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08 新學員爭奪大混戰 06
錚繼續往前逃竄,很快的,已經繞奧格瑪兩周,第三台前.

道格和阿爾茜在身後窮追不舍,徐錚憑著一日千里的輕身功法快得像一僂輕煙一樣,縱跳騰挪,實在是輕盈快捷得讓人羨慕.這兩人明知道徐錚依著逃跑的本事古怪得緊,卻又拿他無可奈何.

"臭小子!太滑溜了!"阿爾茜恨恨的道.

道格看著徐錚的身形,贊道:"這步法和身法奇妙得很啊.如果教會弓箭部的人,絕對可以讓戰力大增.這小子一定要逮到!"

"嗯!"阿爾茜重重點頭,小聲吟唱,給道格加持上風之輕盈,讓他提攜著自己加前追.

徐錚奔到觀禮台前,現近二千名新生已經倒下絕大多數,僅剩下不到三十個還在作困獸之斗.今年的老生凶猛得很,很有點想要戰決確立老生威信的勢頭,魔法部的學生早早的就開始用魔法大規模群轟,戰,劍,騎,三大近戰職業的老生一上來就是圍剿之勢,像徐錚這樣沖出包圍的新生並不多.能逃出去的,受到魔法師和弓箭手這兩種遠程強悍職業的圍追堵截,又有藥劑師的毒藥陷井和煉金術士的魔法陣和奇怪煉金道具下陰招,能幸免的就更少了.像徐錚這種能圍著奧格瑪跑上兩圈,還能憑著一手天道修行之術里的箭術放倒近三十個老生的,也就只有他一個.

煉金術士部的老生比較淒慘,在搶新生一事上主動權最少,所以一直在戰,劍,騎的戰團外圍撿人家不要剩下的,往煉金術士部里拉.所以,最先現徐錚這個漏網之魚的,就是煉金術士部學員.

見到徐錚快如奔馬一般的沖過來,煉金術士部的學員咋呼起來:"這里還有一個!"

你奶奶地!我以後就是打算去煉金術士部的啊.自己人整自己人還叫得這麼大聲.

惱怒之下.拖著劍就向那個大聲疾呼的煉金學員沖過去,一拳將他砸翻在地.眾老生見狀,都是一陣倒抽氣.不僅不逃,還敢沖上來揍人.真是好……好……囂張的新生!

"是徐錚!"蓮語道.微微一笑,問道:"莫可羅藤的粉誰有?墨菲,你是藥劑師的部長,應該准備得有吧."

墨菲是位黑瘦的青年,聞言點點頭.

蓮語道:"你想辦法在戰團外撒上一圈.不能再讓這個新生逃了.帝都之星你知道吧?"

墨菲點頭.

"就是他.運針療傷之術和臭).抓到,反正我們醫師部和藥劑師部都是一家人,先想辦法抓他,再猜拳分人.你覺得怎麼樣?"

聽到運針療傷和臭鼬地名字,墨菲已經大為心動.眼里光芒閃了閃,道:"戰,劍,騎三部的人怎麼辦?"

蓮語伸手撫了撫下垂的亂,笑道:"就讓這些頭腦簡單四肢達的家伙先慢慢打去.等他們都打累了,我們再進場去慢慢抓人.不過,得先利用他們把徐錚這家伙拖著才是.他已經**後頭拖著魔法部和弓箭手部的人繞場跑了兩圈了.棘手得很,不是那麼好捉的."

墨菲依言退出戰團,著手布置去.蓮語則伸手理了理醫生袍,臉上換上一個驚訝的表情,像是剛現徐錚一般,叫道:"哇!這里還有一個沒倒的.大家上啊!"

讓她這麼一叫,戰,劍,騎三個近戰職業地老生都調轉目光,看向明顯還很活蹦亂跳的徐錚.


徐錚心里一跳.懊惱的看向蓮語.蓮語則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沖徐錚一笑,然後慢慢退出戰團.

真是個白衣惡魔!徐錚又好氣又好笑的停下腳步.凝神看著緩緩包圍上來的戰,劍,騎三部的老生.

就在這里短短的時間里,三十幾名新生被全部放倒,場里唯一站著的新生就是徐錚.

"我的戰士部地部長奧丁,你是誰?"

徐錚還不及答話,道格和阿爾茜已經趕道.阿爾茜氣喘籲籲的道:"豬啊!黑頭黑眼睛那麼好認,這家伙就是大家一直在談及的徐錚了."

"是他?"

道格點頭.道:"強得很.我和阿爾茜都放不倒他."

奧丁一怔."真地假的?"

道格道:"真的,弓箭手部還反被他放倒了近三十個."

"這麼強?!"奧丁大喜:"那肯定是要來戰士部的了!"

