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悠閑自在來創業 66 承安的困境 01
宴過後,徐錚換下那一身華貴的禮物,還是穿上自己服,那身衣服硬硬的捆得人不舒服,遠不如露西娜阿姨縫制的布衣穿著舒服.那頂王子的金冠不知道怎麼處理,徐錚便直接將之扔進自己的個人空間了事.

現在,徐錚在塞繆斯城堡里也有了自己的住處,由于被雷克斯強行留下,便只得跟著待從領著嚕嚕往自己的居往處行去.說實在的,進來的時候,還只是一個平民,現在突然變成王子,消息又傳得快,沿路走過去,人人見了便點頭行禮,口稱王子,一路走下去,口口聲聲的王子叫得徐錚全身雞皮疙瘩都在皮膚上狂舞,被惡心得不行.唯一欣慰的是,那四個幫他搓過澡的少女卻是不懼他,雖然也是笑嘻嘻的稱他做王子,聲音和表情卻沒有下位對上位那種隔閡疏遠,反倒叫徐錚舒服許多.

居住的地方在塞繆斯城堡軍事部份那一半的四樓,一上去才知道,整個四樓都歸自己所有,活活把徐錚嚇了一大跳.

剛把嚕嚕安頓好,正在勘察自己的居住地,待從來傳喚,說雷克斯有請.徐錚只得無奈的跟著待從而去.

走到雷克斯的住所,現竟然所有的人都在,而且吉米這個如花似玉的家伙,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居然也在.

見到徐錚出現,吉米掩嘴笑個不停,待得徐錚走近,還擠眉弄眼的沖徐錚行了個貴族禮,口稱王子殿下,搞得徐錚好一陣郁悶.

雷克斯笑呵呵對徐錚道:"賓客都走了,現在才是真正的家庭聚會,是和親人共享生日的時間."

家庭聚會啊?這麼說.便讓人感覺舒服多了.

徐錚笑嘻嘻的上前行禮,雷克斯揮了揮手,道:"自家人,用不著那麼禮數十足,去向戴恩行去.他喜歡這個."

"爸爸!"戴恩有些受不了的道:"誰喜歡這個了?徐錚,聽布魯斯說,你那里好吃地特別多,就沒有帶一點來?"

當然帶得有,而且全是外賣型的冰淇淋禮品盒,足有二十幾份.全塞在自己的個人空間里.此時戴恩問起,便從個人空間里取出來,呈到眾人面前.

個人空間這個技能,吉米還是頭一次見到,免不了又是一陣大呼小叫,驚詫不已.

布魯斯吩咐人去取餐具,戴恩則對徐錚笑道:"這個技能還是不要隨便顯現出來的好.有點過于驚世駭俗.整個塞繆斯皇家才一個空間道具,還在國庫里珍藏著呢.不過.我看這個技能也不是魔法,到底是什麼?"

徐錚尷尬的答道:"家鄉的一個技能,不是人人都會的."說罷,有些不爽的瞪著雷克斯,道:"還不是因為他!非逼我顯出來.現在可好.光是想到會被一大幫魔法師問這問那的.我就頭痛不已."

雷克斯大笑起來,對把徐錚這個技能逼出來的事大為得意.

布魯斯接口道:"神奇地家鄉.好像無所不能的樣子.很好奇.一向只聽你說家鄉,你的家鄉在哪里?"

這問題問得徐錚好一陣張口結舌.卻不知道回答才好.好在塞繆斯家族都是知趣之人,見徐錚明顯的表現出不願說,也就不再問.

餐具拿上來,冰淇淋的美味化解掉徐錚的困境.包裝美觀,外形漂亮,味道甜美冰涼的冰淇淋迅征服掉所有人,特別是帝後,瑪雅和塞迪,注意力全放到冰淇淋上,對幾個人的談話不再感興趣,全副精神都用來吃這個美味地東西去了.至于百合花男爵,簡直愛死了這個東西,吃著一盒還拿走一盒,一臉別煩我,讓我專心吃東西的表情.

老雷克斯和戴恩是頭一次吃到這個東西,忍不住大贊,看樣子,立即就要宮延廚師來學習這個的做法.想想也好笑,冰淇淋這種東西,最先是宮延的奢侈食品,到了徐錚手里以後,最先品嘗卻是平民,然後才輪到皇族成員,完全調了個頭.

瑪雅在一邊吃著,鼻子里快活的哼著那蝸牛與黃鸝鳥.塞迪聽見,呵呵地樂起來,也跟著輕輕哼.回想到三人在場里歡聲唱著這兒歌和奇利安公主對戰地戰景,徐錚也禁不住微笑起來.

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便問道:"奇利安是怎麼回事?看樣子似乎和咱們關系不太好啊?"

布魯斯道:"一直這樣.不是什麼稀奇古怪地事,只不過這次沒用武力挑戰,找上了瑪雅而已."

戴恩道:"奇利安和承安是鄰國,兩國一向關系緊張.父親執政的時候,大小戰役打過不少,奇利安輸多贏少,自然對承安有著怨恨.不過,以前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膽地這麼囂張,承安傳到我手里以後,管理不當,國力下降許多,這些跳梁小丑也敢出來當面叫囂了.對不起,父親,是我無能.承安傳到我手里,已經不再像當年那麼強盛了."歎了口氣,戴恩有些失落.

