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07 新學員爭奪大混戰 05
生與老生之間,並不生戰斗,如有某一部的老生先其余的就會放手,轉向下一位目標.看樣子已經是合作多年,很有默契.

來的慢一些的是醫師部,藥劑師部這些沒有沒有戰力的老生.以蓮語為,不緊不慢的走向倒地的新生,一個個笑吟吟的蹲下來,望著地上呻吟的新生,問道:"痛不痛?"

這不廢話嘛?你來挨上一劍柄試試,看痛不痛!

"痛啊?我這里有止痛藥,你只用答應加入醫師部,在這個名單上按個指印就行了,馬上藥到止痛!很見效的哦~不然的話,傷處會痛上許久,去年有個新生一個月都沒下得了床."以蓮語為,一眾醫師皆笑意盈盈,各自選定自己相中的目標,一手拿著療傷藥,一手拿著簽名單,真是一手是天堂,一手是地獄,也不強求,就等著你自己選.

邪惡,真是邪惡!打死都不要去醫師部!徐錚足下加勁,跑得更快了.

那位叫貝兒的小姑娘,在阿爾茜沖進人群時,已經搶先自動自的倒在地上裝死.此時見到蓮語,就像見了救星,詐尸似的從地上跳起來,連滾帶爬的奔到蓮語身邊,道:"姐姐,救我.我不想挨打."

"好!"蓮語點頭,手一揚,簽名單放到貝兒眼前.貝兒戰戰兢兢的在上面蓋下指印.蓮語滿意的點點,讓開一步,後面一個藥劑師部的老生搶上前來,對著貝兒露齒一笑,道:"倒!"伸指一彈,一股淡黃色的藥粉彈在貝兒鼻尖.貝兒的眼睛立即就瞪成了青蛙,難以置信的道:"我已經加入醫師部了啊."

"知道."那老生道:"但奧格瑪的宗旨,凡是新生.都得倒!"

貝兒純潔的心靈飽受打擊,雙眼一翻,終于軟倒在地.

蓮語和那老生對視一眼,歡聲叫道:"哦也!合作愉快!醫師部和藥劑師部果然是天作之合!"

徐錚遠遠地瞧著,只覺不寒而悚.太邪惡了……奧格瑪學院養的這是什麼學生?全是變態怪醫!

腳上不停的奔著,折向東面,和奔逃的一小股新生混合在一起.突然,一個聲音叫道:"搭弓.放!"

空中頓時哧哧破空的聲響大作,箭勢如雨,密密麻麻的射過來.

身邊不時有哀叫聲傳來,新生陸續中箭,倒在地上變作了滾地葫蘆.徐錚磕飛了幾支,已經感覺到這箭都是鈍頭的,射到身上固然會很痛,失去行動能力.卻是沒有大傷.心中大定,將大劍舞著水渾不漏,頂著箭雨往前沖.

很快的,身邊戰友一一倒下,就剩下徐錚一個孤零零地,還在那里支撐.

弓箭手隊里有人咦了一聲,然後道:"停."

箭雨停了下來,徐錚抬起頭,看到對面有個長身的少年正搭弓對著自己,眼里精光大盛.道:"我是弓箭手部長道格-拉爾菲.你是誰?"

後面有阿爾明的怪姐姐正在身後追奔,而且魔法屬性不明.前面有弓箭手堵截,徐錚判斷了一下.還是不要去惹阿爾茜更好.當下也不答話,彈身就往弓箭手隊伍里沖.

道格喝道:"放箭!"自己搶先搭弓,三箭齊射,品字形射了出來.

聽著箭矢在空中的走勢,徐錚便知道能把自己射倒的只能是道格射出來的那三箭.當下大劍在身邊周圍舞起一道光屏,直往箭雨里搶.

箭矢和大劍相撞的聲音不絕于耳.旁人所射的箭矢都被擊飛.道格地三箭卻射到了徐錚面前.徐錚陡然止步.由極動變為極靜,前沖的勢子驟然停下.身體彈射而起,在空中舒展四肢,以一個平臥空中的姿式做了個短暫的停留.看似不可能,但每個人都看到了這次短暫的浮空停留.微妙的時間差使得品字形下方的兩箭射空,上方一箭其勢不停的射到.

徐錚開始下落,深吸了一口氣,對著箭只一劍上撩,將最後一只箭擊空,落到地面時,單手持劍,靜靜的站著,沉穩如淵.

道格眼中光彩大盛,忍不住大聲喝道:"好!"

徐錚一落地,只是短暫的一停,隨即疾前奔,奔到一個弓手老生面前,伸指向他眼睛插去.這老生吃了一驚,下意識舉弓護眼,徐錚舍棄眼睛,手掌快回拖,已經劈手將他地弓奪在手里.其勢不停,身體前奔和老生交錯之際,已經將老生背後的箭筒也搶了過來,轉身,身體向後飛退,手上卻張弓搭箭,一箭射向緊追不舍的阿爾茜.

