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36 那首最古老的種族才會唱的歌
錚擔心的道:"他們得到了嗎?"

"沒有."喬治道:"樹人之心這個東西,並不是個個樹人都會凝結出足夠的份量可以送人,要不然也不會那麼珍貴了,十萬個樹人里能找出一個這樣的,就已經很了不起了.絕大部份的樹人身體里都只有維持自己需要的份量,沒有多余的可以送人.而且只要不是樹人心甘情願贈送出去的.只要離開樹人身體,樹人之心立即見風就散,一點用處都沒有.不過縱然,人類為了飄渺不可及的願望,還是不停的追殺樹人,只盼著能找到一顆可以用的.結果呢,樹人都快滅族了,人類還是不能長生不老."喬治停了一停,笑罵聲在徐錚心底響起:"現在給了你,便宜你這小子了."

徐錚摸著頭皮,嘿嘿的笑,道:"煩惱是有一點點啦.千多年呢,說不定還會更長,好長的時間.而且你說生長緩慢,那就是只長腦子和心計不長身體嘛,很困撓啊.突然打破了人類生老命死的自然法則的限制,感覺怪怪的,好像我在逆天而行一樣.突然之間變成妖怪,你也要讓我適應一下嘛……"

"妖怪?"

"嘿嘿,就是像魔獸一類的東西,會稀奇古怪的能力."徐錚干笑.

"妖怪啊?那你比妖怪強多了."

徐錚立即跨下臉,有這樣形容的嗎……

"還有呢?你才說了兩點."

喬治道:"你沒有數過,樹人之種有多少顆?"

別說,馬大哈似的徐錚還真沒數過.當下數了一數,道:"除了種出來的三個樹人,這里有二十九顆.記不清有幾次了,反正少的時候兩顆.多的時候五顆."

喬治笑道:"凝結的效率很高啊.人類地活性就是要比樹人來得高.只是要注意,樹人之種在凝結的時候會大量抽取你的能量,已經三十四顆,嗯,照我估計,你下一次凝結的時候會短暫的出現能力全失的結果.時間大約是最短一小時,最長到一天左右.要小心,這個時候你沒有任何能力,是最脆弱的時候.這個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把樹人之心交給人類的唯一副作用大概就是這個了."喬治又補了一句,難得的幽了徐錚一默,道:"這就是第三種能力,把什麼能力都丟失掉地能力."

汗!還有這種事?那就意味著自己下一次凝結樹人之種的時候能力全失,完全沒有自保的能力,這可有點糟糕.看來古人沒說錯,祝福總是相伴相依,沒有絕對的好,也沒有絕對的壞.

困撓啊.徐錚不甘心的道:"不能避免麼?"

喬治道:"不能.樹人在凝結樹人之種的時候也有這個問題,只不過樹人的身體比脆弱的人類要好得多了.所以,這個時候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這樣啊……徐錚無奈地想,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到時候藏起來就是.徐錚就是這樣,不利的事情不願多想,轉頭就忘,又開心起來,去問喬治樹人之心還會帶來什麼好處.喬治卻是不肯說了,只和徐錚打哈哈.徐錚無奈之下.只得不問,拿著帝都的見識細細的說給喬治聽.

不知不間就和喬治交談了很長時間,漫長的歲月開成了喬治耐心而包容的心態,聽著徐錚慢慢述說,關于理想,關于人生.關于想要好好的生活,想要身邊的人和自己都要幸福的小小願望,如何想在帝都錫安通過自己的知識和能力,打造幸福快樂地人生.

喬治很少說話,幾乎一直都是徐錚在說.在喬治面前,徐錚敞開胸懷,除了沒有提到自己是來自另一個時空的事情,其余的幾乎全說了.喬治是一個忠厚而寬厚的長,更是一個耐心的傾聽,聽著徐錚的想法和願望.打打擊,也不鼓勵,只是靜靜地聽,讓徐錚燥動的心懷有一個傾述的地方.

不知不覺間,毛球已經回來,向徐錚打著手勢,表示自己取了很多那種液體.徐錚才恍然驚覺時間已經不早,是該回去了.

從樹上靈巧的爬下來,依依不舍的看向喬治.徐錚道:"我又要走了,喬治爺爺.我留下幾個小樹人陪你吧.我不在的時候.他們也可以陪你說話."

喬治道:"三個就好.太多的話,以這里的魔法元素養活不了他們."

徐錚便拿出三顆樹人之種埋到地里,用自己的力量催生他們.事情做第二次,自然輕車熟路,很快的,三棵小樹人就從土壤里鑽了出來,歡喜地依偎著徐錚.

徐錚撫著他們,笑道:"我要走啦.你們留在這里陪著你們的老祖宗."

喬治歡欣的看著破土而出的三棵樹苗,再一次為自己的選擇正確而欣慰.善良而純真的少年,真的就是樹人一族重新繁榮的契機,喬治百分之百的可以確定這一點.真希望有那麼一天可以看到通過這個少年地手,讓與世無爭的樹人一族遍布亞里斯

每寸土地.

