處."

寒……這位姐姐的愛好果然與常人不同.似乎別人打得越凶,她心里越爽.果然是醫師部第一高人啊,這心理變態得都是別人拍馬都追不及.

徐錚連忙話堵住蓮語滔滔不絕的宣揚醫師部的好處,道:"蓮語部長,這人還不送去救治麼?我看他的樣子,好像就快要掛了!"

"掛了?不可能!"蓮語滿不在乎的道:"我已經用過了緊急治療術.再說了,奧格瑪學院的學生,抗擊打能力可不是普通的強."

似乎要印證蓮語的話一般,那騎士猛然從兩名學生手里詐尸一樣挺起來,大叫道:"干!誰他媽打我的臉?!來來來,再來打過!"

"閉嘴!"蓮語大怒,一指掐在他在頸動脈上,那騎士白眼一翻,又死尸一般倒了回去.蓮語便又對著徐錚露出盈盈的聖潔的笑:"看,沒事吧."

好狠辣有效的手段,好快的如同翻書一樣的變臉技藝,徐錚寒到了極點,臉色止不住青,拼命再一次提醒自己,沒事千萬不要去招惹這位姐姐.干笑道:"蓮語部長,我就不打撓你了.你去忙你的吧.還是救人要緊.醫師部不就是要在施救的時候,才顯出重要性來麼?"

這句蓮語有聽,臉上掛著聖潔的笑容,對著徐錚點頭示意,不緊不慢的指揮兩人抬著傷員走了.

徐錚這才回頭,聽到戰士部那邊打得考砰砰作響,轉身向那邊趕去.

剛走到那邊,就見到至少有十幾對人在那里捉對撕殺.一群男生在那里打也就罷了,偏偏這些人里連體形凹凸有致的女學生也有,或是戰士,或是劍士,甚至魔法師,動作粗暴的正在和男學生對打.

這可讓徐錚大開了眼界.一直以為女生都是嬌嬌柔柔,像朵小花一樣,捏得重了都會受傷,是應該被呵護著好好疼愛的類似.見了露琪悍不畏死的作風,徐錚以為她是個另類.待見到眼前這些女生後,徐錚現自己以為的另類其實有很多.看,眼前這個,提著盾正在飛腿踹向一個劍士,特別過份的是,她還穿著短裙,也不怕裙底走光……還有那位,正在和別一個女戰士拿著劍對砍,打得乒乒乓乓有聲有色,這哪是女學生啊,活脫脫一群暴力女神龍!

徐錚眼尖的現了阿爾茜,這女魔法師正在桀桀怪笑,不停的施放風系魔法,追著一個男戰士狂虐.男戰士明顯的皮粗肉厚很經打,但阿爾茜動作靈活,有了風系魔法的加持,奔行如風,那戰士就是近不了她的身,被虐得死去活來,風刃,破風刃,亂風刃,空氣彈從阿爾茜手里施出來,不計本錢一樣往他身上投.

眼光再一掃,現了奧黛麗校長,徐錚便悄悄向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