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33 淘蛋
瀚林海:

全然不知道麥卡的命運和自己回到帝都後的可悲命運,徐錚正樂呵呵看著意猶未盡的舔著爪子的群獸,道:"其實呢,這次回來,不僅僅是來看大家,有一件事要和大家商量."

獸王話呢,群獸都轉回注意力認真聽.好在淘氣的小獸吃飽了烤肉,一只只都懶洋洋的回到自己父母那里,也不再來折騰徐錚,好讓徐錚可以不被打撓的講下去.

徐錚撓撓頭皮,覺得有些難以啟齒,半天後才道:"我想要一些飛行類魔獸的魔獸蛋,可以嗎?"

要魔獸蛋啊?群獸頓時不樂意了,但對方是祭祀獸王,而且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心里雖然不爽,但就是沒有吭聲的.

聽不到反對的聲浪,徐錚反而有些頭大,感覺自己像是在用祭祀獸王的身份壓人似的.便認真誠肯的解釋,"我不是想搶大家的蛋.我只是想把不能正常孵化的那部份利用起來,帶回帝都去孵化,交給真心誠意把魔獸當伙伴的人類撫養,讓它們和人類和平共處,組建一只飛行運輸隊,或是一支飛行軍種."

不是硬要啊?這個獸王也不是不講理,群獸便認真聽下去.

徐錚道:"我知道魔獸生存競爭的原則,強為尊,先得足夠的強大,還得有必要的生存條件才能生活下去.比如雷系的雷鷹,一年一般產蛋三到四只,但正常孵出小雷鷹一般只有一到兩只.多余的雷鷹蛋會因為孵化的時間太長而被拋棄掉,對不對?我知道雷鷹會根據情況,一但孵出一到兩只小雷鷹以後就會拋棄掉還來不及孵化的雷鷹蛋.你們知道他們出來得晚,食物跟不上,必然不能順利成長.還不如拋棄掉,全心全意撫養生存機率較高的小雷鷹.所以,我要的就是這部份淘汰掉地魔獸蛋.可以嗎?"

這番話,徐錚說出來後,也不知道魔獸聽懂自己的意思沒有,便又說了一遍,指望著有魔獸能理解.要他借著祭祀獸王的身份去強搶魔獸蛋,徐錚可是做不出來這種拆家奪子的惡劣的事情.

事實上,借著暗金獸紋的奇妙作用.徐錚的意思,魔獸都理解了.不但理解了,而且還很歡欣.沒有魔獸願意拋棄掉可以孵化的魔獸蛋,只是生存的條件和法則地限制,為了保證延續下去,就使得多余的魔獸蛋不得不被拋棄,就是物競天選的結果.每一對魔獸面臨這樣的選擇都很傷心,但卻不得不為之.

更沒有魔獸願意把魔獸交給人類.在漫長的和人類打交道的歲數中,早就見識了人類的殘暴和貪婪.人類與魔獸的敵對關系,早存在很多年了,所以魔獸才躲避在森林中不出去.只是,敵對是指別的人類,徐錚是不同地,這個人類的氣息溫和陽光,和任何一個人類或是任何一個魔獸都不同.暗金獸紋又是傳遞心里最真實的想法,所以群獸很容易接受到徐錚傳遞過來那種真切希望魔獸能過得更好,想辦法能讓它們和人類和平共處的真實想法.

但徐錚不知道這些,他還在急切的解釋:"請相信我.我不是用來做不好的用途.如果想要魔獸蛋的人不是真心誠意愛護它,我是不會交給他的.當然,我不否認自己有私心,想要借助魔獸的力量給人類創造便利的條件.但我也真心實意地想這片森林里的魔獸過得更好.森林里的條件不好,使得大家只能多生優育,挑選出最好的.重點培養.大家總是不得不拋棄多余的魔獸蛋,留下更多的食物養育更有希望成長地子女.這部份淘汰下來的魔獸蛋就交給我好嗎?我一定會把它交到愛護魔獸的人類手里,讓它可以順利成長,有充足的食物和真心的關懷."


"我知道的,人類和魔獸的關系很惡劣,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那樣.人類之中也有真心喜歡魔獸,願意和魔獸一起和平生存的.嗯,我自己,我還認識一些朋友,比如修斯大叔.約克那個光頭,魔獸曆史學家希亞都是真心誠意的對待自己的魔獸伙伴.知道麼,修斯大叔守著自己魔獸伙伴十幾年,就是為了讓心愛地魔獸伙伴能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邊.這件事讓我相信,人類之中有真心愛護魔獸的人.不配做人的人類有很多,善良真誠的人類還是有很多."

"所以……"徐錚肯切的道:"把淘汰掉的魔獸交給我好嗎?我保證它們都能得到一個真心愛護它的人類伙伴.讓我放手試一試,嘗試著讓人類和魔獸和平共處,別的地方我不敢保證,但在帝都錫安我卻可以做到.而且只要大家不傷人.有空地時候來帝都看看自己的子女也不是問題."

