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冉冉升起的帝都之星 02 奧格瑪新生 02
幾天以後,帝都錫安兩所學院的暑期結束,往年生回時,新生也開始向兩所學院湧進.

今年的就學學生比以往多了許多,原因是承安君主頒了新的教育政策,大力鼓勵適齡少年就讀,不僅將學費減免了一半,更是傳出風聲要開辦兩門新的學科,馴獸師教程和釀酒教程.同時,塞繆斯皇家學院的入門條件也被放寬到上城區的居民,而不再僅僅是皇孫貴族才可以就讀.

這個消息傳出,整個帝都的少年們欣喜若狂,減免了一半的學費意味著不少以前讀不起的書的少年們可以到學院就讀,還有更多的因為支費不起學費的半路輟學的學生也可以重新回到學校.此舉使得現任的塞繆斯五世擁護的呼聲高漲的同時,人氣也迅竄起來,人們交口稱贊這位帝都明君.同時,那位剛剛才開詔整個承安受封的二王子也被人關注起來.因為這些新的措施就是在這位王子的提儀下施行的.

錫安里居民,不論下城區,中城區,上城區的,大多都認得這個少年.新的教育措施出現以後,湧進帝都錫安的人卻是不認得這個少年.只是聽聞傳說,這位二王子長得相貌出眾,有著與眾不同的黑頭黑眼珠,更有一身好本事,帝都流傳著許多關于他的故事.而且據說他身邊還總是跟著一頭風系的翼翅虎魔獸,高大威武,更是為那些傳說舔了幾分色彩.如此有著許多故事的人,使得初到錫安的人都對這位少年充滿著好奇,想要見見這個少年.

眾新生堆在門口等著辦入學手續和分班,遠遠就看到一個少年身邊蹲坐著一頭寵大的魔獸,正在和幾個皇家騎士打扮的人爭執.看樣子,幾個騎士估計是身負護衛之職.想要貼身保護帶著魔獸的少年,而那少年又不願意,雙方各執已見,互不讓步.

遠遠的,聽得那少年嚷道:"跟著我做麼?帶著嚕嚕這個固執地要跟著來的家伙已經很讓人頭大,再跟來幾個皇家騎士瞎摻和,這德性要我怎麼在奧格瑪混啊?布魯斯怎麼回事,腦子進水了?"

"二王……"

"停!煩不煩?都說了,別這樣叫.我有名有姓的.別張嘴閉嘴就是那個頭銜.阿佳西,帶著你的騎士趕緊有多遠閃多遠,到原野喝酒或是螢火石吃東西,再不行回家陪老婆孩子也行,隨你們的便,就是不要跟著我!拜托,我十六歲.不是六歲!"

阿佳西苦笑道:"不是布魯斯王子下的命令,是老陛下下的命令,戴恩陛下附議才調了我們幾個過來.奧格瑪魚龍混雜,不像皇家學院那樣成份單一,叫我們貼身保護你.你就當沒有瞧見行了."

"你開玩笑?"徐錚瞪著眼.道:"那麼大幾個男人杵在面前,我能看不到?我來讀學的吶,你以為混黑社會啊?還帶保鏢的?去去去.別跟著我,這里是平民學院.不興還帶保鏢那一說."

"可是……"阿佳西還在掙紮.

徐錚狡猾地一笑,道:"我是王子還是你是王子?"

阿佳西頭痛的道:"當然是你."

徐錚大樂:"那不就得了.我以王子的身份命令你.不.是放你們的假.去喝酒或是吃東西,隨便你們.只用記得,一,那就是不要跟著我.二,吃喝完了記得給錢就行了.你們跟著我,讓我很困撓的……"

這話一出,幾個騎士都笑起來,阿佳西越頭痛,道:"陛下問起來怎麼說?"

"就說是我說的.放心,那只老狐狸拿我沒辦法,不敢把你怎麼樣的.你只用陽奉陰違就行了.既然他叫你們跟著我,你們就打著護衛我地旗號,放心的玩去."徐錚笑道.

阿佳西更加受不了的搖頭,這個徐錚當真是膽大包天,不僅不把前後兩任帝君放在眼里,更是公然唆使皇家騎士偷溜開小號,這種頑劣性子,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真替塞繆斯家的兩位君主感到委曲,怎麼就找了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來當了二王子呢?

正拿著徐錚這塊滑不留手地滾刀肉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時候,徐錚拍拍**,笑吟吟的道:"我走了,你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當沒有瞧見好了,別跟著我,不然小心我去老雷克斯胡說八道一通,看他信誰地.嚕嚕,走."