阿爾茜大吃一驚,叫道:"風盾!"伸手在身前

面風盾,借著它們地阻檔,閃過一邊.

風系魔法半默!只用魔法名字觸力量.阿爾明的姐姐很強啊.這個搶人魔女當真不是白混的.單槍匹馬追了自己大半個奧格瑪學院,還能在這種情況下半默魔法,當真了得.

不過,這樣一來,卻讓徐錚對這場爭奪大混戰更加生出興趣來.當下也不再逃,轉身笑道:"讓你們看看來自另一個地方的箭術!"

伸手抓了近十只箭矢搭在弓上,喝道:"多重箭!"手一松,箭矢全體射出,呈一個角度分布均勻的扇形,竟然是大范圍多重射擊,連阿爾茜都沒有漏掉!

道格吃了一驚,料想不到這個新生居然也會箭術,而且還半點都不弱.當即張弓疾射,一箭解了阿爾茜的危,一箭射下射向自己地箭,一箭回射回去.

一輪多重箭射出,老生倒了七個.徐錚嘿嘿一笑,再次取了一把箭在手里,身子疾旋起來,笑道:"再看我地炮擊!"大笑聲中,整把箭矢搭在弓上,卻是單只射出,一只箭鎖定一個目標,逐一射出.先前地多重箭是呈扇形無差別打擊,這次卻是鎖定了多個目標,有的而.竟把老生又射倒八個.

這樣地箭術,道格從來也沒有見到過,狂喜起來,大叫:"不管你是誰,不來弓箭手部,我追你到天涯海角."

阿爾茜叫道:"滾一邊去.我先看中的!"

徐錚大樂,笑道:"散天矢!"這次取了更大的一把箭,呈錐形往外噴射!

又是沒有見到過的箭術!道格更為興奮,已經顧不得隊友,四箭搭弓,配合著阿爾茜的空爆彈對著徐錚射去.

散天矢生效,老生又倒十個,阿爾茜的空爆彈和道格的四箭卻破空而來.徐錚伸手向箭筒摸去,只摸到孤零零的一只,忍不住怪叫了一聲.

阿爾茜和道格得意起來,阿爾茜笑道:"小子,沒箭了把,我看你射得歡.乖乖的跟著姐姐我去魔法師部."

笑聲未落,道格做為一個弓手的眼光犀利的現對面的黑頭新生詭笑起來,心中警鈴大作,下意識便抬手一箭射了出來,同時叫道:"當心."

阿爾茜心中打了突,做為一個優秀魔法師部老生的素質立即揮出來,快吟唱完畢,在自己和道格身前布下厚重的風盾.這次的風盾由吟唱凝結而成,保護的能力自然是上次倉促間半默魔法不能比的.

剛凝結完成,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光團,徐錚的聲音緊跟其後,大笑道:"破日箭!"

道格眯著眼,努力想要看清箭矢的走向.然後他現,這只箭的走向很簡單,走的是直線,而且度並不快,竟要比強弓射出來的箭要慢上三四倍.可它慢則慢亦,卻散出一股無形的威壓,真如一輪小太陽一般,有種奇怪的威力.

什麼鬼東西?道格下意識的扯著阿爾茜往地下撲,叫道:"再補一面風盾!"

阿爾茜依言半默補了一面風盾在兩人上空.

此時,破日箭已經射到,自兩人頭頂掠過.只聽徐錚竊笑的聲音叫道:"爆!"

那一只破日箭陡然就爆開來,氣流噴湧,就像在道格和阿爾茜上空引爆了一個空爆彈,氣流掀得身體翻飛,半徑五米內的老生都哀叫著被炸飛.

道格見識得早,避開了破日箭正面的威力,又有阿爾茜多重風盾護身,沒被波及到.兩人從地上爬起來,臉上已經有些失色.

見兩人沒事,徐錚怔了一怔,叫了一聲,扔掉手里的弓,拔足就逃.

道格迅張弓鎖定徐錚的背影,問道:"這個新生是誰?厲害得很啊.一手箭術又稀古怪的,從來沒有見到過.要是給他用不完的箭,我們肯定要吃不了兜著走."

阿爾茜披風散的站著,恨恨的道:"黑頭黑眼睛,又有一身古怪技能,除了帝都新出爐的二王子,還能是誰?"

"徐錚-班得瑞-塞繆塞?那個平民王子,有帝都之星之稱的那個?"

"就是他."

"哈哈!"道格大笑:"我相中他了!"

阿爾茜怪笑道:"我也相中他了.大家憑本事搶,誰打倒他,就歸誰."

"好!"道格應道.

兩人不懷好意的笑起來,攜手向著徐錚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