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05 新學員爭奪大混戰 03
格瑪學院是個四方形的結構,沒有厚重的圍牆,整個欄圍成形,頗有點拆牆見綠的城市規劃方案的意思.但隨後徐錚就知道,奧格瑪學院雖然看似沒有圍牆,實際上以柵欄為界起,整個奧格瑪的上空都被一個巨大的結界籠罩著,除了東西南北四方的大門可以供人出入,想從其它的地方出入是不可能的.

和一幫新生所站的北大門相連是一條可借四輛豪華型角馬車並排走那麼寬的一條道路,前端遠遠的盡頭可以看到一個噴水池,道路兩邊其是綠蔭帶,種著許多樹和花草.徐錚留意了一下,綠蔭帶上第隔一段距離就插著一個牌子,標明歸屬哪一個部哪一個班,比如眼前這塊草地,除著些奇奇怪怪的花草,土地中間上插的牌子上就寫著藥濟師部三年二班,看樣子是歸屬于藥濟師部的第三年學生里的第二班做藥草的試驗田用.

綠蔭帶的兩邊各有兩邊沙土地,上面腳印滿布,一副飽受蹂躪的樣子,如果徐錚沒有猜錯,這兩塊地估計應該是類似于用作操場或是演練一類的用途.

走到噴水池前,池中的雕像是一個醫師打扮的女子,正蹲著,查看腳邊看上去像是病人的雕像的病情.看到這座雕像,徐錚已經大致猜到北門為什麼會派出一位醫師部的人員來接新生了.如果沒猜錯的話,其它的幾個門就應該雕著魔法師或是劍士什麼的,再由這些相關部關派出老生去迎接新生,順便大力誇獎自己的學部,不遺余力的打擊其它的學部,為新生爭搶賽打基礎.

越過噴水池,徐錚看到了主教學樓.嚴格的說,它更像一座圓形尖頂塔式結構的城堡.雖然沒有塞繆斯城堡那麼宏偉,倒也具有古樸蒼桑地氣息,看上去很是不凡.在它周圍,其它的教學建設呈衛星狀分布著,都有棚架式的爬滿藤蔓的棚架遮蓋著下面的地道,和主教學樓相連.如果從空中俯覽下去,整個情況應試會像一株海葵,中間是主教學樓城堡,周圍則星羅棋布的分布著其它的教學建築.主教學樓前有兩樓輔教學樓.它們和主教學樓的連線大約呈一百三十度的鈍角,頗有些像螃蟹頭上伸出地兩只大鉗子.聽蓮語的解說,左邊的輔教學樓是劍士樓,右的是魔法師樓.看這兩個部門被單獨設立輔樓,已經可以看出劍士和魔法師這兩大職業的昌盛.相比這兩個職業,其它職業的教學建築就顯得要小氣得多了.

徐錚問蓮語煉金術士的教學樓在哪里,蓮語隨手一指.徐錚就不幸地看到一層破敗的二層小樓.遠遠的這麼看去,不僅樓壁上油漆斑駁剝落脫離不少,整個結構看上去也是搖搖欲墜,一副不知在風雨中飄搖了幾何年的可悲感覺.

這就是煉金術士部?可真夠寒酸的……和金碧輝煌地魔法師部差得太多了.煉金術士導師弗瑞斯特-甘可混得不咋地啊.徐錚心里升起對弗瑞斯特導師濃濃的同情出來.

蓮恩將一眾新生領到主教學樓前的觀禮台前站定,道:"請大家在這里等候.一會兒校長會出來訓話.然後就是新生歸類地競爭賽了.提醒各位.請提前做好准備,藥丸子,藥劑,護甲,武器什麼的,最好是先准備好.至于它……"轉臉看著嚕嚕.馴獸師課程是新課程,連老師都沒有准備好.蓮語也不知道該拿這頭毛絨絨地大家伙怎麼辦才好.逐道:"還是先和主人呆在一起吧.徐錚同學,請認真考慮我的提儀.來醫師班吧!大家.回頭見!請好好努力!"沖全體新生曲膝行了一禮,深深看了徐錚一眼.轉身慢慢走了.

徐錚僵著臉皮強笑著目送蓮語離開,已經把醫師班劃進自己絕對不要去地地方之一.原因無它,只要有這位無論怎麼看都像變態怪醫地白衣姐姐在的地方,那就是絕對不能呆著地地方!喵喵的,這位姐姐實在有點嚇人,還是保持距離的好.

過不多會兒,徐錚果然沒有猜錯,各有劍士或是魔法師等打扮的少年或少女,又從其它各門領著新生到來,然後陸續的又領來幾批晚到的.等所有的新生聚到一起,歸功于徐錚的提儀和戴恩君王頒布的新的教育政策,新生們數量遠往年,足有近二千個之多,創下了曆史新高,比往年里幾年的新生加起來都還多.

看到這麼多的新生黑壓壓的一片聚在一起,老生代表興奮得兩眼刷刷往外冒綠光,一臉大灰狼見到小紅帽的表情.

看到這個表情,早就心里有底的阿爾明都忍不住打了個寒戰,悄悄對徐錚道:"今年估計戰況慘烈啊!"

徐錚伸嘴過去,小聲道:"哪位是你姐姐?就是素有搶人魔女之稱的那位彪悍人物."

