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06 新學員爭奪大混戰 04
黛麗轉動著頭顱,冷冷的的目光徐徐看過來,道:"在下什麼命令?還是在夢里騎著戰馬,披著戰衣,揮軍遠征,帶著軍隊,讓鐵蹄踏遍亞里斯的每一寸土地?"

殿下的稱呼在奧黛麗的嘴里喊出來特別的剌耳.徐錚尷尬得無地自容,訕訕的道:"對不起,我睡著了……"

奧黛麗淡淡的看了徐錚一眼,道:"王子殿下好本事,站著也能睡著.我是不是該誇你兩句?"眼光在徐錚臉上繞了兩圈,又道:"王子能看得起奧格瑪這所平民學校,前來就讀,那是好事,整個奧格瑪所有師生都感覺面上有光.但是我想提醒王子殿下一句,既然入了奧格瑪的大門,就是奧格瑪的學生,一切就得按奧格瑪的規矩辦事.在這里,沒有平民和貴族之分,沒有特權的存在,不要以為自己身為王子就可以得到不同的待遇和尊敬.在奧格瑪里,要想獲得別人的尊敬,就請拿出自己的實力來,證明自己是一位好學生,而不是頂著王子的頭銜就可以獲得一切.進了奧格瑪,就意味著是奧格瑪里一名普通的學生,從王子到平民的落差,我希望二王子殿下能好好體會一番.徐錚-班得瑞-塞繆斯同學,你明白嗎?"

徐錚通紅著臉,忙不迭點頭.***,開學第一天就讓人逮著這樣教訓一通,真是相當的……窩囊!這女校長還真是嚴厲,惹不得.

淡淡的,卻又嚴厲的再看了徐錚兩眼,奧黛麗收回目光,繼續自己漫長的校規校紀之旅.徐錚這才松了口氣,感覺背上已是出一層薄汗.

阿爾明垂著頭.小聲道:"真可惡,一點面子都不給."

徐錚道:"別說啦.是我自己不對,不關她的事.當眾打瞌睡.還亂七八糟的嚷嚷一通,換了誰都會生氣.這校長只是對事不對人,做事很公正,是一位好校長."

阿爾明怔了怔,抬頭來看徐錚,突地咧嘴一笑,悄聲道:"你這二王子還蠻有趣地."

徐錚道:"停.趕緊閉嘴.校長的眼光看過來了,你不想我再被當眾當名一次吧?"

阿爾明輕笑起來,住嘴不說.

校規校紀的解說過程繼續進行.大約了說了近五百條,奧黛麗校長終于停止了疲勞轟炸,道:"歡迎各位新生,現在,一年一度地新生爭奪戰開始!別害怕.死人是不會的.受傷倒是免不了.新生們.挺住!"說罷,對眾新生點點頭.帶著一群老師從容離去.加西亞隨著一眾老師往前走.在進主教學樓的時候停了一下,回頭過來向徐錚瞪了一眼.留下一個你好自為之的警告眼光,這才走了.

近二千名新生被留在原地,一個個面面相覷,對于接下來將要生的新生爭奪之戰或是充滿了期待,或是充滿了恐懼,或是斗志昂揚,或是垂頭喪氣,樣樣有之.

徐錚興奮的向著嚕嚕靠去,借著嚕嚕的身形遮擋,把那把大劍摸在手里,對嚕嚕道:"一會兒混戰起來後,你就往天上飛,不用管我.哇哈哈!看我如何殺出一條血路來.當然……我要支撐不住了,你可要來接我.大家撤丫子扯呼,有多遠閃多遠.明白?"

嚕嚕點頭.徐錚便轉過身來,提著劍,凝神以對.再看四周,掏藥瓶的掏瓶瓶,摸藥丸子的摸藥丸子,穿裝備地穿裝備,更有甚,已經全副武裝,不僅全身披甲,更是劍盾在手,弓步彎身,做好沖鋒陷陣的裝備.近二千個新生,就如同剛上戰場的新兵蛋子,一個個如臨大敵般滿臉戒備.奧格瑪新生爭奪之戰,能有如此規模,能有如此之聲威,實在讓人大開眼界.

看著徐錚手里的大劍,阿爾明大驚:"你這東西哪里來的?"

徐錚嘿嘿一笑,道:"你別管我哪里來地.這可是保命地家伙."

那個叫貝兒地小姑娘,扯著阿爾明的衣衫,一臉表情如喪考妣,淚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轉,嘴巴越扁越是厲害,看情況,立馬就會哭出來.

這時候,主教學樓里傳來宏響地鍾聲,響了一下,又響了下,再響了一下,連續響了三下之後,所有教學樓,住宿樓樓門大開,老生們如潮水一樣沖了出來.

大地開始震動,奔跑聲,叫喊聲,喊打喊殺的聲音不絕于耳.老生們峰湧而致,從四面八方撲過來,遠遠地只瞧見煙塵滿天,到處都是人,活似千軍萬馬奔騰過來一樣!

什麼叫包圍?這就是包圍!

徐錚大吃一驚,早已經想到老生會很多.但沒想竟然是這樣多!先前一個個的都還瞧不見,僅僅幾個老生代表笑臉相迎,不具備什麼威脅性.此時如同蝗蟲過境般撲天蓋地而來,而且一個個殺氣騰騰,提劍的,拿刀的,拎槍的,挽弓的,吟唱魔法准備出手的,應有盡有,整個奧格瑪學院和平甯靜的氣氛被打破,瞬時間殺氣沖天.

這氣勢,太是駭人.這哪里是搶新生啊?簡直就活活的是一個戰場!

