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32 可憐的麥卡
錚到達魔獸森林一天,路途上用掉一天,全然不知帝炸開了鍋.

徐錚前腳到達魔獸森林的頭一天,螢火蟲里,布魯斯負手站在店中間,沉聲問阿佳西:"還沒有找到人嗎?"

阿佳西愧疚的道:"沒有找到,就像消失了一樣,完全不見蹤影."

加西亞懊惱的道:"我已經動學生暗里地尋找.奧格瑪里沒有查到可疑的人物."

弗瑞斯特道:"我聯系過其它的魔導士,用水晶球也追蹤不到他的行蹤,這點就有點奇怪了,無論再快的行程,離開帝都這短短的時間里不可能走出水晶球追蹤不到的距離.徐錚身上的氣息一直很怪,我估計來自他身的氣息掩蓋了水晶球的追蹤才是真的."

卡洛道:"排除仇家動手的可能性沒有?"

"徐錚的性子不可能有仇人.就算有,很快也會被同化."昆西從隔壁過來,對著布魯斯行了個禮,沉聲道:"我有可靠的消息,徐錚絕對沒有被任何人**城!"

布魯斯凝神看著昆西:"消息可靠嗎?"

昆西慎重應道:"絕對可靠.怎麼得來的我不方便說,但沒有人在可以不驚動我那些消息來源的情況下帶人出城.所以徐錚的消失只有一種可能……"

和卡洛對視了一眼,又轉頭去看修斯,三人眼中精光一閃,齊聲道:"嚕嚕!"

"嚕嚕?"布魯斯心思一動,道:"你們指,那只風系翼翅虎半夜里帶著徐錚離開了錫安?"

卡洛點頭:"我早在這麼想了,只是不敢確定.仔細分析一下,徐錚的劍術,大王子是見過的.想要不驚動人.就這樣帶他走,絕對不可能.一但驚動人,阿佳西六位騎士就在不遠的地方守護,以阿佳西的騎力,就算再不行,也不到至少這樣悄聲無息的就失蹤."

修斯接著道:"嚕嚕雖然是只半成年風系翼翅虎,還不能成熟地施放魔法,但它本身的戰力可不低.徐錚的實力怎麼我不知道,嚕嚕我卻能估計出一些.沒人可以在不驚動人的情況下就放倒那只魔獸."

昆西又道:"以徐錚不安份的性子,又是說干就干毛毛燥燥急驚風作風,最大的可能……"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自己騎著嚕嚕溜掉了.只有這樣才是沒有驚動人就無聲無息消失的合理解釋."布魯斯接下話頭.

昆西撫著下巴因為尋找而來不及修整的胡須,道:"只有這樣才合理.我們多半是白忙了."布魯斯遲疑了一下:"但我還是決定全城繼續戒嚴,一是可以通過這個手段肅清來曆不明地剌客,盜賊和游俠,二是起警告作用,表現帝都的城防實力,提壓越來越猖獗的氣焰,三是防患未然.萬一事情不像我們所想的那想,會來及動作."


在布魯斯看不到的地方,昆西微微點頭,這個想法成熟.

布魯斯松了口氣,坐到桌邊,無意識的用手指敲擊著桌面,歎道:"他會去哪里呢?又不打個招呼,從來也沒見他表現出要離開帝都的意願.會不會剌客和盜賊針對他展開生動的風聲泄漏了出來,他自行想法避害去了?"

卡洛道:"不太可能.徐錚藏不住心事,而且無論如何.遠離帝都這種大事,他肯定會通知我和雷克斯陛下.我想來想去也只有一種可能,這小子肯定是臨昨起意,又生出什麼古怪念頭,說走就走了.麻煩的就是從來沒有人追他迫他,問清楚他到底來自哪里.家鄉在何方."搖頭苦笑:"我們有點太放縱這小子了."

"就是."布魯斯恨恨地道:"再看到他,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一次.我很擔心哪,他現在表現出來的本事已經引起多方面的注意.我就怕他一個人孤單受人欺負."

卡洛跟著歎氣:"誰不擔心那個臭小子."揮動自己好了七八成的右臂,道:"真是不打不成器,我太縱容他了!"

麥卡叼著個蘋果從屋外走進螢火蟲,看到這麼多人在屋里,吃了一驚,道:"干嘛,今天不開店?"

小邦加道:"還開什麼店?都亂成一團了."

麥卡道:"亂?只是士兵演習,不至于吧.哎喲.我的光明之神,外面的士兵一身銀光閃閃的鎧甲,可好看啦,我真想再放兩天假,仔細觀賞那些威武的士兵."