阿爾明沖著魔法部的代表支了下嘴,道:"就是她.她就是我姐,阿爾茜-索斯特."

徐錚急忙放眼去瞧這位奧格瑪學院的風云人物.這位身著見習魔法師袍的少女給人第一眼的印象,完全沒有阿爾明嘴里形容的那種彪悍樣子.阿爾茜

紫色見習魔法袍很合身,襯得少女的身體給人感覺很時,又顯得玲瓏有致.她正笑盈盈的在那里站著,向新生解說注意事項,順便拉攏新生,聲音柔軟細膩,臉形尖尖的,細眉大眼小嘴唇,額上還有細碎的劉海壓在同色系的魔法師帽子下,無論怎麼看,都和阿爾明形容的搶人魔女八竿子都打不著邊.

"不像啊."徐錚小聲嘀咕.

阿爾明道:"什麼不像?"

"不像你形容得那麼可怕,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嬌俏可愛的少女."

"嬌俏可愛的少女?"阿爾明嗤鼻:"那是你沒有有幸見到她和我搶東西吃的場景.那個狠勁,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我是她殺父仇人."

徐錚道:"背後詆毀你姐姐,小心挨雷劈."

阿爾明道:"挨雷劈是小事,相信我.我姐暴走起來,比那要可怕十倍."

"那你怎麼辦?"徐錚小聲道:"馴獸師的夢理和你姐要你做魔法師的要求可是差別很大啊."

"還能怎麼樣?有本事她就殺了我.我就是要做馴獸師!"阿爾明滿不在乎的道.

徐錚挫敗地垮下肩.強悍!這姐弟同樣強悍,都是橫著走路的主兒……

再過得一會兒,老生代表退上,全體新生留在場中.主教學樓的大門打開,一個中年女女後面跟著一群老師走了出來.

中年女子走到眾新生前的觀禮台上站定,道:"我是校長,奧黛麗-g-穆德.各位同學好!我身後是各位以後的老師,大家選定課程以後.自然有和他們接觸的機會,在這里我就不介紹了."聲音干練果斷,毫不拖泥帶水,迅在新生頭腦里建立起一位干練精明的女性形像.然後她又道:"接下來的內容,千篇一律,每年新生入學都會來上這麼一次訓話,估計沒有人會喜歡.但身為校長.我還是要向大家闡明這些內容.現在,一個個的都給我打起精神來,仔細聽好了!"

接下來,果然是漫長而拖遝地訓話,內容不外乎校規校紀和注意事項之類.以及獎懲措施.阿爾明的姐姐還當真一點都沒有說錯,如果不靠在心中一直默念魔法口訣,真的是會一不小心就要睡過去.徐錚剛開始還聽得津津有味.等奧黛麗校長念到校規第二章第一百五十八大條第三小條第一細則時,兩只眼睛的眼皮子就開始不停的打架.然後.很自然的,身子倚在嚕嚕側腹上.就睡著了.甚至還做了一個夢.

夢里.又回到星際聯盟,自己因人機合並而落下的傷殘已經通過基因療法恢複了.這時是星際大戰後地十年.異星侵略已經被打退,整個星際聯盟平安的渡過了十年,自己也轉職當了一艘星艦的艦長,每天的任務就是指揮著自己的座艦——打擊號在獵戶座星系附近巡邏.這時,徐錚正端著咖啡慢慢地喝著,一邊查看星系圖.突然之間,激光雷達上出現一群敵對目標,竟不知道是從哪個星際座標跳躍出來的.觀其彈射回來的信息,正是失蹤十年之久地星際異族大軍戰艦!

沉著的放下咖啡杯,徐錚猛地從艦長席上彈身站起,放聲厲喝道:"敵襲!先聯系獵戶星系空間站,上報情況!報各當前座標及敵人數量和出現座標!打擊號能量護甲開到百分之九十!反應爐功率全開!切斷動力供應!左甲板及頂甲板炮台就位,打開感覺鎖定系統,切換到自動瞄准狀態!打開所有地彈射通道,所有Vanpere戰機就令,一,二,三,彈射!揍他娘的!"

一連串指令下達得熟練之場,完全是脫口而出.

只是,口令下達了,卻沒有聽得一連聲睜開眼,突然現自己不在星艦上,而是站在奧格瑪學院魔法師部和劍士部中間的觀禮台前.身邊也不是星際聯盟地士兵,而是帝都錫安城今年的新生.

阿爾明憋著笑,看向徐錚,道:"你睡著了,正在說夢話.不過我很好奇,你喊的那是什麼?一句都不懂,而且好大聲,像下命令一樣.嗯,有那麼點二王子的氣勢!"

完蛋了……

徐錚痛苦的捂住臉,透過指縫往外看去.

身邊的新生們都忍著笑,一臉憋得通紅.很好!

前面一群老師也在忍笑,臉憋得更紅.看加西亞和弗瑞斯特兩位導師的表情,臉上紅得都快滴出血來.很好!很強大!

再看那位奧黛麗-g-穆德女校長,臉色陰沉得像雷雨前的天空,鐵青得像哈澤和伊力奇手里洛氏鐵原體的顏色,明顯的氣過了頭,是淤血堵塞在皮膚上的顏色.

天哪!

徐錚無力的呻吟了一聲,真想當時就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