雷克斯拍拍戴恩地肩,道:"不是你的錯.這些年承安走下坡路,不是你造成地.你接任以後,人民過得比我執政的時候好,我很欣慰."

徐錚不解的問

治我不關心,也不想關心.但人民生活更好了,為往下降?這不合情理.我在帝都下城區聽到過些傳說,都說戴恩君王是位明君,深得人民愛戴,即然有這種以民為本的治國理念,國力應該只升不降才是."

"以民為本?"戴恩反複嚼著其中的意味,不禁深深看了徐錚一眼,然後才道:"可能你不知道承安的地理環境,吉米,去把地圖拿來."

吉米極其不爽的放下手里的冰淇淋,拿了地圖過來.布魯斯將它攤開在桌上,指給徐錚看.

看著這幅繪在羊皮卷上的粗糙地圖,徐錚實在很無語,實在真的……很簡陋,簡陋到徐錚第一眼看上去都沒看得太明白.

戴恩指著地圖上用紅色勾出來的地方.道:"這就是承安國地領地.承安左邊接壤奇利安,右邊接壤突西加,後面是無人沼澤,前面是威斯坦格魯山脈,越過它就是大海,整個山脈只有一個海峽狹窄相通,可以供船只出入.所以海面的吹不進來,承安年年少雨,大部分的糧食生長都不好.父親在的時候,通過的大量采礦.然後用礦石交換糧食,國力一直很好.交到我手里時,礦藏已經不再剩多少,不敢大量開采,還得保證本國之需,就沒有什麼可以拿出去交換的東西了.而且經過大戰之後,國民需要休養生息,所以只得降賦稅.糧食的低產和礦石的儲量減少是造成承安國力一直下降的根本原因.你再看奇利安的位置.類似地情況奇利安也有,所以兩國之間一直在為著可利的資源爭斗著."

聽得戴恩的解釋,徐錚再回頭去看地圖,才算看明白了一些.承安的地理位置確實如戴恩所說,並不太好.海面吹來的低溫濕潤的風確實不能下達陸地和內陸干燥高溫氣流相遇.這樣的狀況就使得承安年年雨水都不夠足.而北方又因為雨水過足造成一片無人的沼澤地.嚴重雨水失調,難怪帝都錫安地夏天會這麼炎熱.而且老長時間也不見一場雨水下下來.

徐錚沉吟了一下.道:"難道不能開鑿運河什麼的,引水過來?"

雷克斯道:"我在位的時候.做過這個工程.勉強解決了帝都的飲水問題,塞繆斯城堡外的湖泊就是和運河相連地.最終完成之後,只是情況得到了改善,並沒有解決實際地問題.事實上,生活用水地問題都不算解訣,更不要說灌溉用水的問題."

戴恩接口道:"以承安現在地國力,再開鑿運河是不可能地.那個工程的開銷實在太多,支付不起."

徐錚點點頭,這個他在下城區已經注意到了.下城區經常會缺水,除了幾口比較深地井還有水之外,很多時候,居民用水都得去護城河或是更遠的地方取用,看樣子,護城河的水應該也是由運河來的.

在地圖上尋找著可能是浩瀚林海的地方,徐錚記得,那里的雨季,雨水可是豐富得很,自己離開之前,還過一次洪水.徐錚埋頭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個灰色的區域,緊挨著沼澤地帶.問道:"這里是什麼?"

福倫道:"幻之魔獸森林,一個三不管地帶.那里是十萬大山,是亞里斯大陸最大的魔獸森林.據說,這個地方的魔獸品種是最全的.傳說中,它還有一個名字,叫做魔獸的生地,大致的意思就是指這里是魔獸的最初源地."

魔獸的生地?徐錚想要再問,又不想牽扯到自己的來曆問題,只好作罷,指著地圖上幾個不規則的圖形,問道:"這又是什麼?"

福倫伸頭看了看,道:"這是爺爺以前開鑿的人工湖泊,用作蓄水之用.以前還有水的,現在由于雨水少,大部份已經干涸了,就算是有水的,里面的水也不多."

徐錚仔細思考了一下,道:"所以目前的問題歸結到一點,就是雨水不足的問題,這是影響承安最基本的問題.只要在最干旱的季節,如果能保證有雨水,要低限度能灌滿這些蓄水湖泊,都能在很大程度上解決問題,對不對?"

戴恩點頭,道:"可惜,這就是最大的難題,海風吹進來的位置太高,無法形成雨."

徐錚下意識摸著自己的後腦,吹不進來和吹進來以後無法下達到陸地形成降雨面是兩回事,這也就意味著,只要可以想法讓高空中的潮濕空氣形成雨滴,就有辦法降下雨來,如此問題就得到了解決.

如果用人工降雨呢?徐錚仔細研究地圖良久,讓手里的冰淇淋一直融化下去,臉上露出一片沉思的表情.

布魯斯和徐錚在一起混的時間不短,每次他想到什麼鬼點子的時候,臉上就會露出這副反複推斷的表情.心中不禁湧起一股狂喜,喜聲叫道:"徐錚,好弟弟,你是不是想到什麼法子解決這個問題?"

雷克斯和戴恩一怔,霍地抬頭向徐錚看來.