"慢著!"道格道:"為什麼是你們戰士部?每年強一點的新生都讓你們三個戰士部.要不就是魔法師部搶去了.

不服!"

"就是."阿爾茜道:"他射那一箭破日箭的時候,明顯有精神力量含在里面,未必不能成為一個好魔法師.不行,魔法師部也要摻一腳.而且,最先開始追他地就是我!"

騎士部和劍士部地部長對看一眼,小聲道:"吉米-雷歐和阿佳西閣下提到地應該就是他."兩邊部長點點頭,揚聲叫道:"我們也有份!"

蓮語走出來,溫聲笑道:"不如這樣,大家一起上,誰放倒他,就歸哪個部."

所有的部長一致性同意通過.徐錚頓時就傻了眼,先還以他們內哄了呢.結果轉眼之間就變成了這種單挑與群歐俱上地局面.只不過,單挑是自己單挑他們一群,群歐側是他們群歐自己一個……

默默看著手里的大劍,徐錚心中一片淒涼.真是英雄末路呢……老生真團結,新生真命苦啊……

奧丁一手持劍,一手持盾,笑著走了上來,對徐錚道:"小子,進了奧格瑪就沒有王子平民之分,看劍!"大喝了一聲,舉劍當頭劈落.


靠,說打就打,一點准備的時間也不給人.徐錚一扁頭,大劍掄起,和奧丁硬拼了一劍.

奧丁自持臂力過人,誰知這新生和自己硬碰硬砍了一劍,竟是半點也不輸給自己,頓時一身戰士的血液就被點燃,大吼了一聲,收劍,左手盾牌順勢砸了過來.

徐錚大劍下拉,狠狠砍在盾上,腳下飛起一腳,橫踢奧丁的腰.

腿到中途,一把騎士寬刃半空里出現,砍向自己的腳.徐錚收腿,大劍疾收,劍柄自肋下突出,撞向身後剌來的另一把劍,足下力彈空而起,雙足在空連彈,騎士與戰士都奉送幾腳,大劍卻不停息,脫手飛出撞向身後的劍士,直到劍士飛退,才伸指捉住劍尖,將大劍帶回來.

短短時間,以一敵三,已經和三個近戰職業都過了一招.四個人近戰搶攻,都是又狠又險,一沾即退.

拼得一招,已經讓三個戰近學生對徐錚刮耳相看.

劍士贊道:"果然強悍.我是劍士部長漢克斯."

騎士道:"我是騎士部長伽諾耶."

徐錚扁了扁嘴,幾大部長都到齊了……這架打還是不打呢?打,又不敢放手打,這個新生大混戰,總是玩笑的性質居多.可是不打吧,到底入哪個部好?幾個部都在搶人啊.而且不戰而降,或是被人放倒,那是很沒面子的事哎……自己現在天道之術的境界達到了第四層,要放倒他們根本就不是難事.可要在短時間內放倒他們,還要讓他們不受傷事情就不太好辦.天道之術第四層,一對單還沒問題,一對多時想要做到收由心卻是不可能.總不能來個爆什麼的,把這一堆學姐學長全打到在床上睡個十天半月的吧?更麻煩的是,其它的老生也在迅接近中,一但被圍上,那肯定是善罷不了的了.

正遲疑間,漢克斯笑了一下,長劍一掄,一劍劃過來.長劍破空,破風聲大作,劍氣在劍尖上吞吐不定,已經是全力攻過來了.

他一動,騎士跟著動,大喝了一聲,寬刃騎士劍橫斬而來.

隨後是奧丁,縱身站跳而起,依舊是氣勢萬均的拎著重劍當頭劈落.

夾纏不清的學長們……徐錚微微氣惱,大劍一提,長江大河一般的倒卷而上,將三人全攔在劍勢外.

一劍副退三人,正要搶攻,嗖的一聲破空響,徐錚一擰腰,道格的箭擦腰而過.

還來不及回息,阿爾茜吟唱結,一枚更大型的空爆彈投了過來.

徐錚這下有點手忙腳亂了,他還記得阿爾明所說的他姐姐魔法上的附加眩暈屬性.本能的,提劍的手負到背後,空著的手在捏了個訣,快結印,起手印,推手印,玄光印,伸手一翻,並指往外一彈,喝道:"玄光術!"

一道白光從手里打出來,正面迎上阿爾茜的空爆彈,兩在空中交彙,玄光術沖破空爆彈,其勢不停,直撞向奧丁.

又是從來沒有見過的技能,伽諾耶大驚,撲倒奧丁,徐錚的玄光術擊空,向著外圍轟去,最終落在地上,把墨菲布下的藥圈炸開一個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