看著三個小樹人奮力從土壤里拔出根須,歡歡喜喜的奔到老喬治身邊,圍繞在他腳下.喬治寵大的身軀和三棵小樹苗幼小的身軀完全不成比例.但當他們站到一起時,三棵小樹苗就紮根在老喬治旁邊,從他腳丫的縫隙里露出細小的軀干時,這幅畫面卻是說不出的和諧.

看著這樣老幼其樂融融的情景,徐錚突然莫名的跳出一句:"喬治爺爺,對于快把你們逼到滅族邊緣的人類,你就不恨麼?"

喬治一怔,停了許久,似乎在回憶那漫長的不堪的歲月,最後才慢慢的道:"當時是恨的.我們也不是任人隨意搓圓搓偏的種族,當時也曾憤怒滿胸的奮力反抗.只是,人類實在強大,樹人太被動,還是走到了滅族的邊緣.不過樹人這種種族,沒有過于強烈的情感.活的歲月又是那麼地漫長.恨,不甘,埋怨造物之神的不公正,慢慢的隨著時間都變得淡了.在時間的沖刷下,經得起歲月的考驗的東西並不多.早就忘記了仇恨了."微笑的聲音在徐錚心底響起:"小小子,相信我的話,愛與恨這種對立的情感,恨是濃烈而剌骨地,是一種激烈的情感,恨的時候,它會瘋狂的沖擊著心靈.只是.它經不起時間的摧殘.愛卻不一樣,它持久而漫長,溫暖心底,時間越久,它越是醇厚香濃.現在的我,早以不再記得那些事,只記得我與我的伙伴同長在陽光藍天下,看著天空的白云悠悠,吹著從遠處高山上奔流下來的風.接受雨雪洗禮地崢嶸歲月.我也只想記得這個,其它的都不重要."

這一刻,徐錚突然對樹人這一族充滿了無盡的敬佩之意.樹人一族,有著寬廣的心懷,與世無爭,甯靜而和平,身邊浮物對于他們來說,都是過眼云煙.漫長的歲月,使得他們灑脫而睿智,善于用寬厚的心去愛.用包容的心去遺忘仇恨.記得曾有形容,說然物外,虛懷若谷,甯靜致遠,寬廣仁厚,當初總覺得這些形容詞過于華麗浮躁.如今想來,把這些形容詞套在樹人一族身上,卻是他們崢崢鐵骨般的身體所包含的精神的真實體現.這樣地種族,才是應該真正的遍布亞里斯大陸,成為大地的主宰的得種族,而不是膚淺的只會用血與戰爭書寫曆史的人類.

是地,徐錚突然之間就覺得自己很膚淺,站在樹人面前,被他用這樣寬容的眼光看著,都覺得很羞愧.為著自己的同族犯下的罪惡而無地自容.那不帶半點譴責的眼光關懷的看著你時,似乎都能壓榨出皮膚下隱藏著的陰暗來.

本能的,徐錚雙腿並到一起,掏胸深呼吸,仰起頭,並起五指向著喬治敬了一個完美的星際聯盟軍禮.

"你做什麼?"喬治奇怪的問,好奇怪地動作.

"沒什麼.敬個禮而已."徐錚輕輕的笑,道:"你值得我全心全意的尊敬.這是我家鄉的最高禮節.崇高而偉大的樹人一族,你們的存在讓亞里斯大陸變得更加美麗了!"

喬治輕笑起來.坦然受了一禮,才笑罵道:"小馬屁精.快走吧.不早啦."

錚點頭,抓過毛球來放到自己頭上,騎上嚕嚕向著結界外飛去.半途里,突然轉頭回來,大笑道:"喬治爺爺,你還沒有告訴我毛球這只小妖怪是什麼呢!"

喬治大笑:"自己猜!"

徐錚也大笑起來,不再追問,漸漸飛遠而去.

喬治看著徐錚越來越的背影,再垂頭看著腳下的三個小樹人,對著天空出了許久的神,輕輕在心底唱起一只有自己才能聽得到地歌:

在那遠古的時空啊

英雄都已經熟睡

只有遲暮地老人

還在睜著渴望新生的眼

歲月的指針被重新拔轉

褪去華

枯老的藤蔓開出新生的花朵

純真的少年踏著光華而來

風的行托著他

行遍古老的大陸

讓劍與魔法的爭斗

在歡笑聲中漸漸平息

最燦爛的黑眼里載著盛世的光華

就是他啊

快活的少年

有著無盡的歲月與芳華

新生的希望與曙光

伴隨著他

流淌在他展開笑顏的那一刹那

幸福與快樂啊

只要他大聲歡笑

就不再是無盡的虛華

喬治用歡快的心情輕聲在心底哼著這亞里斯大陸上最古老的種族才會唱的歌,抬起自己樹冠一樣的頭,看向徐錚消失天邊,一遍一遍的呢喃著小聲哼唱,直到太陽落下,月亮升起,月亮又落下,太陽又升起——

好一片藍天白云,曙光灑滿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