阿佳西騎在角馬上,無可奈何的看著徐錚施施然越走越遠,卻當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這個新出爐地王子哪里都好,就是那副頑劣的性子讓人煩惱得很.

"隊長,我們要不要跟著去?"一名騎士問道.

阿佳西歎道:"跟?怎麼跟?就聽他地,去原野或是螢火石里泡著吧.以後照這樣例行公事

幾個騎士大喜,道:"好啊!這任務我喜歡!哈哈,撿到肥差了.原野酒好,螢火蟲東西好吃,天天泡那里都行!"停了停,又道:"萬一出事怎麼辦?"

阿佳西道:"這樣一個性子地少年,誰見了他不喜歡?這個倒是不用擔心.而且我私下里詢問過吉米-雷歐男爵,這個二王子的本事可是不小,一手劍術相當地了得."

"當真?沒見他使過啊."

"和吉米-雷歐比試過一場,身沒有斗氣,卻有一身古怪之極的劍術.百合花男爵在他手里都沒有討到好處,別人不見得就能從他手里討到好處.再說,他還是馴獸師,嚕嚕那頭魔獸可不是吃素的.翼翅虎的虎須沒多少人敢去拈.知道奧格瑪有名的那兩個怪物不?"

幾個騎士點頭,魔法導師加西亞和煉金導師弗瑞斯特的大名響徹整個帝都.

阿佳西道:"咱們那二王子就是這兩個老怪物的陡弟,誰敢去惹他們的徒弟?那是虎口拔牙,跟找死沒啥區別.所以我們干脆聽他的,該怎麼放松就怎麼放松.這可是鴻運當頭,不太容易碰到的好事.現在,走人!"

"好!"幾個騎士哄然應道,折向下城區而去.

走得幾步,有個騎士忍不住問道:"隊長,什麼是黑社會啊?我們是騎士吶,看起來很像黑社會嗎?"

阿佳西:"……"

徐錚領著嚕嚕,興奮的往前走.今生重生,居然又有了重新回歸校園的機會,心里那個激動雀躍,簡直滿得都快流淌了出來,只顧興奮的領著嚕嚕往走.

此時,眾新生及老生哪能還不知道這個領著魔獸的少年就是塞繆斯的二五子徐錚?所以全都瞪眼著瞧著他,看著他領著那只魔獸越走越近.

徐錚走了一陣,越感覺不對勁起來.被眾人瞧得頭皮麻,感覺就像走進了一個大型的洗澡堂,別人都穿著衣服,自己卻是光著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皮膚都像是要燒起來那般不自在.心里不停的想著昆西的指點,放松心情,自然就好,可是讓那麼多人目光炯炯的瞪著,就是不由自主的腿軟不已.真的是壓力很大啊……

硬著頭皮走近眾學生,一雙眼睛挑戰幾百雙眼睛,徐錚頓時不戰而潰,輸得落花流水般一塌糊塗,忍住跳上嚕嚕就想轉身逃跑的沖動,干笑道:"嗨……這個……大家好啊!我是徐錚."

眾人瞪著徐錚,無語.

一直眼睜睜的看著這位二王子走過來,心中猶豫著要怎麼上去行禮呢?一大幫學生里,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和王子直面對立的經驗.王子對于平民來說,有點像遙遠的山峰尖尖,只是遠望時依稀可以看到,從來沒想到有一天出現在眼前時會是什麼樣子.那高高在上的身份是一種遠于平民的存在.從來沒有想到過眼前會大剌剌的出現一名五子,而且更可笑的是這位王子竟然將會同自己同一所學校念書,更沒想到的是,問候的話語居然是先從王子嘴里冒出來的.所以一時之間,眾學生腦子全體短路,場面全方位冷場,連蒼蠅飛過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冷,真的夠冷.徐錚禁不住打了個哆嗦,看著對面幾百雙眼睛,又是這般鴉雀無聲的場面,只覺得一股寒意直上冒.

"嗨!"徐錚再次嘗試,讓僵硬的臉活動起來,努力掛上友善的笑容,道:"大家好啊!"

眾學生面面相覷,陡然齊聲爆出來:"二王子殿下好!"

笑容凝結在徐錚臉上,立即就要暈了過去.

好!

真是太好了!

這個出場真是效果十足,真他***好得不得了!

徐錚無力的倚著嚕嚕,只覺得自己失敗到了極點……娘咧,現在已經這樣了,以後還要怎麼混啊……

新生第一天,徐錚全線敗退,潰不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