沒有反對地聲浪,似乎這個提議魔獸們並不反對.徐錚心中一陣狂喜.只想再次確定一下,道:"我說的,能不能理解?"

群獸很人性化的一致表示理解.

有回應呢!徐

一陣忍不住的心喜,道:"那就是同意了?"

淘汰掉的蛋會有成長的機會,而且還保證會被愛護,誰會反對?當即全數通過.

徐錚興奮大叫起來,道:"太感謝了!我相信,它們一定會在帝都生活得很好!做為回報,我一年一次回森林來開燒烤大會回報大家怎麼樣?非肉食類的魔獸我會想辦法帶其它的東西來.我想總能找到你們喜歡的."想了想,又道:"翼虎爹和翼虎娘要跟著我回帝都,山腰上的岩洞就空出來了,我會去把那個洞口擴得足夠大,等雨季洪水來臨的時候,大家都可以到那里去躲避.然後,嗯,森林里的靈氣好像確實不太充足.這樣吧,走之前,我多建一些聚靈陣,大家可以去那里休養生息.這是我能回報大家的了."

這樣一說,群獸更加滿意了.一年一度的燒烤大會,很好.洪水來臨時有了避難所.更好.聚靈陣應該指的是翼虎原來的居所和洞里的那個奇怪東西吧?那里各系魔法元素特別地充足,還有著莫名的奇特力量,只要靠近那里,身體里的力量就會慢慢增長,是好得不得了的好東西.

是以,提議一至通過.有些魔獸已經有急于離開的意圖,趕緊回去把淘汰掉的蛋選出來,避免因為錯過而孵化不出來.有了祭祀獸王的保證,這些注定要死去的子女還是有著機會的.如果它們也能經由真心愛護它們地人類撫養而建康成長.那就太好了不過了.而且還得到保證,只要不傷人,甚至可以到它們生長的地方去看看.只要是自己生的,長大了以後還不是自己的子女?做為父母,最重要的事,未過于子女能夠健康成長,所以徐錚的提議,實際上解決了魔獸們梗在心里的一根剌.當然,前提是要它們得到真心的關心和愛護.如若不然.與其被人類欺負,還不如讓它們破掉更好.

在這一點上,徐錚是被信任的,也幸虧是徐錚,善良熱情地少年總是迫切希望自己身邊的一切都幸福快樂,沒有卑劣的惡毒思想.獸神是有眼睛的,關注著自己的子民,不然暗金獸紋不會落到徐錚身上,祭祀獸禮這個的崇高精神地位更不會落在徐錚身上.冥冥之中,或許徐錚風臨異界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魔獸這個獨特的存在,可以經由這個異時空的少年過上更好的生活.


千百年來,魔獸做為亞里斯大陸地構成之一,一直是被討伐和奴役的對象.面對實力強大的人類和其它種族,智力低下得多的魔獸就算實力再強,最終還是逃不過有心人的屠戮.但突然之間.橫空里蹦出來的一個異世少年,不僅被魔獸撫養長大,更沒有岐視非人類種族地平等眾生的心態,有心要打破這種種族之間的隔閡,處于亞里斯大陸最低層的魔獸群面前,繼戰神瑪里斯之後,又一次出現了曙光.

ps:

寫魔獸,其實是心里是想寫地球上的動物.人類從生理上來說,也是動物,只不過對自己同類實在不太厚道.

為了生存而獵殺.無可厚非.但為了其它的理由進行的殺戮,則不敢芶同.每日里,總是聽到生存環境的惡化,或是這樣那樣的行為,作為人類伙伴的其它動物正在逐步走向滅絕,心里地悲哀,真是無法描述.

有時候我不禁想,隨著人類的行為,當這些生物都消失了的時候.人類的日子又還會有幾天?它們已經被圈進保護圈里了,卻還不知道珍惜.為什麼總是要在失去以後.才知道後悔,不會趁現在好好把握?

有一次在電視上看到活熊取膽的可怕場景.一只大熊被鐵套套住關進籠里,一只金屬管插進身體膽的部位,讓膽汁流出來.而熊還活的,在籠子里慘叫嘶號,傷口整個炎化膿,痛得不住的顫,那副慘景,讓人毛骨悚然.天哪,它還是活著的啊!

當時我和母親一起看地.我只覺得手足涼,幾乎不敢再看,卻有一種可怕的力量把我地眼光定在那里,看這幅人間慘景.突然之間就有些明白為什麼會有惡魔一詞了.有著惡魔之心的,都是惡魔!為了私利,人是可以很容易就變成惡魔的.這也使我明白惡魔是怎麼來的,當人心墮落以後,人就成了惡魔!

母親早已經不敢再看,只伸過手握住我的手,那只手同樣也是冰涼.

人啊……真的就比其它的動物高級麼?

拿良心出來秤,拿一顆屬于公正的心出來秤,誰敢從心底深處拍著良心說:老子天下第一?

一點牢騷,不針對什麼,只是請無論對于任何事物,都多一點點愛心吧.或許換個角度,就會現身邊的一切,其實都很美好.只需明白該如何去愛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