沖在最前面的,不是戰士,不是劍士,也不是騎士,

阿爾明那位素有搶人魔女之稱的彪悍姐姐阿爾茜-此時,這位苗條嬌小的少女原形畢露,一把扯掉了頭上的魔法師師帽,像頭母豹一樣快向前奔跑.在她身體周圍,一股淡淡的青色的氣流圍繞在身體周圍,托著她腳步輕盈,度絲毫不慢.

這少女仰天一陣怪笑,叫道:"新生們,我來了!阿爾明,你在哪里?姐姐我打過來了!哈!找到你了!有種你就別跑!"

阿爾明打了個寒戰,道:"徐錚,你看見了吧!如果你再說什麼她嬌小可愛的話,你就是瞎了眼了.她現在正在用風之輕盈加,馬上就要沖過來了!"

眨眼之間,阿爾茜已經奔到新生的隊伍前,如虎入羊群一樣往里沖.口中唱道:"飄蕩天際的風啊,請伶聽我的呼喚,自由自在的奔放吧.展現那縹緲無蹤的力量.去!亂風刃!"陡手在空中畫了一個無形地法陣,虛空里往外一推,七八枚青色透明的風刃便在空中成形,嗚嗚的尖嘯著,劈頭蓋臉地向著新生群里射去.這七,八枚風刃只有一枚目標是鎖定了阿爾明,其余的卻在空中漫無目的呈直線亂射,竟然是無差比攻擊,完全是見人就打!

眼看著有一枚沖自己射來,徐錚下意識的就舉劍去格檔.阿爾明叫了一聲.一把推開徐錚,大喊道:"上面附帶著眩暈屬性,碰不得!"

徐錚吃了一驚,連忙跳過一邊.果然見到那枚風刃射中一個新生,挨招的那位只來得及呃了一聲.雙眼一翻.仰天便倒.隨後人事不醒.其後的幾枚風刃隨即而至,二枚打空.六枚打中.新生立即被放倒六個.

徐錚瞪著阿爾茜,全身瀑布汗一陣狂冒.戰戰兢兢的問阿爾明:"你姐姐這是殺人還是搶人?"

"誰知道呢?我只知道再不閃人,就會死得很難看!"阿爾明叫道,鞋底抹油,轉身便溜,迅之快,讓人歎為觀止.

徐錚見阿爾明逃了,足下力,跟著追去.

"你怎麼跑得這麼快?"

阿爾明邊跑邊道:"有這麼一個瘋狂的姐姐,逃命的本事自然練得爐火純青."

呃……有理.

耳里又傳來阿爾茜第二輪吟唱完畢,只聽背後尖嘯聲大作,徐錚叫道:"小心!"伸手一提阿爾明,足尖在地上一點,提著阿爾明騰空躍起,兩人在空中打了個滾,避開第二輪風刃.

"咦?小子你不錯啊,反應挺快地!來魔法師部吧!"阿爾茜快吟唱完畢,叫道:"給我倒!破風刃!"一團氣勁對著兩人直射過來.

阿爾明道:"分開逃.兩個在一起目標太大."一推徐錚,自己向著西面逃去.

倉促間回頭,只見各股老生的隊伍已經開始彙合,一大幫手持兵器的沖在前面,除了阿爾茜這個魔法師中的異類,其余魔法師腳程明顯偏慢.但很快的,這部份遠程魔法職業彙集在一起,開始吟唱凝集魔力,緊接著各色魔法便顯現了出來,密密麻麻地對著新生人群里一陣狂轟亂炸.

新生人群里,哀號聲,痛叫聲不絕于耳,新生們被轟得抱頭鼠竄,一片片地往下倒.那壯觀地樣子讓徐錚只聯想到農民伯伯割麥子的時候,麥田里地麥苗一片片在鐮刀下撲倒地可悲命運.

娘咧,好凶悍的攻勢!徐錚足下抹油,和阿爾明一起逃得更快.

身後,阿爾茜地風刃還在奮起直追,徐錚對魔法了解不多,不敢接那風刃,只是足下加力,運用起天道之術里的一日千里的輕身功法,足向前狂奔.徐錚天道之術已經達到第四重天的境界,這下子力狂奔,快得像一縷輕煙,阿爾茜出的破風刃竟然追徐錚不上,兩的距離越拉越遠,最後終于出阿爾茜力量所能到達的距離,消散在空氣中.

三次攻擊失敗,阿爾茜越挫越勇,對徐錚大感興趣,興奮的狂笑道:"那個黑頭的,我看上你了!魔法部的兄弟姐妹們,大家跟我來!看准了那個黑頭的小子轟!"叫聲中,身上青色氣流大盛,全力運作風之輕盈,居然放棄了阿爾明,向著徐錚追來.

徐錚一邊逃,一邊觀察場中局面.

續阿爾茜之後和魔法部的的老生之後,沖入新生群里的是劍士部的老生,緊接著是戰士部,騎士部,這批老生氣勢如虹,沖進新生群里後就大打出手,轉眼之間,新生就倒下一片.徐錚也看清了,大家都沒有傷人之意,有厲害的老生沖進人群後,揚手就打翻一個,或是劍拍,或是劍柄撞擊,要麼打暈,要麼打到失去戰斗能力,隨後沖向下位.凡是手下不是一合之將的,一律放倒就走人,敢拿著武器與之正面對抗的,且能打上幾回合,有那麼點戰力的,老生們便會峰湧而上,合力將之放倒,再隨手扔給本部成員,看樣子,這位便被相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