小邦加沒好氣的道:"徐錚哥哥都走丟了,你還有心思看那個!"

麥卡吞掉蘋果,大詫:"寫丟了?開什麼玩笑?徐

上留言了呢,說回去魔獸森林看看,很快就回來."

"什麼?!"眼光全看了過來.

小邦加大急.道:"再說一次,你肯定徐錚哥哥留言了?"

麥卡點頭.道:"昨天早上我打掃時看見的.平時我都不打掃地,那天薪水嘛,一開心,就去幫他打掃喀.桌上的字還是我擦掉的呢."

心頭大石落地,布魯斯全身徒然升起緊張過後放松的疲憊,隨即又怒火上沖,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不說?"


王子的威儀往外噴,麥卡嚇了一大跳:"很重要嗎?沒人問我啊……"偷眼打量布魯斯,見他臉都青了,心里實在慌張,小聲著嚅嚅道:"他說回森林地,很快就回來."

卡洛歎氣:"怎麼不重要,你當真以為外面是在演習?全都在代你徐錚哥哥呢.你也是,平時也沒見你去打掃,偏偏那天就去了.真是……怎麼就把你漏掉了."

全體看著麥卡,看著那張和徐錚混得久了,臉上無形之中露出的皮皮表情,眾人一陣止不住一陣歎息.真是近朱赤,近墨黑啊.這小小少年跟徐錚跟著久了,已經學壞了.

麥卡用余光偷偷打量眾人,只見所有大人面上一片青一片紫,臉上的表情實在精彩得很.不過,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做錯了?徐錚哥哥本來就神出鬼沒的,又有嚕嚕這樣一個方便的魔獸伙伴,來去如風的嘛……又沒有人來問自己,自己可是游蕩了一整天了,想問自己的話,難道會找不著?

看著麥臉面上的臉情,布魯斯氣不打一處來,道:"把這家伙送回家去,找他的父母,讓他們給我使勁的揍.傳令下去,肅清工作完成結束後就收兵.父親和爺爺那里我去回報."

要挨揍?麥卡地臉立即跨了下來,放聲大哭:"不要啊!關我什麼事?徐錚哥哥的腳長在他身上,他要四處跑,我也管不了啊.他還有嚕嚕呢,想飛就飛掉了."

還敢這麼說?卡洛背過臉悶笑,這小子皮得很了,確實該揍.心里最後的一點的同情也沒有了,悶笑著看著麥卡像拎小雞一樣被士兵往家里拎.

"不要啊——"麥卡哀叫的聲音一直傳來,眾人聽得有趣,心里的大石也落定,止不住都笑起來.這小子和徐錚混得久了,越來越皮,不修理一下實在不行.

可憐的麥卡……替徐錚背了老大的一個黑鍋.這闖禍精,人不在帝都都要害人.

小邦加打了一個寒戰,麥卡的哀叫越聽越是淒涼,不知道會被自己地父母揍成什麼樣子,千萬不要再回到螢火蟲的時候變得面目全非才好.下意識撫著自己雞皮疙瘩一片片不停冒地胳膊,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做這種知情不服的蠢事,被人打腫了臉充胖子,那可一點都無趣.

聽不見麥卡的聲音了,布魯斯才止住笑,道:"我派人往森林去接應,沒有人守著他,我心里實在不放心.卡洛,徐錚所指的森林應該就是幻之森魔獸森林,聽說你和徐錚就是在那里相遇的對吧?"

昆西出言阻止,道:"依我看,還是不用了.帝都沒有飛行部隊,只靠地面腳程,走到魔獸森林所花的時間都不短,誰知道他心里一個怪主意,馬上又回來呢?外面不比帝都,總不可能派軍隊去保護他吧?飛行魔獸的度是地面魔獸不能比的,與其在地面追著他的行蹤走,還不如就守在帝都等待.而且,按照卡洛所說,他從魔獸森林里出來得古怪,就像走出自己家門一樣.這點我們是做不到的.如果我沒想錯,徐錚就是有著古怪馭獸能力,這點修斯可以證實,所以我想,只要他在魔獸森林里,那就最安全的."

聽得昆西這麼說,布魯斯不禁古怪的看了昆西一眼,分析得這麼有條理,這麼善于掌握並整理手里的依據,這人會是個簡單的酒館店員?看來父親的判斷果然正確,這個昆西並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眼光在昆西身上一觸即收回,昆西卻暗自心里一驚,從容的停下話不再說.

布魯斯點點頭,道:"嗯,就這樣吧.我回來稟報父親和爺爺,這臭小子回來後一定要好好修理!讓他長點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